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歌西域 雄风骀荡结人缘,赶月追星意盎然。
不与萧条秋后谢,能同富贵雨中鲜。 田园光景宜寻味,龙马精神自着鞭。
唤醒百花齐怒放,高歌塞外喜春欢。 渔火 洪湖百里泛金波,露染清荷美景多。
是夜间观渔火,繁星亮点缀银河。 搬迁村 楼宇装璜飘彩霞,射灯耀眼照天涯。
诗翁赞叹多娇屋,都是平常百姓家。 寻春泰苑 迈步出楼林,春光泰苑寻。
雨过桥贴水,雀闹树高吟。 细草阳坡绿,柔丝柳岸金。
望亭逢众友,丽景挺开心。
周耀甘肃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家联谊会理事。

雨渐渐停歇,天边露出一抹晨曦, 整个六月,雨一直下下停停,
天空也如那远去的渔火忽暗忽明, 而浮生也随着这天气凉了又暖,暖了又冷,
我们能掌控的只有自己的体温与脸上的那道愁容,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天边的浓云能化作一道道彩虹,
给我们带来云淡风轻,给我们送走心中的那股寒冷,
让我们心底保留那一片恒久的湿润, 让我们的相逢不在是一场虚空,
别让这一场场风雨,潮湿了那南国红豆, 也别让它带走我们的希翼,
带走我们心底的潮红。

【泊杨子岸】

鲍溶

才入维扬郡,

乡关此路遥。

林藏初霁雨,

风退欲归潮。

江火明沙岸,

云帆碍浦桥。

客衣今日薄,

寒气近来饶。

【鲍溶诗鉴赏】

古代的下层文士,为了求得一官半职,经常要奔走他乡,辗转飘泊。据元人辛文房《唐才子传》记载,鲍溶“初隐江南山中避地,家贫苦,劲气不挠。羁旅四方,登临怀昔,皆古今绝唱。..卒飘蓬薄宦,客死三川。”这首诗,就是他“羁旅四方”途中所作的“绝唱”之一。

题作“泊杨子岸”,据首联“才入维扬郡,乡关此路遥”看来,作者应该是离开“江南避地”北上,路过扬州杨子县,夜泊津渡而写下此诗的。“维扬郡”,即扬州。因为《书·禹贡》有“淮海惟扬州”的话,而在《毛诗》中,凡《尚书》中的“惟”字都写作“维”所以“维扬”就成为扬州的代称。杨子,县名,属扬州。隋末杜伏威曾置戍守于此,名杨子镇。

唐高宗末期,废镇置县,因镇为名。地处长江与大运河之交,为南北交通枢纽。“杨”字,后通作“扬”。

首联是说,刚刚离开隐居之地不久,来到杨子县津渡;沿着运河北上,家乡便越来越远了。诗人一开篇就强调这种背井离乡的感触,给全诗抹上了一层凄迷低回的色调。首句的“才”字与二句尾的“遥”字,两相呼应,下得极有分量:才入维扬,就感到乡关已远,那么日后路途中的心境如何,不就可以想象得到了吗?

入题即抒发浓重的离情,简洁明快,一下子就把读者的情绪调动起来,起法高妙。

颔联描绘所见之景。“林藏初霁雨”意谓,雨后初晴,两岸的树木都被雨水洗刷过,远远望去,树色郁郁葱葱,一片苍翠。着一“藏”字,意蕴丰富:雨既停止,天已放晴,若去寻找雨的踪迹,只能从树叶树枝挂着的水珠上见出分晓,这就是所谓“初霁雨”了。但诗人并非在近处来看单棵树木,而是远望一片树林,而大片树林所挂的水珠是无法辨清的。只能看出那一团苍翠的、湿漉漉、雾濛濛的大概罢了。如此可见“藏”字下得极妙。“风退欲归潮”,意思是说,雨晴风起,风吹江面,因为下雨而新涨的潮水已开始减退。这就形象地描绘出风吹潮涌的景观。而雨后风起,又为结句的“寒气”作了铺垫。这两句所写两岸树木及江潮的景观,紧紧把握住雨霁初晴的特征,意象鲜明,诗意清新。

颈联描写津渡的夜景。“江火明沙岸”,写入夜之后,周围的景物已模糊不清,只有江上的渔火闪烁浮动,照亮了沙岸。唐人诗中写江上渔火,颇多名句,如:“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杜甫《春夜喜雨》)“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张继《枫桥夜泊》)。“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张祜《题金陵津渡》。等等,意境之美,各有千秋。“江火明沙岸”的意境近于杜诗,而着意还在于“明沙岸”,从而引起下句“云帆碍浦桥”。诗人借助渔火之光,突然发现,近岸的桥下停泊的船只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密集如云。一个“碍”字,形容船多所造成的拥挤感,准确生动地刻划出杨子码头处于水运交通枢纽地位的特征。

尾联“客衣今日薄,寒气近来饶”,写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诗人枯坐舟中,衣衫单薄,更觉雨后的江风寒气侵人肌骨,不胜其寒。“客衣”,点出作者的游子身份;“薄”字写出生活的困窘;“客衣”之“薄”与“寒气”之“饶”形成鲜明对比,且有因果关系,突出了诗人羁旅途中的艰辛,隐发飘泊失意之叹。两句似对非对,意味深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