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教益的一件事

www.2138com 1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一对前几天还是一对现在已经说分手各奔东西的一对朋友 !

时间:2016-06-08 21:26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被遗弃者(2)

        题记

“我错了”!从早晨到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这三个字。
错了,实实在在,错了十六年。他们是我的父母,我属于他们,永远,永远……

目录 |《缺失的爱》目录

“爸,你就让我跟诺诺在一起吧。”安流着热泪恳求爸爸。

可能是上帝的安排吧,在一个夜晚,不满一岁的我,被丢
弃在他们家门口。从此,我成了他们的养女。“保守秘密”也
成了父母的共同心事。

上一章  | 被遗弃者 1

“安,诺诺有病,他会传染给你的。”安爸抚摸着安刚做过离子烫的柔顺长发。

但是,“秘密”没保住。在刚刚告别童年之际,我还是知
道了真相,明白自己是一个“弃儿”。我苦恼,我自卑,甚至
想到过死。在我的眼里,他们变了,我也变了.我再也不是昔日的“宠儿”
了,我只是一个玩偶,一片纸屑,一个从垃圾箱
里捡来的“灰姑娘”。我真恨,恨抛弃我的亲生父母,恨这个 世界,更恨我自已。


“爸,我可以打预防针的,医生说只要打过预防针就不会传染了。”

“砰”,拎着的暖壶爆炸了。一壶刚刚打来的一百摄氏度
的开水,全都毫不留悄地泼洒在我的腿上。双腿立刻红肿起泡了,疼痛难忍。正在厨房的妈妈闻声赶来立刻给我找药、上药。豆大的汗珠从她脸上淌下来,一滴一滴地落在我的腿上,
不知是汗还是泪。当大夫的爸爸也赶回来了,马上给我包扎。
我的腿似乎不存在了,只觉得膝下有盆火在燃烧。恍惚中,觉得自己正吊在一个悬崖边,下面就是要爆发的火山。熔岩在脚
下,身边是光秃秃的峭壁,只有一棵小树的树枝从崖上伸来。
我死死地抓住它,抓住它,指甲都深陷了进去。

文 / 季风无忌

【连载】《缺失的爱》第 3 卷 被遗弃者(2)。“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我就你一个女儿,我可不想你有个什么天灾人祸啊。”安爸意味深长地说。

转天早上醍来,疼痛已减轻了许多。腿上已缠着厚厚的绷
带,身下铺得软软的。猛抬头瞥见了墙上的挂历。糟了!今天
幵始毕业考试了。怎么办?怎么办呀? ! “来吧,先洗洗脸,
吃早点,回头我和你爸爸送你去考试,来得及,别急! ”说
着,一条毛巾递了过来。这时我才发现妈妈胳膊上的血痕。 “妈,你……”
“没什么,你昨天太疼了,所以……”哦,全明白了。那恍惚屮的悬崖、树枝……


“爸,你要相信诺诺,更要相信我,我们在一起会幸福的,而且还会带给你幸福的。”安跪下来流泪盈眶。

早饭后,爸爸背着我一步一步地小心而艰难地下了楼,把
我放在了早已铺好厚厚座垫的三轮车上。妈妈在车后扶推,爸爸开始蹬车前行。此时,我眼前晃动的是一个背影,瘦小的、
弯曲的、向两边艰难晃动着的背影,阳光照在他的头顶、几根
银丝在闪亮。过早发白的头发,过早弯曲的脊背,过早衮弱的
躯体,这就是我的爸爸!晨曦中,三个身影在缓缓地向前移
动,我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热浪,眼泪簌簌地落下……

妈妈的背影终于消失在不远的拐角处,我转过头开心地看着那一大堆的零食,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孩子,我静静地吃着,一包接着一包,打开的零食很快就被我吃完了。我把剩下的零食抱在门前,然后坐在门槛上看着门前刚才妈妈走过的路,我在等待妈妈从那个拐角出现。

