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鼠狼应该是种很有灵性的动物。否则,不会流传那么多跟黄鼠狼有关的歇后语,诸如“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诸如“黄鼠狼进宅―来者不善”……
中国论文网
早些年乡间黄鼠狼很多。柴堆或草垛后面常有它们的身影出没,偶尔可见它们成群结队地穿路而过。但似乎没有人喜欢它们,体细,颈长,头小,村里人爱把它们和老鼠列为一类,大有人人喊打之势。谁家丢了鸡,罪过一准算在黄鼠狼身上:该死的东西,单单把俺那只下蛋的芦花鸡偷走了。我近距离地见过黄鼠狼,其实我在村小上三年级,父亲在村小当老师。那天早饭后,好像还没开始上课。刚进校园,我看到父亲和几个男教师拿着棍子在追赶什么,边追边喊:“打死它、打死它!”走近方知他们在围追一只黄鼠狼。黄黄的毛色、惊恐的小眼,无处可藏的黄鼠狼钻进了墙根的树叶堆里。一股骚乎乎的臭味随之飘来,熏得人们捂住了鼻子:黄鼠狼放屁了。父亲他们一阵猛戳,黄鼠狼窜出了树叶堆。此时旁边站满了看热闹的学生,黄鼠狼进入包围圈,几次“突围”都没能成功。不知道是谁的棍子打中了它的头部,它倒在地上不动了,两只小眼睛还睁着。
黄鼠狼,人们习惯叫它骚貔子,这大概就缘于它身上发出的那种骚臭的气味。黄鼠狼的肉想必不好吃,有人能吃老鼠肉但没听说谁吃过黄鼠狼肉。但黄鼠狼的皮可以卖钱。父亲他们打死的那只黄鼠狼,皮子卖了好几块钱,他们买了几条毛巾和手绢平分了。
有人给黄鼠狼蒙上了层神秘的面纱,称它是能治病救人的“黄老师”,深信不疑地神一般供奉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黄老师”突然在山枣山的洞里显灵了,那座小山离俺老家十多公里。信男善女蜂拥而至,许愿的、求神的、治病的,洞口整日烟雾缭绕,鞭炮声不断。人们说“黄老师”的本事老大了,求药的人点上香烧上纸磕几个头再念叨几句,“黄老师”的药就到了。山洞旁的洋槐树上挂满了红布,都是治好病的人送的。“黄老师”对不恭的人毫不客气。邻近村里的一个光棍,从树上扯了两块红布缝了条裤衩,立马得到报应。先是拉不出屎,不几日就憋死了。山枣山的香火兴盛了大半年,据说“黄老师”嫌那里太闹,迁到古岘镇的即墨古城去了。自然也有不信邪的,什么黄老师不黄老师的,就是几只黄鼠狼,我亲眼看见那些尖头尖脑的东西出来偷吃供品。俺村兵蛋他娘也去求过药,听说服药后有点好转,但几个月后还是去世了。兵蛋他娘得的是癌症。兵蛋说那药看着就像些纸灰,里面还有几块小树枝。我当年没去过山枣山,所有这些都是听说的。
