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柜台取出了所有银行卡的余额
2010年,我大学毕业2年了,这年我爸因为家庭矛盾捅伤了我的舅舅,没几天舅舅就死了,老爸被抓进去,我在重庆一个全国连锁超市当代理主管,马上就要被扶正,这时我接到了家里亲戚的电话:你舅舅死了,赶紧回来。我说我现在正是考察期不能请假,亲戚说:是你爸杀的。我没有犹豫,递交了请假申请,为了赶时间我第一次坐飞机回了省城,从省城坐车回了家。
回家后和老妈一起跪在舅舅的灵堂前任由舅舅家的人打骂,经历一系列心酸,事情办完后我去重庆辞了职回家陪老妈,最后在四处找工作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回了重庆,50元一晚住在两路口电梯旁的小旅馆,边找房子边找工作,这时的我心情很不爽,就在这时一个女网友约我出去在杨家坪喝酒,我去了,没想到她是酒托,酒里面下了药,我迷迷糊糊的刷爆了我所有的卡,最后怎么到大街上的都不知道,只知道那时醒来就在一个门面的屋檐下,开门的老板叫醒了我。我拿出口袋里仅剩的两元钱搭公交回了旅馆退了房,拿着手上退房剩下的一百来块,站在两路口望向菜园坝火车站,我很想一跳而下。最后我想到家里的老妈,翻了翻行李,找出以前上班办的五六张银行卡,挨个去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柜台取钱,每张卡取20——40多块不等,自动屏蔽银行柜员异样的眼神,又凑了两百块,用这三百多块又重新开始找工作,三天后去了酒店找到一个包吃包住的传菜员工作,重新开始。
作者:时间作坊主

