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信,多么亲切而久远的事情了……

回家整理抽屉时无意间翻出了高中时的信,它们平静的躺在那里,仿佛时间从未走远,打开那些带着彩色卡通图案,还有着微微香味的信纸。读信时居然眼泛泪光起来,每封信都是段过去往事的重现,都是那时各年龄段的心路历程。那时的我们对学业的压力没有宣泄的方向,单纯又满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而写信是唯一情绪出口!

图片 1

铺开一张纸,好像有一个人,就在面前,在身边,几页平平常常的白纸信纸,忽然间充满了情意。拿起钢笔,心里的话对着纸说,心里的字写在纸上。信,又会被另一双手捧着,信里的话一句一句融入心底,信中的字迹浮现出灵动的形象……

图片 2

1

你多久没在纸上写心情了。在那个科技落后却情谊深长的年代,写信是最美好的感情交流。信里包装着故事和深情,信封也仿佛长了一对翅膀,两个地方的两个人,一颗心期盼着,一颗心等待着……

其中有一封是高中转学走的好友,她到了新环境的不适应,周围成绩好的学生太多让她倍感压力,没有好朋友可诉衷肠,信里的每字每句都透着想念。紧跟着第二封,是她认识了新的伙伴,和同桌熟络起来,每日课后相谈甚欢,心情也渐渐好起来,说要邀我认识她的同桌!

小时候喜欢收集信纸,彩色的带香味的信纸用带透明袋的文件夹装着,每两张信纸配一个小信封。

那个年代有一首歌曲这样唱:”想给远方的姑娘写封信,可是没有邮递员来传情……”

又翻到一封发小的信,自高中开始我们就在不同的学校,她开朗活泼,朋友众多,并不视学习为重压,心态极好,又嫉恶如仇,常在信中向我诉说班中不平之事。又总是提醒我,要热情开朗健谈些,而我的回信内容早已忘却!

现在我的那些信纸也不知道去哪了,好看的纸,我总是不忍心写,一直留着、留着,最后却都留没了。

我人生的第一封信,是写给谁的呢?我想不起来了,可能是写给妈妈的吧。记得我上云贵高原学习修理的时候,仅仅几个月,可是我却感觉时间很长很长。爸、妈让我给他们写信,写了什么我记不得了,但是我知道爸妈看到我的信以后,一定感动,一定也想我。

转眼大学,那时是2004年,手机还并未普及,我们一众闺蜜好友都分散在全国各地更远的地方,写信仍是我们用的最多的沟通方式,大学里的新鲜事,对新环境的适应,班上同学的各自情况,我们在信中一一详述,那时刚进入大学瞬间的超前轻松与突然而至的迷茫,在信中跃然纸上。我们没多久就适应了大学生活,我变得懒惰失去方向,有想法没行动,性格一如高中时内向寡言,我仍然喜欢在信里表达自我最真实的情绪和想法!

现在我们甚至很少写字了,课堂上的笔记可以用电脑记、我们用手机拍照记录板书、用U盘拷贝资料。

一想到信,信就把我带回那个用笔和纸说话的年代,那是一个亲切的,平凡的,祥和的年代。在那样的年代里,物资贫乏,交通落后,通讯落后,可是人们的心却如此接近,如此暖和,如此美好频繁地流通着,融汇着……

图片 3

所有的文字好像都变成了同一张脸、同一个模样,它们叫做宋体、楷体、黑体……排版更是规范整齐。

那时的我最喜欢用钢笔写信,不仅仅信纸上铺满感情,钢笔上也留下了主人的体温,墨水在暖暖地流着,印迹在信纸上一行一行,我仿佛能够感受自己的心在甜蜜,在跳动。我怀念那个年代,怀念我发出去的和收到的每一封信件。我仍然想写信,我渴望收到信,可是已经没有预约的地址了……

那时流行笔友,类似于现在满世界网友,但笔友交流深入长久下去的动力,在于有共同话题兴趣爱好,虽然笔友质量也难以层次不齐,可是那时的交流止于纸间,而且每封信发出就要经过短则一周长则一个月的漫长等待,真心也好假意也罢,都需要时间去慢慢甄选两个志趣相投的灵魂!

过去,写毛笔字的人感觉自己学习的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个工具;可能再过几百年,钢笔中性笔写出来的字也会成为一门单独的艺术。

现代科学技术使地球变小了,一切都便捷了,通话和短信息频频接收,忽然却感觉少了很多亲近。因为便捷如同快餐,失去了书写文字和写信那样的近面和贴切。人们常说:文如其人。字迹中可以看出性格和情绪,在每一撇每一捺里面,都有写信人当时伏案的情动,字迹像一条河流,穿越时空,潺潺流淌,那是一种感受水下的温柔。

后来认识的一个很对味的姑娘,家远在西藏,后来嫁到甘肃,另一半就是大学笔友,整整四年的书信交流,让两颗心吸引靠近,到互为人生伴侣!

