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以往的生日,过得平淡,有时候买个蛋糕,或不买,只做点好吃的,就算是打发了。欣慰的是,孩子很懂事,不缠着你要这要那,但他越是这样,我们心里越是愧疚,好像欠他一个完整、像样的生日。

七夕前夕是他的生日,赶脚挺巧不是七夕,生日还要给情人送礼物,而是前夕每年都收礼物。话说礼物,我属于比较不称职的女朋友,在一起他的第一个生日,是我们刚在一起半年时间,恰巧暑假他在家,我在学校实习,当时是在一个游戏公司,工作很多很累,工资少的可怜,不够吃饭坐公交,那时候就想着多攒经验吧,不至于没成绩连实践也没有。大学那会每月伙食费很少,也不会买礼物,还记得当时他为了生日的时候和我在一起,丢掉在家大少爷的安逸日子来到学校,刚好那天我在上班,索性请了两天假。当时有个同事说我,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请假,我不以为然,这么点破工资还要我干那么多活,我还是实习生为什么不可以请假,他说,以后你正式工作也不能这样的,现如今想想,我还是不以为然,虽然我已经工作两年多。那年他生日那天,中午没有吃饭,特意去了楼下的彩蝶轩给他看蛋糕,当时就觉得好贵,还是别订大蛋糕了,于是买了一个小蛋糕,现在想想,当时真的很抠门,但是也用尽了心意。

    第十章    生  日

今年是孩子的第十三个生日,我们打算给他一个不一样的惊喜,也算是补偿吧。

第二个生日是我已经工作,他在学校,我在广州。只记得那时候记性特别好,非常清楚的记得他的生日是几号,想了很久,我还是没有给他买礼物,因为不知道买什么。临近生日,我问他你想要什么?他说没什么想要的,要不你给我写封情书吧!实在想不到买什么,然后就真给他写了一封情书。那时候觉得好浪漫,因为那年我的生日他做了一个我们在一起的照片集合,当时看的感动的一塌糊涂。

11月8日星期一是林依婷的生日,本来林依婷想好好给自己放个假。公司的事情早就提前安排好了,她可以休息一天的。但是临时通知早上9:30要开会,打乱了林依婷所有的计划。

在孩子生日前一个月,我就带他去超市,书店,衣服铺等,旁敲侧击的打探他的喜好,捕捉他的兴趣,做到心中有数,也好有所准备。

第三个生日就在昨天,很早以前就在想,要买什么礼物。问同事,有的说你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干嘛要买,有的则是把她送过的礼物都罗列了一遍,可惜都不是我想送的。还在年初,他就想要一辆自行车,七月份因为住的跟地铁站比较远,无奈买了一辆代步车。但是明显看出他的不喜欢,因为骑起来太累。所以一直在思索给他买辆好的车子,可是好的太贵不安全,同事说58买辆二手的吧,于是逛了58,突然看到有辆捷安特,当时就很喜欢。问他喜欢不,说可以啊,看了车子基本全新,原价2000多。刚好第二天周六,于是约好了时间,看到车子,基本全新,完全无磨损,看了发票还是5月份买的。当时看到了三石很兴奋的表情,于是600买下来了,也就作为我送他的礼物。生日总需要蛋糕,毕竟在一起三年了我没给他正式过过生日。在之前公司品尝过诺心蛋糕,喜欢的不得了,于是在诺心官网订了一个他大爱的巧克力口味—金牌提拉米苏,约好送到吃饭的地方。在豆捞坊吃完饭后直奔到家,立马开吃蛋糕。他大爱这个口味,觉得很好吃,一直赞叹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蛋糕。呼,终于圆满的过了一个生日。

开完会已经是中午12点了,林依婷不想在外面吃饭,就坐上公交车饿着肚子赶回家。天气越发冷了,她裹紧大衣,低着头,手里提着门口超市买的一袋速冻饺子,急急地走着。

有一日,孩子放学回来,吃饭时,在饭桌上他若有所思而且两眼放光的说:“爸爸,我们班的XX,买了辆变速车,全身黑,超酷,”他偷看了看我,“放学的时候,我还试了试,太爽了,比我的那辆旧车子强多了。”说完,用手背擦了一下嘴巴,随即抬眼挤了我一下。

都说在一起久了,慢慢的两人都会彼此了解,都会慢慢喜欢对方而最后归于平静。我不喜欢那种平淡如水,平静无涟漪的日子,而是生活可以多姿多彩,再熟悉的两个人可以创造出惊喜,为生活增添多澜。我努力在做,虽然我的小心思总是被他轻易识破,但我乐此不疲,因为至今为止我们还没相看两厌~