大概是春节放假前1个月,就买好了回家和返程的车票。是的,假期屈指可数,2月15日到2月21日,7天。因为家在外地,所以,得批提前一天请假坐车回家。

今年五、六月份,网路上出现一种“勒索病毒”,专门针对医院、大学和加油站等不能停下工作的单位的W7系统电脑进行攻击,受病毒攻击的电脑如果不按病毒页面提示的帐号打300比特币,电脑就打不开,故名“勒索病毒”。金山和古丽的婚事,本来是非常非常美满的,但却彻底闹崩了。
  金山学的是IT专业,学业很好,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找到了工作,而且收入可观,没几年就在省城按揭买了房子,还买了一辆福特牌小车,探望父母开回家来,让乡里乡亲一个个羡慕死了。为了尽孝,金山把父母接到省城去住,可父母到省城住了不到一个月,说啥也要回家,于是金山就抽休假开车回老家看望父母,一年之中总要回家六七次。古丽和金山虽不是一个村的,却是一个乡的,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但古丽因高考差一分没能上线,又还有个弟弟刚读初中,父母觉得女孩儿家没必要补习,应该倾举家之力把小儿子的书供养出来,才是正道,于是古丽高中毕业就没再读书了。古丽虽然偏于内向,不善言词,却颇有心计,虽然家里不支持,没能补习再考大学,她还是不甘心在家务农,但这些年外出找工作不好找了,就到县城里一超市去当了收银员,工资虽低,却怎么也比在家务农强。
  金山在大学四年期间,没能交上女朋友,因为他看得上的,差不多都当了富人的小三,当不了小三的,他又看不上,就打消了在大学同学中找女友的念头,打定主意,先立业再成家,于是毕业后就一门心思工作,买房,买车,还房贷,攒钱。古丽出落得还不错,长得一点都不像她母亲那副蛮横相,在女孩子堆里虽说不能算鹤立鸡群,也要算中上水准,所以农村中那种专业媒婆老在给她介绍男家,要是现在的房门还有门槛,恐怕媒婆们都踹坏古丽家好多门槛了。但媒婆介绍的那些男友,古丽全都看不上。当然她也不着急,还有五六年时间选男友呢,自信哪有青春女孩嫁不出去的?总有一天能找到中意的男友的!于是就边在超市打工,边留意着缘分是否到来。
  一天,有个本乡的媒婆,来古家给古丽介绍男家,这天恰好古丽也休假在家。本来她家对前来提亲的早就麻木了,无非是出于面子礼节,让媒婆进屋坐坐,可一听,这个媒婆给她介绍的竟是本乡的金山,只是媒婆并不知道古丽和金山是多年的同学。媒婆夸张地说,金山在省城大公司当了大经理,手下管了十几号人,买了大房子,小车都买了好几部,有钱着呢。古丽的爹妈当然不知道啥金山银山,首先听进去了房子和钱,而古丽则回想起了几年前的同学,她原本以为金山在外面找到女朋友了,自从高中毕业后,就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没想到媒婆来给金山提亲了!看来同学一场,还真结下了缘分呢!
  其实,媒婆是削尖了脑袋到处打听哪家儿子没娶哪家女儿没嫁,得知了金家有个儿子,古家有个姑娘,年龄相仿,这才来撮合的,这事连金山都还不知道。金山听父母在电话里说起这事,也觉得这还真是缘分,在电话里就赶忙答应了下来。自然了,这回媒婆的业务就进行得非常顺利。很快,亲事就进入了下一个程序——媒婆领女方家人到男家“看人夫”。
  自大地震后,川中农村百分之七八十以上人家都先后修了砖楼,家家户户都是外墙贴了瓷砖的小洋楼,有的还装修了室内,每家人都打有深井,能走小车的水泥路基本上通到了每个院落,“看人夫”的内容就不像多年前看口粮、看房子了,而是看钱了。这些年来,农村中结婚花费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从定婚开始到结婚结束,没个二三十万是搞不定的,就结个穷婚,也要花费十多万!
  按家里的约定,金山请假回家相亲了。
  金山和古丽,自然是你情我愿,不消媒婆再费口舌撮合,定亲看人夫的主题就是彩礼了。在来金家之前,古丽妈给媒婆丢了句话:“大姐你介绍过那么多,晓得规矩,你看我家古丽,比别人家那些女娃子,可要强多了哟!”相亲这天,吃完午饭,媒婆告诉金山爹妈:“你们看,两个年轻人都喜欢,他俩真是天造一对,地作一双,金童配玉女呢,这个亲事,可千万别搞黄罗!”
  金山爹妈脸都笑烂了:“那是,那是,真感谢你给我们家金山介绍了古丽呢!”
