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意兰汤浴,盈心蜜粽香。 翠青蒲艾挂前堂。 情断汨罗江水,鸣鼓祭英殇。
昔昔相思远,朝朝梦境长。 阙歌千载泪飞扬。
怎忍魂消,怎忍殒他乡,怎忍楚天高地,一曲断人肠。

孤影淡香飞

佛立世阿毗昙卷第八 西印度三藏真谛 地品第二十三 更生一 未世 生往生 退起及
佛世尊 不唐捐 有果不失 成熟 智者自 瞿昙知此 八大地 世尊悉 成一切法眼
更生及黑 山磕二叫 小大 及大阿毗止 如是八地 佛可度 人充 各各十六隔
四角及四 分分皆正等 上高百由旬 四方百由旬 城所 覆其上 下地皆是 炎火遍
人可畏 然可近 者必毛 苦不可看 我今汝 如法次第 恭敬一心 如我所言
有一地名曰更生。一切皆夜然有光炎。多由旬亦如是。是中罪人卒捉持上下。依黑分斫以斧。被斫已唯有余骨。筋所接死。大重苦卒去。是冷吹之活。由此故皮肉常。是罪人手爪自生利如。其同互起怨心作是思惟。是人昔曾我作如是。是故我先速害彼。彼起害心亦如是。更互相斫如芟麻。是地人受如此相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以何行起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多女人。共一夫主互相嗔妒。若多男子共诤一女起怨家心。或邪淫他或诤田及乘等。或二王诤於地。或劫他主所治。共怨家如人交。更相戮。已怨家未相解。此命由此彼中受生

时间:2016-07-10 22:42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次不善故於彼中生。次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果。何因令罪人更相斫。昔在人中持斧及刀仗等。斫有命生之。是故於中受相斫。次何冷所吹而更生。昔在人中畜食。牛鹿羊之得肥已。得多肉烹。由此感彼冷得活。何得生利爪如利。昔在人中人刀仗。作如此教汝等可。某州郡及邑等。往彼行或人或畜。由此爪得生

一声外,两声内,周周轮回,孤影淡香飞。 ­秋去冬来来今非昔, ­

何此名曰更生。彼中罪人作如此意。我今更生身肉如本故名更生。又此本名更生。世尊欲重明此。而偈言

岁月无情,忍顾闻莺悲。

更生地中 下在上 持斧等 卒所斫 是被斫已 唯余骨聚在 血肉皮筋等 如本生
指端利爪 由自然生 昔怨嗔心 更互相斫 受相斫害已 冷更吹 生一切身分 诤所感
如人天 如是已 是故更生 造人住

水恋山,山恋水, ­

更生地品究竟

俩俩相偎,烛映残阳归。­

第二黑地

孤影淡香飞_生活随笔_好文学网。阴晴圆缺聚与散, ­心中有你,容颜任憔悴­

次地名黑一切皆。夜燃火光炎。多由旬亦如是。是中罪人卒捉持令地。如[狂-王+]生黑界斫以斧。或八角或六角或四。有罪人其足跟。乃至。斤斧斫如蔗。有罪人至足。斧斤亦如蔗。是地人受此戮。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是何行起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作如此。世律制世量。自作教他如是重。如是多量斫其手。如是量者斫其。劓鼻耳亦如是。如是多量割其背肉。或割二髀或五或十。由此是生於中受生。有不善於彼中生。次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彼中有卒詈。怖畏受罪之人人起起莫。量罪人心大怖。一竦倚如幡林。是衣袈裟火燃出大光炎。千赤袈裟及赤衣。空下罪人作是叫。是衣是衣。是衣至已一一人各各裹。皮肉筋骨悉皆焦。焦已衣自去。是地人受此炙。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是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捉持鞭杖捶有命生。或以皮杖或用。或尾鞭枷生。有出家破戒受用土衣服及腰。以此於中受生。次不善果於彼中生次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有罪人卒皮。足跟至止不令都。又卒皮。至足跟而止亦不都。有罪人皮至腰而止。或腰皮至跟而止。令罪人身所皮。垂拖披曳皆至於地。自地履痛苦。譬如世人所著衣服。短不能整。在其身皮亦如是。此地人受自[利-禾+皮]。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是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作如是。有命生生其皮。令皮不著其身似如衣服等。次昔在人中鞭生。或自作他所教。次出家破戒。受用土衣服具等。由此於彼受生。有不善於彼中生。次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是地中大黑暗。密充燥辣。裂皮破肉骨至髓。此毒遍身外。卒逼令入中然後方置。是罪人畏避此周章走。由旬互蹋身皮更相困苦。是地人受此毒。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是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作高密室以人。或作牢人以苦。或豪或陵或或狐或狸或鼠或猾。蜜蜂之皆在坎中。於其穴中作熏取。乃至蚊蚋以熏逐。以此於中受生。有不善於彼中生。次以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何此名黑。是中罪人黑界。斫困苦故名黑。又自性本名黑。欲重宣此。而偈言

