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爆料人郭先生的描述,在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有一名叫李新奇的副站长,十多年不上班,不过单位里的工资却照发不误,长期在外做自己的生意,三年前因为做生意违法,进了监狱。虽然人在监狱,不过领空饷的事一直没停。

显然有权力的默认与许可。究竟是谁领走了这份空饷,是谁设计了这个漏洞,是谁架空了监管,监管又为何装聋作哑?这些疑问,迫切需要上级监察机构一查到底。

【www.2138com】灭“吃空饷的鼠”先治“不管事的猫”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摘要:
根据爆料人郭先生的描述,在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有一名叫李新奇的副站长,十多年不上班,不过单位里的工资却照发不误,长期在外做自己的生意,三年前因为做生意违法,进了监狱。

“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分配制度,可有些人却可以干着自己的私活,领着国家的俸禄。宝鸡有一领导吃空饷都吃到了牢里。  空饷吃了多年
林业“副站长”在哪儿?  爆料人:“扶风县林业局里有个副站长,好多年都不去上班,但是工资一分钱都没少发,名字叫李新奇。”  根据爆料人郭先生的描述,在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有一名叫李新奇的副站长,十多年不上班,不过单位里的工资却照发不误,长期在外做自己的生意,三年前因为做生意违法,进了监狱。  虽然人在监狱,不过领空饷的事一直没停。今年4月中旬,情报站记者来到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  记者:“有没有李新奇这个人?”  扶风县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这儿没有这个人。”  记者:“没有李新奇这个人吗?”  扶风县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你去林业站找一下。”  林业站现任副站长:“我是09年来这儿的,来就一直没见过李新奇,没上班可能有十年了吧,李新奇原来很早以前是站上的副站长。”  一个副站长多年不上班,是身体有恙还是另有隐情?他在单位之外究竟在干什么呢?  林业站工作人员:“他就在外面,十多年一直在外边做生意,做跟水泥有关的生意,后边做烟草,反正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世上。”  林业站多位工作人员再次证实李新奇副站长的确一直没有上班,而是在外面经营自己的生意,同时林业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这个扶风县林业站的李副站长多年来没为单位做出什么贡献,可单位里的工资一直照发不误。  林业站工作人员:”李新奇的工资,给你说实话,李新奇的工资发着呢,人家以前是个领导,有点吃空饷的意思,这个事情还比较敏感。”  当记者找到扶风县林业站的党支部书记,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神通广大的李副站长现在究竟人在哪儿时,这位支部书记的反应显的非常反常。  记者:“那他现在没在单位多少年了?”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你不停地问这干啥?”  记者:“那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落实过这个人在哪?”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我们落实他干啥。”  每月5000块
坐牢依然吃空饷  根据多方采访,
在扶风县,当年跟李新奇接触过的熟人几乎都不知道李新奇的行踪。难道他真的是因为犯罪已经被关押?今年五月初,记者来到了陕西省关中监狱。  狱警:“李新奇这个服刑员现在在我们关中监狱火房监区关押,他是2013年的11月30日被羁押的,被杨凌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这个李新奇副站长因为倒卖烟草,涉案金额300万以上,几年前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又6个月,目前已经在关中监狱服刑将近两年时间了。  然而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是,在入狱的这两年,这个李副站长居然还享受着正常的工资待遇,这一点记者也在扶风县林业站财务室里得到了证实。此时,这位财务人员手上拿的是最新一个月的林业站里的人员工资造表,而在第七位,记者见到了李新奇的名字。  财务人员:“我给你看最近的工资表,这是今年3月份的工资表,李新奇一个月发5200元。”  记者:“二月份儿发多少?”  财务人员:“一样的。”  本就吃了多年空饷,现在即便坐到牢里依然能够领空饷,这个事儿听起来真的像天方夜谭,究竟是谁持续不断地给李新奇发这个钱?随后,记者来到主管干部的扶风县委组织部。  组织部干部组工作人员:“林业局给我报的册子上有这个人。”  记者:“林业局报的李新奇还上班呢?”  组织部干部组工作人员:“嗯。”  组织部将皮球一脚踢到了林业局  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魏局长给我安排的工作又不是干这事,你别问我,有啥事你找林业站。”  记者:“我听别人说他被关到监狱了?”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至于关没关我不知道,没给这儿发过函。”  记者:“关到监狱还给发工资吗?”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没给这儿发函。”  就这样林业站又一脚把皮球踢回给了上级单位。最终记者来到了扶风县纪委。  记者:“服刑人员能不能领工资?”  扶风县纪委工作人员:“肯定不行了要双开,按照党纪条规判刑的话要是党员就开除党籍,公职人员就开除公职。”  记者:“他们单位林业局林业站有没有责任?”  扶风县纪委工作人员:“这个肯定属于违纪,是谁的问题谁担着。”  记者:“你们知道这个事不?”  纪委工作人员:“知道,这事正调查。”  记者:“那现在还发着工资?”  纪委工作人员:“……”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国家公务人员如触犯刑法,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应负刑事责任,开除公职。国家《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17条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依法被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同时也不再享有公务员的各项权利;不享受退休金的福利。