  “你们把钱准备够哦,古家人一会儿走的时候,你们给古家两个老的一人打发两万,给古丽打发四万,我这里就少点,给一万就行了。”金山爹妈早有准备,忙着应承了下来:“好勒,大红包早就封好了,放心吧!”
  媒婆又说:“今天把事情说成了,后面就是你们自己定日子做酒,自己决定怎样做酒了,不过,到女方接亲,要请车队,要给女方过礼,你们是晓得的,这过礼的钱嘛,十万八万可是行情哟,像你们这样的体面人家,可不能手紧哟,别到时候拿几万块就去接人哈!吃婚酒那天,我的红包是两万,早点说到你们心里哟!”
  这个行情,金山爹妈自然是知道的,就爽快地应承下来。
  半下午,古丽爹妈说,还有十几里路呢,我们该回家了。一般说来,首次“看人夫”,男方是不留女方来客住宿的,金山也不必开车送客,金山爹妈礼节性地挽留了一下,就进屋去按媒婆的要求封红包,不一刻拿出四个厚薄不一、但都很厚重的大红包,分别送给古丽爹妈、古丽和媒婆,金山和爹妈把古家一行人送出一里多地,这才回来。
  回来的路上,金山说:“光看个人夫,就花出去九万!”
  金山妈接过话茬儿说:“早几年就是这个行情了!”
  金山爹盘算说:“修楼房后这几年,家里攒的钱,今天就用完了,做酒怎么也有十几桌,又得花掉两三万,但过礼可是大数呢,按最低行情,也要过十万,金山,你还存有多少钱?”
  金山算了算,说:“爸,妈,我工资虽然还过得去,但前几年买房首付,又买车,这几年每月要还房贷,你们看,这些年都没怎么给二老拿钱呢,我现在满打满算,还有十万。”
  金山爹说:“那就好,你存的钱够过礼了,做酒、请车的钱,我和你妈来打主意,再说了,做酒收的礼金,怎么也能把席桌花费抵掉一部分,我们就再添点酒水钱就差不多了。”
  金山妈是最急迫想抱孙子的,听金山父子俩这一算帐,长长出了一口气,高兴地说:“唉呀,总算不怎么拉债,就能把儿媳妇娶了,又算办了一起大事!嗳,明天就去请人看个日子,最好早点把酒做了,金山你呢,将就回来了,明天就和古丽去把结婚证办了!”
  因为是回来定亲,金山这次是把一个月四天周休集中起来又另请了两天事假,时间够用,就说:“那我明天吃了早饭就给古丽打电话。”第二天早上,古丽接到金山的电话,就给爹妈说:“金山来电话说,叫我今天和他去县里领结婚证,那我换了衣服就去哦?”
  古丽爹说:“那好哇,你去吧。”
  这个家庭,古丽妈一直特别强势,家里大小事都是她说了算,好些事情古丽爹本来不同意,争不赢她,也总是最后依着她,就连不让古丽补习高三,也主要是她的意思。古丽妈一听,对马上就领结婚证倒很赞成,但眼珠儿一转,说:“丽儿,你给金山回电话,结婚证哪能说领就领?这是人生大事,也要讲礼节的,叫他带四万块钱的红包,开车来接你去领证。”
  古丽说:“妈,又不是做酒过礼,就领个证嘛,算了吧?”
www.2138com我到柜台取出了所有银行卡的余额 – 韩历文学网。  古丽爹也说:“反正结婚那天还要过礼,领个证,就不讲究了嘛。”
  “说得那么简单?这么大个人,是一碗米养大的?丽儿给他打电话,叫他带上红包来接你去县里!否则今天你别想出门!”
  古丽知道妈这个人从来是说得出做得出的,今天要没见到四万元红包,是不会准她出门的,就只好很不好意思、很不情愿地给金山打了电话。
  金山当然听出了古丽的极不情愿,就把这事儿告诉了爹妈,爹妈虽然感到亲家母指甲有点儿深,但觉得结婚大事,多花四万也不是很大问题,大不了到时候到处借贷点儿,就同意了这事儿。金山给古丽回了电话,就开车到镇上农商银行取了四万元,在车里用红纸封好,去古丽家交付了红包,接古丽去县里领了结婚证。
  金山和古丽是多年同学,结上了这份姻缘,两人之间的感情自然是水到渠成的,这里就不多作交代了。两人领证回来后,各自先后回单位上班。
  婚期看得很急,从定婚到结婚,不到三个月,而且恰好是元旦节,双方都觉得还没怎么准备充分,做婚酒的大喜日子就快到了!
  古丽妈的心里早就有了系统的打算,她要拿捏好时机,按照她的计划来一步步达到她的目的。
www.2138com,  到婚期的前两天,古丽妈说:“我已经托媒婆带话过去了,要金家封四十万过礼钱,取‘四季发财’的吉兆,另外还要金家包干我古家的酒水费。”
  古丽爹一听,着急说:“哎呀,你看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你这礼金太要多了,金山家要是拉了债,丽儿嫁过去,还不是要和金家一起过紧日子?”
  古丽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也说:“妈吔,我嫁过去是结亲戚,是成家,你这不等于在卖我吗?”
