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盛夏,一个骄阳似火的季节,而夏天的早晨,却有一种凉爽、舒适的感觉。早晨八点上班,因为昨天公司停电未生产,今天算是闲暇的一天。闲坐在办公室里的我,手托着下巴,稍微轻轻的仰着头望向窗外,看到隔壁幢楼的阳台上停了一整排的小燕子。小巧可爱的燕子,身体像黑绸缎似的,油黑发亮。一身乌黑的羽毛,一对剪刀似的尾巴,一对刚劲轻快的翅膀,凑成了那样活泼可爱的小燕子。

  还记得那首《白天不懂夜的黑》。唱过的人很多。但是只觉得她的声音能让我感受到一种压抑的悲伤。
  那天晚上我坐在床上,看着他对着电脑的背影,头靠在墙上。眼泪无声的流。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和我的感情真的真的生病了。我不是不知道,只是不舍得承认。
  有的时候那种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 象白天不懂夜的黑 象永恒燃烧的太阳
不懂那月亮的盈缺”让人心酸的无奈会紧紧的捉着你的心。

白天不懂夜的黑

望着这一整排的小燕子,似乎里面有一只两只小小的眼睛特别的炯炯有神,向我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仿佛在对我说:”梅子姐姐,我的生日快到了,我的生日快到了。姐姐你得为我送上美好的祝福。”

现在我们依然纠缠不清。矛盾的想放手却又不舍得。
听TANYA的 〈如果你爱我〉
简单干净的吉他琴弦。轻快的节奏。却是淡淡的忧郁。

感悟精选一:

此时,我眼前有点模糊,似乎看见了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小姑娘,手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大熊布娃娃。两只小小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注视着我,嘴角上扬弧度很大,朝着我微微笑,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

〈越来越不懂爱〉 是讲现在的自己吗?
18岁的时候,心高气傲,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20岁的时候,爱情里有太多的任意妄为。
22岁的时候,我的眼里有了温柔的身影。
24岁的时候,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义无返顾。
26岁的时候,心里有好多的口子,伤痕累累。

白天不懂夜的黑

哦……燕子妹妹,原来是我”好心情文学”里的紫梦潇燕妹妹,我都管她叫燕子妹妹。原来妹妹带上了她那双刚劲轻快的翅膀,掠过大海,飞过高原,来到我的眼前提示我她的生日即将来临。因为近来的忙碌,差点忘记了妹妹的生日,还好这一整排的小燕子点醒了我。

是不是要真的等到后来,真的到32岁的时候。
越来越不懂爱。

燕子妹妹,是我在好心情文学里,认识的其中一位好姐妹,她的个子不高,大约一米五左右,圆嘟嘟的脸蛋白里通红,胖墩墩的,好似一个红苹果。两颗宝石般的眼睛水汪汪的,格外的招人喜欢。特别是她生气的时候,头一仰,嘴一撅,好像能挂几个油瓶可爱极了。

 

总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虽然我未曾见过燕子妹妹,但是经常会在微信里看到她上传的照片。从照片中就可以感受到妹妹的天真无邪,纯朴可爱,活泼得如只小燕子无忧无虑,自由的在天空飞翔。我们都有共同的爱好,都挚爱文字,一起在文字的领域里畅游。

总是星星陪伴着孤独的月亮

我们虽然很少交流,但经常在空间里互动,在文字里读懂彼此,文字是一份心灵的传递。传递着彼此的心声、情感、生活、工作、家庭等等,让彼此的心灵更加的接近,更加的心灵相通。

总是像水一般的柔静

记得有一次,我在空间说说上发表:”我想你了!–文字!我什么时候,才会再有时间继续我的文字梦呢?除了舍不得睡觉发会呆,进来自己最喜欢的小家园里,逛上一圈看看谁来了又走了;看看谁给我留下了什么;关注下好友们在说些什么;除了这么一会省下的休息时间,我还剩下什么呢?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不懂我的伤悲,我的世界谁懂?”这条心情。妹妹也在同时发表:”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不懂我的伤悲!”

总是像随处可见的寂寞

此时,我马上收到了妹妹的评语:”姐姐,我们发表了同样的一句话!好梦吧!”