黑中卒 [狂-王+]罪人如 黑界道 持斧斫 次赤衣 夜 罪人 血肉流及燥 足皮至
腰亦然 黑中罪人 多皮赤肉 可畏黑暗中 毒悉充 卒逼入 入已方置 走多由旬 暗所
更互履身皮 自他俱困苦 此中因及果 如佛自知 如是黑 人所住

黑地品究竟

大巷地

在更生黑二中。其有地名曰大巷如大市巷。是中罪人或仰眠。或覆眠或置臼中杵舂。或有罪人至分分斫。或有罪人褫皮布地。割其肉以皮上。有罪人下手手生。以是因其手聚如山高。耳鼻下即生。鼻等聚亦如山高。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是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屠脍。羊牛鹿以自活命。或捕或牢。或自劫或刑剪罪人。由此彼中受生。有於彼中生。次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是地人如象身似人身。有罪人如身如人身。有罪人如牛身亦似人。如是等不同。是中卒取罪人以。夜燃有光炎。赤赤。是中路地一切皆。多由旬亦如是。是中卒赤蹙去。受如此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彼是何受此果。令生於此中生。昔在人中。或象或。或牛乘等。由此彼中受生。次於彼中生。彼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果。彼中有生作牛身是人身。亦有鹿人身。有人身。如是等。卒多聚集。持弓刀器仗。斫刺罪人受此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是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持捉刀杖。田捕有命生。多人或斫或刺或或害。由此等彼中受生。次於彼中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彼中有名逆刺浮利一切皆。夜燃有光炎。高一由旬刺十六寸。彼中卒捉罪人臂。上刺而下。若上刺低向下。若下刺仰向上。上下腹若著皮肉即。若背著皮肉亦。其腹皮肉更生。背皮肉生亦。由此事故腹背上下。如是罪人受此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邪淫他。或有人欺背夫主。由此等於彼中生。次於彼中生。有增上於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於彼中有多赤炭山。夜燃有光炎。是中卒捉罪人臂上下。腹著山皮肉焦。若背著山皮肉亦。腹故背皮肉生亦。由此事故腹背上下。如是罪人受此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辣。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取有命生置火中。或砂中或灰中。或不中。或以牛於乘砂中行。由此等彼中受生。次於彼中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

第三聚磕地品

有地名聚磕。其相如二山中。是中卒持器杖恐怖罪人。是罪人悉皆畏。入二山中千人。入山中央已有大火聚塞前路。是罪人是猛火便欲退。其後有大火聚。周宛二山便合。山一切罪人。叫作如是言。是山已是山已。山遂相合如麻油。山罪人亦如是。既竟已山向上。是罪人山起。入其下山即落重其身。譬如狩血流成江。唯筋骨在皮肉。受此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苦。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昔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以竹笪覆人象蹋。或斗作以磕於人。又石缒下人。於路作阱陷生。或以爪掏蚤虱。如是等受此果。於中受生。有不善於彼中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其中罪人但余筋骨血肉。是卒其伴言。我今共汝一指。舂罪人即捉罪人。艚中以杵碎其身。一指人中五百年。受此害上上品苦具如前。昔行何感是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或持矛槊及叉戟等刺害生。谷米麻合舂[白易]。由此等於中受生。有不善於彼中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何此名曰聚磕。是中罪人聚集一。山聚磕故名聚磕。又此本名聚磕故名聚磕。重偈言

