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速降费应在自身发展与承担责任、落实要求与适应市场竞争中找到平衡。但愿新一轮提速降费更真诚一些,行动的步伐更大一点,效果更明显一些。

【中国经营网注】专家普遍认为,此次高层提出互联网提速降费的意图,除了惠及民生,还蕴含多方面深层次考虑。实际上,国办发出《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
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除了提到要“推动降网费”,还提到“提高电信企业运营效率、有序开放电信市场、加强电信市场监管、提升公共服务水平”。  专家认为,提速降费这枚“石子”,将激起一连串“涟漪”。“提网速、降网费”将是重塑一个更加成熟电信市场的开端。市场竞争更激烈、市场发育更完整时,自会形成更真实、有竞争力的电信资费。此外,提速降费“大招”中,还包含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铺设平台的布局。  “国家鼓励提速降费,其考虑是长远的。”邬贺铨分析,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国家应时推出了“互联网+”战略。而基于互联网的创业创新,从投资、技术、场地等方面而言,无疑能降低创业创新的成本门槛,令普通公众,甚至偏远地区的网民,都能参与其中。  “因此,提速降费并不是单纯对网民让利,它事关互联网建设发展,进而对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具有重要意义,包含经济转型升级的深层次考虑。”邬贺铨说。  据新京报报道,总理三次督促,网民期待“一步到位”  国办发意见,网速提40%,流量不清零,运营商称是最大幅度的资费调整  自今年全国两会,李克强总理便开始就网速问题表态。今年政府报告中,“互联网”三字被提到8次,成历年之最。  随后,李克强连续三次督促“提网速、降网费”。国办发出《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
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随即,“网速提40%,流量不清零”等具体目标公布。  对总理的“大礼包”,网民纷纷“点赞”,表示总理“懂我”。  截至去年12月,中国已拥有近7亿网民。据腾讯大燕网和新浪网对10万多名网友的调查,近7成网友每月上网费为50元至200元,其中,三成多网友每月网费在100元至200元之间。  工信部有关负责人提供的数据表明,与2011年相比,2014年移动流量资费实际下降60%,宽带资费水平也下降30%,但与大多数国家相比,国内偏高的网费,与网友期待仍存不小差距。  总理几次督促后,工信部回应称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并立即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5月16日,工信部公布网费同比降三成的年度目标。同日,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拿出各自的提速降费方案,称资费最高降幅35%以上。  按照方案清单,移动流量和有线宽带资费平均计划下降30%左右,网速全面提升,主要城市城区提至100兆,基本与工信部公布的提速降费目标相匹配。  有运营商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大幅度的资费调整。  目前,三大运营商发布提速降费方案已有月余。新京报记者登录中国联通网上营业厅看到,北京地区20M、50M、100M资费标准均已按照方案修改,分别降至1480元/年、1780元/年、1980元/年。  但有门户网站调查显示,6.5万名受访网友中,78.7%的人认为“三家运营商都没诚意”。方案中“夜间流量”等内容,成为网友最大槽点。  网民提出,运营商只是以限时流量、促销套餐等手段来拉低单价,而一些“鸡肋式”套餐甚至会让有的消费者通讯费用不降反升。这种降费方案无异于“假摔”。  部分措施也尚未落地。据媒体报道,其中包括中国电信对国际漫游费的降低,中国移动套餐外资费降价等。另外,比起固网宽带调价,4G移动数据流量资费调整大多还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  此外被关注的问题中,还包括像联通宽带,4M和10M价格完全相同。工信部有关统计显示,我国8Mbps及以下接入速率的宽带用户占比超过50%。这也被解读为,相当多的用户花了10M宽带的钱,用的却是4M宽带。  与期待有差距:提速降费究竟难在何处?  “断崖式”降费令企业面临亏损风险,宽带网络设施改造还没打通“最后一公里”  网民希望“一步到位”,而在一些专家看来,提速降费真正落实,远非运营商一纸方案即可“尘埃落定”。  对网速而言,硬件是最直接的问题。较之铜线宽带,光纤宽带的接入速度更为畅通。而对于宽带网络这一基础设施改造,从运营商到用户还没有打通“最后一公里”。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告诉新京报记者,运营商要完成小区光纤入户改造,会面临不少施工难题。比如一些宽带运营商在进小区安装光纤时,多会遭遇物业要价离谱的“进场费”。  2013年,工信部和住建部关于住宅区光纤到户的相关国标中,曾提出保障用户自由选择运营商的权利,但实施过程中问题仍然显现。  邬贺铨表示,宽带提速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涉及基站的布局等。宏观而言,带宽的扩大需要国内干线光缆重新铺设扩容,也是较大工程量。

根据各自工作部署,从6月1日开始,三大运营商将逐步启动新一轮网络“提速降费”。今年年初,工信部在总结2015年工作时表示,三大运营商均已完成了2015年“提速降费”既定目标。

从总理发话到工信部布置,再到运营商制订方案并逐步执行,提速降费越来越为人熟知,但令人失望的是,根据用户的普遍反馈,既没有感受到提速,更没有体验到降费,相反,不少用户觉得原来每月用不完的流量,不到月末便告罄,每月所花在手机上网的钱反倒增加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外乎两个原因——运营商提速降费并不明显,而用户寄望甚深,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说运营商提速降费不明显,绝非信口开河。据工信部称,三大运营商提速降费为用户节省了400亿元,平均到每位用户时,资费仅仅下降了2.6元/月。每月2.6元,聊胜于无,用户自然不叫好。

有了这个不良观感,面对新一轮提速降费,用户会抱以期待吗?从坊间反应看,不少用户根本就不关注,更遑论积极评价,间或有几个网友点评,也是没好气地称“又发善心了,真是感恩戴德啊”如此挖苦,显然是对此前提速降费感到失落。

毋庸讳言,企业在商言商,让它们当豪掷钱财的慈善家并不现实。另一方面,三大运营商是国企,又不能不承担社会责任。公众希望它们提速降费并非无理取闹,而是对运营商多年来缺乏与民意良性互动、不积极主动适应竞争颇有微词。

李克强总理说过,“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手机拥有国,但网速在世界仅排名80多位,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确实太滞后了。”去年5月1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他也强调,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促进提速降费,既可改善人民生活,又能降低创业创新成本……显然,运营商提速降费不是发善心,而是必须履行的职责,必须落实的义务。

当然,提速降费应在自身发展与承担责任、落实要求与适应市场竞争中找到平衡。正如总理所言,降低网费和流量费不是政府决定,而是“不降不行”的市场选择。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日前成为国内第四个基础电信业务运营商。尽管该公司未必一下子经营移动通信业务,但随着时间推移,或许会对现有市场构成一定挑战。就如不少网友所言,用户要真正享受到更多的实质性实惠,就需要运营商之间竞争更激烈一些。诚然,让市场竞争更充分,就需要打破垄断。不仅要让民资进得来,更要活下来、发展得好,当用户选择更多,运营商们才可能竞相取悦用户。

但愿新一轮提速降费更真诚一些,行动的步伐更大一点,效果更明显一些。不仅在提速上发力,在降费上也要有大动作,否则便难以赢得用户认同。只有用户满意了,点赞才会多起来,才会更愿意用网。运营商也能名利双收,岂非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