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得天下输无闫

恍惚之间,看懂了美国的意图,这招真高!2003年普京利用小布什的家仇,借美国之手发动二次中东战争,油价一路从二十美元彪到一百四十美元。战后美国人得到伊拉克大量油田,俄国经济快速复苏!可是战争和高油价拖累了美国经济,次贷危机,却便宜了俄国人,普京,成了英雄、独裁者,开始不了美国了,美国人不愿意了。打俄国?不可能,只有制裁它。

图片 1

时间:2016-06-08 22:01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2014开始油价一路下打,一度打回二十美元时代。美国人除了利用沙特唱双簧外,还请了一个帮手――伊朗,再配上美元的加息。普京死定了,一切也都看似顺理成章。可是当时我没搞明白美国人为什么要开采本国原页油并在2015年底解出已经禁止了四十年的石油出口禁令,美国人不是只进口石油不开采石油的吗?现在明白了,美国借教训普京之时也在抢占原油市场。他抢那么多石油,不倒卖,他图啥?万一真搞出新能源替代了石油,不是又亏大了!没有敌人和朋友,只有利息和仇恨,赢得利,输留恨。人生不过如此,留点时间陪陪家人……

本月初石油输出国组织与俄罗斯谈判破裂,3年合作关是瓦解。沙特阿拉伯随即宣布将每桶原油价格下调6至8美元,并将产量从每日970万桶增至1230万桶。在需求冲击和供应冲击夹击下,原油市场风云涌动,全球经济大受影响。国际舆论将此解读成俄国针对美国页岩油产业而处心积虑掀起的油价战,言之成理吗?抑或不过是始料不及的「黑天鹅」?

恍惚之间,看懂了美国的意图,这招真高!2003年普京利用小布什的家仇,借美国之手发动二次中东战争,油价一路从二十美元彪到一百四十美元。战后美国人得到伊拉克大量油田,俄国经济快速复苏!可是战争和高油价拖累了美国经济,次贷危机,却便宜了俄国人,普京,成了英雄、独裁者,开始不了美国了,美国人不愿意了。打俄国?不可能,只有制裁它。

「页岩油革命」难以逆转

2014开始油价一路下打,一度打回二十美元时代。美国人除了利用沙特唱双簧外,还请了一个帮手――伊朗,再配上美元的加息。普京死定了,一切也都看似顺理成章。可是当时我没搞明白美国人为什么要开采本国原页油并在2015年底解出已经禁止了四十年的石油出口禁令,美国人不是只进口石油不开采石油的吗?现在明白了,美国借教训普京之时也在抢占原油市场。他抢那么多石油,不倒卖,他图啥?万一真搞出新能源替代了石油,不是又亏大了!没有敌人和朋友,只有利息和仇恨,赢得利,输留恨。人生不过如此,留点时间陪陪家人……

「页岩油革命」令美国逐渐实现能源独立,近年更曾成为全球最大原油出口国,产量从2008年每日750万桶攀升至去年每日1710万桶,同期市占率由9%提升至17%。2014年底沙特发动油价战,试图将美国页岩油企挤出市场,最终铩羽而回。当时油价从100美元下挫至40美元,确曾迫使部分美国页岩油企退出;然而大型页岩油商降低开采成本和获得华尔街支持,成功熬过割价战,令财困的沙特无奈重新减产抬价。

油价战将一些债台高筑的美国页岩油企淘汰,但始终难以撼动大型页岩油商。美国页岩油企共发行9360亿美元债券,当中近12%被列为垃圾债券,违约风险极高。现时油价远低于平均开采成本的48至54美元,进一步削弱这些油企的还债能力。不过,近半美国页岩油企已将今年的石油产量以50美元进行期货对冲,减少油价波动的冲击,破产潮起码到明年才可能出现。

油价战短期内或重创美国页岩油企,长远而言它们还是会捲土重来。若美国页岩油业爆发倒闭潮,大型页岩油商或藉收购破产企业以逆市扩张;当油价回升时,油商自然重新生产。可以说,油价战只暂缓美国页岩油发展,但难以令它寿终正寝。