“吃空饷”作为新闻并不抢眼,但吃空饷能吃到“牢里”,可以说是吃出了新花样、新水平,“成功”地吸引住了舆论目光、挑动了公众神经。其到底是如何完成这个“高难度动作”的,恐怕背后的原因值得好好探究。

坐牢还能领工资,而且每月5200元。很多网友听到这事,都想跟监狱里的陕西扶风县林业局原副站长李新奇换一换。当然,这都是气话。

令人好奇的是,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吃空饷”,整治清理也进行了一轮又一轮,咋就没发现“李新奇”这只“老鼠”呢?试问,每次排查“吃空饷”,其单位是如何开展工作和填报相关表册的?“李新奇”是否列入“空饷清退人员”呢?如果没有列入,是统计员太粗心还是负责人太胆大?十多年不上班,按照“每月5000元”的工资收入,其虚领了大约60余万元人民币,如此巨大的损失,该由谁来买单?

三年前因为倒卖烟草、涉案金额300多万而被判刑的李新奇,已在狱中服刑将近两年。但真正新奇的是,这个原本吃了10多年空饷的原副站长,坐在牢里也依然能领到一分不少的空饷。更新奇的是,扶风县组织部门说“林业局上报的册子上有这个人”;林业局副局长说“局长给我安排的工作又不是干这事,有事你找林业站”;林业站党支部书记说李新奇“关没关我不知道,没给这儿发过函”。

www.2138com,从记者调查情况来看,李新奇“工资发着”、人没上班并不是一个秘密。那我们有理由断定,李新奇吃空饷绝不可能是排查的一时疏忽,其背后一定有更多深层次的原因和问题。是单位领导抹不开人情面子?还是与其有利益纠葛?亦或是以“待遇”换得“以前是个领导”的李新奇“自愿隐退”?究竟是何种理由,我们尚不得而知,但此种行为给国家财产带来巨大损失却是不争的事实。相关部门除了立即纠正其错误行为之外,对这次廉政建设“重大责任事故”也必须好好倒查一番,清算责任,以儆效尤。

一个说大不大的县,一年被判刑入狱的人员,说多也不会多。李新奇三年前被判有期徒刑,这么多管事的部门不管事,这么多应该知情的人员号称不知情,并且工资照发,这就让人感到无比新奇和奇葩了。

早在2014年,李克强总理就强调:必须集中治理机关事业单位“吃空饷”问题,堵上蚕食财政资金的黑洞。但直到今天,尚有少数管理者、监督者对整治“吃空饷”手段“软趴趴”、力度打折扣,把本应担起的责任抛之脑后。在本案中,无论是林业站党支部书记,还是县级组织人事部门、纪检监察部门,都把责任当成了有弹性、可回旋的皮球,踢来踢去。试想一下,如果其中有一方敢于事前担当,靠前作为,又怎会有“空饷老鼠”长达十年“无人来管”的腐败饕餮?

如果说李新奇此前吃空饷,有监管漏洞的可能性,那么,在监狱里还能继续吃空饷,这个漏洞就相当大了。从这些部门见怪不怪的敷衍劲儿中,人们心痛的已不只是纳税人的钱,而是直接联想到了官官相护,甚至怀疑这笔空饷的背后,会不会有权力交易和更多内幕。

说到底,老鼠横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猫不管事。整治“吃空饷”,不仅要加强对吃空饷“老鼠”的“捕捉”和整治力度,更要用问责的重棒打醒“不管事的猫”,从严从重惩处纵容和包庇吃空饷行为的监管责任人。同时,也要努力使各项监管制度更具备可行性,要让制度带上高压电,促使相关单位负责人和组织人事、纪检监察部门能够警醒起来,切实担起责任、一担到底,做勤抓老鼠、敢抓老鼠、善抓老鼠的“管事猫”。

坐牢也能吃空饷,显然有权力的默认与许可。但个别领导的默认,能够形成多个部门、众多知情人员的默契,表明这种权力生态,完全有能力将监管架空,完全可以通过人为干预,将监管制度沦为虚设。这是舆论感到最痛心、最失望之所在。

事件被曝光后,漏洞和问题摆在了这些部门和机构面前,但人们看到,这些基层官员,竟把旧式的官僚作风发挥到了极致。最直接相关的林业局、林业站,相关领导竟然以各种理由,强调不去管的正当性,强调不愿管的合理性,这种连“窗内事”都懒得管的卸责,让世人领教到了滑天下之大稽的作风。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国家公务人员如触犯刑法,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应负刑事责任,开除公职,同时不再享有公务员的各项权利,也不享受退休金的福利。但是,再明确的法规,到了一些基层权力部门手上,都可以让它沦为一纸空文。如果不被媒体曝光,按照扶风县相关部门的原先节奏,似乎李新奇不仅在服刑期间可以吃空饷,而且可以在出狱之后、退休年龄到了之后,继续领取本已被剥夺的后续福利,这简直让人无法容忍。

究竟是谁领走了这份空饷,是谁设计了这个漏洞,是谁架空了监管,监管又为何装聋作哑?这些疑问,迫切需要上级监察机构一查到底,给社会一个明确答复。如果不把监管漏洞止住,不让相关官员担负责任,政府公信、法治形象和民众利益,就不可能止损。

本报特约评论员刘雪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