安爸看着女儿满脸的泪和跪在地上颤抖着的双腿,心立刻疼痛了起来。心情就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内心更像蜘蛛网,交织的让他心乱如麻心痛如刀绞。他知道女儿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是在棒打鸳鸯扼杀女儿的幸福。可是理智和人性不得不让他这么做。他不能大方的这么快让女儿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毕竟不出其它的什么意外女儿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可以活。他相信这不是自私,这是身为人父的责任和义务。虽然每个父母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幸福,但又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的幸福来的太早,年幼无知的幸福很可能是暂时的,等成熟稳重之后,或许就不再幸福了。

我终于按时坐在了考场上。现在,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
错了!”我只有上百次地重复这三个字。“弃儿”我不否认;
我更是个“宠儿”!不由地,想起了一首我喜爱的歌:

夕阳的余晖慢慢的占据了整个世界,不知何时我坐在门槛上睡着了,醒来后,我起身进屋找妈妈,可是屋里没有,院子里也没有,我站在树枝搭建的小院子门口,拼命地喊着妈妈,可是没有人理我,我拼了命地哭,鼻涕和眼泪混合在一起,弄的满身都是,哭到没有力气,哭到只能坐在地上喃喃地说:“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安,请原谅爸爸扼杀了你暂时的幸福,以后你会明白的。”安爸强忍住内心的疼痛严肃地说。

……”

周围慢慢地暗了下来,我躺在黑暗里,恐惧地看着天上的星星,那里有唯一的一点点的光亮,我感觉这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地上。

“不,爸爸,你不可以这样残忍,我们会幸福一辈子的,真的会幸福一辈子。”安惊慌地晃动着爸爸的右腿。

有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还没到门口,我就听见他骂人的声音,那是爸爸回来了。

“孩子,长痛不如短痛…你千万别恨爸爸…”

他开了灯,看见我躺在地上,满脸的鼻涕和灰尘,拿起拐杖就往屋里走,边走边破口大骂,刚到门口他看见地上的零食一愣,走到屋里,不一会就是摔东西的声音,我站在门外看窗户上张牙舞爪的影子,好想妈妈。他走出来看着我,我看着他。

“爸,我会恨你的,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安突然站起来用双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我饿了,我要妈妈。”

“孩子,你要做什么?”安爸看着女儿手中的水果刀激动的说。

“你妈妈死了,再也不回来了。”

“爸,别怪女儿,我真的很爱诺诺,自私地说超过了爱你…如果你不答应,我会更快的一步就走向死亡…”安把水果刀稳稳地放在脖子深处。

“我不要爸爸,我不喜欢爸爸,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再次的大哭起来。

“孩子,你不觉得这样对爸爸很残忍吗?”安爸想尽力压制住女儿的情绪,不想却反其道而行。

“就知道哭,你妈死了,以后不准再提她。”

“爸,残忍不是绝对的,却是相对的,你是大人,应该比我明白…”

他走过来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被巨大的力量打倒在地上,两眼直冒金星。

“好吧,为了我不对你们残忍,你们就对我残忍吧…但安,你一定要小心幸福…”安爸知道女儿的脾气,更知道自己的脾气,无奈更多的是心疼地任女儿而去。

我趴在地上恐惧的看着他,再也不敢张嘴哭一声。他默默的走到门前,用脚狠狠地把零食全都踩碎,然后低着头蹲在门口不说话。

“谢谢爸爸,我会幸福的…”本来已经是满脸泪水的安更加满脸泪水,或许是难过了劲而喜急而泣吧。

我的童年在妈妈的离开后,慢慢地拉开了序幕,快乐的童年都一样的,而我的却独具一格,要说到不同?别人的童年是一部喜剧,而我的是一部悲剧,仅此而已。

安爸眼睁睁地看着女儿丢掉水果刀往外飞奔,是那么的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他比以前更喜欢喝酒了,每次都是烂醉如泥,爷爷看见他这样,总是说他不争气,买个媳妇都能让她给跑了,爷爷担心我的安全,执意把我带回乡下去和他住,而我也暂时的摆脱了爸爸,只是妈妈的影子却在我的身体里越长越大。

“安,我们分手吧?”当安刚说服爸爸高兴的来见诺诺的时候,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了诺诺的这句让她伤心到比自杀还痛苦的话。