白天

“哪句话?刚想睡,好累啊!你也早点休息,晚安,好梦!”我不知道妹妹说的是哪一句,便问着妹妹。

总是一如既往的繁华

这时,因为好奇,所以我轻轻的点进妹妹的小家园,查看了我们刚才同时发表的心情说说,我看到了这句:”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不懂我的伤悲!”原来此刻妹妹的心情与我是一样的,我们不仅仅是有着共同的爱好,更有着心灵相通的心境,这是多么的难得啊。

总是白云衬托著蓝天

茫茫人海中,能够与妹妹相遇,情系于好心情,能够以妹心心相惜,是多么难得的缘。这种不期而遇的缘份,这种天涯咫尺的距离,这种无言也温暖的暖,让我们彼此珍惜。

总是像孩子一般的嬉戏

光阴似箭,时光如水,转眼间与妹妹相识一年多了。妹妹一年一度的生日又来临了,我站在咫尺的天涯,铺展一纸素筏,以一颗真诚的心,简单无华的言语,真心的祝福,用文字输送到远方,给妹妹传去美好的祝福。祝妹妹在每年的生日都能开心快乐,幸福美好!燕子妹妹,梅子没有什么好的礼物赠送,但有一颗真诚的心暖你每一个生日,妹妹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总是像吵闹的音乐会

白天总是错过夜

夜也总是错过白天

正因

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你错过我

就像当初我错过你

白天不懂夜的黑

就像你不懂我的心……

感悟精选二:

白天不懂夜的黑

听着

白天不懂夜的黑

你说

我是白天

你是黑夜

就如白天不懂夜的黑

你钟爱夜

卧夜长谈夜中相邀

其实

冷春夜里有佳音

吾也爱夜

夜外是你夜内是我

隔着一层薄纱

你在对语我在静默

你在思考我在傻呆

你在忙务我在沉睡

咱们都是夜

却有夜与夜的

不懂

感悟精选三:

白天不懂夜的黑

堤岸的尽头,是北环城路大桥。1条窄窄的倾斜的小路,蜿蜒地延伸上去。桥上早已没有了行人。桔黄色的灯光向两端伸展开去,一端连着身边依然明亮的城市,一端延伸向遥远的黑暗,渐渐消失在夜的尽头。

桥面上的风明显地比堤岸下大了些,偶尔经过的汽车裹挟著灰尘吹在脸上,带着丝丝凉意。夜已经很深了。

桥的另一头,依然是绿意葱郁的河堤。走下去,1条的白色的小径在朦胧的夜色中伸向远方,那里是我来的方向。

那里并不似来时在对面看到的那样显得幽暗。堤坡上密植的树木挡住了来自高处公园的灯光。对面在建的商业广场上高楼的灯光却越过的婆娑的树影断续地照过来,小径周围多了一份月光一样的宁静。

“有花的地方才有春天。”错过了柳絮逐风的浓春,忽略了飞红万点暮春,夜色的堤坡上已看不到一丝春天的背影。没有花,到处都是一片厚重的暗绿。路边的草丛不时闪著湿渌渌的莹光,一股潮湿的空气流动在这四月的午夜。河面上,一层薄薄的雾渐渐升起。

砖石铺成的小径在夜色中显得很干净。这边的柳树更多,柳枝也伸展的更繁茂。风似乎停了,柳丝静静地低垂在四周,时而牵绊衣衿,时而轻抚脸颊。一只不知名的水鸟,呆呆地伫立在浅浅的水边的阴影里,即使在我经过时也一动不动,似乎被这梦一般的夜色震惊了。此时,一切都是静穆的。世界遥远得如消失了一般,所有的世俗喧嚣,人生烦恼,成功,失败,挫折,进取,激昂,消沉,爱和恨,亲与疏,都慢慢的褪去。心无纤尘,只有自我,和这一片空灵般的宁静。

