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麻辣烫的爱恨情仇
我的一整个童年,都与一碗油光发亮、撒着细碎米绿葱花、香味扑鼻不散、吃后唇齿留香的麻辣烫有关。
下面就开始我童年记忆的追溯,哦不,是对一碗麻辣烫的追溯。
幼儿园至小学二年级这几年,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东门老城区的一条窄巷子里。后来搬去了西门,住进宽敞明亮的新房子。新房子百般好,不敌我心中的麻辣烫是个宝。
试问一碗麻辣烫有多大的能量,我会告诉你,它闲时能解馋、冬日能暖身,最重要的是,它可是我心中整片地区最好吃的麻辣烫,没有之一。
搬到西门后,我总是冲着爸妈撒娇说要回去,说东门如何如何好:房子不大不觉得空,他们晚上很晚回来我也不会害怕;出了巷子有一条百货街,添置各式小物件不用像现在一样开车到市区买;巷子口就有一个大菜市场,能保证鸡鸭鱼肉长时间的供应,不用像现在一样要早起去买菜,还总会买不全;出巷子再走一条街就有一个大公园,晚上经常有老大爷老大妈在跳广场舞,你们也可以加入进去锻炼锻炼身体……
经常是说到这儿,我妈就一个眼刀不痛不痒地飞过来:“你说我们老了?”
不不不。我连喊出声,立即投降,转移话题:“妈,啥时候一起去吃东门的麻辣烫呗。你想想那豆腐泡、海带、蘑菇、腐竹、米线、炸香蕉……”
老妈故作姿态地沉思一番,持续了两秒钟之后极有家长威严地缓缓点头答应:“准了。”
“耶!”我也十分做作地大喊出声,谢主隆恩。心下忍不住腹诽:妈妈,你不自觉吞咽口水的声音真的很响的好吗。
以上为美少女和她的美妈妈横穿一个城再去体验舌尖上的麻辣烫的故事背景。谨以此说明一碗麻辣烫的神奇功力。
说走就走。趁着一个风和日丽,十分适合全家出游的下午,我和我妈拒绝了我爸爬山的提议,兴致勃勃地开着小电动回到了东门,走近麻辣烫摊子。
“妈,我激动!我要不行了。这丰沛的情感忽然之间像山般压来,我要在其中窒息了。你看,这美丽动人的景色是如此让人意乱情迷,让人不禁迷花了双眼……”
我色眯眯地扫视着麻辣烫摊子两层满满当当的食材,捏着老妈一只手,尽情地抒发我的感动。
“说人话。” “哦,妈,我能把这些都买一遍吗?” “不能。” “哦。”
终于,在我和我妈正襟危坐,翘首以待许久之后,一盘热乎乎,堆起来像座小山似的麻辣烫上桌了。
我勉强维持住一个人的基本姿态,用筷子夹起一截火腿肠小心地放进嘴里。
“好吃!”那一刻,我有了以味蕾为第一视角写一篇500字小短文的冲动。
我和我妈竞赛似的动筷子。几筷子下去,小山的顶平了,小山的半山腰缺了一个大口子,小山只剩下废墟似的残迹……
“嗝——”两个声音奇妙地重合在了一起,我和我妈捧着鼓鼓的肚子相视一笑。
饭后,我和我妈手握着手到公园散步。
妈妈突然喟叹:“其实啊,我觉得也没那么好。为什么当时觉得特好吃呢?”
我心领神会,点点头。
“吃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但吃完后吧,”我吧唧吧唧嘴巴,“好像只是一般的麻辣烫。”
可在我幼稚的童年记忆中,我家东门的麻辣烫可是全地区最好吃的麻辣烫啊。
小学的我最期待的是周五。不只因为周五下午只有一节课,周五后有两天假不用来学校,更因为每到周五,疲惫工作了一周的妈妈都会决定在周五晚上好好放松放松,顺便惠泽我这只小馋猫。
妈妈会准备一些零食、饮料,打开电视,播一个我俩都喜欢的节目。而这个时候,我都是一个小跑腿,拿着钱,迫不及待地冲到麻辣烫摊前。
麻辣烫摊子的阿姨早就认识我这个小鬼头了。这个阿姨在这儿卖麻辣烫已经十多年了,靠这个摊子赚钱买了这里的一套小户型二手房。
可以说麻辣烫与我童年的生活形影不离:期末考试得了满分,爸妈奖励麻辣烫;不想先做作业,想出门疯玩,爸妈用麻辣烫诱惑我;过生日了,中午吃大餐,晚上一定念念不忘麻辣烫;和朋友满城疯玩,最后一定要约一波麻辣烫……
因为东门房子离我的高中更近,我最终还是如愿地和爸妈一起搬回了东门。
印象中有一天飘着小雪,那天是大年三十。我和老爸从外面配眼镜回来,快走到我家那片地方的时候,我碰碰我爸的肩膀说:“今天会出摊吗?我想吃麻辣烫了。”
我爸看了看手表,摇摇头说:“不知道啊,现在是6点47分,或许有吧。但人家说不定回家过年去了呢。”
我闷闷地没说话,心下有些失落。
走到小巷口,一眼望去,空落落的街道,两边都是闭紧的门,远处是小楼房点点的灯火。满眼是绒绒的雪花在飘。
果然没出摊啊,我对自己说。路过空荡荡的麻辣烫摊子前,心一紧,然后释然了。
忽然就懂了,为什么多年之后再吃一份麻辣烫记忆中的味道不复存在。
情移世变,特有的情感只能是特定场景下的产物。
年幼的我和年轻的妈妈一起吃的麻辣烫自然是和如今有不一样的味道。
就像如今的我,也早已不是那个高兴要吃麻辣烫,不高兴也要吃麻辣烫,吃着了麻辣烫高兴,没吃着麻辣烫就不高兴的简单的小女孩了。
这样想着,我挽住了走在右前方的老爸,一手帮他拂去头上的雪花,笑着说:“老爸,你看你头发都被雪花染白了。”
手一顿,眼已酸。原来不是雪花,是白发。拂不掉。

