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家宁喜欢安静的女生,就像沉默的班花程雅君,他不能像校痞一样买PSP送给女生;不能凑齐几周的生活费就买得起蔡依林的演唱会门票;他甚至都没有一个像样的笑话来逗乐女生。但爱一个人总是会有属于自己的好办法———聪明的姜家宁总是照顾程雅君家的生意。

www.2138com 1

     
今天公司组织活动6点多就出门了,可是临出门他醒了抱着我不让出门!安慰半天没结果,因为赶车就不得不走出去!听到他的哭声,很少在这种情况下走!想想有时或许是孩子必须经历的,面对失落!不是每次都能一帆风顺,如同人生!

姜家宁家离雅君家开的小卖店不远,每天姜家宁都会从那里过,然后站小卖店门口,问问这多少钱那多少钱。他那点零花钱,估计早就用完了,他只不过是想看看程雅君在不在,更多的时候都是雅君妈妈在里面。有时候,雅君也会帮家里看店,姜家宁就装作去买东西,在那里挑啊挑,问这个酱油多少钱,问那个灯泡多少钱,然后找机会跟雅君搭讪,聊东聊西的。更乐的一次,雅君看店的时候,姜家宁又逛到了那里,刚起床的雅君一身睡衣守着店,家宁神经兮兮地瞎指,傻里傻气地指着卫生棉说:这个多少钱?一下子红了脸的雅君,不知所措,赶紧逃到了里屋,换了妈妈出来:臭小子,你要买这个?一大清早你要买这个?姜家宁不知哪来的勇气,
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钱,就买这个,你给我来一大包。雅君妈妈也没阻拦,也就真的把那一大包东西给了姜家宁,姜家宁倒也侠气,直接就塞进了书包里。带着一大包卫生棉上下学的姜家宁,总觉得有些别扭,毕竟那个年纪谈点稍微成人的事情都会遮遮掩掩,更何况是一包自己都还没弄明白是做什么用的东西。

回首时光深处(二)

     
 晚上回家想想今天一天没有陪他,应该没素材!没想到瞬间发生了几个小插曲对话!打电话要吃香蕉,说他下楼接我!顺便我看到鞋子让他试,可是浩浩不试,也不说话!我就说你不要吗?人家甩头就走了!等我追过去问的话。

可是那包东西怎么也不适合姜家宁,他想退还给雅君,钱也不要了,当为自己喜欢的女生做点什么吧。那天中午放学,姜家宁装病趴在桌子上睡觉,等所有同学都不在教室时,他把那一大包东西塞进了雅君的课桌里。下午是高考动员讲座,雅君也没有动书包,大家听完讲座准备整理书包回家时,
程雅君把书包一抽,啪的一声,那么大一包东西掉了出来,好事者、校痞们、平日里嫉妒雅君美貌的,纷纷围了过来:程雅君你买了这么多这个啊?还有人问,这是什么啊?一包一包的?从脚底尴尬到头顶的程雅君已经不知道如何处理了,“这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说完,就趴在课桌上委屈地哭了起来。班长找来了班主任,大家都不让放学,调查清楚了再走。

