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狰狞的故事,月色怎么形容
昏迷第三天,何冷风的妹妹何棠彩终于醒了过来。何棠彩睁开眼的第一句话便是:“两个月亮,好可怕!”她的第二句话是:“你是谁,快走开,我在等朋哥,他会骑着白马来娶我。”
何棠彩只会说这两句话了,何冷风的心一下子碎成了无数片。妹妹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两人相依为命,风风雨雨才闯了过来。本以为生活的苦难已经离他们远去了,没想到三天前的晚上,何棠彩下夜班走到环城路时遭遇抢劫,还受到了严重的性侵害……
朋哥是何棠彩的男朋友,叫孙远朋,他是一家物流公司的快递员。平时都是由他来接下夜班的何棠彩,但是他这两天出差了。见到孙远朋,何棠彩就像是大海里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猛地扑进孙远朋的怀里,不安地说:“朋哥,别离开我。你说过,要骑着白马来娶我的。”
孙远朋小心翼翼地搂着何棠彩,慈爱地说:“别怕,我不会离开你,我会骑着白马来娶你的,一定会。”
何冷风看着妹妹满面惶恐之色,心如刀割。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要抓到那该死的歹徒,将他碎尸万段!”
何冷风又暗自想:妹妹口中说的两个月亮指的是什么?会不会跟凶案有关?案发那天,夜空晴好,是有一弯冷月悬在天空,可什么情况下会出现两个月亮的场景呢?是看花了眼,还是周围有类似月亮的霓虹灯?或者旁边出现了月亮的倒影?
可是,案发地点既没有霓虹灯,也没有大面积的镜面和水面,附近甚至连个包拯大人的塑像也没有,按道理不会出现两个月亮的,难道仅仅是何棠彩看花眼了吗?
何冷风是时尚购物中心的美甲师,美甲技术一流,很多顾客都点名找他。尤其是一个叫尤暖云的少妇,每次都要何冷风操刀,所以,何冷风一直很忙。现在,何冷风的心里充满了悔恨。
何棠彩案子的负责人冯警官来过几次,但案子一直毫无进展。何冷风对冯警官的办事效率很失望,他决定自己下手,将那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揪出来。
可是,何冷风连最基本的刑侦知识都没有,又怎么能找到凶手?何冷风很苦恼,只是他觉得妹妹口中说的两个月亮一定是破案的关键,于是,他对所有和月亮有关的东西都开始敏感起来。
一个礼拜后,何棠彩出院了,精神状态并没有好转。医生说,何棠彩脑子里有瘀血,压迫着神经组织,暂时无法恢复,也许等到瘀血消散,神志就能清醒,但完全康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何棠彩依旧不认识哥哥,而且非常排斥陌生人,照顾何棠彩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孙远朋的身上。何冷风曾经很不满意这位未来的妹婿,他觉得自己的妹妹清纯美丽,孙远朋是一个小快递员,根本配不上她。现在看着孙远朋忙前忙后,何冷风很感动。
为了找到那个歹徒,何冷风都有些神经兮兮了。这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拍了一下大腿,冲到房间里,冲着正喂何棠彩喝汤的孙远朋吼道:“孙远朋,朋字就是两个月亮,小彩说的两个月亮指的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害了她?”
孙远朋用尖厉的声音喊道:“什么?小彩早就是我的人了,我强奸小彩?”
何棠彩又一下子缩成一团,抖抖索索地说道:“两个月亮,好可怕!”
冯警官又来过一次,案子依然没有任何进展。何冷风也只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来找他做美甲的顾客依旧没完没了,尤其是那个叫尤暖云的少妇。
这天,尤暖云又来找何冷风了,她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说:“阿风啊,这次要把我的指甲修得更加光滑些,昨天不小心都把我老公的皮肤划破了。”
何冷风面无表情地说:“已经很光滑了,是你太用劲了!”
尤暖云“咯咯”地笑了:“人家控制不住嘛!”