有人说黄鼠狼会魔弄人,且专找那些八字软的人魔弄。喝醉酒的张三走夜路回家,直觉得有人提着灯笼给他照明,原本高低不平的土路变得平坦无比。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走得他腿都酸了,张三楞是没走回家门。直到天亮,他才发现自己是在坟茔地里转圈,他爷爷坟茔四周的草都让他踩没了。对此我是当故事听的,我不知道黄鼠狼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本事。
师兄老魏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案。他说他邻居家的女人就被黄鼠狼魔弄过,他见过那只魔弄人的小东西。老魏小时候经常和同伴们藏猫猫,也就是捉迷藏。藏猫猫的时间基本都在有月光的晚上。那晚老魏的藏身地选在一个大草垛里。他挖了个洞猫在里面,外面用苞米秸遮着。可能因为他伪装得太好,伙伴们从草垛旁走了几个来回楞是没找到他。那晚月光很好,老魏拨开苞米秸,望着远去的同伴暗自得意。就在此时,老魏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他看见一只黄鼠狼跑到了邻居的大门口。老魏的藏身地离邻居家很近,洞口正冲着邻居的大门。
黄鼠狼用后腿支地,两只前爪扒在邻居的街门上,尾巴开始不停地抖动。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老魏听到了邻居家女人的哭叫声。那哭叫声高一阵低一阵,鬼哭狼嚎一般。老魏感到奇怪,他发现黄鼠狼尾巴抖动的时候,女人就哭叫。黄鼠狼尾巴不动,女人的哭叫也停了。老魏睁大眼睛观察黄鼠狼的举动,直到黄鼠狼跑了,他才胆战心惊地回家睡觉。
此后老魏不止一次看到过那晚的情景,但他一直没把邻家女人和黄鼠狼联系到一块。听到女人哭叫的自然不止老魏一个人,邻舍百家许多人都听到过,有几个甚至去过女人家。当然他们去的时候,女人已不再哭叫,只是目光有点呆滞。女人的男人说她让黄鼠狼魔弄着了,说他在大门口见过黄鼠狼的黄毛。他带女人去看医生,医生束手无策。他请来“跳大神”的,那人喝了口白酒又“噗”地吐了出来,说黄老师看上这个女人啦。听着老魏的讲述,我想到
我的一个
同事。他吃饭不少就是不上膘,1米7多的个子体重也就百把十斤,上班都带着老婆煎好的中药。四处求医未果,老婆终给他找来个“神仙”,人家说:你的饭不光是给自己吃的,你还替黄老师吃了一份。我常开他的玩笑,他说纯粹是放屁,我就是肠胃功能不好。
老魏把自己看到的对他二哥说了,他二哥说他胡说八道。老魏说,不信,你就去看看!二哥说,我可没有你那些闲工夫。二哥不信有人信,有个跟二哥年龄差不多的邻居自告奋勇陪着二哥去了,他听见过那个女人的的哭叫。他们没和老魏那样钻草垛,他们选择了女人家房前的一户人家,透过后窗就能看到女人家的大门。夜半时分,女人的哭叫声传来,老魏说:听听,来了!二哥他们急忙凑到后窗,却什么也没看到,那晚没有月亮。邻居家那个哥哥跑到门外,掀起墙头的一块砖扔了出去,女人的哭叫声嘎然而止。
从那,邻居女人再没异常过。问她此前的表现,她表示一无所知。

