摆在我眼前的是一扇窗
,破旧、古老、极不起眼,或许已经没人能记得它的年代了。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坐在窗边。窗子的确是个美妙的东西。坐在窗边,总感觉有写不完的灵感。

夜晚,繁星点点,一家私人别墅里,灯光依旧倔强的亮着。

凌晨三点半,火车缓缓入了站;整个候车厅远处的玻璃只映着我一个人孤单的身影。检票口的服务人员用惺忪的睡眼看着我手中的车票,重重的按下夹子。
我步履匆匆的走在站台边,这个站台你曾等过我多少次?十五岁小小的我,每天清晨在你家门前;双手捧着早餐等着你出来一起去学校。放学时,我总是因为上课捣蛋;被老师留在最后背完单词才放我回家。每次我在应付老师抽查时,总喜欢时不时的看看窗外;你是不是已经先回家了?但好像你从来都是坐在对面楼梯的最底层,等着我从教室出来。或许在那个年纪,爱情可能只是每天都会在一起的陪伴。
高考成绩下来后,我考去了外地;而你却留在了这座没有我的城市。当初我问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去外地念书?你很认真的说,妈妈的身体不太好需要有人照顾;而且每次你放假回来我都可以在这个站台等着你。因为在这个城市,你有我等着你,我就是你第二个家。我眼睛微微泛红,那么我走了没人陪你一起念书,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饭;你孤单了怎么办?你笑着说,傻瓜,这里充满了关于你的回忆;我又怎会寂寞?十九岁生日的那一天,在你送我坐上火车前;我一直笑的很快乐。当你离开时,我一个人坐在车窗边;看着车窗外的离别月色,我好怕有一天再回来时;只剩下我一个人。异地相隔的感情存活率仅为百分之十,想到这里窗外下起了大雨。其实,我好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窗外晴空万里,没有下雨。只是身边没了你,在每天夜里我的眼角都会惊涛骇浪。
毕业前夕,我收拾着四年来堆满床铺下的行李。划开手机屏幕你恬静的微笑,丫头,我就要回来了。火车快要到站前,我再也无法平静内心的波澜;看着那旧旧的站台边,夜风吹拂着你蓝色的裙摆;那午夜后的倩影,孤单的让人心碎。我急忙跑过去,将你满满的抱入怀中;仅仅的握住你的手,好久好久都没有松开。你说,你握疼我了。我马上松开站在你的旁边,我以前特别怕我再也没有机会去握着,所有这次有点用力了。你可爱的嘟着小嘴,小彬,你怎么哭了?这时我才意思到,原来重逢后的泪水会在不经意间;积满眼眶。二十二岁的我们,八年过去了。我认真的说,月儿,我们订婚吧。你羞红着脸颊,谁要和你结婚?我脾气那么坏,又那么任性;你不怕被我折腾死?我看着你语无伦次说话的样子,可爱有笨蛋;哈哈大笑的说,请你放马过来吧。
二十五岁那年夏天,等同于我要订婚重量相当的消息;从你的口中被说出来。那一刻我不知道世界末日是不是已经来了?我只知道我的世界末日已经在我的面前张牙舞爪起来。彬,我妈妈改嫁到新西兰;她身体常年有病,我不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好好照顾她?所以我想和她一起去。我紧咬着嘴唇,满满的渗出血丝;那么我呢?你转过身去,我不知道。我看着你慢慢的从我眼前渐行渐远,我傻傻的呆滞在原地;不知所措。原来我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是发生的那么不声不响,不给我留出丝毫的准备时间;让我去学着慢慢适应。
二十六随的春天,我动用了所有能用到的关系;终于在一个初中同学那里打听到你是三月二十五的火车去北京飞新西兰。三月艳阳天,柳树涛涛;花开遍地。但在我眼里却是无法抵御的凛冬,我带着长长的鸭舌帽,黑色的墨镜和围脖。站在那个破旧站台的角落外,看着你和你妈妈在我曾经等车的白线外说话。你一直在四处张望,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找寻我的身影,可你都不告诉我你离开的时间?我看着远处你的样子,才知道眼泪是咸的。火车渐行渐远,我拿出手机看着屏幕的合照;抽泣着打完短信。月儿,路上注意安全;从你进站的时候我就一直跟着你,我不敢上前去和你道别;我怕我会摧毁你心中故作坚强的最后防线。我会记住你最后离开的模样,蓝色的长裙在风中飞扬;长发及腰的头发在风中和我挥着手道别。别再想我现在的样子,想念我时浮现的笑脸;那就是我的脸啊。如果那个男人对你们不好,请记得回来这里;我依然还会在这个站台等你,在这个城市我也会是你的第二个家。
三年过去了,我给你发过无数的短信也没有收到回信。那个初中同学和我说,你换掉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她也是只有你的email。我拿着那张寄托我沉重思念的白纸条,大步大步的跑回家。打开邮箱,月儿,你嘴贱还好吗?我是彬。按下回车键,从日出等到日落;从周一等到周末,邮箱从来都没有一封信件进来过。我想时间和距离才是最残忍的杀手,我们这样的关系只是它们案板上待宰的羔羊;时间会决定我们什么时候被屠杀。
最后,我还是鼓足勇气给你发出最后的email。月儿,我不知道你在新西兰过的好不好?我只知道你离开我以后,我的世界暗淡无光。早上手机再也不会有人故意响起电话喊我起床,中午吃饭也不会有人站在办公楼下等着我一起吃饭;晚上下班再也没有人,会和我一起挑想吃的饭菜走过好几条长街。周末再也没有人和我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看着结局很感人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在我喝卡布奇诺的时候,再也没有人会调皮的点一杯奶茶;在我去厕所时,偷偷的往咖啡里面加奶。在被我发现后,还故意的说,我是为你好,喝那么多咖啡睡眠质量怎么提高?多喝些牛奶睡眠好。想到这里,以后都会是我一个人的生活,眼角再也无法承担起泪珠的重量;滴落在键盘上,澎湃的溅起一朵朵的水花。我的世界越来月模糊了,按下回车键的瞬间;感觉心跳都停止了跳动。最后的最后,我努力的按下关机键;寂寞汹涌着坏笑,分分钟向我袭来。我安静的坐在原地,平静的接受着这所谓审判的结果。
时过境迁后我才明白,有些爱情不一定非要走到最后。只是所谓的曾经不会被任何人所取代,就像我们一样。月儿,我在这座城市的边缘,一个人看着天空去往新西兰的飞行线;它在半空中刻画着有我想要的永远。祝你快乐,后会无期。
文/暗然凋零