何冷风几乎每次都会遭到尤暖云这种语言骚扰,他也习惯了。他默默地为尤暖云画完指甲后,忽然看到尤暖云的锁骨处文着一抹橘红的云霞,霞光上浮着一轮朝阳。
何冷风心念一动,问道:“尤姐,你这个太阳文身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没有?”何冷风又开始敏感了,不光对月亮敏感,对太阳也莫名地关注起来。
尤暖云娇笑着说:“当然有意义了,我希望我就是个太阳,所有男人都围着我转!”何冷风讪笑两声,便不再作声了。
尤暖云扭着腰离开时,还不忘与何冷风调笑两句:“阿风啊,我是太阳,我老公是我的月亮,月亮当然围绕着太阳转。地球也围着太阳转的,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地球啊?”
何冷风摆弄着工具,头也不抬地说:“尤姐,你说错了,月亮不围着太阳转,月亮围着地球转。”
尤暖云吃了一惊,她轻轻地用手指拂过额头,像是头疼般地说:“哎呀,原来月亮不围着太阳转,我弄错了,回头赶紧让老公把那个月亮文身洗掉。”
何冷风猛然抬起头,急切地问:“你老公身上有个月亮文身?”尤暖云看了一眼何冷风,不以为意地说:“有个月亮文身有什么大不了的?”
何冷风顿时来了精神,尤暖云的老公身上有个月亮文身,如果尤暖云的老公是凶手,他的文身加上天上那弯新月,不正好是两个月亮?
想到这里,何冷风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决定好好查一查尤暖云老公的底细。
尤暖云的老公姓马,排行老二,绰号“二马”,是一个家具城的副总经理。何冷风通过走访询问,知道二马有一辆招摇的悍马越野车。案发当天,曾有人看见这辆越野车在环城路出现过,而且停放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天,何冷风在为尤暖云做指甲护理的时候,尤暖云向何冷风抱怨,二马似乎有对她不忠的行为。上个月的一天晚上,二马回家时神色慌张,而尤暖云在他的内衣上发现了精斑。何冷风追问具体的时间,尤暖云仔细想了想,确定是上个月六号。何冷风打了一个冷战,上个月六号,正是何棠彩遇袭的日子。
何冷风重新梳理了这些线索,二马的踪迹完全吻合作案时间和地点,案发当天他也有作案后的异常表现,他的月亮文身加上天上的新月恰好对应“两个月亮”的说法。最重要的是,何冷风在整理妹妹的东西时,发现了妹妹写下的一段日记:那个二马又来商场找我了,。好烦,我都说过了我有男朋友,他还是对我纠缠不休。我该怎么办?
这些证据,几乎可以断定就是二马害了何棠彩。何冷风去找冯警官,冯警官有些懊恼地说:“你妹妹的事,我们也很遗憾,现在正在积极侦破,不过还没有进展,你不要着急。”
何冷风暗骂了两句,想把自己的发现都告诉冯警官。其实警方介入,只要提取二马的相关身体组织,与案发现场的精液进行DNA比对,就可以将凶手绳之以法了。
然而,何冷风犹豫了半天,最后问:“冯警官,如果抓到歹徒,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冯警官愣了愣,说:“抓到再说吧。再说量刑也不是我的事,一般来说,像你妹妹这种情况,案犯会被处以三到十年有期徒刑。”
最多只有十年?而且以二马的权势,估计能判三五年就不错了。何冷风呆住了,脑海里都是妹妹那张清秀的面庞。他的心底有一股火苗在不断生长,他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二马!
何冷风回到家,看到孙远朋正在耐心地照顾妹妹。看着妹妹空洞的眼神,他鼻子止不住地酸了。
何冷风把孙远朋叫了过来,问:“远朋,你愿意照顾小彩一辈子吗?”
孙远朋有些不知所措,慌忙点头。何冷风的眼睛有些湿润:“那好,小彩就托付给你了,我真心地谢谢你!”
何冷风已经谋划好了,他绝不轻饶了二马,他要让二马付出惨痛的代价。
何冷风并没有直接去找二马拼命,那样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何冷风决定好好发挥他的专长,他既然是个美甲师,就要用指甲来杀人,更何况他还有尤暖云这么一个现成的跳板。
尤暖云这天下午来的时候,说得很清楚,这天晚上二马从国外回来,她要好好做个指甲,迎接二马回家。
何冷风非常认真地为尤暖云画了指甲。这或许是他画得最美的一幅作品,十个指甲上,精致地画了互相呼应的水墨画,冬日村庄、薄霜瘦树、孤山冷雪、蜡梅暗香。每个指甲上还写了一个字,连起来就是一句诗:酒醒寒惊梦,笛凄春断肠。