我的童年,要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我生于1969年,属于60后,但在六十年代只生活了不到两个月,就被赶出来了。因为这两个月我被定义为60后。77年上小学一年级,那时候上学晚,9虚岁,82年上初中,童年也就基本结束了。四五年级时已经是半壮孩子,也要帮家里干一些活,而且女孩子长得稍微大点还满街跑总要被家长和邻居说,也就没有了那么无拘无束,我觉得也不算童年了。在七十年代最开始的几年也不记事,所以我认为真正的放肆到撒野的童年就是75年后到80年那么五六年的时间,如果这么一算,童年还真是短暂,不过那时候的情景却记的最清晰。

图片 1沈阳军区总医院,被狗咬伤的11岁男孩躺在病床上。受伤的这几日他很少吃东西,父母陪伴在身边。

     
 我家住在烟台市近郊的农村,到市里也就十里地的距离,电灯已经普及,电视机是八十年代后的事,在一个孩子的眼里,能知道的所有的娱乐就是:好长时间村里放映一次电影和正月里偶尔有的演戏。

11岁抚顺男孩小宇(化名)带着9岁的小伙伴在村里玩耍,邻居家的大狼狗突然挣脱锁链扑来!

童年的冬天是从哪天开始的,是各家各户的小园子里堆起了一个一个的大草垛吧,这是在秋冬交接时农村人要做的最大的事。煤是奢侈品,一个冬天里到了三九四九棍打不走的时候,才生炉子烧煤。真正的取暖设备就是火炕。我们那里烧的是草,树叶,树枝,麦秸,苞米秸,甚至山上的荆棘,只要能够燃烧的植物都被人们收集在一起,堆成草垛,最上面用苞米秸搭成房顶的样子,这样也利于排水,保护底下的草既不被雨雪淋湿,又不怕被大风卷走。这个时节,路两旁,果园里,只要有草的地方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这也给雪留出了舞台。

“你先跑,别管我,快跑!”小宇对小伙伴说,自己被大狼狗一下扑倒。

村里的草垛比房屋还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是很重要的。每一年的冬天都有一起两起的草垛起火,小孩子放鞭炮点的,烧锅底剩下的灰没有完全熄灭就倒了出来,死灰复燃引起的,村民之间发生了矛盾故意点的,等等这些,但每一次起火都会被尽快扑灭,只要出事,利害就不是一家两家草垛的事,波及到整个村子的草垛和房子,草垛和房子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各家各户的大人小孩都出动了,提桶的,端盆的,专门在井上打水的,不能干的老太太也觉得应该施展一下才能了,敲着破铜盆,晃着小脚喊着:起火了,快来救火呀。当然这么热闹的场面一定也缺不了我们这些越帮越忙,唯恐天下不乱的孩子,最不敢靠前的是点火的孩子,早就躲到家长找不到的地方,也有孩子报告是谁谁家的孩子干的,推卸掉被怀疑的干系。而那个谁谁家的孩子,回去以后,一顿胖揍是一定在等他了,逃不掉的。

狼狗咬住小宇的头顶,拖着他往河里拽,想像溺死野猪一样溺死小宇……

大地都上冻了,
地里的活计完全没有了,炕烧热了,掀起褥子,炕上只铺这一领席子,炕变成了大暖气片,屋里有了热乎气。没上学又不能出去玩的很小的小孩子,几个缠线的轱辘,他滚来滚去能玩一冬天。妇女们开始做衣服准备过年了,围着棉被在炕头坐着做针线活。老年的妇人就这么坐着,呆呆的望着窗外院子,透过街门望到门外,偶然有一个两个的人影路过,或者赶巧这个人影进了他家的院子,来他家串门,这真是和过节一样,突然地呆滞的眼里就有了灵活的光,吩咐着儿媳或者小孙子:快,来人了。来的人是三婶,二妈,小奶奶,大姐姐,每一个人在另一户人家里都有着固定的称呼,村里的辈分不乱。来了就脱鞋上炕,手也就伸进了炕席子底下:你家的炕热呀,比我家热。这么招呼着,七大姑八大姨,张家的媳妇,李家的汉,农村最快捷的媒体传播也就在热乎炕头上开始了。你再看那一双双刚刚还无神的眼睛已经在探秘的好奇心的驱使下变得活灵活现了。这在当时是每一个妇女最幸福的时刻了。

危急时刻,邻居赶来将狼狗打跑,将小宇救下。

过年的储备还有粮食和菜,我们小的那会儿粮食倒是不缺,人们都能吃饱饭。生产队分粮分菜,过冬时苞米,花生,地瓜就分到家了,好的没有,精打细算,苞米面片片,烀地瓜还是管饱的。菜主要是大白菜和萝卜,白菜萝卜怕冻怎么办,人的智慧无穷大,在菜地里挖出来长方形的菜窖子,长度10米左右,宽呢,并排放3,4棵菜,深一定要比白菜的高度高出十几二十公分吧,浅了怕冻,放完白菜,先盖上一层苞米秸,再盖上土,保证安全过冬,需要时只在一角扒开,取出几棵就行了,特别方便,萝卜也一样,萝卜的窖子小,深。萝卜倒进去盖上土,一定要做标志记住位置,竖一根木棍,不然时间一长,再来一场雪,根本找不到埋在哪里,谁家都有,一块大菜地被附近的村民充分利用,村子周围的菜地都埋着越冬的白菜。

被啃掉一大块头皮、颅骨留下深深牙印的小宇昨日在病床上说:“我比那个小男孩大一点儿,我得保护他。”