因为要上学的原因,我不得不重回到镇上读书,
3年后我又再一次的回到了他身边常住,他比以前颓废了许多,他看我时的复杂的眼神,里面藏着爱还有深深的恨。

“什么…?”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多的是不敢相信诺诺会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我终于开始上学了,可是学校里的同学都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他们不喜欢和我玩,他们说我是没有妈妈的野孩子,是没人要的孩子,说我是酒鬼的孩子,说我是个坏孩子。

“安,我说我们分手吧?”诺诺一字一句地说。

我长的比他们任何人都高,我打了他们,他们鼻青眼肿的样子真的好好笑。

www.2138com,一字一句,一句一伤。

当天晚上,家里终于热闹了一次,同学的家长找到了我家,在我爸爸面前告了我一状。我看见爸爸铁青着脸,

“为什么,我已经说服了我爸爸,没有人再阻碍我们在一起了。”安努力让自己已经在爸爸面前流完的泪水不再流出来。

“龙龙,你过来。”

“不,我已经不爱你了。”诺诺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在说谎。

我怯生生的走过去,他猛地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左边的脸顿时如火燎一般。我怒目的看着他,他又是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我顿时被他踹倒在地。

“是因为你的病吗,如果是,这不是你不爱我的理由。”安似乎很明白这一点,并不是她偶像剧看多了,而是她明白她跟诺诺的感情有多深刻。就像伤口上的盐一样刻骨铭心。

“不好好读书,在学校打架,嗯?谁教你的?你个瘪犊子没事就给我找事。”

“你要相信,安,我真的不爱你了。”安说的很坚决。

小时候的他打妈妈的场景不断的在我的脑海中呈现,我坐在地上看着他不敢说话。

“给我一个你不爱我的理由。”安见诺诺如此坚决,仍不死心地问。

旁边的同学家长们看不下去了。

“就算我能给你一千个理由,那也是令你伤心的一千个理由。”诺诺见安仍不死心,更加坚决更加残忍地说。

“这次就算了吧。”

“不,我就要一个能让我死心的理由。”

“以后不要再打架了。”

“安,我相信我的每一个理由都能让你死心。”

“小孩子,算了算了。”

“是吗?那你就说一个出来。”安咄咄逼人。

“好了,别打了,我们也是想告诉你,在学校打架不好。”

“安,你这是何必呢?”

“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打家,就要赔偿医药费了。”

“哈哈…说不出来了吧,那就说明你还是爱我的,哈哈…”安突然大笑了起来,像个疯子。

我看见爸爸一个一个的赔不是,说我做的不对,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的。他们慢慢的都走了,我依稀听见他们说,真是个有人生没人养的孩子,这样的家庭能养出什么好孩子,唉。

“在我父母的安排下,我要和别人结婚了。”诺诺终于说出了个能让安伤心的理由。

他们都走后,我看见爸爸转过身,从身上抽出一根皮带,狠狠的抽在了我身上,我拼命的躲,可是那皮带如长了眼睛一样,总能打在我身上,痛的我满地打滚,深深的恐惧占据了整个身体。

“我也可以和你结婚的,现在立刻马上。”安从没想过会是这个伤心的理由阻碍了他们之间的幸福。她把她能想到的所有理由在脑海里暗暗地像电影播放一样过了一遍,却唯独没有这个理由。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泪都已经哭干,声音也开始嘶哑,也许是他打的累了,他放下皮带,坐在板凳上,看也不看我。

“不,安,和我在一起这么久,你应该了解我,我真的不爱你了。”

第二天,我浑身疼痛,腿上、后背上一条一条的皮带印那么鲜艳。我在家里躺了3天之后,才能去上学。

“不,诺诺,你爱我的,你宁愿要和你不爱的女人结婚也不和我结婚吗?”

从那以后,那些同学都对我很好,他们给我吃的,帮我拿东西,我第一次觉得暴力可以给我带来好处,虽然我也在家躺了3天。

“可安,我爱她。”

我开始变的暴戾,变得不爱学习,变得逃课和打架斗殴,因为我身高的原因,竟然没人能打过我。我在家里是被打的人,而在外面,我是打人的人。

“有多深?”

