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历史网,作者:曹晋杰,原题:《新四军海防部队纪事》

1949年4月23日,华东海军司令部在泰州市郊白马庙宣告成立,张爱萍任司令员兼政委,在南京笆斗山江面宣布起义的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中共秘密党员林遵任副司令员,第三野战军三十四军政委赵启民任副政委。这一天,是中国人民海军诞生的纪念日。其实,早在1940年11月,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代总指挥陈毅、政委胡服就把组建新四军海防部队提上了议事日程。

1949年4月23日,华东海军司令部在泰州市郊白马庙宣告成立,张爱萍任司令员兼政委,在南京笆斗山江面宣布起义的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中共秘密党员林遵任副司令员,第三野战军三十四军政委赵启民任副政委。这一天,是中国人民海军诞生的纪念日。其实,早在1940年11月,华中新四军、八路军总指挥部代总指挥陈毅、政委胡服就把组建新四军海防部队提上了议事日程。从苏中、苏北到浙东,抗日根据地的千里海防线面临着众多日伪军和海匪的威胁。为此,新四军先后组建了几支海防部队,开展海上游击战,打破日伪军的海上军事和经济封锁,同时粉碎了日伪军从海陆夹击我沿海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阴谋,守卫了坚持华中敌后抗日的生命线。新四军组建的几支海防部队,在千里海防线上同日伪军进行了难以计数的英勇顽强的战斗,为新四军坚持华中敌后抗日斗争、夺取抗战后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众多研究近现代史的专家学者把新四军海防部队称之为“人民海军的摇篮”。

从苏中、苏北到浙东,抗日根据地的千里海防线面临着众多日伪军和海匪的威胁。为此,新四军先后组建了几支海防部队,开展海上游击战,打破日伪军的海上军事和经济封锁,同时粉碎了日伪军从海陆夹击我沿海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阴谋,守卫了坚持华中敌后抗日的生命线。新四军组建的几支海防部队,在千里海防线上同日伪军进行了难以计数的英勇顽强的战斗,为新四军坚持华中敌后抗日斗争、夺取抗战最后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众多研究近现代史的专家学者把新四军海防部队称之为“人民海军的摇篮”。

顽强阻击,歼灭日伪军有生力量

顽强阻击,歼灭日伪军有生力量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海上游击战是一个新的课题。从作战对象看,有日军的兵舰、汽艇,有伪军的哨船,也有海匪,更多的是伪匪一体的海霸。在作战中,新四军海防部队探索海战规律,积累海战经验,先后进行大小战斗700余次,毙伤俘日、伪、顽、匪超过万人,击沉、击毁敌舰、船百余只,缴获武器弹药及其他物资无数,取得了歼灭战、伏击战、追击战、偷袭战、截击战、遭遇战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海上游击战是一个新的课题。从作战对象看,有日军的兵舰、汽艇,有伪军的哨船,也有海匪,更多的是伪匪一体的海霸。在作战中,新四军海防部队探索海战规律,积累海战经验,先后进行大小战斗700余次,毙伤俘日、伪、顽、匪超过万人,击沉、击毁敌舰、船百余只,缴获武器弹药及其他物资无数,取得了歼灭战、伏击战、追击战、偷袭战、截击战、遭遇战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

其中,争夺海岛的战斗为激烈,这里以大渔山岛争夺战为例。这个小岛面积不过9平方公里,但战略地位很重要,是上海到宁波、舟山之间的必经之地,控制住这个岛,就能控制来往船只,打击和切断日军向舟山、岱山等地的补给运输。时任浙东纵队海防大队副大队长的陈铁康,趁岛上还没有日军驻守,率领一中队76名指战员,分乘5条帆船登上大渔山岛。由于岛上汉奸张阿龙的告密,日军唯恐失去对舟山群岛海上门户的控制,于1944年8月25日,调动日军近200人,伪军300余人,巡洋舰1艘,炮艇、登陆艇7艘,机帆船5艘,飞机2架,气势汹汹地向大渔山岛扑来。陈铁康指挥一中队指战员,跑步进入湖头庄、打旗岗、大岔岗阵地,严阵以待。第二天上午8时许,日机先对我阵地轮番扫射,接着日舰艇的大炮、机关枪一齐向我阵地轰击,顿时弹石横飞,硝烟弥漫。大批敌人在火力掩护下,首先从打旗岗两个岔口内登陆,拼命向我进攻。我军居高临下,猛烈阻击,打得敌人伤亡惨重,敌惊慌失措,停止进攻。从湖头庄登陆的大批敌人,也向我军阵地展开猛烈攻击,同样被我军英勇击退。随后,日伪军再次组织力量强攻,敌舰艇上的大炮、机关枪,加上登陆后的陆军向我轮番轰击,企图一鼓作气占领我山头阵地。但我坚守山头阵地的勇士们,顽强抵抗,激战到中午,打得敌人一次又一次败下阵去。一直战至下午2时左右,在敌人炮火轮翻猛烈轰击和敌军反复冲杀下,湖头庄阵地守军伤亡惨重,后阵地上只剩下班长张宗发和船老大张小弟。敌人见枪声稀疏下来,才提着胆冲上来。张小弟瞄准冲在前面的一手持旗、一手持刀的日军指挥官开了一枪,不料却是哑火弹。张宗发随即扔出仅存的一颗手榴弹,亦未爆炸,但已吓得冲在前面的敌兵倒退了几步。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张宗发英勇牺牲。在打旗岗阵地,战至危急关头,中队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洪珠一面将文件烧毁,一面收集伤亡战友身上的子弹、手榴弹,分发给大家继续战斗。但阵地上伤亡过大,弹药耗尽,战至后,面对冲上来的敌人,指战员们宁死不屈,42名官兵壮烈殉国。后,海防大队援军赶来接应,32名受伤的指战员在副大队长陈铁康带领下,从大渔山撤到滩浒岛。日伪军占领大渔山岛后,我海防部队不断袭扰,日伪军的弹药、生活用品得不到及时供应,只得被迫撤走了。