童年的冬天。万事俱备不怕下雪了,村民都是这么想。怎么还是不下雪,快下雪吧,童年的我总是这么想。储备多少东西跟我没关系,下雪了孩子们的欢乐才真正开始。一场雪,两场雪,当地上的雪已经厚厚的不轻易化开的时候,也是我们孩子尽情玩的时候。没有什么能挡住一个孩子贪玩的心。打陀螺,爸爸专门到山上砍的松树给我刻的,撕一块门上的红对联贴到陀螺上,鞭子用马车上的缰绳里面的线做,打的陀螺飞快的旋转,红纸变成了圆圆的,也飞快的旋转。屋檐下的冰棱钻,一天一天的长大,用木棍使劲跳起来敲打,赶快躲开,看着冰棱在石头地上砸裂开,有时候躲不及掉到了头上,后背上,脖子里,开心的抖着棉袄。

狗来了 你先跑

     
 我家房子山墙前是一条长长的斜坡,大约有45度,天然的滑雪场。大孩子们比较矜持的站着滑,我不,我都是实实在在的用屁股,坐着滑,铁锨把超前,我盘腿坐在铁锨上,双手仅仅握住锨把坐着就下去了,特别快。发生倾倒的时候也有,冲进旁边沟里时也有,没关系。一趟一趟,上上下下,拖着我的大铁锨,乐此不疲。现在想起也觉得我是多么专注的孩子呀。我那时穿的衣服,是我姥姥自己做的棉袄棉裤,有时候贴肉穿,就是里面也不穿秋衣秋裤,顶多一件夹袄,棉裤里面就是裤衩了,外面穿一件不知谁穿破了又给我改小了的裤子。棉鞋也是姥姥做的,条绒的很厚很厚,还很大,预计穿几年的,一走脚跟就会抬起。手套也是姥姥做,一个大拇指单独,其余四指在一起的,用一根绳子连在一起,挂在脖子上。我穿着我的大棉鞋在雪地里跑,啪嗒,啪嗒。风呼呼的吹,顺着我抬起的脚跟进到腿里,我也不停歇的跑,雪进到我的鞋里,脚感觉凉丝丝的。天黑了,我妈妈喊我回家了。

小宇在抚顺的农村读小学三年级。3月4日晚,写完作业的他和邻居家9岁的小伙伴小杰(化名)在村里玩。

妈在灶前烧火,一手拉着风匣,一手往锅底添草,火苗顺着风匣的一出一进,也跟着一进一出。妈看见进门的我一定要骂:又到哪里疯了,你看看你的裤子。然后拍着我的屁股:你看看湿的。说着也就把我后背转到火苗前,火烤着我的棉裤,一会就冒热气了,我能感觉出热乎乎的蒸汽哈在身上,痒痒的。

走到村口的邻居家时,邻居家的大狼狗拖着锁链朝他俩的方向跑来。

天气继续冷下去,我家卧室北边的墙上就结霜了,我家也和冰窖一样了,我的手上裂的口子开始溃烂。这时候,爸爸开始生炉子了。煤面活着黄岩泥。我爸爸总说煤不舍得,舍不得煤,为什么呢?多放一些黄岩泥不就行了吗?那时的我总是这样想。炉子生起来,乐趣就来了。烤地瓜片,一块大地瓜切成半厘米厚的地瓜片,一片一片按到炉子上粘住,等一会儿再翻一次,喷香的地瓜片就考好了,在吃面前,我永远是聪明的孩子。