踱步向前,窗外是众人的世界,屋内我独自徘徊
.忽倏的俯瞰一下,永远都是那条我从未走过的小道,模糊却不很陌生。青色的石阶,破碎的拼凑,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

穆辰自己呆呆的坐在卧室里面,这几天,父亲的压力让他的心情很糟糕。

斜倚着窗子,一不小心就闭上了眼睛,却不是带有睡意的那种。用心去聆听身边溜走的一切,复杂、多变,却很享受。在这,我从来都不敢肆意张望,因为我不清楚我那倔强的身体究竟能否承受眼前的高度。毕竟,再强硬的骨干也经受不住大自然的摧残。忽然间,我想到了什么……

“为了鹏远集团,你未来的媳妇必须是孟婷,这点不容改变。”

那个三月,漫天飞舞着樱花;那个三月,人们脸上的笑容依稀可见;就在那个三月,他踮起了脚尖、阔步向前,他小心翼翼的跳了下去。那完美的身姿,略带
17
度的弯曲,就像一片秋叶,缓慢而沉重。平平铺下,悄无声息,没有惊走树上的鸟儿,却惊动了很多人的心。他总是那样桀骜不驯,从来受不了尘世的羁绊,从来都是。我一直认为他是个”吝啬”的人,少言少语,好像这个世界都亏欠他什么似的。所以他也从来很少给予,即使走的时候也依然如故。他什么也没留下,除了那具没有了灵魂的躯壳。枯槁的面容、迷离的双眼。不过他笑了,虽然很勉强,也没人能读懂,但那是仅有的!地上迸溅的血滴,按照它们自己的意愿排列出各式的图样,奇异、妖艳,但真的很美。用力吮吸周边的空气,苦涩的味道!

父亲的斥责一次次的在穆辰耳边回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或长或短,或悲或喜。或许这也算一种吧!倔强一如既往,悲伤还在继续。走出了潮湿的季节,就决然不再回来。往日那张纯真简朴的脸,我知道再也不会出现在我身旁了。吃力的收起思绪,看见的只是空荡。闭上眼为他默哀,为他祈祷,在天国里,他应该是笑着的!

或许,在没有遇到鱼小姐之前,他所有的感情都可以为了这个家族而逆来顺受,但是现在,他想要反抗。

或许某年某月,我会路过他的坟前,那里摆放的祭品,是我自己!