谁也没经历过我所经历的那些。

“超过了爱你。”

我被罚跪过,跪在冰冷的地上2个小时,
直到膝盖失去了知觉,直到浑身冻的僵硬。

“父母之名,难违,是吗?诺诺,你真混蛋…”安瞬间崩溃了,在父亲面前没有过的崩溃,从未有过的崩溃。

我被拎起来然后狠狠地扔在地上,我像一只可怜的小狗,被任意宰割却找不到保护自己的方法。

“不是父母之名难违,是本不可违,而我也真的不爱你了,我厌倦了你。”

我被别人嘲笑,被爸爸谩骂,只因为我没有妈妈,只因为我越来越像妈妈。

“我一个女人就可以为了你违背我的父母,你一个男人…”安咬牙切齿,一字千斤重,深深地压在诺诺的心里。

他的每一次打骂和伤害都让我学会了恨,他不断地重复并告诉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妈妈的离开造成的。

“安,对不起…”

是她,给我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 ;

“诺诺,我看不起你…”

是她,给了我这么痛苦的人生;

诺诺看着安远去的背影发呆,心一滴一滴在滴血,就像没拧紧的水龙头。

是她,抛弃了我,跟了别人私奔;

安,真对不起。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是她,不再爱我……

“诺诺,你怎么了?”诺母看着儿子已经哭红的双眼问。

我恨他,也同样恨着她,我是这世界的弃儿,是这个世界的被遗忘者,他们重没有给我真正的爱,哪怕一天的温暖,我恨他们,恨他们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恨他们对我做的一切。

“没事,妈。”

小学的生活我在充满着恐惧和暴力体罚中度过,我学会了察言观色,我学会了欺骗和伪装。随着年纪的增加,我和妈妈长得更像了,
我经常能看见他在烂醉以后看着我的脸出神,那里面有燃烧的恨意。

“你见了安,是吗?”诺母似乎看出来了儿子的心事。

初中了,九年义务教育虽然是普及的,但是终归还是要钱的,他告诉我家里没钱了,让我不要再读书了,去外地打工赚钱吧。其实我知道,他是把钱都拿去喝酒找女人了。

“恩。”

有一次他从镇上带回来一个女人,本就隔音不好的房间,我听见急促的喘息声和床板吱呀吱呀的声音,如今我早已明白那是什么,一股热流从下身往脑子里面冲,我居然有了反应。

“你和她说了分手?”

也许是妈妈的容颜给了我一副好皮囊,我长的帅而且个子高,我的书桌里从不缺女生给我的情书。可是我并不知道如何去对一个人好,如何去和一个人相处,而我这么多年学到的只有如何去恨,如何去使用暴力。

“说了,说分手之后 ,
她恨我,我也恨我自己。”诺诺忍不住,泪水再次像瀑布般流下来。

我终于在初三那年被爸爸强制退了学。

“儿子,看开点,我们也和你们一样痛苦。”诺母意味深长淳淳教导。

熟悉的喘息声和床板吱呀吱呀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躺在床上无法入睡,好不容易隔壁的声音停了下来,我听见鼾声响起。我迷迷糊糊的准备睡去,突然,我感觉一直手伸进了我的被窝,滑向了我的下面。

“妈,你说我要是没有这个病多好。”

我猛地睁眼,我看见那个女人,她示意我不要出声,我莫名的感觉到浑身的燥热,她紧紧的抱着我,突然间变的如此踏实和安心,多么像妈妈小时候抱着我的感觉。

“…”

我又可以上学了,用自己赚的钱。因为那一夜,我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我真的很爱安,可我有病,我不想让她陪着我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我和你爸会把你治好的,你要自信。”

下一章  |  待续……

“没安,我无法自信。”


“安,你醒醒…”安爸晃着倒在自己血泊里的女儿。

又可以上学了,用自己赚的钱。因为那一夜,我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安割腕自杀了,血流了满地。

医院的药味十足,冲斥着已经习惯了的诺诺。

“安,你醒醒…”诺诺叫。

“诺诺,你对安怎么了,她怎么会自杀,我已经答应她跟你在一起了。”安爸很生气地说。

诺无法回答。一直摇头。

安死了,失血过多。

诺还活着,病还没好,依然严重。但至少还活着。

活着就是希望,不像安,彻底无望。

天堂很远,安,慢慢走。我会追上你。诺诺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