狗平时都锁在墩子上,但小宇发现墩子被狗拽掉了。

喜欢吃的孩子,天天算计吃。邻居家烧家雀吃,看着别人吃,我就馋,又不能跟别人要来吃,我也学着抓。家里有老鼠夹子,这种工具在当时的农村谁家都有吧,有一块木板上安着机关的。我家的是半圆形的,两块半圆形的粗铁丝用弹簧安在一起,把它们分开,这一边一个尖尖铁棍过来挂住中心的一个钩子,一定要轻轻的只用一点点尖尖的部分,钩子上有一个向上竖起的细铁丝,夹老鼠的时候把炒的花生豆插在铁丝上,捉家雀的时候用苞米面片片。只要一动上面的食物,夹子就立即闭合,老鼠逃不了。夹子的劲很大,万一没安好,夹到手可不是闹着玩的。开始我不敢,只能央求大人给我安好,不懂放哪里好,找个地方放下,就等,等呀等呀,一个也没抓住,以后呢,看的多了,请教的多了,我也会了。抓家雀一定得大雪下了几天,家雀都饿了,然后把夹子放在树底下,或者猪圈上,雀经常来,人很少的地方,用雪盖好,只露出苞米面。这样的几次操作,果然夹到了家雀,怜悯心也抵不过一个孩子对肉的渴望。我在街门后面藏着等。妈说:去炕上等。我说:被别人拿去怎么办?妈说:没人要。我去炕上趴在窗台上看。看是看不见,一会儿穿着我的大棉鞋跑一趟,一会儿又跑一趟,经常只是提着被家雀踩翻,啥也没有,连片片都没有的夹子回来。再以后就是自己支夹子,用双手掰开个缝隙,我的大棉鞋踏住,支好机关以后轻轻松,轻轻抬脚,成功。打回来的家雀放到炉子下面烧,满屋子羽毛的味道。现在说很难过,但当时是我能吃到肉的最简单的办法。罪过。(那时候家雀还是四害。)

狗跑得越来越快,小宇连忙对着小杰大声喊“你先跑,别管我,快跑!”小杰立刻跑开。

冬天里最大的事是过年吧。穿新衣,戴新帽,小朋友们放鞭炮。一年里所有的期盼,都在年里。

因为手里没有东西,现捡也来不及了,小宇连忙转身跑,但没跑几步,就被狗扑倒……

准备年货,那个年代没有什么的,割几斤肉,拔出几棵白菜,萝卜,海带,豆腐,猪血,就这些了。面食蒸几个大枣饽饽,几个莲子,包子,主要还是苞米面发糕,锅多大,发糕就有多大,不能天天吃白面饽饽,那是留着正月里走亲戚和来客人的,我们只能吃发糕。(现在白面饽饽都吃够了,苞米面发糕好长时间没吃过了。)爸爸杀一只养了一年的大公鸡,公鸡都是有漂亮羽毛的,爸爸总是把尾巴上最漂亮的几根羽毛拔下来给我,让我做羽毛毽子,做毽子的时候用的是古代的铜线,现在我收集铜钱,那时候不知让我浪费多少。妈妈买回来猪大油,现在想就是挂在猪内脏上的肥油,回来炼猪油。那个肉一炼可真香呀,我整个一个肉食动物,天天吃素,能不馋吗?妈炼肉,我也不出去瞎跑了,乖乖的围在锅边跟着妈妈转,妈看我可怜,总会用苞米叶盛一块两块给我,一咬,满口的油,好香呀。以后等我长大一点能烧火了,炼肉的时候总是争先恐后的烧火,就为了吃一块两块肉。

被咬着头顶往河里拽

三十的饺子是肉馅的,这是每年一定的,到了这天下午,妈妈在家包饺子,街上敲锣打鼓慰问退伍军人的队伍也开始了,走到那里,那里的小孩子就跟着队伍走一程,太小时妈不让走远,我们住在后街,前街对于我就是另一个世界了,我得回来。晚上放鞭,鞭只买一挂,拆开来一个一个放,小心翼翼的点火,快跑。

这只站起来比大人都高的大狼狗,先向小宇的喉咙咬去,小宇一闪,狗没咬到,随后一口咬在了小宇的头顶。

初一早晨,天不亮就起来拜年。这天每一个孩子都穿的崭新的衣服,里面的棉袄还是那一件,只是罩衣是新的,这已经很高兴了,跟着大孩子出去拜年,这一天可以走遍整个村子,也只有这天像我们这么小的孩子才有大人和气的跟我们说话,给我们糖吃。糖我从小就不喜欢吃,但我喜欢要,别人给我,我很高兴。

