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射入房中,电脑荧屏不断闪烁,音响传出音乐的旋律—《苏州城外的微笑》。不知为何,我觉得它是我今年寒假听过的最让我感动,最有滋味的歌。它虽然不是后弦的新歌,也不是人气极高的流行金曲,但我觉得,它的歌词里,每一个字,都散发着无比暖人的爱意,也不乏古风的韵味,更可贵的是,有时抑郁的整个下午,整个晚上,整天,不愿意接触任何事物的我却愿意百般不厌地循环听着它,倒也有张伟“春风吹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的感觉,心情不但会渐渐好起来,还会倍加思念那个人……——题记

     
 江南烟雨,弱水空濛,卧波长桥,伊人可知,你是我今生错过的清风,任我如何追赶都是枉然。在寂静的黑夜里,枕伴漠海星辰,我隐约听到了你的抽泣,你说今生你我的缘没有终点,只能将彼此藏在风里,浪迹天涯。漫天黄沙迷了眼,泪水悄悄的滑落在这古老城墙上,混合着风声一同哽咽。

www.2138com,江南烟雨,少年伊人。你曾为我掀了千年风尘里无数的寂寞,相思的帘卷,曾扰乱我,蕴藏在轮回的里千年孤寂,相思燃烧,情动心弦,在轮回辗转的旅程里,残留下最初的记忆苍白,熟悉的梦境,到古恒今,依旧模糊着我视线,无助想念,在细雨滴落江南水乡,我凝望烟雨湖畔处笼罩眼帘的迷雾,找不回几千年轮回里寻觅的路,相思拉长了思念的心弦,千年风尘千年梦,情动心弦。如若,那是一种千古流传至今的爱恋,何不与我共度这一生最美的重逢,我愿与你,在烟雨风尘里,山一程,水一程,永不离弃,相互扶持,白首不相离,一直用到永远。

“繁华似锦我写不够,城墙布满你的哀愁。”苏州的山水亭台,园林青山,数不胜数。笔上的墨,成叠的纸,写不尽,更画不尽……如果说江南的烟雨可以陪爱的人共度繁华,那么苏州的古城柔情便能留有爱的印记,满目古墙,布满沧桑的青砖,见证了一对对千古爱人别离的不舍,脸上的哀愁,洒落的苦泪。这千古的爱恋,到今日,两人的爱度过年华终究又上演了这令人心酸的一幕。

   
 一阙宋词,一杯清酒,喃呢细语,谁人听取?我拈花轻泣,终是错过了这一季花满西楼的旖旎。听一首江南小调,着一曲霓裳羽衣,梦一场朦胧烟雨,念一生执子之手;我也曾跪在佛前双手合十,不为祈祷,只愿能用满心执念,换你一瞬回眸。长亭烟榭,风作诗意,画叶未息,君可知,我守在轮回的渡口,等风也等你。

你听,谁的情动,触动心弦?细雨滴落了的黑夜等待,我依稀能听见,那内心深处,相思燃烧的声音,一种孤单的守望,没有尽头的思念,无数次,我忘记了黑夜过后黎明会来到。也许是因为没有你,我时常孤单着望着所有在我身旁走过的行人,我和他们肩并肩的擦肩而过,却不晓得人家的成双对。而我,只是一个人,我一个人独自凝望,一个人聆听缠绵的绝句,只因,对你的思念,触动了我的心弦,那是一种泪水打落脸庞的感觉,轻盈的划落声一直穿越在一种人际疏散的烟雨风尘里,而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守候。很不习惯一个人唱那曲没有共度的歌,早已厌倦了这种红尘里的等待,是我已经不习惯这种被思念折磨的麻醉感,我一直以为,我很坚强,就算没有你的日子,我也会学着去微笑,何时起,烟雨湖畔,早已没有等待。

“举棋不定的船头,要刮向哪一个港口。”离人心中的碧波不得平复,荡漾不停,就像风掠过清塘的小船,摇晃不止。身边的爱人就要远行,离别苏州的美景和他,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港口的电车还没有来,两人还在相依相偎。我相信,不论两人在一起,还是人各一方,一个天涯还是一个海角,隔着山山水水,还是只有眼神的距离。他们都会永远把爱留着当年的苏州,他们的笑脸,曾经的一切堙没在苏杭的繁华,不变的是,当年别离的诺言,因为他们注定相信,苏杭的赠言就是约定,约定便是终身:更相信眼神的契约……

