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时光,须臾忘转流年

图片 1

图片 2

时间:2016-06-08 19:32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admin评论:- 小 + 大

01

-01-

》》》当一个人以为可以牢牢抓住对方的时候,离分手就不远了
深夜的十二点,很多人都已入梦的情况下,我还窝在沙发上等着尹夏天的归来,饥寒交迫,让我好不狼狈。逐渐昏睡之际,听见门‘吱呀’一声,我一下子来了精神,跑到门口,给了尹夏天一个大大的拥抱。他有些惊讶:你怎么还没睡。我可怜巴巴的说道:我饿,等你回来做饭。清楚的看到他紧锁着眉头,眼神中有一丝闪躲,冲着我大吼:不要什么事都依赖我好吗?我很累。心口猛的一沉,堵得我说不出话来。他轻轻推开我的身躯,走进了卫生间,没有理会身边呆若木鸡般的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们之间变的这样若即若离,明明他就在我的眼前,伸手就可以触碰的到,却感觉好像隔了好几个世纪的距离。刹那间,我觉得,有些实质性的东西就在这短短的对白中变了。
第二天,尹夏天招呼都没打的出去,从那天过后,再没有回来,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漆黑的夜里,我伸出手,指尖只有寂寞荒凉划过,我开始回想,尹夏天是有多久没回来了?这是我从没有想到过的事情,我以为我和尹夏天就像肉肉所说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看,我就是这么可笑。电话响起的时候,我激动的以为是尹夏天打来的,拿起却看见是肉肉,刚按接听键,就听见肉肉在电话内边悲愤的说:北北,我看见尹夏天和一个老女人来我们酒店开房了。世界就好像从我横在半空中的手臂中间,轰然断裂成了两半。她叽叽喳喳的一直说个不听,而我却再也听不进去,拿着外套直奔肉肉所在的酒店。肉肉看到我的到来,急忙跑了过来,扶住我颤抖的身躯,怜惜的说:小北,你要冷静。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他们在几房。407。肉肉脱口而出,而后赶紧捂住了嘴巴,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要进去?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径直越过她上了4楼。
一直站在407的门口,我却突然没了前进的勇气。肉肉跟了上来,看看我,再看看门,无奈的叹口气,终于扬起了手砸向了门。“谁啊”,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在里边想起,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加速,一股莫名的悲伤随之而来,充斥着心头。没有回答,肉肉只是一个劲的砸着门。当尹夏天开了门,准备破口大骂,却看到门外站的是我,顿时目瞪口呆,所有的话都卡到了喉咙,像一个犯错的小孩,低着头木木的喊了一句:北北。“夏天,怎么了?”像所有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故事的第三位主人公华丽丽的登场,边问边走到了门口,雍容华贵,温柔如水,那就是我第一次见叶林海的印象,如若不是眼角淡淡的鱼尾纹,见证了岁月在她身上所留下的痕迹,我真怀疑她到底是不是自己口中所述的42岁,而是只比我大几岁的姐姐。

苏辰给北北来电话的时候,北北正在办公室熬夜做项目策划,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显示为,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七号,农历的大年三十,二十三点四十九分。

“北北,我爱你,并不是因为你有多么的漂亮,多么的温柔,我爱你,因为你就是你。”