聚磕地中 大二山中央 罪人 入中如鹿聚 由昔故 是山相合 磕多生 火聚塞前後
罪人身分 流血成江河 如是受困苦 中不得死 安置赤艚 杵所舂 受昔 指五百年
如人天 如其已 是故聚磕 造人住

聚磕地品究竟

第四地名叫品

有地名叫。其相如室量千。彼中罪人人各一室身大房小。迫迮困苦四威受炙害。是罪人下其火然。火若猛叫烈。火小羸叫下受此炙。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用未求死不得。昔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於救於依止生。自作教他行大重。自作教他焚燎原野。或作密室以火之。或作牢以火苦人。或豪陵狐狸。鼠等穴之。於其穴口以火炙。乃至蚊蚋以火熏逐。以此於中受生。有於彼中生。次以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

第五地名大叫品

有地名大叫。其相如大陷。由旬。皆是赤具如前。是中卒手持拍怖罪人。罪人已生大怖畏。或走逃叛或不逃叛。或周章漫走。或面拓壁或直。或逢迎或乞恩。是卒逢迎者。汝等何敢迎我。即以拍打碎其。如破酪碎。亦如。不迎者。汝何敢不。碎破其亦如前。漫走不走拓壁正。叛不叛者各打治例皆如是。以此因悉皆破。得免者受此碎。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陷。若犯罪者安置是中。令其不日月明光。由此於彼受生。有。於彼中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行何受碎。昔在人中有命生打破其。或蛇蜈蚣等生。由是等受碎。此炙困苦於前。有碎首等苦。何此名大叫。是中罪人由拍由火。大大叫唯大叫所诠。乃至不能母父。是故地名大叫。又自性名大叫。重偈言

叫地中 多人被迫迮 下火若大燃 叫可畏 若火羸弱 叫亦下 摧折威苦 及以炙痛
第二大叫 深暗令毛 壁立不可登 大量 卒於彼中 持赤拍 碎如怨家 量百千年
如人天 如是已 故二叫 造人住

大小叫地品究竟

第六地名炙品

有地名曰炙。其相如陶窖一切皆。夜然光炎。由旬。是中罪人千。塞炙熟已外焦燥。脆易譬如肉脯。是自然。其外有狗。或或身高大。伺待入。出罪人咋[狂-王+]其身。如倒生恣意啖食。既被食已皮肉皆。唯余骨聚困苦。冷吹皮肉更。是卒令入。受先苦炙食啖。上上品苦具如前。昔何行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造作牢有。增土象以泥壁。及以地以和瞿昙婆油。罪人身置中。日光照炙於一夜中臭膀。或蒸或煮害罪人。或安火燃炙人。或煮或煎炒有命生。以此於中受生。有。及增上感彼中生具如上。由何狗食啖。昔在人中畜子虎豹熊罴豺狗之。令其咋有命生。以是等受彼中生余如上。昔何行得冷吹。昔在人中多肉饴生。以此故得冷。何此名之炙。是中罪人身心被炙故名炙。又自性名炙。重偈言

炙地中 大炎 盛猛 如火聚 是中造罪人 密塞而受炙 如昔所行 此中受苦 是身已熟
群狗食啖 皮肉皆消 唯骨是其余 冷一吹 皮肉本 卒更入 更受前苦 如人天 如是已
故是炙 造罪人住

炙地品究竟

第七地品名大炙

有地名大炙。其相如高山一切皆是赤。夜然光炎。有赤利串最。光炎周上下皆所。或有罪人一串所就火山炙。或三串或十二十。乃至百千穿就火山炙。若一已熟其串自炙一。有罪人串自拔未翻就炙。有罪人由上上品故串皆自叉刺其身。是中罪人受此串炙。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串火炙。有命生由此於中受生。有於彼中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何此名大炙。彼中罪人串所刺。以就火山外炙。愁苦故大炙。又自性本名炙。重偈言

