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突然好想你

宋琳小时候上课,老师曾问过全班这么一个问题:“你们长大后的梦想是什么啊?”

2010年,深秋,冷风呼呼吹。
我衣着单薄,站在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下,呆呆地望着前方,失神。眼泪一点点地凝聚在眼眶,如断线的珠子,温热地划落。
今天,他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张开双臂,转身,我成了一个局外人,我该情归何处? 哭了,笑了,疯了。
他结婚了,死心吧,他不再属于我。
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再对他有任何妄念。
秋风一直吹啊吹,旋卷着片片金黄残叶,萦绕在我周身,而我,只越发心寒。
泪花浅浅凝聚,视线又一次模糊。
一路走过,对面,是熟悉的湖,在那儿,我和他度过了好多次好多次愉快的时光,他的宠爱,他的嘘寒问暖,他的包容……都已不再属于我!
此刻,他已携他的美娇娘步入婚姻的殿堂,他还会回忆曾经我和他每一分每一秒的爱情吗?
回忆是那么那么痛,一点点腐蚀我的心,让我疼得喘不过气来。 17岁:
“大叔!你当我男朋友好吗?” “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我喜欢你呀!”
“我再想想好吗?明天给你答复!”
第二天,他答应了,他答应了!他答应做我男朋友了!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幸福,窝在他的怀中畅怀大笑。
晚上睡觉,我都沉浸在无比的兴奋与快乐中。
我们曾登上高山,跨越河流,驰骋草原…那么多那么多不可磨灭的回忆…… 18岁:
“大叔,我已经把你当成未来的丈夫了。”我娇羞地依偎在他怀中望着他。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他温柔地亲吻我的唇,眼中全是笑意。
“我爱你,Z,我的大叔”我抱着他的头虔诚地亲吻他的脸颊,我深爱着的男人。
19岁: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你会怎么办?”
我好慌张地抱紧他,眼睛红红,“不准离开我,我会害怕。”
“跟你说笑呢,只是打个比方,不要哭了。”他温柔地替我拭去了眼泪。
“我害怕,好害怕忽然有一天,你不见了,好怕会失去你。我爱你啊,Z。”
他对我笑了,笑容中泛着点点不易察觉的泪光。
他怜惜地捧着我的脸亲吻,“我也爱你。” 一直以为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然而有一天,他愧疚地看着我说:“若萍,对不起。” “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
“我要结婚了。”
“新娘却不是我。”心口像被巨石碾压过,我哭了,毫不保留我的痛苦。
“对不起!”
我紧紧抱着他,狠狠咬上他的唇,乞求地呢喃:“不要离开我,求你!”
“对不起,我爱你。” 终,他掰开我的手,毫不犹豫地离开。
我蹲在地上,怔忡,嚎啕大哭。 他不要我了。
曾经对他的所有幻想,一瞬间都化为泡沫。
我失魂落魄地到酒吧买醉,喝了很多很多酒…头昏昏涨涨…辛烈的酒刺激着我的喉咙,我的胃,终于吐了。
眼眶中氤氲着雾气,我看向舞台上的他们,他们都在狂欢,而我知道,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
擦擦嘴角,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没走几步,轰然倒坍。
醒了,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然而我看到了令我朝思暮想的那张脸。
那个男人,坐在床边,看到我醒来,怜惜地抱住我。 “不要自甘堕落。”
我冲他缺心眼地笑,“你还是心疼我的。”
他的眼底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不再说话,起身离开。那一瞬间,我迅速抱住他,诉说着这些天痛楚的情话,他的身体僵直着。
“我好想你。”
“这些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每天都活在回忆中,想你想到心脏发疼…”
“明知道不可能了,可是我对你依旧好多好多奢望,奢望你会回到我身边,奢望你会离婚娶我…我好想你啊,真的好想你…”
“Z,不要离开我,不要不理我,求你!”
空气似乎都凝固住了,然而,他掰开我的手,再次,离开,头也不回。
我笑着看着他的背影,泪水再次划落,苦涩,亦如这遥不可及的爱情。
擦擦温热的泪水,我想到了死去。 我想,死去了,所有痛苦都可以烟消云散吧。
我疯了。 深冬,大雪。
我穿着洁白的婚纱,赤着双脚像个玩偶般无神地走在雪地中,一步又一步,冰冷刺骨。
无情的雪花一直飘,铺天盖地。
我将要死去,我将要做一个美的新娘,带着我心中的遗憾,心中的那个新郎,死去,远离痛苦…
我的眼前浮现出一片白茫茫的湖,我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如死水般的眼眸,笑了,笑出了泪。
泪花被凝结在脸上,苦涩,撕心裂肺。
“我终于要得到幸福了…”我看着冰冷的湖面好久好久,冷到失去知觉。终于,决定迈出死亡的第一步。
我冰冷的身体将会掩埋。 我的灵魂将会解脱。 跳下去。
这时,却有一个人凶狠地跑过来拉住我的手,将我扯回去,他大骂,“笨蛋!你这样对得起你父母吗?”
明泽的眼红了,他愤怒我这轻生的行为。
这时,我才想起还有深爱我的父母,我怎么可以抛弃他们!我竟然这么傻。
一瞬间,我醒悟过来,我微微地朝他一笑:“我会好好地活着。”
好多天过去了,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眼前,而我,依然活在回忆中。
每天夜晚,翻看着往日的短信,回忆着种种甜蜜,潸然泪下。
有一天,我看到了他,呆呆地望着他,心中酸楚,视线模糊,痛到不能自已。向前迈一步,想要抓住他的手。
然而他从我身边经过,冷冷淡淡,头也不回。 这一年,时光如流水般悄然逝去。
当得知父母要我嫁给明泽时,我强烈反对,哭过,闹过。
我不想嫁给我不爱的男人,我不愿将就了自己。
我对他依旧存在遥不可及的奢望,疯狂跑到他那里,而他只淡淡说:“嫁了吧!”
嚅动的嘴唇再也抖不出任何字语,我被打入深渊,万劫不复,泣不成声。
新婚,我穿着洁白极地的美丽婚纱,挽着我的丈夫,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我的目光,略过眼前所有祝福的宾客,深深地定在他的脸上。
那双往日温柔的眼眸,此刻淡漠而毫无波动。
他放弃了我,我曾经如此深爱的男人,曾经诉说着那么多缠绵的情话,现在,一个冷淡的眼神,足以令我毙命。
我强忍悲伤,突然间释怀地笑了。 我终于成了别人的女人,而新郎,却不是你。
我想以后,也许会和丈夫日日冷战,会因跟丈夫合不来而离婚。
也许,我们会相敬如宾,有可爱的孩子,白头偕老。
然而,不论终是什么结果,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永远无法被撼动。
Z,你知道吗?我心中的新郎,永远都是你。

