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一次突然的聚会,她精心地打扮了一整个下午。

www.2138com 1

一个简单的故事,关于感情和记忆、关于生活和伦理。不想大肆用华丽的辞藻来颂扬对编剧的赞美。也不想大篇幅的来讨论本片的逻辑和合理性。仅仅只是忍不住写点感触。浅浅又扎在心底的感触。

一股脑地捧出橱里各种各样的衣服,一件一件,又像再回到20岁的时候那样对着镜子试个没完。不可是么,20岁,曾经多么美妙的年纪,可一转眼,又一个20岁翻转过去。

镜子里的女人(图片来自网络)

性格南辕北辙本质又大相径庭的两个人:张扬着寂寞的Clementine和沉默着孤独的Joel。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一个合适的地点相遇。只是一句简单的对白,便开始了一段浪漫的关系。人总容易被另一个世界的人吸引,它未知,因而新奇,故而兴奋。只是关系一旦延续,当新奇变为习惯,更多开始暴露的是本有的性格差异。曾经彼此吸引的地方变得憎目,争吵成了家常便饭。一面是回忆里如蜜糖般的温情,一面是现实中日益加剧的摩擦与不快。舍不得放手,忍不得持续——痛苦。

老了,擦了点粉却越发显出了眼角的皱纹,她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镜子里的这双眼睛,曾经透露着怎样动人的灵气,那股飞扬的青春神采仿佛什么阴霾都遮挡不住,如今怎么就都变了样呢?

坐在梳妆台前,她仔细端详着镜子中的那张脸:额头平滑光洁,两颊紧绷,看不出有任何的皱纹。镜子里的容颜是令人满意的,她发现自己又找到年轻时的感觉了。

Clementine是个冲动的人。一冲动选择了遗忘。一家名为忘情的诊所,选择性的擦除记忆。再抬首,Joel真的陌路。那个冰冷的眼神,是Joel不能承受之痛。两个人的记忆,你不要了,让我也把它舍弃。只是Joel擦除记忆的过程,太慢太鲜明。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乃至去后悔。

年轻时候的日子仿佛总是特别地漫长,曾经年轻时候的那些画面总是在她的脑海没完没了地重现着,自己的笑,他的笑,他那崭新的凤凰自行车,还有周围无数羡慕追逐的视线。

年轻时的她是个美女,除了模特般的身材之外,最漂亮的就是那一双会说话般的水灵灵的大眼睛,她的丈夫是打败了她众多的追求者才把她娶回家的。后来,她丈夫事业发展顺利,她就辞职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从此过起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往事倒带。新近的摩擦,激烈地争吵,互相指责乃至决裂。回顾这一段,joel或许会有遗憾,或许更多的是放弃的决心。而再往前,刚坠入爱河的甜蜜历历在目。充满欢笑,充满快乐,充满幸福。如何狠心割舍。就这一段,请不要擦除,请留给我。后悔,无止境。人总是做一个冲动的决定,却忘了思考,执行决定的后果。

羡慕着自己?抑或是他?说实在的,两者皆有。

有钱有时间,就是她的生活写照,皮肤的保养、美容她从来不曾轻视过,使用的护肤品化妆品更是高大上,只是,这一切虽然能使得她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年轻的多,但毕竟岁月的痕迹还是要刻画在脸上的。四十岁之后,她慢慢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隐约有鱼尾纹了,虽然绷着脸时几乎看不出来,但在她笑的时候就明显的出现了,那些从眼角向外散开的典型的鱼尾纹的出现是那样的触目惊心。然后,她又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脸部皮肤开始松弛下垂了,鼻翼两侧的法令纹也变的越来越越深了,这些镜子里的发现使得她的心情也经常变得糟糕透顶,她想到了整容。

无法改变的决定,在记忆里寻找出路。把记忆埋在记忆里。醒来后的潜意识,去往另一部火车。我们无从也无须考证clementine是否也在删除记忆的过程里感到后悔,是否也选择出逃。他们重逢,他们再坠情网。其实没有记忆里的暗示也一样,只要能重逢,吸引便是注定的。如诊所小助理对医生的心动。忘了回忆,忘不了爱你。