大炙地 利串皆是 火山 宿世感 是中行人 被穿 如反覆炙 令其 如人天 如是已
故大炙 造人住

大炙品究竟

第八阿毗止地品

有地名阿毗止。其相如大城一切皆是赤。夜燃光炎。是壁一切赤。夜燃出火炎。西南北壁上下燃壁火炎交西壁。西壁火炎亦壁。南火北北火南。上火下下火上。四方火炎遍中。是中罪人量千重沓受如樵[]。中有罪人由此上上品故。身大疏柔。更相蹙逼身首低垂。不能行走四威。有罪人由此宿下中品故求出周章漫走。或有是大地自。是罪人唱走求出。未至自。是西更辟。南北亦自。是罪人唱。疾走向未至所已自。是中罪人受此地大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或母父阿。起害心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或其母已是人生於淫逼。正定聚人或菩生。或破如四支提。或劫聚集因四方僧物。或行生偷邪淫。妄舌口绮。嗔恚邪等最上品。其一二乃至具足。以此行於中受生。有於彼中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何此名阿毗止。彼中罪人常受苦有息。最上上品余地苦不如此。何以故。余地中卒或或不或由冷大苦息。此地中不如是。始至受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此中罪人命一劫。乃至半劫乃至不定。譬如冶竟日星炎沸。罪人身亦如是。故名阿毗止。又自性亦名阿毗止。重偈言

阿毗止地 一向最苦 夜火燃 光炎聚遍 譬如一日 镬出光炎 如是阿毗止 一切火光
是中罪人身 如大火聚 汝等看力 由此不灰炭 或 走出 至已 宿未故 如天受人
求生不求死 此中受苦者 求死不求生 如人天 如是已 故阿毗止 造人住

阿毗止品究竟

第九外隔地品

八地外四方。各有四重隔地。何等四。一灰地。二者屎地。三者地。四烈灰汁地。如是四重次第。一一地如是知。若次第有地名灰。是罪人大地出。外灰如平坦空地。此相已起如是心。我今往彼。於是罪人往到彼中。灰皮肉即。譬如投猛火中。其皮肉。或至膝或至。或至或不。此中由旬周章漫走。受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取有命生置火中。或灰中或砂中。或邪淫他世法入他境界。或出家破戒行住坐僧伽中。或起心或蹋四支堤境界。及履支提影。以此於中受生。有於中受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第二地名曰屎。是中罪人出灰外。屎如花池。已起如是心。我今定必往彼。是罪人往入彼中。入其中已有。口利皆如。破皮肉乃至筋骨啖食其髓。有鼻孔入食其五藏。或耳入或眼入或口入。或小大道入唼食五藏。有大含嚼罪人。血肉既吐出其骨如核。具受如是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取有命生。置坑或不。乃至渎以此於中受生。有於中受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昔行何受食啖困苦果。昔在人中或令蛇狗蜈蚣鼍鳄之。嚼有命生。或起心受用五。由此於彼中生。受破食啖如是等苦。而偈言

已渡屎 可林 具郁茂枝 往彼欲求

如是林中有老白鹗鹫等。是地有豺狗野干虎狼子等。身皆大是禽[狂-王+]罪人。如倒生食啖其肉皮血肉。唯余骨在。罪人受此啄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冷吹皮肉更生。受啖食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啖食。昔在人中令虎狼子啖食有命生。或放犬禽。由此等彼中受生受食啖。有於中受生。昔行何被冷吹。昔在人中畜生。使令肥欲得多肉。以是得冷吹

第三地名曰。是罪人已度屎地。地心起著如庵林。是林路有锵刺。匕首剃刀刀刃遍布其地。罪人行此林路。受刺等苦。得入大林千生。入此林已因。大卒起雨器仗。所雨箭雨雨斧等雨。所著身分。首分如斫木柄布散狼藉。或雨戈地。不得受此害。上上品苦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行斗事。人刀仗遣令斗。作如是言。汝等用此器仗取彼土。四合聚集多人肆意害。由此於彼中生。有於中受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地竟