尤暖云觉得很漂亮,喜不自胜。何冷风再三叮嘱尤暖云,六个小时内不要洗手,吃东西时也要把指甲套起来,这样才能保护好这幅精美的作品。
其实,何冷风是在保护指甲里的毒药,只要尤暖云用她的指甲划破二马的皮肤,毒药进入血液,二马就必死无疑。多么完美的杀人计划啊!
何冷风知道警察一定会顺着指甲顺藤摸瓜找到他,所以,他干脆就在尤暖云的指甲上留下了乔吉《水仙子·寻梅》里的句子。这阕散曲里还有一句:冷风袭来何处香?意思很明显,就是他何冷风做的这一切。何冷风当晚并没有回家,他像个游魂一样在街上晃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何冷风就听到了命案的传闻,命案发生在尤暖云的家里。
何冷风知道自己得手了,他已经把何棠彩托付给了孙远朋,再没什么牵挂,于是他直接去找了冯警官。
见到冯警官,何冷风把心里所有的苦闷竹筒倒豆子一般都说了出来。冯警官一直认真地听着,直到何冷风说出他查出二马是案犯,并筹划在美甲颜料中藏毒害死二马的时候,冯警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这个凶案是你策划的?”
何冷风略微有些得意,点头说道:“我一定要让害我妹妹的歹徒付出代价,判他几年太便宜他了。”
冯警官有些痛苦地说:“可是,你知道吗?早上死的不是二马,二马还在泰国呢!”
何冷风蒙了,茫然地问:“不可能,死的不是二马,会是谁?”“孙远朋,你妹的男朋友!你妹的!”
你妹的!死的竟然是孙远朋,孙远朋竟然是尤暖云的情人。尤暖云昨天做指甲美容,根本就不是要迎接二马,而是为了和孙远朋幽会。
如果孙远朋是尤暖云的情人,二马就有非常充分的作案动机了,他要报复孙远朋的女友。
二马刚从泰国回来,就被控制住了。二马交代得很彻底,六号那天晚上,他确实和家具城的小会计,开着悍马溜到环城路僻静路段去偷情了。小会计也对偷情事实供认不讳,经验证,两人都说了实话。
也就是说,二马跟何棠彩的案件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当冯警官把事实告诉何冷风的时候,何冷风又呆了。伤害何棠彩的案犯是谁?何棠彩口中的两个月亮又是怎么一回事?
冯警官有些沉重地说:“案件我们还在侦破,你放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会有案犯落网的一天。”
何冷风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冯警官又安慰他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好了,我会关照你妹妹的。”
何冷风紧紧地握住冯警官的手,眼里滚动着泪珠,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冯警官走出警局,买了一些日用品和食物,他准备去看看何棠彩。一个孤女,男朋友没了,哥哥被关起来了,自己又傻了,实在是可怜啊。
看到冯警官的时候,何棠彩已经很饿了,所以她并没有过度排斥冯警官,而是抢过袋子里的蛋挞就往嘴里塞。
冯警官怜惜地看着何棠彩说:“慢慢吃,没人跟你抢,还多着呢!”
何棠彩吃饱了,她有些犹疑地看着冯警官说:“朋哥呢?他说要骑着白马来娶我的。”
冯警官回答:“朋哥不会再来了,但是一定有人会骑着白马来娶你!”
何棠彩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似乎不相信冯警官的话。冯警官看了看天色说:“好吧,应该还没关门,我带你去骑白马!”
游乐场里,冯警官和何棠彩骑着一匹雪白的旋转木马,一圈一圈转着。何棠彩开心地抱着白马的脖子,含混不清地喊:“白马,快跑啊!”
冯警官小心地抱着何棠彩,生怕她掉下来。他怜爱地抚着何棠彩随风飘舞的头发,凑到她耳边轻轻地说:“何棠彩,现在你终于完全属于我一个人了!”
天色不早了,一弯新月已经挂上了天空。而冯警官的衣服下摆处,露出半副悬着的手铐,也像一弯冷月。天上一个银钩,地上半副手铐,恰似两个月亮,相映生辉,散发着冷冷的微光。
此刻的何冷风,则抱着妹妹的日记本黯然落泪,他还在自言自语:“小彩,到底是谁害了你啊?你这日记上明明写着二马,难道……”说到这里,何冷风赶紧翻开日记本,仔细看了看,他突然发现,这个“二马”更像是写得有些散的“冯”字。
月色狰狞!

