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互联网思维搞旅游就是,利用一个古城把人吸引过来,就相当于做用户入口,人多了,就可以建立生态了,百业繁荣。古城收费,显然就相当于互联网企业的付费墙。

新华社昆明6月9日电拥有八百多年历史的云南丽江古城,近日因在入口设卡向游客查收古城维护费,引发城内数百家商户的抗议。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昨日上午,云南丽江古城约千名商户关门停业,以此抵制古城保护管理局日前增设多个收费卡,向游客征收“古城维护费”。多位古城商户表示,他们均认为收费卡点导致客流量下滑,影响商铺生意。对此,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回应称,经相关部门宣传疏导,上午11时以后,部分商铺已陆续开始正常营业,而相关部门对部分煽动、教唆经营户参与关店停业人员,已经依法介入调查处理。  据新京报报道,丽江古城内一经营手工艺品的商户表示,古城维护费的历史由来已久,但此前管理局对此管理得较宽松,“以前游客从很多地方进古城是不要钱的”。而从去年开始,古城管理方面增设了大量收费关卡,要求游客缴纳每人次80元的管理费用,直接导致游客客流量下降,店内经营惨淡。  “现在古城但凡是个入口,都有人守着让你交钱进去。”一家位于四方街附近经营玉石商店的商户称,实际上,很多游客不愿意交80元的费用,客流量下滑明显,“很多商户都处于亏本的状态。”另一商铺老板说,目前,已经有部分商铺出现开店10天,营业额仅900元的情况。  根据当地一旅行社导游吴小姐介绍,收费对于丽江古城景点项目确实造成了影响,“以前可以从一些地方进去,现在收费高了,旅游费用也必须跟着提,目前附近城市居民低价游项目会考虑到门票较低的景点或者相似的古城项目去。”  “如果五口之家,来古城进门就是400元管理费,那他们后面的消费欲望自然就下来了。”丽江古城内一经营玉石的女商户称,自己在四方街一带的店铺面积为80平米,房租三年一交,每次仅房租就要缴纳200余万元,“现在设卡收费的人增加了数倍,客人也变少了。”  针对“收费致亏损”一说,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吴姓科长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古城内5平方公里共有4000多家商铺,古城维护费的征收是否导致商铺亏损,未经过核实。对于商铺关门停业,其称可能是部分商铺经营不善导致亏损,故意将原因归结到维护费征收上。  昨日下午5时许,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发布相关情况通报。  通报称,6月1日上午9时许,在丽江大研古城东大街、七一街光义街等路段,部分经营户采取关店停业的方式,抵制征收丽江古城维护费。关店停业现象发生以后,古城区委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及时组织人员在关店停业的街道进行宣传、疏导,全面开展相关工作。上午11时以后,部分商铺已陆续开始正常营业。  此外,通报还称,目前,大研古城游客游览秩序正常。同时,相关部门对部分煽动、教唆经营户参与关店停业、胁迫正常经营者关店停业的人员,已经依法介入调查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丽江古管局通报回应收费情况称,丽江古城于1997年12月4日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筹措古城保护管理资金,2000年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对到丽江县城市规划区旅游及从事其他活动的人员收取丽江古城维护费,收费标准为20元/人/天。2007年,经云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省财政厅批准,将丽江古城维护费的收费标准调整为每人次80元。  根据《云南省丽江古城保护条例》的规定,利用丽江古城资源从事经营、旅游或者其他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缴纳丽江古城维护费。云南省丽江市人民政府设立丽江古城保护管理机构,由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依法征收丽江古城维护费和管理、使用丽江古城保护经费。丽江古城维护费是依法征收的行政事业性收费。  据丽江古管局官网,这笔费用全额缴入地方财政专户,实行综合财政预算管理,专项用于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征收方式包括委托旅行社及宾馆、酒店、客栈和旅行社散客门店代征;“古维费”征稽支队巡查补征及景区景点查验补征多种。  对此,北京旅游研究学会副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表示,丽江古城维护需要成本,但丽江市承受能力有限,按照现行法律来看,丽江可以自行规定收取维护费用。从这方面来说,收取古城维护费是合法的。  但是,古城维护费的目的是维护古城正常运行,收取的资金只能用于古城维护,且“够用”应该是上限,不能超额征收。因此,古城维护费的征收和使用账目应该是透明的,这一点不确定下来,商户会产生意见。  刘思敏称,古城的商家多为外地投资者,征收古城维护费会使来消费的客流结构发生变化,这会恶化商家的投资环境,同时不利于度假休闲业态的发育。度假休闲业态包括酒吧、餐厅、客栈、咖啡馆等形态,而丽江古城的度假休闲业态比较繁荣。这种情况下,收取维护费等于变相收取门票,将以度假休闲为需求的客源拒之门外。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表示,应该取消门票。虽然取消门票会损失一部分“古维费”,但是景区可以尝试搞一些有创意的东西,让游客在景区进行消费,将文化和旅游相融合,“例如举办大型演出,举办演出者和景区经营者进行利益的合理分配,以此弥补这一损失。”  另据公开报道,今年五一长假期间,叫停“围城收费”后的凤凰县,游客陡增,旅游收入不断上涨,城外各大酒店均已满客,数据显示,2016年4月凤凰接待游客132.16万人次,旅游收入达10.89亿元,同比增长9.02%和5.32%,被称作“凤凰古城在舍弃门票的‘小利’后,换来了旅游经济发展的‘大利’”。  2013年凤凰古城实施捆绑售票时,云南当地媒体报道称,“与凤凰相比,在丽江古城,你看不到设置栅栏的收费处,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古城千百次不受干预。”  时任丽江市古城保护管理局局长和仕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丽江古城开始征收古城维护费“以城养城”后,有效地让丽江古城真实性保护与旅游开发矛盾得到了缓解。当时,即便在淡季,古城每天也有上万人。短短3年,这座曾经“看不到设置栅栏收费处”的古城,为何收费悄然变严?当地并未透露。(中经新媒体)

