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懂我,那该有多好!。如果我死了,心灵深处会有我的影子吗?

  在临近初夏的时光里,春天逐渐的被画成一个影子,固定在了山水田园间那刚崭露头角的叶子上,凉意习习的清晨,冰冷的露珠也流露出了透明的情绪,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不曾体会到的薄凉气息。

1

时间:2016-06-08 22:0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发呆,是这段时间自己常有的状态,恍惚间总是思维离开了身体,在匆匆的时间里飘向过往的人流,穿梭在广德这个空洞的城市里,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不属于我,没有了真实感。自己也在这段日子每晚夜不能寐的状态下,几近摧毁了自己的身体及思想。就连此刻,在完成好工作的空闲时光里,自己依然是呆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电脑上跳动的QQ,没来由的就感觉到了一种孤单,让自己无法承受。点开邮箱,是诺编辑发来的邀请函,想我可以前去参加他们的一本书的签约仪式,尽管里面也有自己的两篇文章,我还是淡淡的拒绝了,然后他很无语的开起玩笑说“格格太宅了,如果哪天你死了,也绝对是宅死的。”其实,我也喜欢走出去,也喜欢亲近大自然,只是这个社会远不是我可以认知的社会,那么,除了雪藏我自己,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抗争了。

回忆就像个小偷,灵巧的划开你的口袋,摸走了一件另你一生都无法释怀的东西。当你一摸口袋,巨大的失落感让你停下脚步,不愿继续往前行走,可是回过头来望着一望无际的平原,轻轻叹了口气,离开了。

我坐在窗前凝望着天空发呆,窗外清风徐徐吹来、顿时感觉一阵舒爽、感觉不是那么热了,却又产生了一阵阵莫名的空虚。想着远方的你,我打开我写的关于你我的日志,听着你唱的歌,看着文字里的你我,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看到这些,我仿佛回到了我们重逢的那段时间,这些文字出动了我的心弦,我好想你,好想你。

  于是我谢绝了旅游,谢绝了宴请,谢绝了走出去,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过起了家和单位两点一线的生活。更是也不与任何人联系,不喜欢跟别人说事了,即使是心里有好多事,我也宁愿憋在心里,因为只有这样感觉才可以保护好自己。在知道“猪八戒事件”后,权且可以这么称谓,那心灵深处的刺痛更是没有人能懂的,也不会有人懂,甚至是被别人的不理解,多好的机会啊!我多希望自己可以被理解,我想要解释,却感觉解释是多余的,那只会更加被认为是掩饰,我除了保持沉默,还能怎样?也只有沉默才可以让我有解释的空间
,可是在自己选择沉默的背后
,谁又真正的能懂我的心。突然间,我就想这么一个人孤寂的走下去,就想我的下落也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知道,然后一个人来演着属于自己的生命和生活,当念及此处,害怕就被自己无限的放大,害怕会失去某些美好的东西,害怕会迷路再也走不回那个美丽的木屋,然后就委屈的一个人躲起来,抬起头,努力地把眼泪逼回眼眶,最后伪装出一副笑脸。其实真的好想你可以有时间陪陪自己,什么都不问,什么也不说,就这样给我一个肩膀,哪怕片刻也好,也足够于安慰自己那颗恐惧刺痛的心灵,然后告诉我,别怕,一切有他在。

生命最初的时候,我们都是最纯洁的,隔壁的阿姨握着你柔软的手指,赞叹一声:“真可爱!这孩子!”

我看着这些文字,灵魂似乎穿越了时空,再一次来到了你家,经历着同样的点点滴滴,一阵电话铃声把我从幻境中惊醒。电话里说,我一个同学死了,那个同学看起来身体很壮,就这么死了,死的很突然。正在上着班,那个同学一头栽倒,再也没有起来,所有的亲人没有来得及见,一下子就死了,生命如此脆弱。

  真的,我很累很累,想想自己有多久没有写过这种类似颓废的文字了?我假装坚强,伪心的和那些人说话,可是没有人知道那不过是伪装,很刻意的伪装,把自己假装的很快乐很快乐,可是,我找不到快乐的源泉,只会让自己傻笑。生活的压力让我学着、想着遗忘,我以为遗忘可以让自己快乐起来,可以过得很幸福,可感觉到的却是更多的孤独寂寞,每每当黑夜来袭,欲睡难眠,就连周围的空气都是很烦躁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怀念过去?仅此而已。属于自己伤感的这种伤,我想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这种孤独寂寞,这种伤是任何人也都不会懂的。

明媚的春光在无限的时光里给足了我们欢乐,无论蝶恋花还是细雨恋土地,都是最美丽的情结。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情有点沉重,这么壮的人一下子就死了。如果我突然死了,谁会记得我?谁的心里有我的影子?生老病死,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我想到自己如果突然死了,谁会为我哭泣?我死之前,想见的人是你,其它人见不见,我倒是不在意,到那时,我想看到你的身影。如果我突然死了,或许荒坟一个吧!如果我突然死了,你的心灵深处会有我的影子吗?生命如此脆弱,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下子就死了,往后我更要珍惜你,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下子死了,再也见不着你了。