那个女孩,给了他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好像似曾相识。

透过窗子,看着远方无尽的黑夜,穆辰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那是一段只属于他的回忆。

那年,他十七岁,海边的夕阳光芒暗淡,却充斥着整个天空。

一个人走在凉凉的沙滩上,看着远方的海平面,他的心情得到了久违的平静。因为身为集团未来的接班人,他的父亲一直对他严格要求,他总是会对穆辰说:“你将是集团未来的希望,我这都是为你好。”

为你好?真的是为我好?十七岁的穆辰苦笑着在心里想。

走着走着,他突然看到了远处的沙滩上好像躺着一个人。

“他也许受伤了。”

穆辰在心里想,然后赶紧跑了过去。

就在他跑到了那个人旁边的时候,他被眼前自己所看到的景象所震惊了。

那是一条美人鱼,她尾巴上的鳞片在夕阳的余晖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美丽极了。

穆辰的心里十分的惊讶,却没有一点的害怕。

然后他慢慢的蹲了下来,拨开了美人鱼的脸前海藻般的秀发,立刻被这个小女孩白皙精致的面庞所深深地吸引了,她真的是漂亮极了。

“你……你还好吗?”

小穆辰此刻有点语塞的说。

这时小美人鱼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她的眸像清澈的泉水,让小穆辰的脸上出现了一片红晕。

“你……你……能把我放在海里……面吗?”

小美人鱼语气有点低沉。

“哦?哦!”

小穆辰先是一愣,然后回答说。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来这个美丽的人鱼小姐,情不自禁的用余光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美人鱼,此刻她用手臂环着他的脖子,深情憔悴的把头靠在了他的胸口。这大概是小穆辰心里最幸福的时刻,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尽量放慢走向大海的速度。

小美人鱼气息微弱的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鼻子里的气息让小穆辰的脖子痒痒的,他偷偷的看了看她,微微一笑。

走到了尚浅的海域,小穆辰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小美人鱼放进了海里,她感谢的亲了亲小穆辰的脸颊,然后便迅速的向大海游去。小穆辰的心里此刻不知为何,变得有点空落落的。

“唉!”

他用尽全力向着大海呼喊。

这时他看到远处的海面上,有一个小小的脑袋探了出来,向他挥了挥手。在夕阳柔美的余光中,她的轮廓显得那么的美。

然后,她便又消失在大海之中了。

这件事情在穆辰的脑海里不知道回忆了多少次,慢慢的,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只是一场逼真的梦罢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美人鱼呢!

但是他的爱情也在那个时候被打开,从此再也收不回来了,七年了,他的爱情一直只存活在回忆里。

直到遇到杨毛为止,他才有一次感觉到了爱情。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

爱情的感觉来得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也这么的欲罢不能。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把穆辰从回忆拉回到了现实里面。

“请进。”

穆辰回应说。

这时穆辰的姐姐,穆月端着一杯温热的牛奶走了进来,递给了在窗子旁边坐着的穆辰。

“有心事?”

穆月温柔的问。

“没有。”

穆辰倔强的回答。

“少瞒我,以前父亲提起你和孟婷的婚事,虽然我知道你心里有些不愿意,但是从来没有说出来过,但是今天,你却为此顶撞了他。”

穆月看着穆辰倔强的表情说道。

“我……。”

穆月的话让穆辰无从反驳。

“是不是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了,给姐姐说说。”

穆月笑着问穆辰,眼光里充满了好奇。

“哪里有,我……,我可是堂堂穆家大少爷。”

穆辰突然有点脸红了,此刻的他,哪里还有白天霸道少爷的风范。

看到眼前的弟弟绯红的脸颊,穆月也有点被逗笑了,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穆辰对一个女孩子有如此反应。

“可以告诉姐姐你喜欢上的那个女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吗?让你这样的不顾一切?”

穆月关心的问,同时她也很好奇那是一个怎样的女孩。

“不知道,我才和她见过一面。”

穆辰有点尴尬的说。

“一面?”

穆月有点惊讶。

“恩。”

穆辰点了点头。

“一见钟情?”

穆月看着眼前的这个弟弟,充满了疑问。

“算是吧!但是我总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穆辰幸福的说。

“谈过恋爱嘛你!还似曾相识。”

穆月看着眼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弟弟,语气正经的让她想笑。

www.2138com,“你就别笑话我了。”

穆辰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丝毫没有了在他人面前的稳重和霸道。

“好了好了,姐姐不拿你开涮了。”穆月笑了笑说,“辰辰,你要记住,只要你开心,姐姐永远支持你。”

“恩。”

穆辰重重的点了点头。

下一章      
 目录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