   
 姑苏城外乌篷小船上,你长身玉立,一袭白衣不染纤尘,携一壶竹叶青酒,自酌清饮,眼眸半闭,听那闺楼深阁的女子在拨弄琴瑟,吴音缭绕,偶尔也忍不住跟着哼上几句。

为了你,我从风尘仆仆的轮回里来,几千年的追寻,只为寻觅你来时的路,为了能够起死回生,我无奈的喝下了孟婆的那碗汤,一路奔赴,穿越忘川,路过奈何桥,到过三生石,苦苦的寻找那一丝你离去后的痕迹,我以为我完全可以找到一点你飘过的线索,我不知道当我喝下之后,就已经记不清,脑海中你原来的样子,忘记了曾熟悉的气息。只是我长情千年,谱写着相思,一世青丝积满离愁,幻化了烟雨风尘,梦如初,却散尽苍凉,漫过悲伤的记忆,散落了无数风尘,原来,多少世间长情,奈何、终究都是过往。情动心弦里,缠绵早已散落在风尘烟雨里。没有了追寻。

“落花死去也曾温柔,送别要把光阴没收。苦涩的诗能解酒,长恨歌勉强送一口。”落花片片落下,枝头零落。回想那时,花开正茂,温柔似火,艳胜群芳。无奈如今花落无人惜。可是,花并未真真死去,只要它有心开放,温柔未绝,来年定然还是繁荣满枝头。这真如爱,就算一个人要走,之前所有的温柔都会成为最美好的回忆,回忆不苦,不让人哭,相反,它是甜的,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绽放微笑,因为大爱必定需要放手。挥手一别,也许会流泪,也许会挥袖而去,也许会追上去挽回。这一切只为了心中对爱的一句呐喊:“没有遗憾。”也许一个人会痛饮相思酒整夜,泪的辛酸与酒的滋味混合成离别的滋味,清晨的阳光终究也打不开他内心的暗门。只有翻一卷诗集,看着自古悲情的文字,泪会涌出,酒会解,心也许还会痛,但是这苦涩的诗已经人看开了:“一切爱过的也好,曾经的温柔也罢,不过心头浮云,年华的推移,也许会让它越积越浓,浓到看不到自己的内心,但是如果你肯坚强,愿意敞开心扉,温暖的晨曦终会消散愁云,让我们擦干眼角的泪,放下酒樽,轻唱一曲问天,放下过去,憧憬满是爱的未来……”

   
 杏花微雨杨柳畔,你一人一伞,一袖挽起雨打的落花,手没来的一松,伞像一朵风雨中的花,跌跌撞撞地飘向漫漫江心。

旧约未央,轻描淡写了轮回的千年梦,无尽的想念,岸海中央,旧事不断,上演了无数梦里的烟雨情仇,离歌天涯,静候离别的佳音,金戈铁马,尘扬漫天迷似雾,烟雨窗檐,凄美的奏乐送别无数的黄昏,纵使千泪滴湿信笺,念思,红尘千里,道不尽悲伤愁绪,屋檐下的雨,不曾停歇,打落在思念的心田,望及,远处可天涯,触及,情思心弦,愿在世为人,与你绝唱千古缠绵,心画如旧,久不曾顿悟,泪满襟,尘缘如飞花,散落满地,人离心伤,梦里落花,无处不凄凉,顾眸流盼,残花如梦初,堪怜星爷,烟雨情仇一酒醉。

拈来的景色,沿纸伞涂抹,天空那朵云最沉默,是爱的暗涌……“再回苏州古墙边,雨在下着。远处的山,似乎更青了;身临的池,水似乎更清,也许不一定是在下雨,而是眼眶下流不止的热泪。一把纸伞摇曳在烟雨,像是当年你在烟雨中漫步的身影,轻轻的脚步在青石板上扣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又像是雨点滴落在地上的音律……忘却花伞,你的身影,抬头望天,天空一朵白云孤单地徘徊在天边,像爱的模样,像深爱的笑脸,更像至爱的沉默。”