时间:2016-06-08 22:0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轮到宋琳回答的时候,宋琳站起来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希望我长大以后可以不用看见鬼。”

萧亚轩曾经唱到“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真的对不起,我只是突然好想你。
在夜晚,独自一人坐上回家的末班车里,喜欢坐在靠窗的地方,头轻轻放在窗户上,没有感情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灯火阑珊。随着汽车开动,车窗外的风景也都随着消失不见,就像你当初一样静悄悄的离开,头靠着窗户微微发晕,习惯性的扭头看旁边的位置,在视线重影中,你似乎回来了,静静地,笑面如花。
微微抬起手去触摸你,手却穿过你的笑脸碰到那寒冷的扶杆,泪水渐渐的模糊了视线,前座的小孩问妈妈说那位阿姨怎么了,小孩妈妈伤感的看了我一眼说,阿姨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的故人。是啊,只是突然在熟悉的环境气氛中想起了以前的你。
走下公车,习惯性的回了头,才发现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在灯火阑珊处的时候等着你。对不起,只是突然好想你!

善良的女鬼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宋琳还记得当时老师的目光瞬间僵硬了,脸色也冷了下来。

那一天,宋琳是站在走廊里上完的那一天的课。

后来,全班的同学都开始孤立她。她的小学生涯,充满了阴暗,寒冷。有些人畏惧她,不敢接近。有些人冲她冷嘲热讽,拿石头丢她。

那个时候,她就明白了。有些实话,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

上了初中,她学聪明了。不管是看老师背上鲜血淋漓的婴儿,还是走廊上正在扫地,脑浆崩裂的清洁工阿姨。她都强迫自己面不改色的走过去。

但是即使这样,由于长期的孤立,她变得不会与人相处。因为忘记了怎么笑,所以她看起来格外冷漠,所有的同学都不太敢跟她靠近。所以初一,她大部分的时间仍旧是一个人度过的。

她背着背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前面的两个同学在开心的边走边互相打闹。

宋琳看着两个人脸上放肆的笑脸,眼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羡慕。

然而就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突然从拐角处冲了出来,向两人直直的冲去。

两个同学完全没意识到车子的来临,只觉得一股大力猛然把自己拽回来了。

他们茫然的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宋琳看到了,在车子即将撞上两人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猛地把她们拉了回来。

手的主人正对着茫然的两人指指点点:“走路都不知道看着点啊!撞死了多好,正好我一个人孤单着呢,你们过来陪我多好啊!”

www.2138com,那是一个跟宋琳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头上扎着两个长长的马尾,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格外好看。

要不是她的面色过于苍白,宋琳绝对会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同龄人。

在宋琳的记忆里,鬼是可怕的,丑陋的,她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鬼,还是一个救了人的鬼。