  古丽妈脸一沉:“你两爷子就晓得上嘴皮碰下嘴皮,说得轻巧!这个家,要不是我操劳,能有今天吗?丽儿你倒是长大了,可你弟弟还早着呢,现在啥子物价都涨这么快,还不定到你弟弟到读大学时,价格涨成啥样呢!现在你嫁人,正好敲敲金家,要不是这茬子事儿,你能敲到他家一分钱?再说了,金山在外面工资那么高,房子车子都买了,他爹妈在家也是种地养猪好手,四十万对金家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你们两爷子都莫再说了,这事儿都已经定了!”
  金家听了媒婆带的话,一家子商量开了。
  金山爹妈都犯愁了:“再有两天就过礼娶亲了,四十万,还差三十万,就是贷款,也还有一大串手续啊?这么短时间,到哪儿再去办三十万?可这婚酒是不能不做啊!”一家子沉默了一会儿,金山说:“爸,妈,我看这样,这主意肯定是古丽爹妈出的,古丽不是这种人,我干脆和古丽商量,反正办了结婚证的,合法了,这酒就不做了,叫古丽直接到省城来,我和单位朋友聚聚就算了。”
  金山爹说:“这样做不是不可以,但古家和我们是一个乡的,那以后古家人还不把我们搅闹得鸡犬不宁?特别是古丽妈,出了名的恶婆娘,谁惹得起?再说了,我们金家在四乡八里,也算是正派人家,不能落下丑话把子,让人戳脊梁骨嘛,还是赶紧打主意借钱吧!”
  金山妈的意见也是想法找钱,可是只还有两天时间,算到正酒那天,能找钱的时间满打满算其实只有一天!
  古家这边,古丽妈得意洋洋,正计划着拿捏好时机,进入她的下一步行动。而古丽就愁坏了,除了担忧自己以后和金山生活在债务中,更对母亲这种行为感到羞耻、愤恨,但她又拗不过母亲,大喜日子到了,她却愁眉苦脸,度日如年。
  正酒前一天的上午,也就是古丽妈托媒婆去要四十万彩礼的第二天,古丽妈自己不出面,把媒婆找到家里来,对媒婆说:“麻烦你今天上午再跑一趟金家,就说明天过礼钱要一百万,银行卡里的钱,我看不见,谁晓得里面有多少钱?必须要现钱,明天拿不够一百万,就别想把古丽娶走。事成后,除了金家答谢你的,我另外再答谢你两万。”
  媒婆一听还能再挣两万,就兴冲冲地去传话了。
  古丽正在倒抽凉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古丽爹语音重重地说道:“老婆子,你没疯吧?我们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金家是开银行的吗?你要把别人逼到哪一步?你……”
  古丽妈打断古丽爹的话,恶狠狠地说道:“你晓得个球!金家有的是钱,金山工资又高,你咋个胳膊肘往外拐呢?金山一心想娶我家古丽,他就会拿钱出来,现在是结婚证也早办了,明天就做酒了,生米煮成了熟饭,金家没有了退路,他们只能去办钱!再说了,我今天上午就托人去通知他家,也给够了他家准备钱的时间嘛,你也不想想,这回得了一百万,我们不但够送小儿子读完大学,不但能把家里好好装修一番,以后娶儿媳妇的钱都有了,我们古家就再不会这么累死累活挣钱了!难道你不会算帐吗?”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古丽爹生气地出门走了,古丽则一时间呆住了,说不出话来,顿感大脑里一片空白。金山全家听媒婆这么一传话,也都顿感大脑里一片空白了。全家直着眼发着呆,连媒婆是啥时候走了的都不知道,良久,金山才恨恨地说:“爸,妈,儿子这个婚不结了,今天下午就回单位,您二老放心,儿子在三年内,肯定把儿媳妇给您二老带回来!”
  爹妈这回也不再反对儿子了,心想,古家这么狮子大开口,这门亲事注定不会有好结果,趁还没做酒,婚事黄了也不会太丢面子,就说:“好吧,你今下午回省城,我们就打电话退掉酒席,再挨个儿通知亲友别来吃喜酒了。我们相信,离了他古家,我们照样要娶儿媳抱孙子!”
  因情急,金家把该通知的全部都通知了,唯独忘了通知古家。
  正酒这天上午,古家的宾客都陆续到了,一直在等金家的车队来迎亲,可一等再等,都等过十二点了,也没等到金家的迎亲车队,主人宾客都心急火燎,古丽妈就叫女儿给金山打电话寻问,金山这时已经在省城了,只在电话里说了句“我结不起这个天价婚,已经回到省城上班去了,你另嫁吧”就挂了电话。古丽听着,不自觉地掉落了手机,到这一刻,她彻底崩溃了,也不再和爹妈说啥,一个人呆呆傻傻无意识地走着,而爹妈和众宾客见了古丽那样儿,也一时间不知所措,全都傻愣了。
  古丽慢慢走着,不觉就走到了院坝坎儿外面的长河岸边,丝毫没有犹豫,就径直跳下了哗哗冲水的河里……
  