   
 细雨芊芊,枕河漫漫,许是听倦了这古琴悠悠,没由来地一跃凌空,伸手抓住那把油纸伞。可谁知,从此溪流里那一抹素色朦胧的影子便久久的印在了心间。

月华千里,旧事初初恋心间,何年无信年如日,独守寒风何年月,千年缘识,在静静无声的长夜片言碎语,缠绵共舞千年化成梦里蝶飞,烟雨尘梦婉婉轻回,不堪言说哭泣,情触动了梦的花落,不曾遗忘了千年的柔情,饮月华尺尺,寂夜成相思,难以挥之缕缕情思,往昔追忆梦如初,烟雨风尘醉酒剪月华,洒满异地思念,渲染忧伤,经事难忘,是思念踏夜来袭,覆上尘世的裳飘酸今生爱你的眷恋,丝丝声随刻着情动心弦的印记,泪水早已盈满眼眸,尘世古道,望不尽如烟往事,谁今昔别离,几度无讯,烟雨风尘流连,弃远花期?千年轮回路上,谁不曾相忘与烟雨风尘?遥望昨日,月华千里竟流云万千,便已将是镜花水月。

你的微笑,藏不住一夜的苍老;我的拥抱,拦不住最后的一秒;你的回答,像无比刺骨的温暖。离别前夜的她,第二天微笑辞行,那样勉强的微笑,也许,她是哭了一夜,一次的微笑却掩饰不住脸上的泪痕,眼角的红肿。这里,我想说:“真心去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个深爱过你的人,他做什么,都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也许一天当他的笑容却是强颜欢笑,别看他的心却是寸步难移,只想驻足昨日,就算那是心痛无比的日子,也比现在要浅得多。”

   
 朦胧纸伞,笔墨丹青,许是看厌了这青砖白瓦,忽的悲春伤怀,一袖挽起雨打的落花,却失了油纸伞失了心。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从此那个少年便在我寂静又冗长的岁月里,独自盛开了一树芳华。

云淡风轻,尽恋你间迷离缱绻,风啸夜梦天涯何处有佳音,你是我穿越不过的烟雨帘,静水流声处,心思千千结,歌不尽尘世烟雨,几经烟雨梦难言如斯寂寞,我很想你,约今生,不相离,可你何见,未有?三生石旁,岁月催老了我等少静候光阴,鬓发苍白,你可晓得,多少梦里繁华与我无数次擦肩而过,全因你的倾世温柔让我容颜迟暮,醉在烟雨,梦回烟雨,若前世情,让我用轮回在阑珊灯火里千百度,何不让我望穿秋水,失意千年长情,即便如此,我也冷暖自知,为何,你却还在风尘里飘落了泪,让我伤痛梦何,如烟,如尘,如梦,红尘轮回穿越烟雨风尘?飘落于等待,痴情与你。

再回苏州别离港口处,爱人泪潸潸湿衣角。他和她相拥成一团,却改变不了命运的残酷。该留的会留,该走的也会走,和爱的人离别的那一刻,一切仿佛都是徒劳,但是这些“徒劳”做出来要不不做剩下的遗憾要少。所以,尽管分别前的拥抱也好,情话也好,再多的温柔都栏不住一人奔走远方的决心,这一秒,是不舍;隔窗相望的那一秒,眼泪决堤,极声呼唤,是别离……

 
都说,十里春风不如你,流水万丈不及君,与你相遇,是情窦初开时怦然心动的爱。

清风烟雨,幽梦不断,别离不了的相思长情,倾尽我一世温柔,几度徘徊在相思渲染的天涯,颠覆琉璃,走不出梦里的甜言蜜语,清愁悲狠交际心弦,念今初,千载魂飞到不了你的似水芳尘,烟雨吟唱,在你的年轮里谱写着优美别离的感伤,如果是落泪的声音,我让它可在轮回尘世的沉寂与哀愁里,可我真的还是编制了已逝的挽歌,黯然神伤,执笔花落的谱写,滴滴浓墨都画不出你的模样,夜半静静聆听万千泪珠碰触的相思,经流年,如初,风逝一抹暗醉,倾尽我风华。穿越不过的烟花盛世,纵然再多一片痴心,给我的依然还是断肠一般的销魂,你是我始终抵不过的彼岸。

“爱退潮,谁能料。是微笑,画下句号……”苏州城外依旧山水环绕,鸟声清鸣;苏州城内还是青砖依旧,古墙不改,爱也是……分别的时候,哭之后,便是微笑落幕。只有这样,才是最圆满的爱。微笑既说明爱未绝,也说明爱已无遗憾。“上有天堂,下有远去残影纷落苏杭。”的确,繁华过后的爱依旧留在苏州,情不泯,爱不止。爱的影子永远在苏杭的每一次飘荡,飘荡……