第四地名烈灰汁。是罪人林出。烈灰汁言是清冷江水。心起著往入江中。是等罪人先在林。遍身破裂入此江水。身血肉都。唯筋骨相逐水浮漾受此酷。上上品苦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取有命生。油煎灌或糖或。或煮死取汁灌。或不身入人所用池井洗濯。以此於中受生。有於中受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灰河岸有卒量千。身大叉戟等守罪人。有罪人卒言官我今大。卒即以叉取置岸上。或用擘其口。丸有光炎。捉口中唇口焦燃。咽胸心腹五藏胃。皆丸下出。是罪人受此酷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昔在人中以毒食饴他或鸩人。或出家破戒食土供。或妄口如是等。受此果彼中受生。有於中受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有罪人卒言。官我今大渴。卒即以叉取罪人置岸上。或用擘其口。烊汁有光炎。灌其口中唇口焦燃。咽胸心腹五藏胃。皆汁下出。是罪人受此酷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果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罪苦。昔在人中取象等尿灌他口鼻。或以五辛辣汁他鼻口。或置毒中逼令他服。或他酒。或利酤酒或自酒。或出家破戒受用土供。油糖蜜等。或他非所堪。以此於中受生。有於中受生。有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余不善。重偈言

罪人出大 此灰中 如平地 起即往彼 至已漫走 由旬 下生 受上品苦 既出灰
便屎坑 深百丈 往花池 是中 口利如 穿皮啖血肉 破筋骨食髓 出坑已 林起
枝嫩茂 往彼欲求 林中 口啄利如 [狂-王+]人如生 食啖其血肉 是既食已
唯余筋骨在 冷一吹 皮肉更 怖畏起跳 苦作安想 路中受害 入可畏林 是身破裂
痛血洪流 出此林已 便入灰河 如煮豆沸 或沈或浮 沸烈灰中汁 罪人亦如是 岸卒
叉刺其 出置地上 逼使吞丸 或烊汁 求灌口中 焦遍身 然後下出 如是行人
受此地苦 昔不修善 修行邪曲路 由起正思惟 能 一向行善行 是人度道 知善二
果差 智人 善根 有修行 八直道分 一切苦 余四法 如人天 如是已 故隔 造人住