www.2138com 1
  太阳地球和月亮是一家。
  在很早很早以前,太阳系还没有这么热闹,太阳哥哥有大公无私的热心肠,把阳光普照在各个星球上,月亮妹妹动了心,她用她的柔情回报太阳哥哥,经常还给太阳一个微笑,三来而去,他们产生了感情,终于结了婚,太阳和月亮紧密的拥抱在一起,就像明亮的“明”字一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就有了爱情的结晶——地球。
  地球在太阳爸爸的光照和月亮妈妈的关照下,迅速成才,有了山,有了水,有了空气和植物,慢慢有了动物,在不断的进化。
  万物生长靠太阳,地球离不开阳光,所以他就在自己转动的同时围着太阳转大圈。自己转一圈叫一天,围着太阳转一圈叫一年。地球受光的一面叫白天,背光的一面叫晚上。
  可怜天下父母心,最疼孩子的是母亲,月亮自从有了儿子地球,再也不和那些八大行星在一起做游戏了,她专心致志的呵护地球的成长,她以地球为核心,每天自己转动一圈的同时,还围着地球转,转一圈为一个月。月亮为了地球晚上不寂寞,经常给地球一个温柔明亮的笑脸,由于月亮本身不会发光,他要借用太阳光反射到地球上,因为她本身还要转动,他的头也在转动,前脸和后头在转动中相互交替,因此有时候是整个脸,有时候就则着脸,一个月有个三五天就是后头的头发面对地球,就没有亮光,地球上就一片漆黑。
  太阳是个公众人物,他除了给予月亮和地球温暖之外,还给很多不会发光的星球传递温暖,月亮妈妈就有些吃醋,经常和太阳吵架,月亮一哭太阳就下软蛋,明亮的“明”字就变成了阴天的“阴”字,太阳爸爸阴沉着脸和月亮说:“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明白,我的工作就是给所有不发光的星球送去阳光。你要这么自私,我们只好分居。”月亮妈妈哭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分居了,他和太阳的婚姻就是名存实亡,想生二胎都没有机会了。
  地球遗传了部分太阳的基因,个头越长越大,有了山川,河流,大海,也有顾不上保养的高原和沙漠。地球肚子里也长成了石油、煤炭、矿盐和各种矿藏。经过若干年的变迁,水生物分化到陆地一部分,腮式呼吸进化成肺式呼吸,不断分化和进化,就有了人类的形成和发展。
  近代以来,月亮妈妈在高空发现儿子地球的皮肤有很多黑斑,不像从前那么好看,有时候还有很多废气环绕在地球的表面,她就问:“儿子啊,你最近是不是不舒服了,面色那么难看,是什么原因?”
  地球回答说:“地面上这些人是高级动物,他们很聪明,为了他们过得好,大量开采我腹中的肝脏——煤矿,用来发电、炼钢。还把我腹中的黑色胆汁——石油抽出来,做成燃烧的油,提炼各种塑料化学物品,污染了我的皮肤和身上的空气。他们还种庄稼,把我肚子里的血液——水抽出来灌溉,我的胸腔经常塌方地震。尤其是台风,海啸,暴雨,地震的发生闹得我不得安宁。人们为了争夺地盘和能源,他们经常打架,现在有一种核武器很厉害,一次爆炸就有几亿万兆当量的能量,把我的身上搞得皮开肉绽。就这样他们还不知足,还制造什么宇宙飞船,到太空去寻找适应人居住的星球。我巴不得他们搬走,恢复我本来洁净的皮肤。”
  月亮说:“我说呢,前段时间,有几个人来到我身上,到处钻窟窿,找水源,说什么有水就有生命。我看这些人,不珍惜能源,过分开采,早晚是要难于生存的。”
  地球说:“是啊,他们说能源紧张,就用太阳能发电,他们还说我爸爸的身体已经发现黑子,就是有了不能发光的部分表面,如果爸爸身体不好了,阳光越来越暗淡,有一天整个宇宙会成为黑洞,那怎么办啊?”
  月亮妈妈说:“你爸爸这人啊,不听劝,说说他,他就说我自私,说我吃醋,说我小气鬼,他从来也不分敌友,毫不吝啬的把热量送给所有的星球。我和他虽然是婚姻名存实亡,但常言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我和他还生了你这么个孩子。我是为他的健康担心,他要是那一天不在了,我们这些非发光体的星球怎么过啊!”
  地球说:“这些年,就你不离不弃的守着我,在黑暗中给我光亮,在我生病的时候给我关心,我看爸爸是把我们给忘了。”
  月亮说:“儿子啊,不能那么说你爸爸,虽然我和他感情淡薄了,但是他还是一路既往的,给我们温暖,要没有他,你表面那些生物怎么可能生存下去,这些年,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想着给你操心说个媳妇,再生个什么星球出来,长大后,让人类迁移一部分上前去,分担你的压力,你看八大行星中的金、木、水、火、土,那个合适,我让你爸给他们打招呼,终究是你爸给了他们阳光和热能。”
  地球说:“我身上的人类正在制造更大能量的宇宙飞行器,他们在不远的将来就能到访那些星球,如果有水和生命基因的,我就娶她为妻,给你生个孙子和孙女。”
  月亮说:“好吧,你要提醒地球人,珍惜能源,珍惜环境,要有科学的生活方式,劝他们戒烟、戒酒、戒毒、戒赌,戒核武器。少制造垃圾和二氧化碳。留给他们后代一个青山绿水蓝天的生活环境。”
  地球说:“妈妈,你放心吧,那些发达国家,早就在努力,人口最多的中国已经开始行动了,相信会有效果的。”
  月亮说:“好吧,今晚就说到这里,你也累了一天,该休息了。”
  地球说:“妈妈,晚安!”
  地球美美的睡了一觉,天亮了,太阳爸爸还是把阳光照到了地球的表面,温度慢慢升高,他还是感觉到了太阳爸爸的温暖,作为太阳的孩子他还是感觉到很幸福。
  

