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无限好,唯美独伤心,秋蝉鸣金锣,紫陌绝唱音,人思过,秋无情,有谁与你鸣?
——-婉君心梦——
一簇一簇的菊花,绽放在秋色的舞台,妩媚多姿,烟红了秋天云彩。一朵一朵菊花,宛如秋风衣扣,扣不住菊花对秋的爱依。它是那么迷人,那么让人深思。多少采菊东篱下,不见杯酒唱清歌的感叹,悠然见南山,寻世外桃源在何处方,正写照着秋季的新歌。
这个时节,我不喜欢菊花,因为它让我有凄凉的感叹,让我有伤心的落泪,看到它就会想到许多,许多的无奈。所以,静静躲在菊花背后,不采集它在的秋风的笑容,不愉悦它在秋叶中的风情。微笑中的黄色菊花,骚动的凉夜寒羞,沉默的白色丝菊,仿佛是一位老妪蹉跎背后。
几天前,因工作的关系,我去农业银行结帐。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银行的工作人员,轮流上班,所以,工作台上,只有一个人在工作。
银行排号机,给我是184号,大厅椅子上,有几十人在等待,我坐到后排的椅子上,埋头清点我的帐单。没过多久,喇叭传来183号到1号窗口。我着急地还在清理,心想下一个号,就是我了,清没清理好,到窗口再说吧!
大概十分钟过后,传来好多人的吵闹,这时,我才抬头看了一下1号窗口,窗口用封闭的玻璃隔着,窗口里的工作人员,站着与窗口外的一位老婆婆说:“你再想想,这次不能再错了,如果第三次秘码错了,存折就会冻结了,到时候就会有麻烦”,我起身走过去,好想劝劝这位老人家,可是,银行有规定,闲杂人员,不准超过一米的分界线。老婆婆听了工作人员的解释,用手擦拭了额头汗,吱吱唔唔,不知说什么。大厅的人瞧见老婆婆这样子,有的开口骂人“老家伙,不死,祸害…”,有的抱怨老婆婆“老糊涂,该死”。在这种状态下,有两位男士,也不顾什么银行的规定,冲到窗口,要工作人员快一点,说是有急事,要赶时间。工作人员也很无奈地说:“我也想快一点,但老婆婆的存折在电脑程序上,如果,没有解决的话,这是无法快得”。大厅的人,一听工作人员这么说,一下子,全暴躁了起来。
大厅的吵嚷,惊动了银行的经理和保安,他们从后厅出来,大概也知道了情况,经理立即叫保安到后面食堂叫一个人上来工作,解决现在的问题。不一会儿,银行增添了窗口,我主动让有急事的人先办理帐款。大厅又恢复了平静。
经理走向前问老婆婆,你想起来了吗?我这时才从混乱中静了下来,从头打量这位婆婆,老婆婆身穿五十年代的旧衣服,头发稀少,白发草乱,短短一字头,斜挎用小花布做的包包,脚穿一双塑胶鞋,左脚鞋底子只有一半,看样子,有中风的迹象。
说说着,老婆婆有半边脸的神经开始抖动。在一旁的经理,立即叫老婆婆心静静,然后,叫保安倒一杯水来,扶着她坐下,当她坐下的瞬间,我看到她胸前有一个挂牌,拿起一看,有退休单位名称和家里的电话,经理问老婆婆,打电话给你的家人好吗?老婆婆一听,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说:“不要,不要”,老婆婆就象一个犯错的学生,生怕老师请家长到学校受训的恐惧。经理瞧见老婆婆神态,好奇地问老婆婆为什么?老婆婆低下头说:“如果叫他们来,我的钱就没有了”,老婆婆的话把我们搞愣住了,有人问“老婆婆你有几个孩子?”,“我生了四个孩子,前头两个孩子死得早,现在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离婚了,带一个儿子,儿子今年上初中,小儿子和媳妇一家三口跟我住。
前几个月,我病了存折给他们帮忙取钱,他们把存折上的钱一分也不给我,我向他们要钱,小儿子同我吵。大孙子来看我,他们也不给饭吃,我向小儿子要二元钱给大孙子坐车费,他都不给,我的存折要了几次才要了回来,我求求你们不要给他们打电话”。在场的人鸦雀无声。经理想了一会,问老婆婆叫你们退休办的同志帮你行吗?老婆婆一听高兴的点点头。
经理打电话同老婆婆的退休单位联系。不一会儿,单位的办事人员,赶到了银行,帮忙处理了存折的事情,当老婆婆拿到工资时,高兴地说:“我可以给我的大孙子买月饼吃了…”老婆婆娘把工资的钱紧紧的贴在胸口上,然后,对经银行的工作人员深深敬了一个礼,“谢谢!谢谢!”转过身向单位退休办的同志也敬了一个礼“谢谢!”。
然后,老婆婆一拐一拐的走出银行,银行的门前的花台上摆满了菊花,菊花在秋风中摇曳的姿态,是那么苍凉,那么让人无奈….
望着老婆婆离开银行的背影,我的心一波一波潮水的涌动,人都会老的时候,当我们老的时候,会如同婆婆一样吗?年青人你不会老吗?不要责骂,因为你也会有老的时候…..