一辆黑色的电动车从对面骑过来,林依婷急忙跳到一边避开,埋头赶路。电动车又从身后擦着大衣骑到前面。

我心知肚明,看得出来,他羡慕的要死。我内心欣喜,可脸上表现的平常一般,提不起兴趣。我放下眼皮,一本正经的说道:“你那辆车子才几年啊?能骑就行,再说,你学校离家才四里地远,平时又不用它,这样挺好。”妻子在一边也补充道:“买了好的,新的,放在学校还不放心呢。”懂事的他只是“哦”了下,低头吃饭。我和妻子对视了一下,也不忍心再说下去。

这是干什么?

孩子一连几天,嘴里唠唠叨叨,心里发痒的很,我依然不理不睬,忍他个度日如年,到时再送他大的惊喜,这才叫刺激,我暗自下定主意。

林依婷不满地抬头。

为了在他生日那天能准确收到礼物,我也没闲着,除了选择好日期,还计算着网购的进程。日子一天天临近,看到孩子平静的表面下埋藏着焦急不安和郁闷的心,我们也有点心软和心酸,

黑色的电动车停在面前,黑色的帽子,黑色的大衣,黑色的皮鞋。王卫东一身黑衣垮在电动车上,眼睛黑亮黑亮地看着林依婷。

生日到了,我们把今天的时间全给了他。首先把我们当面许他的承诺兑现了,给他买了个蛋糕。我又去了超市,选了他看好的东西,顺便在书店买回他最喜欢的几本科幻、神秘事件的课外读物,放到隐藏的地方。

电动车的车筐里放着一个粉色的蛋糕盒子,一大束玫瑰花斜插在车把上。

更主要的是,在另一间屋子里,有前一天刚到的快递——变速车。我花了半天时间,按着网上教程安装起来的,还别说,车子全身洁白,漂亮极了,我都舍不得给他了。万事俱备,只等孩子放学归来。

林依婷长大嘴巴,不能呼吸!

中午,门铃一响,我们迫不及待的打开门,孩子和往常一样,进的门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说一句话,神情沮丧。我们端出蛋糕,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我们又拿出超市买的东西和书籍,他的脸色好转了,心也开朗起来,有说有笑,抛弃了烦恼一般。

自从那天他们情不自禁地拥吻过后,林依婷好几天没有见到王卫东了。她不是不想见,是怕自己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她知道王卫东的意思,但她也知道王卫东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尽管他说要离婚了,但林依婷心里不容许自己和一个有家庭的人纠缠不休。

吃罢一切,我撇他一眼,随意的说:“下午上学的时候,别骑那辆车子了,那里有辆,骑它吧!”我偷偷看他,随手一指。他先是一愣,用眼珠子瞪着我,嘴里想说啥,又顿时停住,立即跑过去打开屋门。嘿嘿,看他的眼神、表情,就知道他已忘乎所以了。

王卫东给她发微信,她简短地回答。王卫东给她打电话,她借口忙快速挂断。前两天公司要到外地举办一个培训,她把儿子放到爷爷奶奶那里,直接报名走了。

“哇!好啊!你们……呵呵,太好了,你们怎么不早说啊!”我们没有说话,只是一边看着,笑着。“怪不得这几天你们神神秘秘的,原来……你们……呵呵!”孩子得意忘形的、肆无忌惮的宣泄着他几天来的压抑,尽情的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天真无邪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

王卫东请求视频聊天的时候,林依婷直接在火车站的大厅里和他简短地说了一句‘’我要出差‘’就切断了。她怕再见到王卫东,怕迷失在他深情的凝视里。

生日礼物如愿以偿了,可以看得出,心情好了,孩子也似乎长大了,乖巧了许多,也更成熟了。

两个人就那样站在小区里面的过道上,一个深情款款,一个紧咬双唇眼睛里写满委屈。

孩子,父母永远爱你!