俄国经济崩盘内忧外患

俄油行政总裁谢钦确曾多次批评「OPEC+」协议助长美国页岩油发展,对俄国石油业构成战略威胁。不过,主要俄国油企其实支持延长现有减产协议,只是反对沙特的额外减产建议。克里姆林宫一直冷处理谢钦的言论,而且近年致力与沙特重建关是,试图改变中东的地缘政治格局。俄国能源部长诺瓦克也明言,过去3年OPEC+协议为库房带来额外约1000亿美元收入。国际舆论将谢钦的鹰派立场视为克宫的能源政策方针,是否以偏概全?

俄国经济依赖能源出口,近四成库房收入源自原油利润,油价战严重损害其财政状况——石油出口国根据原油收入制定财政预算,俄国要达至财政预算平衡,油价必须达到42美元,当油价跌至30美元时,俄国预料损失约270亿美元,为本地生产总值的0.9%,央行将要动用约1500亿美元的国家财富基金去弥补此收入损失。

俄国宏观经济不稳,这将导致经济衰退,甚或重演金融危机。俄罗斯卢布兑美元汇率曾狂泻约一成,至1美元兑75卢布的4年新低,下行风险犹在。俄央行推测若油价再下调至25美元,今年通胀率将达8%,远超4%目标水平。受制于贬值和通胀压力,央行可能被迫加息,经济增长更受遏抑。前财长库德林预料今年俄国本地生产总值增长将从预期的1.9%跌至接近0;信用评级机构Analytical
Credit Rating
Agency也警告,金融压力指数已攀升至3.12点,显示金融系统濒临危机状态。

普京总统一直强调以自由换取稳定,油价战或扰乱其永续执政大计。「后克里米亚时代」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已然一蹶不振,卢布贬值和通胀将导致生活成本激增,加上近年社会屡见动荡,平民过日子百上加斤。普京本届任期提倡「全国项目」计划,以总投资额4000亿美元去振兴国内疲弱经济;早前梅德韦杰夫内阁总辞,也正是要扭转经济困局,确保普京「众望所归」地继续掌政。油价战令普京面对两难:削减政府开支,将会打击民生积累民怨;但耗用外汇储备维持财政平衡,长远将削弱应对外围经济冲击的能力。

沙特与俄罗斯:谁先眨眼?

沙特为这次油价战点火,但财政状况其实比俄国更欠稳健——它的石油储备较俄国多2.5倍,声言大幅增产260万桶,而俄国最多只能增产30万桶作「反击」;但沙特对石油出口的依赖尤甚于俄国,占其财政收入65%,而且要在油价达80美元时才能达至财政平衡,足足是俄国的两倍。俄国外汇储备稳步上扬,从5年前约3600亿美元攀升至目前约5700亿美元;沙特的财政状况反而每况愈下,同期外汇储备从约7310亿美元萎缩至约5000亿美元。汇率制度方面,俄罗斯卢布自由浮动,可藉贬值去抵消部分原油收入损失,减轻对财政预算的负担,而沙特的里亚尔则与美元挂鈎。沙特或可发行外债纾解财困,饱受制裁的俄国难以模仿。

沙特与俄国的谈判之势孰强孰弱暂难研判,也许双方都寄望武汉肺炎和油价战两只「黑天鹅」同时出现,导致全球信贷紧缩及页岩油企永不翻身,从中取利。但观乎美国页岩油产业的韧性,俄国与沙特会否赔了夫人又折兵?倘若美国页岩油产业熬过这关,原油出口国将丧失油价操控权,对全球地缘政治格局有莫大影响。今次油价战恐怕变得旷日持久,平民百姓势必叫苦连天。而原油出口国损失「油元」,会否触发政权变天的蝴蝶效应,同样惹人关注。

作者王家豪是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研究助理,罗金义是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