这条安静的河流自北向南穿过城市。从黑暗的静谧中蜿蜒过来,经过热闹的市中心,再向静谧的黑暗流去。

公园边的热闹还没有完全退去,露天歌厅的歌声还偶尔传入耳边,空气中烧烤的气味也没有完全散去。小径四周的光线开始明亮了许多,视线也较以前看得远了。一对情侣在柳树下窃窃私语,在我经过时安静下来,用一种怪异的神情看了看这个午夜河畔的踽踽独行者。我很抱歉地加快了脚步。我无意闯入任何人的私密空间,我只是一个孤独地在夜的黑暗中寻找自我内心宁静的人。若在白天,咱们彼此之间甚至连过客都算不上。

走过那只废弃的水泥船,我在路边的凉亭上坐了一会儿。这是一个曾被私人用作餐厅的所在,不知什么时候又恢复了它的公共属性,砖砌的墙被拆去,四周新焊了粗大的不锈钢护栏,里面增加了几个休闲的长木椅。徽式的琉璃瓦顶盖,在远处灯光的照映下,发出幽冷的光。这是一处较佳的休息场所,上晚的时候,就应不会这样冷清,不像此刻,只有我一个。

穿过那座连接东西主城区的老桥,城市的繁华和喧嚣便慢慢地丢在了后面,我沿着河边小径向南边无尽的静谧和黑暗走去。

四周早已恢复了安静,除了偶然经过的汽车,没有一点声音。堤坡上树并不茂密,直直的树干在高处路灯的照射下呈现出一种白色,从河堤下向上望去,犹如一棵棵笔直的桦树。

一只野鸭从高空飞过,呱呱地投向远方浓郁的黑暗中。不知它要飞到哪儿去。那里不是它要停留的地方吗?那样执著地择尽寒枝,不畏天涯孤旅的悲壮,但是它该怎样应对清冷沙洲的寂寞呢?

新建的南环城大铁桥上还没有装上路灯。站在幽暗的桥面向北望去。远处城市的上空依然明亮,像包裹了一层透明的膜。河两岸的路灯,犹如镶嵌在河边的两串珍珠,随着河流南延过来,把夜晚隔成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一个是外边烦杂喧闹的俗世,一个是河两边静谧安详的桃源。这正如人生的两条河,咱们不得不在世俗的河流中挣扎、迷失,可咱们内心深处仍然渴望能够在某些时候摒弃外界所有的牵绊和留恋,回到性命之初的纯真,在这静谧安详的河流中涤荡自我的心灵,找回迷失的自我。

夜色早已阑珊,我仍然关着手机,此刻,我不想有任何来自世俗的打扰,哪怕是发自内心的关怀。我只想暂时断绝与外面的一切联系,在这四月的午夜,给自我一个绝对的个人空间。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将要到哪里去?只能在如此静谧的时刻,如此静谧的空间,才会有如此纯粹的自问。再过几个小时,在黑暗的尽头,当明天的阳光在周围照亮时,我就会是另外一个人,在世俗的河中挣扎,并随波流向自我也不知的地方。

下了铁桥,我慢慢地向那层透明的膜走去。明天还要继续。在那层膜下方,在那条至俗街上,有一个叫家的地方。那里有我的躯壳,有我的铠甲,还有那些我最熟悉的陌生人。

感悟精选四:

白天不懂夜的黑

穿越黑夜,我想寻你明明亮的眼睛,虚假的霓虹,我的世界就只剩下了黑…本以为了你会一向在我身边,本以为真的存在永远,永远的永远就是完结。正因我退后,因此你就叛逆。我懵懂,忘了珍惜,我清醒,就只剩留恋。没有结尾的结尾,原来就是这么痛。没有结局的初恋,你就这样消失不见,不知道,再见到你的那一天,我还是否有勇气说出那一句…好久不见!

天黑黑的我,只等待天明,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

咱们之间没有延伸的关联,没有相互占有的权利,只在黎明混著夜色时,才有浅浅重叠的片刻。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咱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盈缺·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

白天和黑夜只交替没交换,无法想像对方的世界,咱们仍坚持各自等在原地,把彼此站成两个世界!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盈缺·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盈缺;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不懂那星星为何会坠跌,不懂我伤悲就好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写给我的初恋,在他乡的你是否一切安好?祝你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