图片 1

菊花婆急匆匆走在公路上,时不时要躲避着来回穿梭的车辆,还要躲闪着骑电摩接娃的人。所有的人都来去匆匆,她能感受到:每个人的时间都紧张得要命,个个肩负重任,能不紧张、能不急吗?他们都要赶在放学时,第一时间就把孙子接到自己的手里。
  前几天,儿媳妇丽丽从新农村小区的新房赶到她和老伴居住的老屋。手里提着二斤猪肉对她说:“妈,这几天你和爸给我掰玉米种地,累啦,得好好休息一下,我买了点肉来犒劳犒劳你俩。”
  丽丽见婆婆正在案板上切菜,立即冼了手,挽起衣袖,系了围裙,要过婆婆的切面刀,“咚咚咚”地剁起菜来。她那手势和动作利索,自然有序,不亚于跳广场舞的动作。
  婆婆愣了一下,赶快抱柴火救锅。丽丽切完了菜,用清水淘洗了肉,放在案板上。准备包饺子,她一边剁着肉,一边对婆婆说:“妈,咱家地里活完啦,冬里闲着没事,我想到南方去打工。”
  “啥?你外出打工?”菊花婆停住了给灶膛里添柴的手,望着儿媳丽丽,心里暗想着,这又是唱那一处戏?
  “你大孙子读大学,少说一年也得一万七八;小孙子今年也五年级了,将来花费更大。我俩趁年轻,也得抓紧多挣钱。”丽丽快嘴快舌,自管自地说着,并没有注意到菊花婆的脸色。
  听完儿媳的话,菊花婆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虽然心里有点生气,但又不敢表露出来。儿媳真的打工这么一走,她那一摊子事,全给落在自己身上。特别是小孙子,自已得管,上下学也得要送接。自己都快七十了,骑不了自行车和电摩,走路又实在不方便。于是,就对丽丽说:“娃上学要紧,我和你爸没多少文化,辅导不了娃的作业。再说,你爸和我年纪大了,怕管不好娃。”
  一听婆婆的话,丽丽剁肉的手,不仅加快了些,而且还加重了。她抵着头,脸憋得通红,瞅了一眼婆婆说:“娃在托管,只有星期六和星期天你们接送。”丽丽说的很轻松,紧接着,她又换了一种语气继续说,“你老俩身体还好,能走能动,到走不动时,不还是得我们管。现在能外出去挣点钱,就多挣点钱,到时也好管你们呀!”
  听丽丽这样说,菊花婆一时无言以对。她没好气地说:“你们走!你们走!”
  菊花婆心里有点难过,眼角不由自主地有点潮湿,也有点凄凉酸疼的感觉……
  这些年,她和老伴没少给儿子们添垫。自己舍不得吃穿,攒了些钱,两个儿子在新居民点盖房,一人各添了两万,平时孙子的零用也没少给。老两口卖羊、挖药材、拾酸枣等卖的钱,也给家里不知不觉地都用完了。儿子们常年在外打工,农忙时,地里的重活都是老俩口帮他们干的。
  等自己老了不能动了的时候,他们靠得住,还是靠不住,还说不清楚。两个儿媳一个比一个猴精,他爸给摘苹果,掰玉米,扬场晒麦,没一个人给买过半斤茶叶,更不用说,给买件衣服。眼睛总是盯着老俩口果园里的那点收入,就差没让孙子开口要了。现在都打工走了,孙子们的日常零用,买书买本子,吃呀喝呀,就连冬天冷了,添棉衣服的钱,啥都得管。有个头疼脑热感冒什么的,都是操不尽的心。菊花婆实在不愿意让丽丽去打工,就问道:“你和来娃商量了么?他叫你去?”来娃是菊花婆大儿子,她知道儿子肯定不愿让丽丽去,让她把家和娃管好,他在外打工挣钱才安心。
  “你儿子开始不愿让我外出打工,这几天,我们俩都说好了。再说,出去了能干就干,干不成就回来了。”丽丽又对菊花婆这样说,“咱村阳妮也去呀,我们一路好几个人哩,去福建虾厂剥虾。活不重,一个月三千多块呢!后天就走。”
  菊花婆见丽丽啥都准备安排停档了,这那是商量,只是告诉自己的决定而已。菊花婆知道,自己阻挡也是白搭,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就这样,丽丽打工走了。每星期接送孩子的任务就落在了菊花婆身上。
  丽丽打工走后,菊花婆夜以继日地操着小孙子的心。老伴除了收拾果园照管娃们的庄稼地外,晚上,还要看管儿子们的门户。
  生活不紧不慢地,也还算安稳。特别是孙子放星期天了,家里就多了份热闹。他们俩口看着孙子做作业,玩耍也感到满足快乐。脑子想像着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儿子也是这么小的样子,心里想:现在的孩子真幸福,不仅能吃上白面馍馍和肉片子,而且在学校还有鸡蛋牛奶和营养饼干吃,社会真是好得不能再好啦!菊花婆更是照顾得很周到,水端到跟前,苹果削成小块也送到手上。孙子要吃什么就做什么,要买什么就给买什么。别家娃新拿了一种新样式文具盒,新游戏机,孙子就想要,她嘴上虽然骂着,但经不住孙子不吃不喝不做作业的招数,就是天黑了,也上街上去给买回来。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丽丽打电话回来,问了小儿子的学习情况,并说自己在那里一切都很好,不要操她的心。她春节就不回来了,节假日钱好挣,工资翻倍,她想多挣点,过了年看情况再回家。
