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等你

深情等待,不怕时光凉薄;爱一个人可以爱到化干戈为玉帛,不怕花事阑珊,与岁月低眉白首,与时光抵足而眠。不敢说再见,只喜站在每一个岁月的路口,等你…….

初春,相约初心

时间:2016-06-08 19:56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看着烟青的深夜,想起了徐志摩与林徽因的爱情。厦门的这些日子,也像雨雾里的伦敦,好似有意无意地营造一种烟青而浪漫的气氛,每一天都那样若有若无地飘着烟青的雨,朦胧了意境,无休无止。很是偶然的,他们相遇了,一把油纸伞,亦或是一张薛涛纸,从文字到旅行,从现实到梦境,从昨日到明晨,字里行间深深浅浅的笔走着深情。有时候,心动了就彼此沉默。或许,是因为爱了,爱了才会如此。唯有爱了,才会见字如面,看雨生情;唯有爱了,才会迎风柔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也唯有爱了,才会希望茶永远不要凉,酒永远不要停。多少的感动,或许只有爱过了不爱了的人,才能懂得。

时间:2016-09-30 11:14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等你——题辞.微尘陌上.

夜阑星微,碧浪风推,心思静谧如似纱织的帘帷,朦胧隐约了一世的深情。这样的爱情,适合安静自处,适合以天马行空的宽度去逍遥忽远忽近的距离,适合我在这里、你在那里地相思,适合此一刻的寂寞,只我一个人尝、一个人醉、一个人抚慰淡淡的心碎——烟花易冷,红尘易变,璀璨之后的时空不会恒留永久的繁华。风无言,夜无声,沧海有心,静夜无温,温存只在倏忽刹那间,记忆中的全部徒剩凉薄。如此时,蘸夜为墨,写生鼓浪屿,将一世的深情为厦门的天空以烟花点缀,让情愫绮丽,匀进心境,拽景成画,字也流伤!

初春,一个季节的初始,一场花事的开端,是如莲的脾性的——题辞.微尘陌上

许多时候,下了班,无处可去,便常会去一家大排档,就着临街的位置,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着人来人去。

记得不知是谁说过,人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会渴望能够有一个可以和自己惺惺相惜的人,而被俗事缠身之时,许多感动的片段都会被忽略。我想,我与你的投缘,是有着他乡遇故知的情结的罢。你或许生于水乡之地,而我亦是来自蜀南水乡,那里有过吴光第,有过李宗吾,也有过郭敬明;那里也有青花衣,也有油纸伞,也还有沱江里的乌篷船,如此,明山秀水里滋养出的人物自是不同凡响,因此,我深信,你就是南渡而来的那个临水照影的女子,我便是那阙南渡宋词里轻吟的伶人。而你,便是我一直在等的

春来的时候,气息尚有些料峭与清寒,是低温的。

www.2138com《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等你》。偶尔的,想起雪小禅的一些句子,“同道的人,终会相见”或者“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于是,很想为你写一些文字,而这些文字也就叫做“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等你”罢!

www.ldf602.cn

我们便站在一个季节的门槛,看冬寒的风云渐渐散去,看烟青的细雨进入尾声,也看金丝清羽的鸟儿渐次地来占据它欢喜的那株花枝。

是的,一直很想为你写一些文字,虽然不登大雅之堂,但字字深情,是丰盈在这句读里的。

风声幽微,细雨已尽,我们终究是迎来了一场即将盛开的花季。

许多时候呵,孤独得久了,便成了寂寞。

初春,如果可以视作一本书,那么,她便是一部回归内心的散文集,往事、岁月、静笃、不安,皆是化作季节沉淀后的温柔与温热,一个人安度或低温或喜伤的光阴,有慈悲,有宽厚,有蜜意。

总是羡慕那些在烟雨长街里执手行走的伴侣,羡慕那些公园长椅上窃窃私语的情侣,羡慕那些眼目浑浊却深情对望的黄昏老伴,羡慕那些晨钟暮鼓里行色匆匆的平凡夫妻。

初春的笔触,是深情的,就如一个精神强度丰满的女子,虽或是低温的脾性,但真实存在,活着,捱过了上过季节的寒冬,深情地活成一棵泛着绿意的树,而不是一枝藤萝,在每一个动人的日常,招摇在每一个清晨与黄昏的重复中,拨云见日,让平凡的日子泛着光泽。