宋琳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那只鬼,也就是那多看的一眼,引起了女鬼的注意。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撞到了一起,宋琳连忙慌乱的移开了视线。但是还是无法避免的被女鬼给纠缠上了。

“喂,你看得见我吧。”女鬼又在宋琳的周围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了。

宋琳目不斜视望着前方,往学校走去。

“明明就看的到我!还装看不见,坏丫头!”女鬼继续愤愤不平的叫嚷着。

宋琳依旧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坏丫头坏丫头!哎,是季东哎!”女鬼突然惊讶的叫了起来。

宋琳忍不住顺着女鬼的方向看了过去。对面带着红袖章走过来的果然是季东,季东是学生会的会长,也是全校公认的校草。

季东有着浓浓的眉毛,黑亮的眼睛。红润的薄唇微微翘起,才十五岁就已经长得分外好看。

班里有许多人都暗恋着阳光帅气的季东,宋琳也不例外。

“呀,坏丫头,我听到你的心跳声了!”女鬼突然戏虐的笑了起来。

宋琳尴尬的低下头,假装什么也没听到的往前走。

“让我帮帮你吧,嘿嘿。”宋琳还没理解出女鬼的意思,女鬼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宋琳又见过女鬼几次,每次都是见到女鬼在季东的身边念念叨叨的说着什么。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听到了女鬼原来一直在季东的耳边念叨的是“你喜欢宋琳你喜欢宋琳。”

宋琳忍不住觉得好笑,女鬼真以为自己是催眠师吗?说几句就能让季东喜欢上自己?

但是没过几天,季东竟然找到他们班冲宋琳说“嗨,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吧。”

宋琳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几乎可以算得上落荒而逃。但是终,她还是跟季东在一起了。

那一段时光是宋琳开心的时光,校园里处处可以见到两人一起散步的身影。

然而很快,季东就开始传出脚踏两只船的流言。

原来季东在追求宋琳之前,就已经有了女朋友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那个时候我经常能听到我喜欢你这几句话,我就以为我是喜欢你的。”季东还是跟她提出了分手,宋琳沉默的同意了。

宋琳倚着围栏一声不吭,眼眶微红,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哎呀,你怎么就同意了呢!不行,我得让季东女朋友跟季东分手!”女鬼在宋琳的身边不断的念着,转身就要去用同样的办法对待季东的女朋友。

“够了,能不能不要再打扰我!”宋琳第一次说重话,而且是对着一个女鬼。

话一说完,宋琳就冲下了天台。她真的很讨厌很讨厌那个自以为是的女鬼。

放学宋琳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群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围在冰淇淋机旁边。

她记得女鬼也经常蹲在那面前嘴里念叨着“好想吃,宋琳一个我一个”

女鬼当时脸上的笑,就像孩子手里快要融化的草莓冰淇淋一样甜腻腻的。

小巷不复以前的黑暗,因为有一盏橘黄色的灯光照耀着。那本来是一盏废弃的灯。

女鬼当时曾不满的抱怨“小巷那么黑怎么行,灯坏了也没个人来修!”边说便伸手一指,那坏掉的灯立马亮了起来。

宋琳甩了甩头,把关于女鬼的记忆驱散。

第二天午休,宋琳趴在桌子上,手里捏着一支笔漫无目的的画着。

走廊上扫地的清洁工阿姨突然破天荒走了进来。

她的头依旧是血淋淋的,不断有白色的脑浆子掉在脚边消失不见。宋琳心里其实还是害怕的。手里的笔戳破了纸张都没有发现。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但是我还是想要说几句。”宋琳很惊讶她竟然开口了。

“那孩子其实很孤独,她跟你一样,从小就能看见鬼。只是她没你那么幸运,她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被同学恶作剧关在了天台上。那夜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那孩子就这么活活的冻死在了天台上。”清洁工阿姨断断续续的说着。宋琳的心情随着她的话变得沉重了起来。

“那孩子很喜欢你的。”清洁工阿姨继续说。

“虽然她喜欢的方式是错误的。但是就不能原谅她一次吗?”

宋琳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起身冲向了天台。

天台上,女鬼正躺在那里看着天空。

“今天天气真好。”女鬼一只手垫在脑后,自言自语的说。

“很蓝,阳光也很刺眼。就是还是那么冷。”女鬼笑眯眯的说,只是语气里的落寞却听得让人心疼。

她微侧了一下头,看到宋琳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又转了回来露出嘲讽的微笑。

“我这催眠练的真是出神入化啊,连自己都给催眠了。说宋琳会出现,她就出现了,可惜只是幻想。”

“不是幻想。”宋琳挨着女鬼躺下,眼睛跟女鬼一样望向湛蓝遥远的天空。

“我不是幻想。”宋琳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