  星期天,孙子给菊花婆说,他和几个同伴上街去玩,并要些零花钱。菊花婆给了十块,他嫌少,又给了二十,这才安顿好。又叮嘱了一番,要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中午,菊花婆包了饺子,知道孙子爱吃,左等右等都还没有回来,她心里十分焦虑。想了想,是不是回来时去伙伴家玩了。她就先下了饺子让老伴先吃,老伴都吃完饭好大功夫了,也没见人影。菊花婆着急了,赶快撤了柴火,简单把灶房火星盖了盖,就去几家邻居问,一同去的伙伴回来没有。
  去了几家,都说没有回。这几家人看起来都无动于衷,菊花婆赶快上街去找,东西南北都找了个遍,没有。有人说,你去网吧找找看。一语点醒梦中人,菊花婆走进了网吧。昏喑的灯光下,几十台游戏机闪着亮光,每个机子都有人,戴着耳机,手不停地抖动着老鼠样的玩意,没有一个人抬头瞧她。她感觉头有点晕,过了好一会,才看清里边大部分是十几岁的学生娃。她喊了几声孙子的名字,才有人影从里边走出来,一见到孙子,他才放了心。又有一同来的伙伴前后跟着也走了出来,菊花婆用手拉着他们一同往回走。她很想说说或骂骂孙子,也无从开口,又怕起了反作用,也只简单的问了几句了事。回家安顿着孙子吃喝……
  又到了星期一,菊花婆照例把孙子送进学校,回家做她的营生。
  班主任打电话来,叫菊花婆去校一趟。菊花婆忐忑不安来到学校,见了班主任,老师说:“你家‘京京’学习退步啦,现在在班里排名倒数第一。上课打瞌睡,作业不完成,下午多次溜出校门,到街道网吧玩游戏!”老师最后加重了语气,对菊花婆说,“家长一定要配合学校,教育好自己的孩子,以免耽误了娃娃的前程!”
  菊花婆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校门的,心里像打鼓一样七上八下的不平静。心里嘟囔着:我平时管孙子吃喝,接接送送,眼盯着完成作业的呀,对他抓得很紧呀,学习怎么退步了?
  她从学校门出来,从路上走到街上。看到网吧门前闪烁的红光,这不都是网吧惹的事嘛。听人说,现在年纪很小的孩子,个个都拿手机,里边也能打游戏,伤娃眼睛,影响学习。国家咋不制止学生拿手机呢,咋不制止开网吧呢?菊花婆想了很多很多。
  菊花婆回家后,几次想把这事情打电话告诉儿媳妇丽丽。但又觉得不妥,远天远地的,媳妇听到消息肯定着急,在工厂上班出了差错咋办呢?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菊花婆赶忙接听:“妈,我们这冷得很,活做不成放了。后天我们就回来了,家里你和爸还有京京都好着哩吧!”
  “好着哩,好着哩,我娃放心!”
  说完都挂断了电话。菊花婆这下放了心,儿子后天回来,孙子有人管了,这下好了。
  儿子终于回来了,菊花婆把老师说的情况告诉了儿子。儿子也没埋怨妈妈,很是认真对待这件事,赶快去学校问了老师。回来对儿子京京学习抓得很紧,并帮忙补了好多课程。京京学习有了进步,全家人都很高兴。
  丽丽春节没有回来。转眼到了三月,天气已经暖和,树木穿上了绿衣。儿子工地打电话来,叫他赶快去工地上班。他不放心京京,怕孩子放松了学习,就打电话让妻子丽丽赶快回来。否则,他就不外出去打工了。
  丽丽回来了,菊花婆不知儿媳挣了多少钱,也不好打听。突然,她发丽丽右手少了半个指头,赶忙问:“咋了,这指头?”
  丽丽羞愧地说:“不小心让机器刀片割断了,这次去打工划不来,划不来!”
  菊花婆只是心疼地流下了泪水,也不好再说什么,她还能说什么呢?
  其实,爷爷奶奶照管孙子,虽然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不是一种责任。在必要的时候,适当地照管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但做为儿女更应该尽到自己当父母的责任。在农村,在城市,有部分年轻人一味把自己儿女推给父母,自己却在外消遥自在。漫漫弥迷失了自已,忘了自己该做什么,该尽的责任。时间久了,与家与儿女没了亲情,渐行渐远……
  现在的社会不存在吃不饱、穿不暖的问题。只是物质追求永无止境,钱多钱少的问题。
  我们奉劝爷爷奶奶们:还是把孙子交给他们的父母管,穷一点没有什么。更是对你的儿女一种生活的磨炼,使他们的生活更完善,人生更完美!