据媒体报道,6月1日,丽江古城商户集体关闭停业抗议当地政府收“古城维护费”。有网友称,大约95%的商家都关门了,并发布多张丽江“空城”的图片。对此,1日下午,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发布通报称,丽江部分停业商铺已于上午11时陆续开始正常营业。同时,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处理。

从湖南凤凰古城收取148元“大门票”到丽江古城设卡查收维护费,历史古城“围城收费”模式多次引发争议。在大众旅游时代,如何摆脱“门票依赖”,成为摆在古城景区面前难以回避的考题。

2013年4月,湖南省凤凰古城因“捆绑式”收费,致使游客骤减。而今年5月,“草原天路”开始收取费用,同样阻力重重,收费方案也仅仅执行23天便宣告流产。这些案例中,地方政府的收费理由似乎千篇一律地喊出“投入资金”、“加强基础建设”、终达到“保护”和“发展”的美好愿景。但如何来做,却不能仅凭一方说了算,因为收费终是一项经济活动,必然考量多方利益。地方政府一条法规就去收钱,无论如何,都会让游客和商家受伤太深。

丽江古城“围城收费”数百商户关门停业

旅游业从本质上说是服务类产业,做好这一行不仅需要青山绿水的硬件资源,更需要考虑“消费者是上帝”的基本信条。地方政府收费,归根结底是一项交易。在保护和发展的口号未能让普通游客享受到切实利益时,地方政府便是收费的大受益者。游客前往丽江古城游玩,其住宿、交通、吃喝玩乐等花费,本身就对当地税收有贡献,这一贡献,本就该成为维护古城的公共资金。额外收取维护费,道理说不通。

6月1日上午,正是丽江古城内数千家商铺、客栈陆续开门迎客的时段。然而,在古城东大街、七一街等路段,一些商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按时营业。一排排紧闭的大门使古城街道略显萧瑟,与平日的热闹喧嚣形成强烈反差。

但不容忽视的则是,古城收费对当地旅游生态的破坏,以及对中小商家利益的损耗。这又是一个结构性的矛盾。无论是丽江古城收费,还是凤凰古城收费,都引起了当地小商家的不满。不客气地说,这就是一种与民争利。以前,丽江对古城维护费稽查不严,现在处处查验,则如同竭泽而渔,必然激起商家反弹。这也是此次丽江商家停业抗议事件的根本原因。

据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通报,截至当日上午11时,古城内共有74家客栈、508家商铺关店停业。商户此举的目的,是为了抗议管理部门在古城入口设置关卡,向游客收取查验古城维护费。

目前,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称已有部分商户恢复营业。但同时,不少商户表示收费越来越严,生意惨淡。而商户的窘境,毫无疑问,也就意味着景区收入甚至当地经济的惨淡。因此,丽江方面不应仅仅满足于,所谓恢复了商业秩序,而无视古城收费与商业生态直接的根本性矛盾。

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副局长和红阳介绍,自2001年以来,丽江古城维护费已连续征收16年,目前收费标准为每人次80元,有效期为7天。

现在,牛的互联网企业都在做生态,搭建一个平台抢夺用户入口,有了用户,就既可以做电商,又可以搞互联网金融等等,几乎可以做任何事了,用户价值被开发到大。一个地方搞旅游其实也是这样,你利用一个古城把人吸引了过来,这就相当于做用户入口,然后人多了,则百业繁荣。古城收费,显然就相当于互联网企业的付费墙,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很难做大,一个地方的旅游业态不会好到哪里去。