马头琴的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据说,现在人们拉的马头琴,最早是由察哈尔草原上一位叫苏和的小牧童做成的。

苏和是被老奶奶一手拉扯大的,他们祖孙俩相依为命,只靠着二十几只羊过日子。苏和每天出去放羊,早晚帮助老奶奶做饭。当他已到十七岁时,就已长的完全是一副大人模样了。他不仅非常勤劳勇敢,而且还有着非凡的歌唱天才,住在附近的牧民们都非常喜欢听他唱歌。

一天,太阳已经落山了,天黑了下来。可是,苏和仍然没有回家,不但老奶奶担心着急,连邻近的牧民们也都有些着慌了。正在这时,苏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走进蒙古包来。人们围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匹刚出生不久的小马驹

苏和望着大家惊异的目光,便笑嘻嘻地对大家说:
我在回来的路上,碰到了这个小家伙,躺在地上直踢蹬。它的妈妈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怕天黑时它被狼吃掉,就把它抱回来啦。

小马驹在苏和的精心照料下,慢慢长大了。只见它浑身雪白,健壮漂亮,谁见了都夸它是一匹好马,苏和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一天夜里,苏和在睡梦之中被一阵急促的马的嘶鸣声惊醒。他马上想到了白马,便急忙爬起来,出门一看,只见一只大灰狼被小白马挡在羊圈的外面,小白马在与大灰狼周旋。苏和挥动着手中的套马杆,将大灰狼赶走了。他一看小白马浑身大汗淋漓的,知道小白马与大灰狼争斗已经很长时间了。真是多亏了小白马,替他保护了羊群。

苏和非常疼爱地用手轻柔地抚摩着小白马的脖子,用布擦去它满身的汗水,像对亲人一样对它说
小白马,我亲爱的好伙伴,我真应该好好的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话,羊早就被大灰狼叼走了,多亏了你呀!