她那火一般热烈的性格,在那个青灰色的年代张显出一种摄人的魅力,当之无愧的班花,偶尔在马路上遇到班级里那些的男生,却连正视她一眼都感觉羞怯。

整容这件事对她来说并不是第一次考虑,她年轻的时代曾流行纹眼线,她也曾想去做,被她丈夫制止:“这么漂亮的眼睛干嘛要去弄成熊猫眼?”她第一次想去整容的想法就这样在丈夫的反对下放弃了。

可是生活还是继续。心动不足以去维系一段关系。Clementine问Joel,我还是那样不完美的姑娘,以后我们还是会争吵会有摩擦。以Okay作结,谁也不知道将来如何。只是无法抗拒现在的吸引。错了一回的,重来还是要走一遍。

而他呢?祖辈父辈都是军官,高高的结实魁梧的个子,仿佛在他的身上也可以感觉到那股属于军人的炙热与刚毅,多少也有一点专横跋扈。

可是,脸上的皱纹不做整容怎么能解决?靠高档护肤品?靠保养?做梦啦,再高档的护肤品也无法阻挡岁月的侵蚀,再完善的保养方法也不可能让你的皮肤逆生长,有谁会真的相信刘晓庆奶奶说的话呢?她下定了决心要去做整容了。这次,她的丈夫虽然仍不赞成、但却顺从了她的想法没有阻止。

这个片子其实远不止于此,其他穿插的感情,如Patrick对Clementine,如Stan对Mary,如Mary和医生,如医生和他的太太。太多可以讨论,可以感慨。众生百态,红尘难免痴情。要有多幸运,才能一个不小心,就能和你幸福到白头。

好一对学校里的焦点人物,吵吵闹闹分分合合都是大家的话题。调皮捣蛋加早恋,老师没完没了地告着状,而他们却从未放在心上。

现在,她做完除皱拉皮手术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脸部皮肤也基本恢复正常了,今天,她与闺蜜约好去咖啡馆聊天,这是她手术后第一次出门,闺蜜可不知道她已经做了整容呢,这当然不能告诉她,再亲密的闺蜜也不能告诉她这样的事儿,“要是她知道了这件事,我们的友谊就完了,”她想。谁不知道女人之间的虚伪:一方面夸你天生丽质,一方面私底下一直找机会证明你是整容整出来的,借此说明你其实并非天生丽质。如果她真的知道了你是整容过的美女,那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告诉所有她认识的人,好让大家都知道你其实并不是真的美女,你不过是个整容出来的假美女罢了。

毕业以后分配了工作,以为终于熬出了头,然而他们却分开了。

她再次对着镜子欣赏着自己变年轻了的脸,那双眼角已不再微微下垂的大眼睛仍然多情似水。她嘴角上扬对着镜子来了个微笑的表情,没有发现那讨厌的鱼尾纹。她侧过脸,仔细查看太阳穴那里的发际线,没有发现任何手术痕迹。她太满意了,满意的有些得意了,她似乎又看到了闺蜜眼中那艳羡的表情。

她是家里的长女,从小到大说一不二,周围大人的宠爱,无数异性的青睐,浇灌出了她倔强死硬的坏脾气。惊天动地的争吵,几年下来,心也乏了。家里的反对,她是一直都明白的,母亲总是语重心长,门第悬殊,怕她以后要吃亏。她总是漫不经心地敷衍过去,可却偏偏每一句话都刻在了心底。

她坐在梳妆台前,仔仔细细的画了一个淡妆,那是看不出来化妆的化妆,是化妆的最高境界。然后,去衣帽间挑选了一件黑色连衣裙,这件香奈儿连衣裙是她在春天的时候花三万多元买回来的,收腰的设计显出腰身,领口一圈细细的镶钻衬出脸色,再搭配一款大红色小香口盖包,庄重典雅又高贵冷艳。

隐隐约约,就想到了分开。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最先表露出的这个意思,随之而来的,便是与日俱增的冷漠与疏离。

可是,当她穿上连衣裙,站在穿衣镜前,却忽然发现春天还很可体的衣服竟然有些紧绷,侧过身子再看,只见镜子里的女人腰部有些微微凸起,原来,在家休养了两个月的她竟然胖了好多。

忽然之间展露在眼前的新鲜生活,吸引着两个人迫不及待地奔向了不同的方向,没有人再回头去望一眼。

真是无比的懊恼,瞬间,刚才的好心情一落千丈,她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蛋与身材好像有些不太协调的女人,想:“胖了,怎么办?”