前面有个邻居骑电动车从林依婷身边经过,奇怪地问了一句‘’林依婷,下班了?‘’,林依婷才清醒过来。

她怕更多的邻居看见,答应了一句‘’噢!下班了!‘’便迈开大步跑进楼道。

身后是沉默的王卫东的脚步声,林依婷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王卫东紧随其后走进来。一手提着蛋糕盒子,一手抱着那一大把鲜艳的玫瑰花。

回到家里,王卫东把蛋糕盒子放到餐桌上,玫瑰花塞到林依婷的怀里,从林依婷手里拿过那袋速冻饺子,走进厨房。

林依婷傻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那一大把玫瑰花,看着王卫东在厨房里煮饺子,拍黄瓜,一句话也不说。

等到王卫东把饺子、黄瓜端到餐桌上,把蛋糕上的三支小蜡烛点燃,林依婷还是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卫东,好像在欣赏一部眼前的电影。

王卫东把林依婷拉到餐桌旁,按到椅子上坐下,从她手里拿过那把玫瑰花,盯着她的眼睛。低沉地深情地,一字一句地对林依婷说:‘’宝贝,生日快乐!‘’

林依婷的泪沿着脸颊肆意地流淌。

‘’宝贝,吃饭!‘’王卫东也哑着嗓子说,林依婷低下头,和着泪一口一个饺子地吃饭。

简单地吃过午饭,王卫东把林依婷扶到床上躺着,拉过毛毯替她掖好,吻着她的唇充满魅惑地说‘’宝贝,躺会,我去收拾一下!‘’林依婷没有说话,轻闭着眼睛,睫毛忽闪忽闪极速地抖动。

厨房里王卫东洗碗,拖地的声音林依婷听得清清楚楚。她闭眼装睡,但根本睡不着。心里在期待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

王卫东收拾完走进卧室的时候,林依婷开始颤抖,控制不住地颤抖。像冷又全身发烫,她不敢睁眼不敢呼吸,就那样蜷着身子,双拳紧握地颤抖。

王卫东俯身轻吻林依婷抖动的眼睛,慢慢地吻她的脸颊,她的耳垂、脖子、锁骨,林依婷抖动得更加厉害,像大海中一叶孤舟,全身发烫,呼吸急促。

她控制不住地张口喘息,王卫东的舌头一下探进来,两个人粗壮的喘息声一起在林依婷耳边响起。她突然之间就不抖了,只想彻底地沦陷,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管身上的男人有没有妻子,不管以后会怎样。

‘’宝贝,宝贝‘’王卫东在她身上一遍遍地深情呼唤。林依婷起初紧闭着双眼,不敢看身上的王卫东,只用手轻柔地抚摸着那棱角分明的脸颊,短短的头发。迷乱中王卫东快速地动作着,她扬起身子,挺直脊背‘’啊……‘’一声悠扬婉转的长叹,两个人共同到达了欢乐的顶峰……

林依婷依偎在王卫东宽宽的瘦削的胸膛上,用手轻轻地划着圈圈。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窗外的光慢慢暗了下来,林依婷想起该接孩子了。她挪动了一下身子,慵懒地说‘’卫东,我要去接孩子了!‘’

‘’嗯,接孩子!‘’王卫东应了一声,扶起林依婷,帮她穿好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到她手上:‘’这是那辆电动车钥匙,你骑这个吧!你那辆经常没电,倒换着骑吧!‘’

林依婷回身抱住王卫东的腰,撒娇地说:‘’好哥哥,你对我真好!‘’

‘’小妖精,快去吧!我给你们做点饭就走了,啊!‘’王卫东拍拍她的头,宠溺地说。

等林依婷和林萧走进家门的时候,就看见餐桌上用碗扣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盘子,中间放着那个生日蛋糕,‘’生日快乐‘’四个鲜红的字闪着浪漫的光。

              第十章    生  日

11月8日星期一是林依婷的生日,本来林依婷想好好给自己放个假。公司的事情早就提前安排好了,她可以休息一天的。但是临时通知早上9:30要开会,打乱了林依婷所有的计划。

开完会已经是中午12点了,林依婷不想在外面吃饭,就坐上公交车饿着肚子赶回家。天气越发冷了,她裹紧大衣,低着头,手里提着门口超市买的一袋速冻饺子,急急地走着。

一辆黑色的电动车从对面骑过来,林依婷急忙跳到一边避开,埋头赶路。电动车又从身后擦着大衣骑到前面。

这是干什么?

林依婷不满地抬头。

黑色的电动车停在面前,黑色的帽子,黑色的大衣,黑色的皮鞋。王卫东一身黑衣垮在电动车上,眼睛黑亮黑亮地看着林依婷。

电动车的车筐里放着一个粉色的蛋糕盒子,一大束玫瑰花斜插在车把上。

林依婷长大嘴巴,不能呼吸!