在这薄情的世界里,人来人去,三生缘定的又能有几人?一世深情的又能有几人?日月的圆缺,从来都是未曾变更的,却已是看透了多少回生死离别爱怨离分。日头凉薄,月轮纤素,又何曾为谁变过颜色?红尘苍苍,百年一恍,你或者我,其实一直在重复一个相同的故事,一场相同的爱恨深情。

在这样的季节,木枝只是在萌芽,小草也只是淡淡的染了一层嫩黄色的意,但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满含萌动的新意,虽是懵懂着,好奇着,或者说,幼稚而单纯着。

春蒸秋尝,瓜菜米香,日子便在这一箪一食里堆积,然后泛黄,至终了,我们都会走到那一堵属于自己的墙。

我在这样的季节,于简淡中,体悟一个岁月开端的迎送,一个季节初始的悲喜,于尚存蛮荒的陌上行走,深情地活着。一箪食、一瓢羹,瓜菜米香中,在凉薄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一日日活下去,忽略世间的冷暖,删刈时间的凉薄,与曾经的曾经化干戈为玉帛,与岁月抵足而眠,活成一种深情。不必在意恼人天气又春阴,也不必顾虑乍暖还寒时候,难将息的感知,只看云山雾水,且听风吟。

立夏时节的暖阳,日头清白而光亮,树木葱茏,已是肥了旧年的那株花枝。这青葱的日子,是绿的新意,也像极了你的青衣。在这样一个季节,与你初遇,也似这般和煦的暖。遇见你,在好的季节,是很好的。因为,我的心,是与你的心,戚戚相关的。

初春的时节,可以不再有寒冬里怜世的悲悯,也可以将厚颜的铅华洗尽,一身轻装,没心没肺的迎接这新的一季,为即将来临的日子,不再悲喜!

与你素未谋面,你的样子,与美丽无关,只与我的深情有关。

看似薄情,实则深情。拿捏好分寸的孤独与深情,温度适宜,恰到好处,足以心仪。

如果可以,在某一天,握住你的手,行走在时光匆匆的背影里,在花叶迷离的缝隙间,在白发垂垂的暮年中,织缀的是我对你的深情,好歹一世,还行!

在生活的日常和晨昏中度心,在季节的原初与起始处修行,怀一颗素心关照人世大千的日常,以青春的精神照亮灰暗的人生时刻,见心明性。心境至禅,心事熹微,字字相暖,寸阴寸金,将流失掉的宽厚、静贞、素朴在薄情的世界里一一途经,平和自在,抱持初心。

时光可逝,而深情不老,愿与你同行。

有一只剑胆,可金戈铁马来去江湖;有一副忠肝,可铁骨铮铮心寄大千;有一颗琴心,可轻舟素琴续写缠绵。如此,即可于禅意的清浅处,扣中熹微于无声,度万物于初心。

我在厦门的桥头,遥望海天,寻找咫尺之间的你,或者,桥的那头,便是你浅浅的身影,朦胧在深深的雨巷,朦胧在烟青的雨里,也朦胧在了海天深处的夜里,而我此时,只愿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初春,一个季节的初始,一场花事的开端,是如莲的脾性的。这个岁月在开始了的季节,没有精雕细琢的清词丽句,低调幽淡,不着尘垢,只有素简的朴,宁静的美,如乐府文字里的罗敷女,蛰居于一个季节寂静的一隅,为光阴遣词造句,为刻骨铭心的事深情作记,心素如简,修好柔软的心,是恬淡而自在的。

www.2138com,岁月砥砺,让我看似薄情,实是深情到极!

这个季节的初春,出深寒而不屈,出淤泥而不染,见素抱朴,以宁静为风景,以宽厚为气质,对曾经岁月里的那种肃杀与轻慢,温柔相待,虽生存于薄情的世界里,却深情地活着,宠辱不惊!

我终是穿过了季节的长廊,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等一个人,等你在这个城市的转角处,期许一场安暖的相遇,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样一个岁月的初始,初春时节,我想,她便是丑石中的暖玉,她便是潭底里的素莲,她便是幼年时的蝴蝶,终会在某一天,在一个不远的绝代风华的日子里,盛开她的美丽!

深情等待,不怕时光凉薄;爱一个人可以爱到化干戈为玉帛,不怕花事阑珊,与岁月低眉白首,与时光抵足而眠。不敢说再见,只喜站在每一个岁月的路口,等你…….