后来,她有了另一个男友,与他完全截然的性格,温雅,怯懦,全心全意地顺从着她,很快他们便结了婚。

-END-

无可奈何,似水流年。

后记:作家胡霜(二美)提供了如下文字灵感:电影学院表演系招生,导演给了几个关键词,让演一个小品,这几个关键词是:镜子、发现、衣服。于是,我写了这么一个故事哈哈

无论怎样壮烈的情节最后总要回归于平淡,无论怎样陌生的生活,经历了日以继夜的耳鬓厮磨,也总要剥落掉最初因为距离而产生的新鲜感,展露出它最实质的姿态。

生活的艰难,与丈夫性格的不合,无数问题渐渐渐渐地浮出水面。她至少是个坚强的女子,不吭一声地承担了下来。她当然也会怀念过去,在对丈夫感到不满时偶尔冒出的“如果是他”这样的念头噬咬得她寝食难安。

可是问她到底有没有一点后悔,她绝对不会愿意去承认,她总要不停不停地告诉自己:“我的选择都是对的,我有的一切是最好的”。可以将之归结为可悲的自欺,然而事实上,这样的想法却支撑着她全部的世界。

可是如今,当能够再一次地见到他时,她却情不自禁地丢失了方寸。那种迫不及待又故作潇洒的心思,那种千方百计地粉饰自己来宣告自己的生活多么优越的举动归根结底也是一种虚荣心的表现。

是的,她似乎正在深深地赌着那么一口气,想让他看看,想跟他比比,想让他感到无比的遗憾。他们之间,仿佛总在进行着那么一场无休无止的较量,两个生性好强的人,最后总是两败俱伤。

然而,这精心准备的一切,就在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坍塌了。

他那新染的头发在灯光下显得硬生生地黑。眼神,还像,可是沧桑了。笑容,还像,可是笑起来的时候牵扯起岁月刻画的皱纹。声音,也还像,可是全然不见当初争吵时的那个气焰。他,还像是他,可已早就不是记忆里面的那个人。

她以为自己还能摆出年轻时候的那幅轻狂傲慢,可最终,却化为嘴角温存的笑和眼中微微流转的湿意。

“过得好吗?”她问。

“挺好……哎,上次我经过你妈那儿,拆了啊?”

“是啊,都那么多年了……我妈都过世了。”

“啊……”

“换一代人啦,你看我们都老了。你呢?孩子多大啦?”

www.2138com,“今年上大学了,跟他妈妈住。”

20几年一直藏在心底的那一个人,再次相见,竟然变得无言以对。

物是人非啊,该经历的,都经历过,大半生的坎坷,不必多说,大家一样了然于心。

20几年,铁杵成针,毫无交集的生活终于切断了两个人之间的牵连。而记忆就只能是记忆,记忆里的一切都死在了记忆定格的那一瞬间。记忆里的那个人虽然沿袭着生命与容貌,然而在不断变化的岁月里早就已经被涂改得面目全非,在他的身上寻找曾经的影子,就注定了是要感受失落。

盼望已久的聚会便是如此匆匆地过去。最终她连一个号码也没有留下,一个一个早已不是记忆里面的那些人,再次见面,徒增伤感。

她打开家门的时候丈夫匆匆忙忙地迎了上来:“吃馄饨吗?我刚包的。要几个?10个够吧?不要葱哦,麻油呢?”

她微微地笑着,这一次,没有再去嫌他唠叨。

“同学聚会怎么样?”

“恩,我有一个同学哦……”她边脱着外套东拉西扯地说了起来,继而半身倚靠在门上,静静地望着他忙这忙那的样子。

20多年了,他也老了。一同生活,竟然已经20多年。

“妈!你来看呀!”房间里传出了女儿的声音,她便转身走了过去,“你爸在下馄饨,你要不要?”

“啊!?不是减肥嘛!?受不起诱惑哦嘿嘿嘿!”

“给你老爸点面子,看他包的这么辛苦!”她望着女儿书架上的照片,3岁的时候,锦江乐园,不禁又再温暖地笑笑。

仿佛,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曾经有着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力,只是一旦作出了选择,四季匆匆,十年八年,转眼,便是一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