迎面走来一位老爷爷,夏天气温燥热,他穿着一身大布汗衫,脚着一个褪了色的老式棕色凉鞋还穿着一双格格不入的黑色袜子,走进了大堂。此时正值接近午饭的点,大厅里没什么人,他叫了号便直接根据系统提示来到了我的柜台前。

“请问您要办什么业务?”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每天见形形色色的人,我已经习惯了露出一个外人看似甜美的微笑。

他张口说道:“存钱。”

他操着一口浓重的乡音,隔着柜台的玻璃,我看到了他稀疏的牙齿上粘着常年吸烟留下来的黄黑色牙渍。话音刚落,他便抬起了脚放在座椅上,把袜子褪到脚踝处,拿出了一沓钱,顺势把钱夹进了存折,从柜台的窗口递过来给我。

虽然之前已经见惯了把钱放在臭袜子里的人,把存折放到胸罩里的老奶奶和各式各样的奇葩甚至从内裤里掏出银行卡的男青年…但还是会不习惯。

胃里不禁一阵抽搐,早上急匆匆来上班来不及吃早饭,硬是撑到了快中午,此刻面对一沓夹杂着脚臭还有汗渍甚至冒着温暖的热气的钱时,我终于是撑不住了。天旋地转的眩晕感扑面而来,眼前一阵发黑……