此前,古城维护费主要委托旅行社及客栈、酒店代收,或由征稽支队巡查补征、景区景点查验补征。去年,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开始在进入古城的20多个主要入口设置关卡,并查收维护费。

一想到,马云在杭州,我似乎有些明白,杭州西湖为什么要免费了。

多位古城商户向记者表示,设卡收费导致客流量下滑,进而影响商铺生意。

“以前古城里查得不严,游客就算没交维护费也能进来。现在查得严了,一些游客不愿交费,放弃进城游玩,这对商户的生意肯定有影响。”当地一名陈姓旅行社负责人解释此次商户抗议古城维护费的原因。

一些游客也表达了对古城“围城收费”的不满。“游客在古城住宿、吃饭、购物等消费,政府都已向商家收税了,为什么还要再向游客征收维护费?”来自辽宁的游客张先生认为,古城维护费存在重复征收的问题。

也有网友认为,丽江属于欠发达地区,地方财政较为紧张,如不征收古城维护费,每年上千万人次的游客到访,古城很难得到有效保护。

一位石姓工艺品商店老板认为,当前部分商铺的经营困境,主要受经济大环境、旅游商品同质化竞争,以及古城商铺租金飞涨等影响,“围城收费”则属于次要因素。“丽江古城里,光鲜花饼店就有几百家,甚至有商家打出100元十盒包邮的价格,怎能不亏损?”

古城收费的背后:保护资金“压力山大”?

从2001年开始,丽江启动“以城养城”措施,对前来旅游住宿的游客收取每人每天20元古城维护费,每人次最高40元。2007年7月起,调整为每人次80元。

丽江古城的这种收费模式,在国内并非孤例,古城景区以门票、维护费等方式向游客收费的现象非常普遍。古城保护资金压力大、基础设施建设负担重,是各地政府推行收费政策的主要理由。

2013年4月,凤凰古城宣布实行古城景区“一票制”,推出148元“大门票”。景区管理部门表示,将依靠部分门票收入加强古城保护和基础设施建设;2015年9月,大理古城也开始向游客征收每人次30元的古城维护费,当地管理部门称,从2010年到2014年,政府财政已累计投入2亿多元保护古城,保护资金仍存在较大缺口。

丽江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1年到2015年,丽江古城维护费累计征收入库27.7亿元,古城各项保护管理工作至今已累计投入66亿多元。

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局长和丽萍说,目前当地仍背负着高达15亿元的古城保护经费贷款,换来了古城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改善。

“以前的古城,没有排污管道,没有消防设施,甚至没有一个公厕。”和丽萍说,如今丽江古城内已有17座五星级公厕。

据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负责人介绍,从2013年到2015年,凤凰古城在推行“一票制”期间共实现门票收入6.5亿元。而在这三年里,凤凰县委县政府共投入古城建设资金6.96亿元。不过,从今年4月10日起,凤凰宣布停收古城景区“大门票”。

大众旅游时代,如何摆脱“门票依赖”?

屡屡发生的收费争议说明,古城景区长期以来形成的“门票依赖”,已不适应大众旅游时代的发展形势。古城景区该如何转型升级,实现提质增效?

国际休闲产业协会执行副主席、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认为,古城景区的保护与发展,需要通过创新创意、提升服务质量来吸引游客消费,进而带来更多的盈利。如果因为收费而导致游客不来景区,那费用的收取会得不偿失。

“应该成立专门的古城保护基金来保障古城维护的费用。”王琪延说,古城保护基金可由国家和地方政府财政拨款,再从商户经营收入中收取一部分,而非直接向消费者收取维护费。

www.2138com,旅游经济专家、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理事李武武也认为,古城维护的费用应按一定的考量办法向古城内的经营者收取。管理部门可以通过旅游景点票务、酒店和旅行社的附加费用来征收旅游发展基金,而这项基金专项用于古城维护发展。

“围城收费”已难以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各地古城景区也正在积极探索如何转型升级。

和丽萍说,丽江古城作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始终是第一位的。当地管理部门一直在探寻新的保护模式,并希望在古城保护、旅游发展与游客体验之间,寻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

凤凰县委副书记时荣芬认为,单纯的门票经济与旅游业发展大趋势、游客多样化需求已不相适应,当前的全域旅游概念,实际上是对旅游业的“供给侧改革”。

“自凤凰古城取消‘一票制’以来,当地游客人数和旅游收入均实现大幅增加,当地正在通过扩展景区景点,打造乡村旅游、休闲旅游等新的旅游业态,优化旅游产品,推动旅游业转型升级。”时荣芬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