隔地品究竟

第十地品

如佛婆伽婆及阿。如是我。一佛世尊。比丘我以天眼清於肉眼。生退生起。善色色若妙若粗。或住善道或住道。受生如我知。而偈言

起造邪心 及邪曲 或作邪身 由昔放逸故 少福德 促命中 是人身命 即

佛告比丘。若人宿世不恭敬父母。及沙婆。不恭敬友尊。不修正善及福德行。於在及未罪不生怖畏。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受八不持五戒。命已生地中。卒收送白言。此人往昔不恭敬父母。及沙婆。不恭敬友尊。不修正善及福德行。於在世及未罪不生怖畏。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受八不持五戒。王教是人令善因果。王依五天使正善教戒。生曰。汝先不第一天使往彼人中。大王我先不。王曰。昔汝在人中不年少童子孩。初生仰眠不能避就燥耶。生言。法王我昔已。王言。汝解何不思。我今生未度生法。我能依身口意修行善法。中得於正道利益。生言。大王我昔放逸不能行善。王言。汝邪自作自。非父母所作。非王所作。非天所作。非先亡沙婆等所作。自作自受。不求果至。王因是天使诃教已。因第二天使。正善教敕生曰。汝先不第二天使往彼人中。大王我先不。王曰。汝昔在人中不若男若女老大等。或背瘘如角弓。扶杖前步身。生言。大王我昔已。王言。汝既解何不思。我今老未度老法。我能依身口意修行善法。中得於正道利益。生言。大王我昔放逸不能行善。王言。汝邪自作自。非父母所作。非王所作。非天所作。非先亡沙婆等所作。自作自受。不求果至。王因是天使诃教已。因第三天使正善教敕。生曰。汝先不第三天使往彼人中。大王我先不。王曰。汝昔在人中不若男若女疾病困苦。或床席或筌提或眠地上。是身苦受最最堪忍。侵命苦所逼。大王我昔已。王言汝已解何不思。我今病未度病法。我能依身口意修行善法。中得於正道利益。生言。大王我昔放逸不能行善。王言。汝邪自作自受。非父母所作。非王非天非先亡沙婆等所作。自作自受。不求至。王因是天使诃教已。因第四天使正善教敕。生曰。汝等先不第四天使往彼人中。大王我先不。王曰。汝昔在人中不若男若女或一日死。或二日三日乃至七日。或或黯黑或臭或禽食啖。生言。大王我昔已。王言。汝既解何不思。我今死未度死法。我能依身口意修行善法。中得於正道利益。生言。大王我昔放逸不能行善。王言。汝邪自能自。非父母所作。非王非天非先亡沙婆等所作。自作自受。不求果至。王因是天使诃教已。因第五天使正善教敕。生曰。汝等先不第五天使往彼人中。大王我先不。王曰。汝昔在人中不世人或或或邪淫。乃至妄口等罪。王人所。面打鼓。徇令於四衢道出城南。至行刑所坐置下。罪重治。或杖或鞭或刖手足。或劓耳鼻乃至大辟。生言。大王我昔已。王言。汝解何不思。一切可。我今力行。若善若所作。於世如因受生。生言。大王我昔放逸不能行善。王言。汝邪自作自。非父母非王非天非先亡沙婆等所作。自作自受。不求果至。作是言已心而住。是卒捉此罪人。倒向下入更生地。此有四角四城上下皆。夜燃出光炎。其中罪人黑界。受斧斫血肉俱。唯余筋骨困苦堪死。冷吹血肉。受此害上上品苦。乃至受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果。令生於彼中生。昔在人中陵慢父母。沙及婆。不恭敬友尊不修正善及福德。於在及未罪不生怖畏。不行布施不修福德。不受八不持五戒。由此等下品故於彼中生。受此害困苦。次增重品生第二黑。次增重品生第三聚磕地。次重品生第四叫。次重品生第五大叫。次重品生第六。次重品生第七大。次增品生第八阿毗止。是毗止四角四。城上下皆。夜燃遍火炎。是中罪人量百千重沓受。如樵[]如竟一日夜其身被亦如是。佛言比丘。是毗止地。或罪人已向而走。依止救求出。未所已。西南北亦如是。是事已。念望。身心苦悲酸痛。量千受如是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果受用未求死不得。昔何行受此果。昔在人中善精仙人。或孤恩或反逆害念友。是大阿毗正家。方便因故於中受生。有於中受生。次增上感彼中生。彼中生已受用不善。受正已出大地。由故入四隔。先入灰灰深膝。下膝焦如投火。若足皮肉是中罪人求依止。救出周章漫走。由旬屎坑。其地皆死遍。其中有名攘鸠咤。其量形似蛇。身白黑口如。口待罪人至。罪人入已是穿皮入肉骨食髓。受此苦千年大叫。乃至未求死不得。出此已林。求依止救出向林疾走。於其路中锵刺破裂身。次入林。有吹。如火焦。林雨器仗斫刺身。所著皮肉余。受此害千大叫。乃至未求死不得。有禽食啖其身如前。出此已灰汁河溢沸。求依止救出。走入河宛倒如煮豆。有卒持。料出罪人赤岸。卒言。罪人汝何所。罪人言。我今不可忍是卒即以。格其口投丸。丸所至唇舌心胸胃五藏。皆悉焦丸直下出。渴汁亦如是。千年大叫受此困苦。乃至未求死不得。出此已中巷。如大市是中林名浮梨。中有卒罪人臂。上下如前。有镬汁沸。卒捉人置镬中。人中五百年方得出。裁得何不展。每沉是中。有罪人或仰或覆。以赤遍其身著地。或罪人舌如牛皮大。及身布地上以赤之。有罪人通身被斫如甘蔗。有罪人卒斫。下生。由此故聚如山手足亦。有罪人褫皮布地。割其肉聚置皮上。有罪人艚中。卒捉杵舂令碎。有罪人狩人身。或等具如前。有罪人。卒捉仗如捕。是罪人受是害。上上品苦可堪忍。最痛。乃至未求死不得。昔行何受此罪。昔在人中造作十。以品故不感大於此中生。或已受大地果由故於此受生。此中生已具受果。佛言比丘。王作是。我何出於此得生人道人同生富家。多人身柔具相安。游足不地。由年大六根成熟。已行布施作功德。剃除被著法衣。由正信智故居家。受家法既出家已。我得究竟梵行。如昔善男子。出家得道梵行究竟。世尊而偈言

何作此 世生悔 未啼叫 受苦果 未熟 人甜美 其既熟已 方知是苦 初造 不如火即
如灰覆火上 逐罪人 罪人多黠 一切害 自善根 如芭蕉 智行自 如治怨家 起造
能感苦 苦行善好 在悔心 未受果 喜安 如人天 如是已 故 造人住

地品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