叶林海坐在我对面,悠然自得的搅拌着咖啡,我直直的盯着她,终于忍不住,恶狠狠的说:把他还给我。她这才抬起头,眉开眼笑的看着我:凭什么呢?柔声细语,平静到没有丝毫波澜:尹夏天的身上没有刻着你季北北的名字。我感觉怒火一下子冲上脑门,拍案而起:你这么大年纪还要点脸不,老牛吃嫩草,不嫌丢人。她没有被我如此愤怒的举动和不被尊重语言而恼怒,依旧满面春风,她越是笑,我就感觉自己内心的那团火烧的越旺,然而,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彻底将我击的溃不成军:尹夏天说,他爱的是我。我猛然一怔,张口结舌:怎,怎么会。一个男人需要的是一个女人给自己事业上的帮助,生活上的照顾,而你,季北北,你给不起的我全部能给。她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刺激着我的耳膜:每天无止尽的撒娇任性,是个男人都会觉得累,夏天现在成熟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既然给不了他幸福,何不放他走呢?
既然给不了他幸福,何不放他走呢?这是叶林海那天离去的后一句话,自始至终,尹夏天都没有和我来解释一句。呆呆的看着她走到酒店门口挽着尹夏天的胳膊上了车,扬长而去。我像沉睡的狮子突然清醒了一般猛的跑出去,追着车大喊:尹夏天,你不是说过要给我幸福的吗?一次次的摔倒,一次次的爬起来,而他,却走的决绝而凛然。尹夏天,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一个爱慕虚荣的人,金钱,地位,难道远远的超过了我们的爱情吗?尹夏天,是不是,我始终是你生命里插曲,而你生命中后的结局,就是能给你一切的叶林海?你走的这么没有留恋,甚至连一点吝啬的暗示都不给,叫我怎么去接受?》》》当爱情充斥着出轨与自残,我们之间还剩下什么
季北北出事的时候,我正和叶林海在房间里翻云覆雨。电话是肉肉打来的,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的恐惧与哀伤:夏,夏天,北北她……她怎么了?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让我不寒而栗。或许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开始呜呜咽咽的在那头哭了起来,一个劲的喊着:血,血。自杀!这是我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先把她送医院。急匆匆的挂了电话,我立马下了床,迅速的穿好衣服,叶林海拉住欲要离去的我,温柔的声音里像是隐藏着无数把尖刀:不要离开。看着她一脸妩媚的笑,没有犹豫,我甩开她的胳膊:叶姐,对不起。那一刻,我就那么痛彻的害怕,季北北真的会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苏辰在电话那端说,北北,我要结婚了。