2月14日
2月14日回家,真是个好日子。情人节,早上5点多起床收拾,刷刷刷地在高铁上度过6个小时。到了山城,已经是下午3点了。回到家放好行李,和妈妈见上面,还是看起来瘦弱的身躯,额前刘海张牙舞爪的可爱又让人心疼的模样。刚进门的时候,妈妈就递给我和大己两个红包,暖暖地说着,这几年我们还找得动,就给你们封红包,以后找不动了,就不封了。心里一阵欣喜一阵忧桑。

既然收了老妈的礼,就等不及拿出给她准备的新年礼物,一个康乃馨花点缀一颗小爱心的项链,给她寄上。她进了房间一出来,挂在毛衣上的项链就不见了。当时忍住没问,就以为是她爱惜,摘下来保存了。后来在大姨妈家,跟妈妈一起睡觉,她换衣服时,才发现,她没摘,只是贴身戴着,好开心,她很宝贝那个小家伙。

妈妈的第一根金项链,来的有些迟。算是解了一件憾事。背后原因在此就不细讲。
还跟老妈立下了Flag,明年过年回家就给老爸买瓶茅台回来。哈哈哈哈。精心为一个人准备礼物,总是会先把自己感动到。

在家放好东西,没坐多久,又赶着去解放碑赴约。
高中室友提前几个月就已经约好了,年前见一下,差点参加不了,6个妹纸从大渡口区来到解放碑,也是很给面子。见到的一瞬间还是很感动的,该有一两年没有看见她们了。工作了不一样,没有什么寒暑假,大家都有假都在一个地方的时候,差不多也只有春节了,时间还如此少。

这次聊的话题倒是很接地气,没怎么聊工作,倒是把每个人的人身大事进度都八卦了一遍。不4说,要是有男生带她回家过年,她一定愿意去,就是没有人啊。毛儿有了一个交往半年多的男朋友,是东北的,全部条件特别符合不三的选男友的要求,也是很有趣。星星被家里催得很急,但她自己只想找一个下班了放假时能和自己一起玩的男朋友。2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我们轮流关心了一遍,差不多就分开了,分开前一起拍了很多有爱的照片,用手比出的4012和LOVE看照片时才发现比反了,哈哈哈哈。

放假前,初中有个小伙伴还在问我,要不要组织一下初中同学的聚会,去看下胡妈妈。但的确前后三个地方一分,自己的时间就完全没有了。今年就去不了了。

和室友们聚完,和大己就步行回家和一大家子人吃年夜饭了。今年幺爸家提前回老家过年了,所以这29的团年饭他们一家就没来。只有我们一家、伯伯一家、大佬子一家。

因为去年过年我去了大己家过年,当时就约定了,今年大己在我家过年。这也是今年很暖心的一件事,大概我弟比我还要开心,他很喜欢大己,是那种睡觉时会情不自禁夹着的交情,哈哈哈哈。

我们差不多吃完了等了一个多小时,老爸才忙完从南坪回来。伯伯、哥哥、大己又端起碗和酒杯坐在桌子旁,和爸爸一起吃火锅。

吃完送走大家,已经10点半了,收拾完就11点。本来之前兴致勃勃说,晚上要去走桥,圆大己的小愿望,大家都微醉,时间也过于晚,第二天又要搭车回老家,吼了一小会儿,也就作罢。

2月15日
5人同行,做高铁到长寿,长寿坐高速路车到合兴。在长寿车站,心心念念吃上了长寿米粉,说来奇怪,这玩意真的只有在长寿区以内才有,乡味难寻。
到了镇上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在我的好奇请求下,我们先去了镇上的新家,虽然暂时只有清水的模样,虽然当时老妈买的时候,还跟她闹了下别扭,但是现场看见了,还是打心眼里开心,老爸也是第一次回去看到,他念了这么久的镇上的家,看得出来,他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放好行李。就去和幺爸一家一起回村里的老家放鞭炮祭祖,给祖祖、爷爷烧香,这是老一辈人每一年最庄严、最激动的时刻。

时隔两年,又回来老家。熟悉的黄角树,冷清得只有一户人家的村庄,和婆婆两人一起住的老屋,真的垮了,走进去看,里面已经长出两根及屋顶的杂草。一种说不出来的永远回不去了。

烧完香回到镇上,这几天就住在大姨妈家了。团年饭今年是和大姨妈、舅舅三家人一起吃的。之前十几年和大姨妈家没什么来往,因为某些原因。去年开始,大家又在一处,又开始外交。第一次见大姨妈的二女儿,比余胜只小一岁,出落得也很标致了,只是见我还是很害羞。