www.2138com 1

妈妈在世时,每到星期六,我就放下手头的事,扛着大包小包往妈妈家里赶,不是我妈缺东西,我知道我妈心里在望我回家。

图片来源:网络

知道我要回家,我妈便一大早起来,去菜场买我喜欢吃的鱼和小菜,去超市买我爱吃的水果、零食,虽然每次回家不管是菜,还是水果、零食我都带得绰绰有余。但是我妈还是会去买很多,生怕少了。我不止一次的对我妈说,以后我回家,你不要去买了。我爸对我说,让她去买。平时你妈就宅在家里,很少出去走动,只有你回她才出去买东西。二来看她破天荒买这么多东西,碰到熟人,邻居就问她为什么?你妈就嘴角上扬,自豪地回答今天我女儿回来,嘴.角眉梢都是笑,平时步履蹒珊的她也步履轻盈。

/ 01/

平时只有爸妈在家,俩老都有七十好几了,为了他俩的安全。我要他们平日关着门,不是熟人不开门。知道我要回来,我妈就早早把门打开,把两双鞋子放在门口。只要听我们的车子一响,我妈就会从楼上下来,拉着我的手,左瞧右瞧,怎么也瞧不够。人还没坐稳,我爸就端上了甜蜜蜜的擂茶,喝到口里沁人心脾。擂茶喝多了,人到中年,我还是白里透红,徐娘不老。

我家做饭这件事从来都是我妈的,我、哥哥、爸爸,我们仨除了负责吃,还会各种点评一番。我妈有时候会假装很生气,冲着我们说:不吃别吃,真难伺候。一般这个时候,我们都埋着头乖乖吃。

一边喝擂茶,一边陪我爸、我妈打麻将,三个人打,只准碰,不能吃。所以很难糊牌。但是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一边是麻将声,一边和爸妈说着家常,很温馨、很高兴。

现在想想,那个和谐幸福的场景已经离开我很久远的时光。

www.2138com:父亲的蛋炒饭。打到十二点就不打了,就准备中餐。我一边洗菜,一边和我妈说着知心话。我爸就在那炒菜,油盐味、饭菜的香气,谈笑声透过窗户传出好远好远。

前几日,跟朋友吃饭,吃到很合口味的菜,一边吧唧嘴一边乐着说:食物真的能让人开心。

不一会儿工夫,我爸就做出了色香味俱全的七个菜,我们便谈笑风生地吃起饭来,吃饭时我妈还像小时候一样把我爱吃的菜摆在我前面,还不时地给我夹菜,我碗里的菜快堆成小山了,我就对我妈说,妈,你别夹了,你看我的菜都碰到我鼻子了。

是的,人世间的清欢都在碗里,最开心的就是埋头吃饭了。最最最开心的应该是埋头吃爸妈做的饭。

一边吃我一边称赞我爸的菜做得好吃,我爸高兴得合不扰嘴。平日只吃一碗饭的老爸,老妈都胃口大开,连吃两碗,看俩老吃的这么高兴,我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的甜。

我妈做饭是很好吃的,但是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我爸给我做的一碗蛋炒饭。

吃完饭后我便收拾碗筷,让俩老睡午睡。起来后就陪他们看电视,家里看电视,遥控器基本在我妈手里,我爸就向我抱怨,你妈好霸道,电视只有她看得,她看什么节目,我就只能看什么节目。好在这些年我早已习惯了。想想以前血气方刚、说一不二,脾气大的父亲能在我母亲面前改掉臭脾气,让我妈开心这是多么真挚的爱哦!

