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武昌地区下了一场豪雨,部分地段出现渍水的情况。全市排渍工作紧张行动起来,并将结合海绵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排水深隧建设及新一轮总规修编等,全方位系统研究如何科学应对城市内涝问题。

“海绵城市”是指城市能够像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为减少洪涝灾害造成的损失,武汉市将启动谋划区域防洪、排涝、水资源配置和水系综合整治等一系列“管长远、补短板”的重大水利工程。提升防洪排涝能力
海绵城市让武汉更有“弹性”
近日从武汉市发改委获悉,今年洪涝灾害造成武汉市基础设施直接经济损失18.74亿元,该市除修复受损设施外,还将同步启动系列治水行动,系统、全面提升城市防洪、排涝能力。本轮汛情、灾情反映出武汉城市排涝体系建设滞后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求。武汉市将启动谋划区域防洪、排涝、水资源配置和水系综合整治等一系列“管长远、补短板”的重大水利工程,系统提升城市水系、湖泊、渠系的排涝能力和调蓄功能,建设周期2年左右。
打造“海绵城市”,全面提升防洪排涝能力。“海绵城市”是近年在国内新兴的理念,“海绵城市”是指城市能够像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加快实施地下综合管廊、环城湖体、内河桥梁、蓄水空间、排涝泵站等建设改造,有效提升城市防洪排涝能力。提高城区的蓄洪能力和排洪能力,更好地解决城市内涝问题,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让城市在暴雨中更有“弹性”。构筑黄陂天河机场—盘龙城防洪体系,新洲举水东河—邾城防洪保护体系,杜家台分蓄洪区防洪工程等;对民垸湖堤实行分级建设和管理,推进退垸还湖进程。加大城市排涝工程建设,完善中心城区骨干排水系统,新增抽排能力1325立方米/秒,改扩建干管、干渠246公里;实施湖堤、渠系、泵站、涵闸综合整治,整体提升汤逊湖、童家湖—后湖、斧头湖—鲁湖、武湖、涨渡湖等重要湖泊和水系的排涝能力。
堵疏结合,切实提升防洪排涝能力。地下管线是城市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城市的“经络”和能源流、信息流、排涝的通道。地下综合管廊是指在城市地下用于集中敷设电力、通信、广播电视、给水、排水、热力、燃气等市政管线的公共隧道。地下综合管廊的规划建设应有前瞻性,要科学规划,提高排水标准,加大排水管网建设和管网雨污分流改造力度,进一步规划建设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
城市建设必须科学规划,做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人水和谐、科学发展。今天,一场全新的治水攻坚战已经打响,切实提高城市整体防洪排涝能力,努力减少洪涝灾害对生产、生活带来的不利影响。科学调度排水和蓄水,确保城市既不淹水又不缺水,以实际行动服务于民、取信于民、造福于民。
(原标题:水洪波:打造“海绵城市”让武汉更有“弹性”)

   
专家认为,广州要从平面排水向立体排水发展,空中屋顶花园、高层建筑和立交桥的立面,地面坑塘洼地湿地草地,下凹式广场、下沉绿地等,再加上地下适当的管廊系统、深隧等,构建立体式的排水系统。
   
“海绵城市”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如何建设一个能够处处“吸水、蓄水”的海绵一样的城市呢?昨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所长王浩来到广州,就海绵城市建设作了专题讲座,并为广州建设“海绵城市”“支招”。    
   
王浩强调,海绵城市建设核心思想是“一片天对一片地”,把城市划分为400~500米×400~500米的一个个小方块,就地消纳对应天空的雨水,把城市集中的大会流变成分散作战。每一小片守土有责,剩下部分区域联防,进行立体多层次多功能的分流分治。王浩将立体化的排水体系从空中到地下分为11层,最顶层是屋顶绿化,最低层的是深层排水系统。
   