其中,争夺海岛的战斗最为激烈,这里以大渔山岛争夺战为例。这个小岛面积不过9平方公里,但战略地位很重要,是上海到宁波、舟山之间的必经之地,控制住这个岛,就能控制来往船只,打击和切断日军向舟山、岱山等地的补给运输。时任浙东纵队海防大队副大队长的陈铁康,趁岛上还没有日军驻守,率领一中队76名指战员,分乘5条帆船登上大渔山岛。

守卫港湾的战斗任务同样重要。为了从海上入侵内河,1942年2月下旬,从青岛开来一艘日伪海军军舰,停泊在射阳港外,在海面上抛设若干浮桶,在港口内南大港的沙滩上竖了10多根毛竹,作为导航标识。为不让日军占领射阳港,盐东县海防大队动员射阳港下老湖渔民陈必中、张以亮等人,穿上皮岔衣,夜间匍匐前进1公里多路,爬到海边,顺着海流漂到日军所设导航标识处,把10多处导航标识一一拔除。由于导航标识被破坏,日艇摸不到进港航道,几次搁浅在拦门沙上。气急败坏的日伪军又进驻射阳港口北岸东小海的二港处,准备专门建造一座钢筋混凝土炮楼,既作为舰艇进出港口的导航标识,又用来拦截我海防部队和沿海渔船出入。根据渔民提供的情报,在敌人将建筑材料运到工地时,盐东县海防大队长派三营毛营长带领所部,抢在炮楼建筑前消灭这股日伪军。第二天夜晚,毛营长率领部队在当地渔民的支持配合下,对工地上的日伪驻军发动突然袭击,经过一夜的激烈战斗,打死1名伪军、淹死1名日军,其余8名日军和40多名伪军全部被活捉,并缴获机枪2挺,步枪数十支及弹药若干,我方无一伤亡。战斗结束后,海防大队将所有建筑炮楼的器材全部分给渔民。这次战斗,彻底摧毁了日军在射阳港口建造导航标识——炮楼的美梦。

由于岛上汉奸张阿龙的告密,日军唯恐失去对舟山群岛海上门户的控制,于1944年8月25日,调动日军近200人,伪军300余人,巡洋舰1艘,炮艇、登陆艇7艘,机帆船5艘,飞机2架,气势汹汹地向大渔山岛扑来。陈铁康指挥一中队指战员,跑步进入湖头庄、打旗岗、大岔岗阵地,严阵以待。第二天上午8时许,日机先对我阵地轮番扫射,接着日舰艇的大炮、机关枪一齐向我阵地轰击,顿时弹石横飞,硝烟弥漫。

我海防部队主要在海上活动,经常与日伪海军打遭遇战,根据敌人的多寡,有必胜把握就将敌人坚决歼灭,敌众我寡则保存自己有生力量,边打边撤,总之不打赔本的仗。1942年12月,浙东海防大队何亦达中队奉大队长张大鹏之命,率哨船3艘东驶新浦港与徐敏中队会师。当我船队途经庵东海面时,庵东伪军陆安石部9条哨船先后起篷,向我船队进逼,妄图一举歼灭我船队。敌我双方的哨船,都在乘风破浪地前进,距离由三五百米缩小到二三百米,接着,敌船开始向我船射击。为了隐蔽接敌,我船佯作不睬。当先头敌船与我相距五六十米时,机枪手陈大德突然开火,左右两翼船上的机枪也接着开火。猛烈的枪声吓得敌先头船立即调头逃遁。后续的敌船还在向我射击,陈大德手端机枪,站立身子,接连打了两梭子,后续敌哨船的火力被压下了。没想到这条船是伪军的指挥船,其舵手被我击毙,敌船因无人驾驶,在海上团团打转。其他几条敌伪哨船见指挥船被打,吓得慌忙调转船头而去。经过短短半个多小时的战斗,我军毙伤敌伪12人,其中击毙敌副连长1名,自身无一伤亡,打出了海上战斗以少胜多的战例。