晚上吃完饭,就闹着要去玩烟花。老妈带着我、余胜、陈凤姐姐,妞妞、大己,我们5个。玩了没一会,就玩完了。老妈见我们还没尽兴的样子,就说,我们再去买一些吧。又去买来很多,这次除了比较温柔的米花棒,还买了我们叫做冲天炮更大只的烟花。

买来一开始大家不敢放,要跟妞妞一起握着,才敢玩。其他孩子就玩米花棒,比手速,用手机拍光影玩,很有趣拍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照片。

镇上没有禁鞭,不时有富贵人家发给特别漂亮的礼花。第一次在镇上过年,真是好热闹。想想上次和老妈一起玩冲天炮儿,是几岁的时候,在老屋。十几年过去,没想到,还能这么玩,心里又平添一丝感慨。10点多,终于玩完十盒米花棒,满足地回到家。又被老爸拉去凑角打麻将。好在在大己的辅佐下,打到初一早上5点,只输了40多,哈哈哈哈哈。也是完成了守岁的光荣任务。

2月15日
大年初一,照例去外祖家拜年,今天满奇怪,伯伯家没有来。之前,三家人一般会约好一起的,今年少了一家人,心里怪怪的。

吃了午饭之后,大家说走就走,就蹭着幺爸的车,两家人又去了二姨婆婆家。二姨婆婆是婆婆的妹妹,二人长得八九分像,说话都很像。在她家坐了一会儿,一部队人马就去附近的亲戚家打麻将去了。旁观的人有些无聊,于是在幺爸的提议下,我、老妈、幺爸又去附近钓鱼了。下午阳光很好,在池塘边钓鱼,水面都波光粼粼的,照的人很暖和。不知是水太冷还是咋,下午过完了,我和幺爸都只开了个张,各钓到一条很小的鲫鱼,老妈则是挥了一下午杆,还好几次把自己钓到了。我们跟其他人讲起,都成为笑谈,乐在其中挺好。

晚饭在二姨婆婆家吃完,就回大姨妈家了。

2月16日
初二,照例去外婆家烧香。原本计划舅舅一起来的。但据说是外婆阻止,所以也就只有和大姨妈一家一起,两家人去外婆老家烧香了。好在三外公和四舅舅在。烧完香能一起聚下。吃过午饭,三外公还拿出他的相机,给我们轮流拍了合影。后来自己整理照片时,才发现春节回家,带了相机,但是都没用,以至于都没有一张和老爸老妈的合照,为此还哭了好久。

三外公一直很豁达,吹龙门阵时,还跟子女说,要是有一天他走了,要火化,占很小一块地,放块小碑,一边写:上穷碧落下黄泉,一边写:两处茫茫皆不见。横批:陈禄明骨灰陈放处。真是难得的豁达老人啊。

2月17日
初三,爸爸、妈妈两边的亲戚,集合,一起去大己家。开了3个多小时的车,到了。叔叔阿姨很忙,一开始都没怎么来得及互相介绍。吃完午饭,去猫儿寨溜了下,晚上吃完晚饭,大家都驱车回去了,本来说好住一晚,第二天上午走的。送老妈老妈们走,差点哭出来。他们走了之后,心里一直有些难受。后来也没买到合适的票,就直接从车站回武汉,没来得及再回家坐坐。整个春节都过很匆匆。

2月19、20日
在大己家走亲戚,他们镇上人多,还有很多亲戚可以走,很热闹。

20日晚上就去了县城,军哥家做客,一大家子人又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情到深处,也有红了眼睛的时候。

21日
早上很早起来,叔叔阿姨送我和大己在县城坐车,回重庆。然后在重庆转高铁,回武汉。到家9点,开始整理自己衣物、照片。

入睡时,特别想念老妈,竟止不住地哭起来,自己真是越来越脆弱了。想着要多陪陪她们才是啊。怀着这样的心情入睡了。

第一次工作后,回家过年,匆匆的缝隙里面,有很多感动和欣喜与温情,也有一些来不及弥补的怅惘。

心里装着念想,每一次离别都孕育着下一次更被珍惜的重逢。

亲爱的自己,要继续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