自从那天他们情不自禁地拥吻过后,林依婷好几天没有见到王卫东了。她不是不想见,是怕自己沉溺其中,不能自拔。她知道王卫东的意思,但她也知道王卫东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尽管他说要离婚了,但林依婷心里不容许自己和一个有家庭的人纠缠不休。

王卫东给她发微信,她简短地回答。王卫东给她打电话,她借口忙快速挂断。前两天公司要到外地举办一个培训,她把儿子放到爷爷奶奶那里,直接报名走了。

王卫东请求视频聊天的时候,林依婷直接在火车站的大厅里和他简短地说了一句‘’我要出差‘’就切断了。她怕再见到王卫东,怕迷失在他深情的凝视里。

两个人就那样站在小区里面的过道上,一个深情款款,一个紧咬双唇眼睛里写满委屈。

前面有个邻居骑电动车从林依婷身边经过,奇怪地问了一句‘’林依婷,下班了?‘’,林依婷才清醒过来。

她怕更多的邻居看见,答应了一句‘’噢!下班了!‘’便迈开大步跑进楼道。

身后是沉默的王卫东的脚步声,林依婷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王卫东紧随其后走进来。一手提着蛋糕盒子,一手抱着那一大把鲜艳的玫瑰花。

回到家里,王卫东把蛋糕盒子放到餐桌上,玫瑰花塞到林依婷的怀里,从林依婷手里拿过那袋速冻饺子,走进厨房。

林依婷傻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那一大把玫瑰花,看着王卫东在厨房里煮饺子,拍黄瓜,一句话也不说。

等到王卫东把饺子、黄瓜端到餐桌上,把蛋糕上的三支小蜡烛点燃,林依婷还是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卫东,好像在欣赏一部眼前的电影。

王卫东把林依婷拉到餐桌旁,按到椅子上坐下,从她手里拿过那把玫瑰花,盯着她的眼睛。低沉地深情地,一字一句地对林依婷说:‘’宝贝,生日快乐!‘’

林依婷的泪沿着脸颊肆意地流淌。

‘’宝贝,吃饭!‘’王卫东也哑着嗓子说,林依婷低下头,和着泪一口一个饺子地吃饭。

简单地吃过午饭,王卫东把林依婷扶到床上躺着,拉过毛毯替她掖好,吻着她的唇充满魅惑地说‘’宝贝,躺会,我去收拾一下!‘’林依婷没有说话,轻闭着眼睛,睫毛忽闪忽闪极速地抖动。

厨房里王卫东洗碗,拖地的声音林依婷听得清清楚楚。她闭眼装睡,但根本睡不着。心里在期待着什么,又害怕着什么。

王卫东收拾完走进卧室的时候,林依婷开始颤抖,控制不住地颤抖。像冷又全身发烫,她不敢睁眼不敢呼吸,就那样蜷着身子,双拳紧握地颤抖。

王卫东俯身轻吻林依婷抖动的眼睛,慢慢地吻她的脸颊,她的耳垂、脖子、锁骨,林依婷抖动得更加厉害,像大海中一叶孤舟,全身发烫,呼吸急促。

她控制不住地张口喘息,王卫东的舌头一下探进来,两个人粗壮的喘息声一起在林依婷耳边响起。她突然之间就不抖了,只想彻底地沦陷,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不管身上的男人有没有妻子,不管以后会怎样。

‘’宝贝,宝贝‘’王卫东在她身上一遍遍地深情呼唤。林依婷起初紧闭着双眼,不敢看身上的王卫东,只用手轻柔地抚摸着那棱角分明的脸颊,短短的头发。迷乱中王卫东快速地动作着,她扬起身子,挺直脊背‘’啊……‘’一声悠扬婉转的长叹,两个人共同到达了欢乐的顶峰……

林依婷依偎在王卫东宽宽的瘦削的胸膛上,用手轻轻地划着圈圈。许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窗外的光慢慢暗了下来,林依婷想起该接孩子了。她挪动了一下身子,慵懒地说‘’卫东,我要去接孩子了!‘’

‘’嗯,接孩子!‘’王卫东应了一声,扶起林依婷,帮她穿好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到她手上:‘’这是那辆电动车钥匙,你骑这个吧!你那辆经常没电,倒换着骑吧!‘’

林依婷回身抱住王卫东的腰,撒娇地说:‘’好哥哥,你对我真好!‘’

‘’小妖精,快去吧!我给你们做点饭就走了,啊!‘’王卫东拍拍她的头,宠溺地说。

等林依婷和林萧走进家门的时候,就看见餐桌上用碗扣着大大小小好几个盘子,中间放着那个生日蛋糕,‘’生日快乐‘’四个鲜红的字闪着浪漫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