大批敌人在火力掩护下,首先从打旗岗两个岔口内登陆,拼命向我进攻。我军居高临下,猛烈阻击,打得敌人伤亡惨重,敌惊慌失措,停止进攻。从湖头庄登陆的大批敌人,也向我军阵地展开猛烈攻击,同样被我军英勇击退。随后,日伪军再次组织力量强攻,敌舰艇上的大炮、机关枪,加上登陆后的陆军向我轮番轰击,企图一鼓作气占领我山头阵地。

主动出击日伪军运货船队,给日伪军“以战养战”的阴谋以沉重打击

但我坚守山头阵地的勇士们,顽强抵抗,激战到中午,打得敌人一次又一次败下阵去。一直战至下午2时左右,在敌人炮火轮翻猛烈轰击和敌军反复冲杀下,湖头庄阵地守军伤亡惨重,最后阵地上只剩下班长张宗发和船老大张小弟。敌人见枪声稀疏下来,才提着胆冲上来。张小弟瞄准冲在前面的一手持旗、一手持刀的日军指挥官开了一枪,不料却是哑火弹。张宗发随即扔出仅存的一颗手榴弹,亦未爆炸,但已吓得冲在前面的敌兵倒退了几步。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张宗发英勇牺牲。在打旗岗阵地,战至危急关头,中队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洪珠一面将文件烧毁,一面收集伤亡战友身上的子弹、手榴弹,分发给大家继续战斗。

浙东三北的海岸线,东起伏龙山,西至曹娥江,长约150公里。这里物产丰富,盛产大米、棉花、毛竹、食盐、茶叶等,日军对这里的每次“扫荡”总是伴随着抢劫。为了对抗敌人的经济掠夺,浙东海防大队设立东区、西区两个税务所,凡是驶往日伪港口、行踪可疑的船只,都要进站详细检查。海防部队还经常神出鬼没,利用夜色潜入日伪据点镇海、澥浦等港,将装有大米、棉花、布匹、西药的敌船押运回来。在日军“扫荡”时,海防大队还在杭甬铁路线上,配合地方武装、民兵和群众,破坏铁路,将拆下的钢轨,由海上运往苏中、苏北抗日根据地,交给新四军军工厂制造武器,再运回枪支、生猪等物资,互相支援。

但阵地上伤亡过大,弹药耗尽,战至最后,面对冲上来的敌人,指战员们宁死不屈,42名官兵壮烈殉国。最后,海防大队援军赶来接应,32名受伤的指战员在副大队长陈铁康带领下,从大渔山撤到滩浒岛。日伪军占领大渔山岛后,我海防部队不断袭扰,日伪军的弹药、生活用品得不到及时供应,只得被迫撤走了。

浙东纵队海防大队驻地在慈溪县靠海边的古窑浦,西南面是浙东沿海大的盐场——庵东盐场。盐工们长年累月顶着烈日冒着严寒,辛勤劳作,可收获的辛劳果实,到头来却被日军掠夺去了。庵东的盐场管理处就是日军掠夺食盐的专门机构,他们抢夺了100多艘帆船,用作运送食盐的工具。对船工只管吃饭,不付工资,如有逃亡,便施以刑罚甚至枪杀。1944年4月的一天,海防大队领导在海塘上用望远镜观察海面,发现海上几十条重载帆船,由西向东驶去,判断其是日军抢运食盐的船队。大队领导下决心要截击被日军掠夺去的这批食盐。于是,我海防大队3艘战船设伏于小黄山脚下,当日军运盐船队出现时,马上抢占上风,当头拦截,并鸣枪警告,令其改向,驶进古窑浦港。我古窑浦办事处人员一面发动群众,挑盐上岸或驳运转内河疏散,一面联系商行出售食盐,然后由商行与浙东三北行署财委结账,上缴金库。我军按船登记,给每名船工发猪肉1斤、白酒1斤、大洋3元,以资鼓励。这种做法收到很好效果。在第二、第三次拦截时,只要海防大队战船上旗语一摇,盐船就鱼贯驶入古窑浦港,这样前后共拦击了10余次,截获的盐船有时七八条,有时10余条,多时20余条,不仅解决了当时我军经费困难问题,更重要的是取得了反击日伪掠夺我盐业资源的胜利。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