/02/

我妈看电视有个习惯,看到什么她就在那解释,生怕别人看不懂。看多久电视,我妈定能解释多久,我爸就笑她老婆我们都读了书,看得懂呢!

因为那碗蛋炒饭,我能清晰记得那一年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我妈听了还是一如即往地在解释,我爸看反正制止不了我妈,就从厨房里端来准备好的芝麻茶,递给我妈,还忘不了说一句,老婆,你解释辛苦了,喝杯茶再继续。我妈以为我爸说的是真的,三下二下喝完,那速度之神速连我都自愧不如,碗也不记得去放,又继续她的解说。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全校需要选出一个学生,代表整个学校去参加演讲比赛。这个消息传开之后我想都没敢想,我是那种私下能跟同学玩的很开,但是站上讲台就立马怂掉的人。

天气晴朗的日子我会带我妈去她以前的同事家去玩。一路上我让我妈走在里面,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就像我小时候她带我出去玩一样,我俩慢慢地走着,明媚的阳光照在我俩身上,全身暖暖的,心里也暖暖的。

语文老师起初是要求我们每人写一篇演讲稿,也是争取名额的机会。我当时的语文成绩还算可以,文笔也得到了老师很多次赞赏,但是那次的演讲稿老师说我写的完全不在点上。很奇怪,并没有打击到我,我庆幸我这么完美地错过了演讲比赛的机会。

到了她同事家后,她俩就热泪盈眶,手拉手说着知心话,回忆以往的峥嵘岁月,那高兴劲就别提了。我和我妈走时,她同事还出来送出好远好远。在回家的路上,我妈还不停地说起她们曾一起工作的事情,满脸幸福的笑容。

没几天,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给了我一篇改得面目全非的演讲稿,并丢了我一句话:回去背吧,下个月初参加比赛。

虽然一天的时间不能给爸妈多做些什么,但是我觉得陪他们说说话,吃吃饭,看看电视,会会友,打打麻将,让他们开心,快乐,这比什么都好。

这要放在现在,绝对是黑幕。当时有个四年级的小学妹找到我,问我借演讲稿,说回去也要背背,他们老师跟她说,谁背的好谁去。

噢,原来陪伴是最好的礼物!

我的潜力大概是被这句话激出来了,我年纪轻轻就要暗中立下誓言:我要站上讲台
,代表学校。

/03/

后来我如愿了,我要去参加比赛,但是内心恨不得离校出走,害怕。

那天早上妈妈起得很早,他们觉得这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妈妈给我扎了好看的头发,不停打量我,嘴里念叨着“可以
 很好看 ,不要紧张”

我本来不紧张,我妈这样一说,我更害怕。害怕演讲失败,给她丢了脸。我是要成为爸妈的小骄傲的,怎么能失败。

那天,我抽的演讲号是排在中间的,可以说是攒了一些运气,但是内心还是不停发抖。到我的时候,感觉脑子一片空白,中间有一段忘了,直接跳了。基本上是顺利背完,我感觉自己不是小骄傲了。

回到家,我爸高兴得像是我拿了第一名回来,让我好好休息,问我饿不饿,转身就去厨房给我做蛋炒饭。

小时候最爱的就是蛋炒饭,感觉不吃白米饭就是奢侈。没多久,老爸端上来热腾腾的饭,那时候是冬天,我捧着碗觉得温度透过厚厚的玻璃已经到了心里。

吧唧一口,差点要吐。我说老爸你是不是放味精了,太鲜了。

“不鲜啊,我尝过了,合适的,蛋炒饭不放一点味精不好吃”

我妈坐我旁边,尝了一口,小声在我耳边说:

“你爸爱吃味精,以为你也爱吃。这味道太重了,不吃倒掉吧”

那碗饭我没有全吃完,但是尽力吃了一大半。现在还记得那个味精的味道,还记得我爸笑着冲我说:好吃,这样好吃。

/04/

那场演讲比赛,我拿了三等奖,学校把我的证书和照片贴在了校长的办公室,我爸回家把我的奖状贴在了房门的正中间。

也许如果没有老爸的那碗蛋炒饭,我不会记得我在小学的时候还参加过演讲比赛,还得过奖。那个奖状对爸来说是个骄傲,只是对我来说敌不过老爸的一碗蛋炒饭。

很多年过去了,再也没吃到过老爸的蛋炒饭。我初中以后,他就忙着赚钱给我们上学,现在我毕业了他还在忙着赚钱,给我们结婚用。

我没有像爸妈那样拼命活过,我觉得自己浪费了很多年轻的时间。现在,很想努力获得财务自由。获得财务自由后最想要做的事情不是天南地北去旅行,而是想向这个社会赎回我爸,让他给我做一碗蛋炒饭。

对了,记得多放点味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