路北北被这样的话打动了,她认为一生之中能遇到一个爱你爱到撕心裂肺的人不容易,所以从交往的第一秒开始,她就认定这个男人会是多年之后陪她白首的人。

刺鼻的味道,没有瑕疵的白,季北北就那样安静的躺在床上,她苍白如纸的面容,像一个脱离尘世的天使。肉肉看到我,又开始呜咽的哭了起来:医生说,如果晚来一点,就没了。看着她左手臂弯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还隐隐沁出些红,我的心就莫名的悸痛。季北北醒来已经是送进医院的第二天凌晨了,肉肉早已回去上班。她看见身边陪伴的人是我,凄凉的一笑:我怎么没死掉?我怔了怔:北北,好好的活着,好吗?一句话,触碰她心底的柔软,她开始在我面前簌簌的流下泪水,呢喃道:尹夏天,为什么要背叛我?我的心一阵绞痛,说:北北,对不起。她黯然伤神: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一起经历过的倾城时光?语气惨淡到不行,心疼的望着她,没有说话。
她开始絮絮叨叨的讲了起来:我父亲刚不在的时候,你抱着我哭了一整个晚上,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认定你了你知道吗?因为肉肉跟我说,能为你哭为你笑的男孩子,是值得珍惜的;后来,你总是认真的搭配菜系给我做有营养又可口的饭菜,你知道我胃口不好;你总是喜欢看见好看的衣服就给我带回来,你知道我爱漂亮;你总是喜欢抱着我睡觉,你说你知道我没有安全感,知道我怕冷;上街的时候你总是喜欢背着我,你说背着我就像背起了全世界;无论走到哪你总会牵着我的手,你说你怕我迷路;看《紫玫瑰》的时候你说,你许你一千零一个愿望,一千个愿望是希望我快乐,后一个愿望是,让你来给我幸福。顿了顿,她抬起头怔怔的望着我:难道你都忘记了吗?浅淡的音调夹杂着巨大的悲伤,看着她满脸泪水,只觉得六月的天气霎时冰凉起来,混浊着我的泪,流进心底,辗转成痕。
她嘲我努力的扯出一个笑容,味道却是苦苦的,她摊开手掌,手心里一张小小的大头贴深深的刺痛着我的眼睛,照片上,季北北开心的亲吻着我的脸颊,脖子上,还有一道醒目的疤痕,是我不小心拿戒指挂的。这些画面,这些话语,还尚存余温的留在我的脑海,让我瞬间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都抛弃了。身体开始不由的发抖,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季北北把那张小小的照片撕扯成两半,把属于我的那半放到我手心,她咬了咬嘴唇,突然就笑了:尹夏天,我正式和你说分手。撕心裂肺的痛开始消散在心脏的各个角落,我睁着眼睛奋力的向上看,这样眼泪会比较不好流出来,我说:季北北,忘了我吧。》》》海风依旧眷恋着沙,蝴蝶依旧狂恋着花,你却错过我年华
那天从医院出来,我辞掉工作,开始夜不归宿,开始迷恋吃摇头丸,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那样可以使我没有烦恼,没有悲伤,把记忆暂时封存。我开始刻意的去埋葬尹夏天这个名字,于是,在彻底没有他的第三个月,我成了艾尔七的马子。只因为艾尔七说:你不适合呆在这种地方。我怔怔的看着艾尔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你管,然后转身离开。他一把拉住我,把我禁锢在他怀里:季北北,我注意你很久了。简单又直达重点的注视,一个又暖又软的怀抱,我就开始哭:我装出来的坚强,被你轻易击溃,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从什么时候起,我变得这么放荡呢?可是,这就是我本来来面目也说不定。我躺在艾尔七的怀里,他问我:北北,为什么要跟我呢?因为你有男人味,因为你有钱。我没有考虑直接回答到。他清风俊朗的面容上笑的极度猖狂:爱说实话,我喜欢。而后又把我压在了身下。
我开始穿价格不菲的衣服,开始画妖艳的妆容,开始跟着艾尔七游走在各大娱乐场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尊称我为七嫂。艾尔七对我是极好的,比如我说,把叶林海的公司搞破产然后收购过来,他没问为什么,像我所要求的任何事情那样,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其实,我只是在开玩笑,却没想到艾尔七真的做到了。那时候我是有些小开心的,我不坏,但我绝非善类,离开,不代表自己很潇洒;快乐,不代表自己不伤心。叶林海,夺走的尹夏天,我不是不计较不是真的放开,而是把它转化为一种恨藏匿于心间。我不知道艾尔七用了什么手段,仅仅两天叶氏公司就在破产边缘游走,我还在夸赞他有本事的时候,却在叶林海的到来明白,这其实一场筹谋了很久的报复。那一天,是我和尹夏天分手之后第一次正式见面,看着他胡子拉碴的样子,憔悴的令我心疼。
叶林海,那个曾经雍容华贵不可一世的女人,仿佛一时之间老了十岁,对着艾尔七苦苦的哀求: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母亲,可是,当年不是都解决清楚了吗?艾尔七勾唇一笑,笑的极为残酷:一条命,20万,近这么多年,你和你的好丈夫还过的好吧,可惜啊,一直膝下无子。不过呢,我看你倒是挺逍遥的,自己的丈夫中风在床,你却在外边包养着小白脸。一直盯着我看的尹夏天在听到艾尔七的话眼神晃了一下后,又变得很平静。我捅捅艾尔七的胳膊,示意他不要拿尹夏天说事,虽然我恨他,可是我见不得他难过。艾尔七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怎么了宝贝?我尴尬的笑笑:没事。生硬的别过了头,不去看尹夏天。叶林海没有在意艾尔七的冷嘲热讽,继续说道:能不能放我一马?艾尔七冷哼一声:要么宣布破产,要么归顺我,两条路。我觉得你还是选第二条比较好,这样你还能分点利润去养你的小情人呢!尹夏天的脸上血色尽失,起身走出了包厢,我立马跟了出去。
尹夏天落寞的看着我,让我有些许的不自在,轻声咳了一声:你过得真不错。他酿跄的倒退一步,我清晰的感觉到从他那里轰轰冲过来的悲伤,让我不知所措。其实,我是想问,过的还好吗?但出口的话却像一把刀刺向他的胸口,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痛。此时,我似乎变得比尹夏天离开我的那时候更加难过,肉肉曾经问我,后悔自己曾经那么轻易的放弃吗?我摇摇头,我不后悔,虽然给他幸福的人不是我,但是我希望他幸福。现在在他的身上,我看不到幸福,更多的却是绝望,我不禁小心的问:这么长时间了,你有想过我吗?尹夏天的眼眶开始闪现泪光,在漆黑的夜里,那双眸子像闪烁的星星一样漂亮,在此时却有别样的意味,震撼着我的心。没有回答我的话,看着他颓然的转身,一步一步离我越来越远,让我有想冲上去抱住他的冲动。然而,即使现在心里是翻江倒海般的难过,我却倔强的没有跨出脚步,我告诉自己,这是他应得的。
尹夏天,我颠覆了整个世界,只为摆脱你的影子,你说我有多爱你呢?只可惜,是你不珍惜。那天晚上,叶林海终选择了破产也没有同意被艾尔七收购,我想,每个人都是在争一口气吧,就算是叶林海当年容不下艾尔七的妈妈,欠了他的,现在宁愿倾家荡产,也不愿妥协。就好像我,明明很想尹夏天,却又忍不住的去伤害他。可是,在那次见面之后,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思念开始像洪水般蔓延在白天黑夜,拼命拼命的想尹夏天,脑海里总浮现出他哭着离去那晚,其实他是想我的吧,其实我在他的心里还有位置对不对?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在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底流过一丝淡淡的悲伤,随即被她很好的掩饰,说,苏辰祝你幸福。