转眼间,小白马长成了一匹高大强健、英姿飒爽的大白马。这一年春天,草原上传来了一个好消息,说王爷要在喇嘛庙前举行一个盛大的赛马大会,要为女儿选一个勇敢、英俊、年轻的骑手做丈夫。

王爷传出话来,这次赛马大会,是要让草原上所有的骑手全都来参加,特别是年轻的骑手们,都要骑着自己最好的马来。谁要是胆敢不参加赛马大会,王爷就要给他治罪。

王爷的话一传出,草原上的骑手们立即就行动起来了,每个人都想成为大会的英雄。有的去挑选好马,有的去练骑术,有的人偷偷地去打听王爷女儿的长相如何,唯恐自己马到成功以后,却娶一个丑八怪似的女人为妻。

苏和也听到了这个消息,邻近的朋友们便鼓励他说
应该骑着你的白马去参加比赛。
于是,苏和便牵着他心爱的马出发了。他决心在比赛中跑第一名 。

赛马会来到了,那场面真是非常热闹,无边的大草原上,人流滚动,像草原上盛大的节日。来自四面八方的骑手们都骑着自己心爱的骏马,要一比高低

比赛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开始了,许许多多强悍的好骑手
扬起了手中的皮鞭,催动自己的马飞奔向前。苏和与他的白马也在这个行列之中。苏和虽然不及那些骑手们强悍,却显露出浑身的英武。他骑着自己心爱的白马,一开始就跑在行列的最前面。通过终点时,苏和的马遥遥领先,许多骑手都被苏和与白马远远地抛在后面。苏和取得了第一名。

这时,看台上的王爷下令 让骑白马的小伙子到台上来。
等苏和来到台上,王爷一看夺得第一名的既不是王公的公子,也不是牧主的儿子,原来只是草原上一个普普通通的穷牧民。王爷立刻变了卦,他只字不提招亲的事,无理地对苏和说:“是你夺得了第一名,很不错,你是个很棒的小伙子,这样吧,我给你三个大元宝,你把你的马给我留下,赶快回你的蒙古包去吧!”

苏和一听王爷的话,这分明是不信守诺言,还要夺别人的马,便有些生气地说:“我是来赛马的,不是来卖马的。我不要你的什么元宝。
他暗暗地想,你就是给我再多的钱财,我也不会把我心爱的白马卖给你。”

“你一个穷牧民竟敢反抗王爷吗?来人啊,把这个穷小子给我狠狠地教训一顿。”王爷话音还没有落地,王爷那一帮穷凶极恶的打手们立即挥起了皮鞭狠狠地抽打,直把苏和打得遍体鳞伤
不一会儿便昏死了过去。王爷仍然没有解恨,又命人把苏和从看台上扔了下去。王爷夺走了白马,威风凛凛地回王府去了。

乡亲们马上把苏和救回了家,在老奶奶无微不至的照料之下,休养了十几天,身体才渐渐地恢复过来。一天晚上,苏和还没有入睡,忽然听见门响了。于是他便问了一声:“外面是谁呀?”没有人回答,但是门还是咣当咣当直响。老奶奶开门一看,不禁惊叫了起来:“啊,是白马。”

这一声惊叫使苏和马上跑了出来。他一看,果然是白马,但它身上却中了七八支箭。苏和咬紧牙齿,将白马身上的箭一一拔了出来。白马由于伤势过重,第二天便死去了。

原来,王爷得到了这匹出类拔萃的白马之后,想骑上去显示一下,谁想被白马一个蹶子给掀了下来,然后飞奔而去。王爷命人放箭,箭手们的箭像雨点般飞向白马。虽然它身上连中数箭,但它还是跑回了家,终于死在了它亲爱的主人面前。

白马的死,令苏和悲愤万分,使他伤心地几夜都难以入眠。这一天他实在太困了,便睡着了,在梦中,他看到白马复活了。他抚摸着它,白马轻轻地对苏和说:“主人,你若想让我永远不离开你,还能为你解除寂寞的话,那你就用我身上的筋骨做一只琴吧!”于是,苏和就用白马的筋和骨做成了一只琴。从此,马头琴就成了草原上牧民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