如果可以,把这个初春的季节,比喻作“妙”,那我愿意当她是一个“妙人”,——一个和婉的,清宁的,闲适的女子,落落大方地走进山间田园,走过林间陌上,与山水结缘,与草木结伴,在凉薄的风里,在潇潇的雨中,与浮华红尘拉开一段界限,不理纷嚣,不媚俗艳,更不耽溺于奢靡的犬马声色。日常里,绝不会有盛大繁丽的烟火气息,温静,柔雅,意境闲适,活得也像一株嫩绿色的草木。是呵,这样的一个季节,是元曲里的那个伶人,是宋词里南渡来的那个歌者,更是洛神赋里那个凌波微步的女子。

看着烟青的深夜,想起了徐志摩与林徽因的爱情。厦门的这些日子,也像雨雾里的伦敦,好似有意无意地营造一种烟青而浪漫的气氛,每一天都那样若有若无地飘着烟青的雨,朦胧了意境,无休无止。很是偶然的,他们相遇了,一把油纸伞,亦或是一张薛涛纸,从文字到旅行,从现实到梦境,从昨日到明晨,字里行间深深浅浅的笔走着深情。有时候,心动了就彼此沉默。或许,是因为爱了,爱了才会如此。唯有爱了,才会见字如面,看雨生情;唯有爱了,才会迎风柔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也唯有爱了,才会希望茶永远不要凉,酒永远不要停。多少的感动,或许只有爱过了不爱了的人,才能懂得。

初春,这样的一个季节,独守着自己的一片清明天地,饱满着自己的一个精神世界。她就像造物主为岁月量身定制的一件性灵的作品,一件款款深情的盆景,让我于岁月的交错时节,赏心悦目。

一份不计时长的等待,便是相守;一份不计时长的相守,便是爱情;一份不计时长的爱情,便是深情!

在这样的一个季节,我好似发觉了这寻常生活里的幽微风雅的美丽,正如一池静水,她染了阅历的色,里面有旧年的枯枝,还有往昔的陈事,但水波不兴的宁静里,是希望的孕育,是莲芽的萌生,也是虫子们蠢蠢欲动的先声。

夜阑星微,碧浪风推,心思静谧如似纱织的帘帷,朦胧隐约了一世的深情。这样的爱情,适合安静自处,适合以天马行空的宽度去逍遥忽远忽近的距离,适合我在这里、你在那里地相思,适合此一刻的寂寞,只我一个人尝、一个人醉、一个人抚慰淡淡的心碎——烟花易冷,红尘易变,璀璨之后的时空不会恒留永久的繁华。风无言,夜无声,沧海有心,静夜无温,温存只在倏忽刹那间,记忆中的全部徒剩凉薄。如此时,蘸夜为墨,写生鼓浪屿,将一世的深情为厦门的天空以烟花点缀,让情愫绮丽,匀进心境,拽景成画,字也流伤!

我于这样的季节,对生活心怀敬意,落居于山野小村,在清宁的每一刻时光里,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工作忙碌,吃茶养花,读书听雨,沉湎于花草树木,陌上山水,清茶浅酒,热爱同事的坦然笑声,热爱路人的慵懒行走。偶尔,缓下来的日子,与弟兄朋友恋人,钓一场不用上钩的鱼,吃一锅十足麻辣的火锅,谈一世不说再见的爱情。

是呀,除了颠沛,谁肯收留我此刻无序却愁绪的流离?惟你、惟我,还会炊燃那一枚烟花取暖么?

这样的日子,并非神仙似的,仅仅是,在我们看遍繁华浮沉的岁月后,选择回归我们出发时的那一颗初心,深情地活着。

记得不知是谁说过,人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会渴望能够有一个可以和自己惺惺相惜的人,而被俗事缠身之时,许多感动的片段都会被忽略。我想,我与你的投缘,是有着他乡遇故知的情结的罢。你或许生于水乡之地,而我亦是来自蜀南水乡,那里有过吴光第,有过李宗吾,也有过郭敬明;那里也有青花衣,也有油纸伞,也还有沱江里的乌篷船,如此,明山秀水里滋养出的人物自是不同凡响,因此,我深信,你就是南渡而来的那个临水照影的女子,我便是那阙南渡宋词里轻吟的伶人。而你,便是我一直在等的。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于厦门同安,2016.2.29晚间

我是深情的,即便厦门的雨季里,已是没有了烟雨里的那把油纸伞,但我终是来了,在厦门的桥头,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等你!

文/微尘陌上,Q895144520,于厦门同安,2016.5.7周末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