“程浩,我可以不要房子,不要车子,不要大钻戒,我只要你一辈子对我这么好。”

两个人又寒暄了一会,互道了晚安,便匆匆挂掉了电话。挂掉电话后,北北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间,七十多平方米,不大不小,被北北打理的分外温馨。花瓶里的鲜花随着各个时节不同,而变化着,整个房间散发着舒服的味道,房子虽然是自己租的,但生活却不是。

北北爱程浩,爱到忘乎所以,这一点身边人都知道。

突然之间,外面传来燃放烟花炮竹的声音,她起身走向了落地窗面前,想着自己已经有好几个春秋没有回过家了。

冬天的时候,她宁愿早早起床去烧饼铺排队,也要买到程浩最爱吃的烧饼。

自从来了这里,她每天多余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别人一家团圆的时候,她在对着电脑开着国际会议;别人和闺蜜约会的时候,她在忙着处理各种大大小小的事务;别人在蹦迪的时候,她在熬夜做着ppt。

夏天的时候,她宁可在烈日下站两个小时也要陪着他打篮球。

身边的朋友都无法理解北北已经坐到了大区经理的位置,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命,连节假日都不肯休息。

身边人都说,路北北怕是上辈子欠了程浩的,也有几个女生背后提醒她女孩子一味的付出男孩子不会真心的。

北北也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要那么拼命,可能是害怕自己一静下来,就会想起那个叫苏辰的人,那个陪着自己走过了最艰难时光的男孩。

这些她都懂,但又无法控制自己对他好。

大一的时候,北北参加学生会面试,苏辰是当时的学生会主席。面试的时候,苏辰看见北北的第一眼,她不像其他女孩那样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好奇,而是眼眸下有一丝丝的忧伤。

-02-

轮到北北的面试的时候,有部长刻意为难她,苏辰看着北北不安的眼神,说,算了吧,她不想回答就算了吧。

某天,一个女生一脸紧张的找到路北北。

大家都看向主席,一向刻薄的他,居然主动为了一个女孩说话。待北北离开后,有人问,苏辰是不是认识北北。

“北北,最近你和程浩还好吗?”