2

如今我也很少使用钢笔了,很多时候是在电脑键盘上打字,每一种字体都特别完美,完美得让人感觉毫无生命。为什么?因为钢笔就像人一只暖暖的手,手把着手,直接写在信纸上,见字就如同见面了。然而电脑要通过许多科技的中间环节,机械地处理我们的感情,而且那些完美的字体,都是一张面孔,看不出性格和心情,感受不到情意的韵律和波动。

而我也始终坚信那时的笔友,是很大程度上不同于现在微信陌陌聊几个天半个月就闪婚的网友,人都是怕等待怕付出的动物,想想千里之外会有一个人默默给你灯下回信,与你互诉衷肠,那份诚意与用心也是网友不可比的!

考研的时候,有个老师说他可以根据每个人的字迹判断性格,小时候也常听人说,字迹可以体现一个人的心性。

我真希望有一天我生气了,拒绝使用电脑,我宁可让墨水洒在手上,信纸上,桌面上,衣服上……

写信在那个年代是件很有仪式感的事,小时候每逢过年前,爸爸会要求我们三兄妹都要给老家的爷爷奶奶写信,摆好纸笔正襟危坐在桌前,老爸站在身后犹如老师般巡视,看我们写的内容,谁的字丑又免不了对比批评一番。爸爸则要在晚上我们睡下后,郑重的开始写信,给远在四川老家的父母,一一详述这一年里家里的情况。

比如,字写得大的人,心胸宽广;字小的人,心思细腻;越写越往上倾斜的人性格外向;反之内敛……

那时我们喜欢有香味,选清幽雅致的图案或是有可爱卡通人物的信纸,那会的签字笔也不如现在这般泛滥,大家还都更喜欢用钢笔,每到周末休息时间,郑重的铺开信纸,吸满笔水,端坐桌前开始情意满满的回信!

我倒觉得性格不一定表现得明显,但心情却是一定能表现在字迹上的。

常会想起在灯下左思右想给朋友回信时的情景,思索诉说有笑有哭有担忧,写完还会刻意叠成心型或松树等造型各异的形状,心满意足的放进信纸,第二天再挑选与上次不同的邮票,满心期待的投进邮筒!

我心烦意乱的时候写出来的字,张牙舞爪,力道也更猛;写到得意处,恨不得把这两行字多描几遍,墨水用得也比较多;写得犹豫的地方几经修改,用尽了各种修改符号,那一块写得更是密密麻麻,涂涂改改……

图片 4

这样看,写字其实比电脑上码出来的印刷体更有人情味。

那时的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这句话是后来那首歌里唱到才知道,可是我们已经来到短信基本遗忘QQ都已经少用微信泛滥的年代,我几乎忘了上次写信是什么时候,翻出的那封信的落款在2007年,自此开始一步步远离书信,直到再也懒得提笔,电子产品的便利与快捷,早已替代了书信那份漫长等待!

3

我们都在朝着快捷化信息化的年代快速前进着,知识的碎片洪流裹挟着我们每一个人,每天接收的太多,我们的大脑被各种信息冲撞,有用无用怕是有时都难以分辨筛选。

每个人的字迹各有不同,同样一个“的”字,每个人创造的间架结构是不一样的,这里面也透着人们各自的审美。

还是会怀念那个灯下铺开信纸,珍重回信的年代吧,无论时间再如何飞转,当打开那些慢慢模糊的信时,内心的冲撞远非电子档案能够替代!

东方的方块字和西方的字母有所不同,西方国家写字无非26个字母来来回回折腾位置,东方人的字,多一点、少一横,意思都相差甚远。

可是如今也很难找到那个愿意等你漫长回信的人了吧,飞逝的不是时间而是我们!

所以中国人写字,是比西方人写字更有意思的一件事。

4

小学二年级的暑假,老师给留了一个作摘抄本的作业。

那个假期把我妈忙坏了,帮我找来彩色的报纸,把好看的图案剪下来用胶棒粘好;用打印机打出卡通的五角星,写上页码粘在右下角;页眉也挨篇贴上文集的名字……我负责抄写小文章。

最后,求我爸帮我写了一篇序言。到现在我还记得序言的大致内容。

里面写,有天晚上,我做了个奇妙的梦,梦见我睡在月亮上,每天,小星星都来给我讲故事,每个小星星都有一个故事,我把这些故事收藏在这本文集里……

5

如果是文科生,上中学的时候我们都有一个摘抄本,其实算是现在流行的手账的前身。

摘抄本一定会买一个最贵、最漂亮、纸张最好的本子来写,平时看到的好段落、好听的歌词、心血来潮写几句日记,都放在这个本上。

课下,女生们还愿意互相传阅、互相摘抄。不光是文字,本子周围还画上不少好看的花纹,我的本子里面还有几株植物标本,用透明胶贴着;甚至我还找来针线,在周围用彩色的线封上一圈。

我没学过画画,但是却很喜欢在摘抄本上涂些东西,不少同学还专门拿来本子让我先帮她们画好花纹。

6

昨天一个高中时的好朋友给我留言,我就突然想起了我们高中的那段时光。

每个学期开学,我们三个都会买一个精致的小本子,三个人轮流在本子上写信,另外两个人看完继续往上写。

可以写点最近发生的小八卦,也可以是给某个人的回复,还有对某件事情的小讨论,甚至有时候会在别人的段落上涂涂画画。短则几行,长则浩浩荡荡一大篇。

我们三个的字体一眼就能分辨出来,那个小本子承载着我们细腻的小心思和历经时间雕琢过的友谊。

笔迹传达出来的东西比语言更多,甚至更深入、更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