“连着头发和头皮都咬住了,拖着我往河里拽。”小宇回忆。

接下来的几天去姥姥家,姑家。他们再来我们家,一篓子的饽饽能走一正月的亲戚,去到一家,他们留下你的一个饽饽,再把自己的一个放进去,两家换一下,等亲戚都走完了,该来的客人也都来完了,那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吃白面饽饽了,饽饽也分辨不出哪个是谁家的了,过年真是幸福呀。

小宇的妈妈表示,这条狗平时是邻居用来撵山上野猪的,一般抓住野猪后,都是先咬住脖子,然后拖到河里溺死,“当时它可能也想把我儿子拖进河里溺死”。

过了正月,大地化冻,下的雪也存不住了,或者直接下雨了,冬天也就结束了。我满是冻疮的手开始愈合了。但我还是留恋冬天,留恋下雪。

钻心地疼。小宇不停地挣扎,大声喊“救命”。但狗咬得死死的,一直拖了三四十米。

俩大人合力赶跑狗

“救命啊,救命!”小宇凄厉的喊声把附近邻居家的林叔叔喊了过来。

林叔叔打了狗几下,但狗并没有放开小宇。眼看离河越来越近,林叔叔跑回家,把自己的父亲也找了来。

“也没有太多的工具,就找来几根苞米杆子,一边打一边喊,终于狗撒口,这才把小孩救出来,身上像血葫芦似的。”

随后,满身是血的小宇被送到了抚顺当地一家医院,但由于失血过多,加上头部的撕裂伤太重,只好转院来到了沈阳。

颅骨上有3个牙印

沈阳军区总医院整形外科主治医生边志超告诉记者,孩子刚送到医院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浸透了,头顶正中央被撕掉了5×10厘米、近半个手掌大小的头皮,除了头发,甚至皮下的肉都被咬掉了。

“在小孩的颅骨上还看到了狗的3个齿痕。”边医生说。

清理创面后,医生给孩子扎了狂犬疫苗和破伤风针,并对撕脱的头皮进行了手术,目前孩子在恢复中。医生表示,除缝合处可能无法长头发外,其他位置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

小宇的妈妈说邻居家已经把惹祸的狗卖掉,并承诺承担小宇的医药费。

对话小宇:

我比他大 就让他先跑了

小宇:那狗朝我们这边来,躲已经不赶趟了,两个只能选择一个了,我比他(小杰)大两岁,保护他是应该的,就让他先跑了,要不我们两个都得被咬。

小宇:害怕,那狗咬住我的时候,我一直闭着眼睛,都不敢睁开,就等着别人来救我。

小宇:我近视眼,当时它朝我这边扑的时候,我把眼镜先摘下来,扔到旁边的草垛上了,怕把眼镜弄坏了,花了700多块钱配的,我家没那么多钱。

链接

遇到烈犬怎么才能脱险

在回忆自己被咬的细节时,小宇说自己穿的是一件黄色的外衣,特别扎眼。他猜测,这是不是自己被狗盯上的一大原因?

虽然狗伤人事件屡有发生,但有专家认为,其实狗是惧怕人类的,之所以咬人,是因为它们觉得受到威胁作出的应激反应。

那么一旦遇到烈犬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被伤害?

1。不要和狗对视。如果直视狗的眼睛,狗会认为你要攻击它,从而变得更加凶狠。可用余光观察它的动作。

2。不要大喊大叫。这样会让狗变得暴怒和紧张,认为你在威胁它。

3。不要转身逃跑。对峙时,要保持站立不动,用平静的语气安抚狗的情绪,让狗感受到你没有敌意。

4。捡起身边石块吓狗。狗向人奔跑过去准备扑咬时,可以捡起身边一切物品,像石块、砖头、木棒等,进行威吓。

5。千万别抓狗尾巴。不论是任何情况,都不可抓狗的尾巴,以防它转身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