好不容易平复了胃里的翻江倒海,我顺利帮这位老人办了业务。

“请您对我刚才的服务做出评价,谢谢合作!”柜台的玻璃下输密码的机器发出了机械女声。

“滴——”老人面无表情的按下按钮,扭头走了。

下班时间,经理开晚会的时候点名批评了我,由于我工作上的失误,得到了一个差评,这个月绩效全扣。

一瞬间天仿佛塌了下来。本来每个月的薪水就不多,全凭绩效在死撑,这下绩效没了,我的收入水平瞬间跌倒了全国人民收入温饱线,这个月又白干了。

每天起早贪黑来到银行上班,面对每一个客户都要保持露齿微笑,很多时候早饭来不及吃,饿着肚子熬了一上午,头昏眼花地办完了排长龙的业务。有时候想要上厕所的时候如果来了一个客户,又不得不办完,这时候说不定又来了好几个……绵绵无绝期。

想到这些,眼泪不禁在眼眶里打转,但是我不能哭。上次3柜台的小冒就因为经理骂她时哭了,就被下了一个月在现有额度上多拉50万存款的死命令,还要找30个新客户开信用卡。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只记得怀着难以平复的心情入睡了,第二天头昏眼花还是要起床上班。一定要淡妆穿制服,更要笑脸迎人。

忙了一早上焦头烂额,连喝水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好不容易到了清闲一点的下午,这时候太阳正当头,来的人不多,落得清闲一下。

人不多的时候,就我一个人在大厅里办业务,其他资格老的同事还是午休。

一位老太太拿着存折拄着拐杖就进了大厅,顺理成章到了我的柜台前。

她要取钱,要我先查查她存折里的金额,看看她儿子给她存折上转账了多少钱,再决定取多少。

不出一会儿,查询结果出来了,存折里只有9毛8分钱。

我告诉老太太,存折里的数字。

她不敢相信只有这么一点:“明明我儿子说昨天给我转了5000块钱呀,怎么会没有了呢?”

“可能中间哪里弄错了吧,存折里确实没有。”我耐心地回答她。

“怎么可能没有?!我才跟儿子打电话问了的,他说昨天就打了!你个小姑娘是不是把我钱吞了?”老太太情绪激动。

这时候保安大哥看见形势不对,来劝老太太消气。经理也出来问老太太情况,并且再一次查看存折余额后对老太太做了一番解释。老太太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

过了没一下,老太太又过来到我的柜台,指着我的鼻子骂:“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我都一把岁数了,还讹我的钱,我的钱要拿来买药的呀!说没就没了!”

正在办理业务的客户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老太太一把从座椅上抓起来。

保安和经理同时赶来,老太太在大厅里大哭大闹,说存折里的钱被我弄不见了要投诉我,还说她刚和她儿子打电话她儿子确定昨天打了钱过来。

“我不管,我要投诉!”老太太虽然举着拐杖,但走路带风,一溜烟跑到了投诉台,拿了张投诉单,来我的柜台看了我的工号和名字,开始写了……

经理和保安也拿她没办法,我只能在柜台前默默地看着,赶紧把下面几位客户的业务办理了。

老太太交了投诉信后坐在地上哭闹了许久,经理把她带到了VIP贵宾室,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出来了。

经理要老太太打电话给她儿子核实情况,她儿子听后要她把电话给经理,告诉经理自己最近失业经济困难不想让他母亲担心,于是骗母亲说自己已经打了款,才出现了这件乌龙事件……

经理编了个理由安抚了老太太,把老太太送走了。

经理说这次虽然是客户的责任,可投诉信是实打实已经投入投诉箱了,不能撤回去,只能提交到总部,这是大过错,怕是这个月要工资全扣。

我无奈地笑了笑,没有接话。

还记得刚入银行的时候,家里长辈还有外面长辈听说我进了银行,都开心得告诉我:“这可是铁饭碗呀,多少人想进银行都进不了,你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要好好珍惜!”

入职第一天,我穿好制服,打好领结,笑脸迎人,坐到柜台前,目光遇上了一张满是戾气的脸,跋扈地丢过来一张银行卡,说道:“给老子取20万现金。”

原以为大学毕业,进了体面的单位工作,会是新生活的开始,能够当上银行职员是我从小的梦想,我以为会遇到和蔼可亲的爷爷奶奶、刚入社会创业的小青年,还有温柔的大姐姐……

把社会想的太过美好的结果就是现实会给以沉痛的打击。

每一份工作都不容易,请尊重每一个职业,也请爱护每一个刚入社会的小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