苏辰看着北北离去的背影笑着说,我好像有点喜欢她。

北北一脸的幸福,“当然,前天我还去看他打篮球呢。”

就是在那一年,她遇见了那个叫苏辰的男孩,温暖了她的曾经;那一年北北的父母经商失败,欠下了几十万的贷款,北北的学费都是自己打工和向亲戚借的;也是那一年她看惯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对人失去了以往的热情,变得淡漠。

女生欲言又止,说是自己觉得好久没看到两人在一起了。

02

“程浩这些天要参加专业课考试,所以很忙,我只能趁着他打篮球的时候去看他。我们的感情好着呢。”

可能由于苏辰的偏袒,北北很顺利的进入了学生会,他们再次相见是新生聚餐的时候,只是北北是兼职工,而他们是客人。

没过多久,又是同一个女生,她这一次找到北北,千叮咛万嘱咐:“你跟程浩一定要多在一起,千万别太大意。”

苏辰看见北北忙碌的身影,偶尔能够看到她一脸的倔强,就是在那时候,他想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她,喜欢上了这个有故事的女孩。

路北北笑着,早上刚给程浩买过早餐,两个人好着呢。

开始追求北北的时候,苏辰利用自己的关系拿到了北北的所有联系方式,每天和她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听她抱怨学业和兼职上的事情。

后来接二连三几个朋友说最近看到了程浩跟一个女生走的很近。

聊着秋去春来,海棠花开,苏辰向北北告白,苏辰说,要不我们在一起吧。

对此,路北北只是一个大笑。

几个简简单单的字,苏辰却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说出口,表面云淡风轻,内心却是波涛汹涌,北北说,在一起吧。

那都是程浩的朋友,最近他正在忙着专业课考试,可能跟同学们交流的比较多吧。

当时的他们正走在学校操场,苏辰开心极了,抱着北北转圈,一圈两圈,直到两个人都累了,坐在草坪上休息。即使现在北北想起那时候,都能听到蛐蛐的叫声,闻到夏天的味道,整个操场弥漫了他们的幸福。

-03-

想到这里北北的嘴角不由地向上微笑,那时候是真的很喜欢你,现在也是,不然,为了忘掉你,我就不会在这座城市孤苦无依的城市坚持走了这么远。

某天,路北北真的看到一个女生拉着程浩的胳膊走在路上。

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的,你毕业之后,忙着四处找工作,去了上海,而我还是在校学生帮不了你什么,只能看着你焦头烂额的样子,每次开视频对我露出的都是疲惫的神色。

一边走着,一边笑着,两个人好是亲昵。

刚开始,我想想过熬过这两年异地就好了,我就可以去陪着你了,只是,我们最终还是没能熬过这一年,就劳燕分飞,再也没有联系。

程浩用温热的眼神看着她,不知女生说了什么,他一只大手轻抚着女生的头,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你说,分手的时候,我正兼职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痛哭流泪。倔强如我,就真的再也没有和你联系,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悲情的故事看得太多,最后我们已经哭不出了。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还是像最初和你约好的那样,选择了去上海。我千里迢迢去到你所在的那个城市,不是为了去找你,而是想感受跟你在同一个城市思念你的感觉。

路北北一个人忍受着被背叛的伤痛,她不想哭,不想闹,只想让自己更加忙碌,来忘却这一切。

只是造化弄人,我来的时候,听说你被你们公司外派到国外去了,要三年后才会回来。而这三年我却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扎根生长,变得越来越茁壮。