王浩建议,广州今后建设海绵体一方面要从平面排水向立体排水发展,空中屋顶花园、高层建筑和立交桥的立面,地面坑塘洼地湿地草地,下凹式广场,再包括地下适当的管廊系统、深隧等。另一方面,要走水量水质联合治理的道路,一方面海绵分散、滞蓄、消纳、再利用雨水,同时治污、控污、防污,结合黑臭水体治理,要有综合措施。
   
他举例说,对所有新建或可改造的房屋屋顶进行屋顶绿化(或微型菜园),可有效储和拦对应面积的雨水100~300毫米,形成空中储水层;同时还可有效削减城市的“热岛”效应,美化城市,改善空气质量和减少环境污染。此外,还要加大渗水路面、下凹式绿地、下凹式广场建设比例,发挥其对雨水的下渗、截流、滞蓄作用。
   
据悉,广州确定了天河区智慧城开展“海绵城市”试点工作,通过下沉式绿地、调蓄设施、屋顶绿化等手段,将地表雨水径流降下来,有效避免排水管网压力过大等问题,提高了城乡防洪排涝能力。目前广州还正在开展“海绵城市”建设技术设计指引编制和相关规划工作,多个重点建设项目,如智慧城、金融城、教育城的建设中,已按“海绵城市”建设的相关要求进行规划和设计。

大水漫灌之下,出行遇阻,人面临各种窘态,渍水的视觉画面更容易引起网络围观。相比之下,城市功能建设是一个抽丝剥茧的过程,城市面对暴雨侵袭的减灾努力难以形成直观感受,也容易为渍水的画面感掩盖。惟其如此,看待城市应对渍水的问题尤其需要深入,通过观察渍水背后的城市建设,得出更为客观一些的认识。

[责任编辑:fkd]

暴雨是自然灾害,但渍水情况也映照城市的发展阶段。暴雨让整个城市的排水系统面临大考,但支撑排水系统的是一座城市的整体功能基础。在这个意义上,海绵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排水深隧是彼此合作的工程,也显现一种新的城市发展理念,海绵城市的用意正在于让城市告别钢筋混凝土的森林,让大地能够呼吸。但这样的工程不是一日之功,城市发展建设达到一定水平阶段,具备相应的条件,才能推进相应的项目。排水看起来只是地下进展的工作,其实与地面工作环环相扣。

自古以来城市就面临排涝问题,但当现代城市发展到高楼林立、地铁纵横,快节奏的消费生活模式得以进行,城市便实现支撑复杂的人类行为模式,排涝应对的局面更复杂,也成为现代城市建设课题。在这个意义上,排涝不力,大水漫灌,也往往成为“发展中城市”的疑难杂症。比如像北京、上海,包括我们武汉,时不时会因为一场大暴雨而被水淹。但“发达城市”也不是一天一年建成的,欧洲很多城市已经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发展史,相应的,排水系统也经历了漫长的发育时期。单就基础设施而言,它们已经跨越了“发展中”阶段。

从各种意义说,武汉还是一座建设远未完成的城市,经济尚未定型,各项社会事业也处在齐头并进时期。伦敦、巴黎的地铁已经运行100多年了,而我们的地铁还在热火朝天的建设中。“发展中”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即使是旧城改造,也不是凭主观意志对外宣布一下,就真的宣告结束。即使旧城改造结束,发展却仍然是一项“中心工作”。随着发展,新的问题又来了,或者认识不同,发现了新的问题。

城市减灾也是一个长久话题。减灾没有终止点,恰恰是减灾驱策着一座城市不断夯实功能,深挖基础。即使在发达国家的城市,一场风暴、一场大雪、一次大雨使城市困扰或瘫痪也是不时发生的。人们交口称赞的巴黎“地下宫殿”,在近日法国遭遇的强降雨天气中,也显现出疲惫,包括巴黎在内的中央大区和大巴黎地区等19个省发生了洪水灾害。由此可见,“下水道良心”如巴黎,同样面临自身的问题,自然灾害面前,城市建设有与时俱进的课题。

城市在发展,打基础与追求长远并行不悖,这是漫长的建设过程,它隐伏于渍水的画面之后,却需要客观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