   
 少年,你临风的衣袂,让我的心在思念中辗转。轻抚我相思的琴弦,日日倚窗相望,只见花谢花开,却不见这去时路载你归来。君可知,在这烟雨江南有一位姑娘,在思念着千里塞外戍兵戎马、驰骋沙场的你。知道你志在四方,不会为儿女情长所羁绊,但是一定记得回头看看我,就算我不在你的视线里,也请偶尔转过身,说不定带着你呼吸的空气,会漂洋过海,会横跨星空,会被季节轮换时带起的风,一直吹到我身边。

醉梦生死,漂泊天涯,在清风飞舞相伴的明月里,多少幽梦成为落花撒尽,一切恍如千年,古不然存在,弹指经纶,离歌散尽时,我已离愁满袖,烟雨风尘梦似处,可我经过千百度,还是走不出牵魂梦绕,隔了相思,断了天涯,尽是两两无言,烟雨风尘梦,我用多少三生情动醉饮孟婆汤,涓涓流水,且听风吟,听不完烟雨情动,形影相错,永远交织不了的前世今生,天涯海角,情动浓浓,三生华发,一生牵挂里,终究还是两两相忘,繁华的离歌,引然了有一次心弦,烟雨风尘烟雨梦,别离了情动,拉长了伤影。静坐轮回,用温暖的忧伤笑看梦风尘,烟雨尘世。

 
 都说,人生自古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纵使爱过之后是荒凉,我也不悔与你相遇。

原创作者/夜聆离殇

   
 伊人,你可知否?揽酒醉杯,半醉半醒半浮生,微笑着伸手想要抓住这一丝江南的气息。无奈,终是徒劳,只能任雨珠在手心流转,浅浅忆,轻轻叹。多么想从此煮茶吟诗,与伊人相携白首,生死契阔。无奈,一道诏书,竟是让我们分别千里。你,依旧在烟雨江南听风声籁籁,而我,却在千里塞外,看漫天黄沙。不知要走过多少的风景,才能与你不再相望。你可知,我总是会在起风的时候,听见你脚步的声响。

阅读QQ/392306863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少年,你可知否?眼前的路,走了千遍万遍,只剩下一痕,雨的印记。曾想与你执手,仗剑天涯,却终是,负了,盛世繁华。一个人走走停停,冷暖自知,假装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一脸的风轻云淡,只是偶尔会在起风的时候想起你的眉眼。一纸婚书,竟是让我从此没了想你的权利。你在千里塞外,戍守边关,而我,在烟雨江南,即将嫁为人妇。我哭着求了爹爹无数次,可是,爹爹也无能为力;也曾想过要用三尺白绫了却此生,可是,我不能,我背负着的是整个家族。你像我命中一劫,沉沦不可,过而不舍。我姓程,却终究不能成为你的良人。那日,杨柳畔,你说:“等我,待我功成名就,定会许你一世繁华。”我道:“不负如来不负卿。”只是,你一直都不曾知道,我要的不是一世繁华,只是与你守一份平淡,在某个老去的时光里温柔对坐。这一世,就当是我负了你吧。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伊人,你梨花带雨的面庞,让我的心痛了整个春季。仰天叹,望月迁,如果可以我愿用三世烟火,换你一世迷离。塞外的三年光阴里,我驰骋沙场,奋勇杀敌,只为功成名就,回到我心心念念的烟雨江南,给你一世繁华。当日,杨柳畔,你说:“不负如来不负卿。”说的那般真切。可是,如今你却已经嫁为人妇。风凉,雨凉,却怎及此刻的心凉。当我半生戎马,青梅为妇已嫁,呵呵,多么讽刺啊。人归去,影也离,眉间泪不曾与人说。寒风瑟瑟,指尖微凉,再也无法拾起碎了一地的明媚。这一生,你终究还是负了我。

     从此,榕枝下的月影里多了一个醉酒的痴汉,深阁里多了一个落泪的女子。

     伊人,此生若你可以幸福,我愿放手,从此浪迹天涯。

     少年,此生若你可以幸福,我愿放手,从此独自听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