当然,她也没有告诉程浩自己看到了一切。

年前就听说你要回来了,没想到是回来结婚,北北看着外面华灯初上的城市,不由地泛起苦涩的笑,转身回到了工作的地方,继续做着项目。

两个人就这样的互不联系。

03

直到程浩艺考结束,某天他酩酊大醉之后拨通了路北北的电话。

当北北到达她和苏辰约好的地点时,苏辰早已到了,看见北北推门而入,向她挥着手。看见苏辰的那一刹那,让北北好像回到了大学苏辰替他在图书馆占位置的模样,而她要去赴的约不是他送的喜帖,而是他们约好的未来。

“北北,这个世界上,你是最爱我的人,我知道,你什么都不要,只要我对你好,我爱你,真的很爱。”

只是片刻的恍惚,北北即刻掩饰掉眼底的悲伤,笑着回应苏辰的挥手。

若是过去,路北北就算是半夜也会打车出门,辗转几次也会把他接回家,可是这一次她只是微笑着对电话,说了谢谢。

北北坐下,桌子上早已经放好了她喜欢的甜点和饮料,看着北北盯着自己的眼神,苏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不知道你口味变没,就照原来的样子点的。

程浩酒醒后再一次拨打了电话。

“嗯,谢谢。”北北笑着回答,虽然是笑着,却给人一种疏离的感觉。

“北北,我们好久都没有在一起了,因为考试我忽略了你,对不起。明天开始我要好好的陪着你。”

苏辰说,你还是没变。

北北叹气:“要高考了,我们都要以学业为重。”

北北只是笑而不答,将话题岔开,说,说好的喜糖和帖子呢?

“没关系,我们可以利用休息时间啊。”程浩说。

苏辰将早已备好的喜糖和帖子给了北北,说,喜糖选的是你喜欢的那家牌子。

北北:“你那么忙,抽不出空,我也在忙着学习,做考题,感情的事放下吧。”

北北在心里想着真矫情,和现任都要结婚了,还想着前任,她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翻开喜帖,喜帖中间藏着一枚戒指,新娘那个位置写着北北两个大字。

程浩有些不高兴了,对着电话抱怨,明明在一个学校,整天见不到算什么,而且就算再忙吃饭的时间总是有的,就算学业再重,牵手从校门口走到教室的时间总是有的。

抬头看向苏辰,服务员将早已准备好的玫瑰抱了出来,递给苏辰,他单膝跪在地上说,北北嫁给我吧。

“路北北,最近你在搞什么名堂,是不是你身边有其他人了。”

一切来得太快,北北还没反应过来,木讷的看着苏辰,差不多过了两分钟,她缓缓伸出手,说,好。眼睛里早已装满了感动的泪水。

路北北突然笑了,这一次笑出了声。

这一刻来得太突然,幸福的让北北感觉那么不真实。不过,幸好,自己坚持了这么久,没放弃,终于还是等到了你,北北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她觉得对面的那个人很可笑。

“你笑什么?”

路北北顾不上旁人的目光,轻声说:“对,我是身边有人了,有人拉着我的胳膊,有人靠在我胳膊上发笑,有人整天在我身边,有人让我连吃饭拉手的时间都没有。”

程浩突然沉默,挂断了电话。

毕业之后,北北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程浩也考到了北京。

程浩总会联系北北,但北北一次也没有见过。

大二的时候北北交了新的男朋友,程浩到处哭诉这个女人太绝情,他当初确实错了,可她如果爱自己,一定会给自己一次机会的,或许结局也就不会这样了。

这些话都是从别人的口中传出。

路北北没有再提起程浩,只是偶然聚会的瞬间,听说谁分手了,或是谁失恋了,淡淡的感叹。

“感情这东西需要真诚,也需要回报。在一起时一定要付出百分之百,背叛时无论曾经付出多少都不要回头,或许他已真的认识了错误,或许他从未认识到错误。如果有认识错误的能力,这个错误根本就不会发生。而付出是为了在满头白发的时候坦然,这段感情里,我也曾经认真过,这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