会不会想起那个曾经班里最沉默,学习一般的孩子?他没有什么特长,当班干部时,他会不安;当春季的气息抚过大地时,他开怀的嗅到了那股原始而奇妙的味道。思想会一下子跌落进回忆的洞穴里,洞穴四通八达,前后两扇门微微合拢,透过昏黄的光,能依旧听到润耳的读书声。

我相信我们总会在不断的拉扯磨合中成长,拉扯的距离会让心翻出五味,而磨合却只有一种味道叫做幸福。

离散的灯光孕育着那些年青涩的时光,呼呼的吊扇沾满了空气中的尘埃,物理老师告诉他们这是摩擦效应。呆呆的他们努力记下这样一个知识点不想要遗忘。指使他干活的班主任要他把水桶里的水洒进教室的每一个角落,而角落里都弥漫飞舞着那群少年奔跑、打闹的影子。

如今的我们在四处晒自己当下的照片时,笑容里带着更明媚的朝气。因为我们都在彼此成长。尽管我们谁再也看不到彼此的动作,但是我们还能够想象的出那些时光中彼此的影子。

当有一天,他们行走在同一条路上的时候,他回过身来看见了你。说了一句:“嗨!好久不见!”当他们彼此找到自己前进的路时,他或许会想起来:啊!以前我感觉他超像那个明星的,现在怎么变样啦?

机器一点点咀嚼着我们那些细碎的记忆,当电池突然没电了,才能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自己所处的环境。

2

青春季节里的情窦初开可以蔓延到一整个完整或残破的人生。

还能不能记起某些同学用自以为很帅的方式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因为想要吸引到某个人的一个眼神,同学都说:呀!呀!你怎么成这样啦?他会偷偷的感受某个人是否有看到他。

感情的动物太过敏感脆弱,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情窦初开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然后他就变成了一只在动物园里的老虎,张大胆子些害怕吓走了她,一动不动又害怕她看不到,于是他也就会温顺的摇着尾巴或双手离地做怪状以渴望她能够在遥远的地方注视到他。

生命的长河不断起伏,那些短暂的年岁里承载着我们最脆弱的感情。

以为是遥遥无期的事却在毕业的那场大雨里惆怅不已。成绩单下来的时候,他同许多毕业生拥挤在老师贴在墙壁上的各班成绩单的人流里。望见了自己的成绩,却不敢再去望向其他人的成绩。有同学问他:我考了多少分?他再次冲进人流中,却再也没看到那列了密密麻麻一大群人的任何一人的成绩。

他得到的成绩与他预想的成绩很契合,他很满意。可是他却不敢去看他们的成绩,因为有人失落,有人抱怨,又有人欣喜。

那场大雨淋湿了全身的衣衫,也淋湿了头脑里对这短暂时光里最美的她的告别。他懦弱的选择了离开,骑着自行车在大雨里与他小时候的玩伴一直冲向网吧。他选择了逃避,他选择了遗忘,他也选择了相信时间可以将内心的情愫磨灭。可是当他走出网吧的时候,雨停了,他长长的头发干了大半,才想起或许他可以看着她先走,可是他没有。再想起以后可能都没有再见面的可能,他挥一挥胳膊,将网栏里已打湿的,最后关于学校发的一本书丢到路边的垃圾桶里,骑车回家去了。

3

明明灭灭的烛火可以温润一整片青涩少年。而当庞大的投影仪放射出更加深奥的题目时,我们却被淹没在无声无息的黑色浪潮里。

每一个怀念以往生活的人不知道是不是都如他一般,一开始写下许多许多不想分离的文字,然后在新的班级里寻找往昔的影子。看着淡漠的同学,他热切的希望与他们成为好朋友。后来他做到了,因为他又看到了往昔那个和谐安乐的班级,还有一个更新的自己。

后来他就越来越少的去用文字表达对以前那段时光的惦念,开始将文字情感思想献给这个新班级。

后来他又变了,因为他又脱离了那个已很熟悉的班级,到了一个新班级里。于是他又用文字回忆那个班级。看着这个新班级里的不和谐,心渐渐开始冷漠。

后来,我们用后来这两个字的时候总有一种伤感的情绪。后来我融入了这个班级、后来我孤立了这个班级,后来他又回到了初中的那个时候。回忆顺着时光的记忆,他发现有一个人他始终无法忘记,不管时间如何的流动,关于她所有的一切都如在梦境中的现实里,真切、真实。

只是他这时读过了很多很多的书,别人要用三年读完的书,他一年就读完了。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梦想,可是这梦想让他更加深刻的感知到这个世界以及周身的情感变化,仿佛通了灵性的小草。于是他不断的会想起面对她时的感觉,一个感觉,就像星座里说的那样:摩羯座追求的爱情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在他内心重复、徘徊,时而让他感到甜蜜温暖,时而自卑的抽泣痛哭。

他试图去寻找一个可以代替她的人,他找到了,因为他找到了一个她们共同的特点,脸型同属一种。他试图将那种情感移到她的身上,可是他知道虚拟的永远都不属于真实。

昏昏顿顿的过了许多些时日,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才能解开自己的这个心结,也害怕他唯一的寄托让他对爱情产生破灭。于是,他只是默默的想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