www.2138com,第三章
这天中午放学时戚南南收拾书包,发现书包一边带子快要断了,岌岌可危的样子,她中午便坐了公共汽车回家,一路上双手抱着书包,比平时早一些回到家里。
戚妈妈正在看《舌尖上的中国》,看到她回来便关了电视,
“今天怎么回来的早,你爸爸还没回来,我们先吃吧。”
戚南南在洗手间洗手,说道:“妈,我书包带子坏了,今天坐公交回来的。” “
书包带子坏掉了?我给你补一补。”戚妈妈边说边去取了针线盒来。
戚南南坐在饭桌旁吃饭,戚妈妈则在一旁穿针引线。“还能坚持用不?再要不多日子就高考了。高考完再买也行嘛。“戚南南有些不开心,没吱声,塞进一口一口的米饭。戚妈妈心细地很:
”别老吃饭,多吃些菜,菜刚炒出来时候不多,还热着呢。“戚南南夹了一块牛腩。”你要买就买,我也没说不让你买,都随你,行了吧?”过了一会儿,戚南南才说:“妈,今天中午把你手机借我,我有用。”
戚南南要手机,是因为她早就想好了,她要在淘宝上买一个书包。她先在淘宝上面搜了几个关键词,在众多书包里挑挑看看,把几款心仪的书包放进了购物车。看看时间,午休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戚南南从床上爬起来去上厕所。戚妈妈还在厨房,看到她出来,便叫住了她,递给她两盒水果,说:”给你和小宇的水果,书包缝好了,在沙发上,别一直看手机了,中午休息一会儿。“戚南南不以为意地点点头,向自己房间走去,看着手里那两盒水果,想起早上她对沈泽宇说的”今天没有。“心里一阵烦躁,扭头对戚妈妈说道:”他就在对面,不能直接拿过去吗?每天送什么送。’戚妈妈没有想到戚南南会这样说,一时愣在那里。
戚南南揉揉鼻子,有些抱歉,却什么都没说回了房。经过一个中午的筛选,她终于选出一款既不是巨贵又是品牌货可以保证质量的书包,不过她还剩最后一个问题,选什么颜色好呢?黑色太男性化,蓝色有点老气,红色和白色,到底选拿一个好呢?选择恐惧症犯了,她点开了评论,有很多人都买了白色,嗯,翻了几张图,看起来不错。那就白色吧。戚南南满意地加进了购物车,终于闭上了疲乏的眼睛。
看了一中午手机的直接后果就是,下午一上课就犯困,戚南南努力的把上下眼皮分开,可它们就像被胶水粘住似的难舍难分。她用尽最后一点清醒对温嘉榕说:“我睡会儿,帮我防着老师。“
可怜的戚南南,连温嘉榕的表情都没看到就重重阖上了眼皮。一节英语课,戚南南糊里糊涂听着abcd选项睡过去了,直到下课铃响,戚南南才慢慢清醒过来,趴在桌子上。
孟梓义保持着趴在桌子上的睡姿,转了过来,趴在温嘉榕的桌子上继续睡。”走开走开,我这里不收留睡眠残障人士。“
孟梓义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我要换个地方睡,同一个地方睡久了容易,容易……”“容易什么?”温嘉榕急了。孟梓义继续装死。”“你不说可别怪你温爸爸。”温嘉榕挽起了袖子。一双魔爪伸向孟梓义的胳膊。戚南南叹口气,不禁对孟梓义有一丝同情。孟梓义突然抬起头来,脸上还有刚才被胳膊压出的印子,
迅速收回了胳膊,说到”容易沾到刚才掉的口水。“
戚南南爆笑。温嘉榕大骂一声”卧槽“,拿起了桌上的书,豪迈地扔向孟梓义。戚南南这时完全不困了,看着温嘉榕拿起掉在地上的书像逃出门外的孟梓义追去。
课外活动时,林雨来找戚南南。看样子是刚上过体育课,手里拿着一个排球,戚南南拿出一盒水果来,递给林雨,林雨突然收回了手,不好意思地说道:”忘记洗手了,我先去洗个手,你等我一下啊。“说完跑向卫生间。戚南南无聊地把盒子转来转去,看到了楼梯口的沈泽宇,以及一大群男生。沈泽宇是最白的那个,戚南南有时很郁闷”为什么有的人怎么晒都晒不黑呢?“
男生上完体育课都会在洗手的同时洗把脸,再洗个头,如今他们一群人恶作剧地甩着头,水点四处乱溅,过路的女生都绕着走。林雨跑了过来,戚南南将水果盒递给她,”“谢谢。”林雨说。
“是我应该谢谢你,谢谢啊。”戚南南笑笑说。林雨笑笑,便跑开了。戚南南有一种强烈的解放感,神清气爽地走进教室,对温嘉榕说:“走!去小卖部。”
下午放学,戚南南早早收拾了书包,坐在座位上等林雨。“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哟……无嫌猜。”温嘉榕怪声怪气地在戚南南面前唱起来。戚南南没好气地说:“神经病,谁说我在等他了。””哟哟哟,我的心里苦啊,苦啊。“温嘉榕悲悲切切地在戚南南耳边唱了一阵。临走还不忘交代一句:”明天帮我带煎饼啊。“
温嘉榕走了,班上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戚南南看看表,准备到教室外面去等林雨。等了又有一会儿,教室里最后一个人出来把门锁了,也不见林雨来。戚南南有些失望,她预感到林雨不会来了,可她还是决定到楼上去找她,每一层楼都空荡荡的,十五班的门紧锁着,戚南南站在外面,仿佛全世界就剩下她一个人。她闷闷不乐地走回了家。也许林雨,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和她交朋友吧。她心里想。
晚饭时戚南南仍然情绪很低落,戚爸爸也看出来了,往她碗里夹了一块排骨,说:
“最近是不是很累啊?要注意作息,注意时间分配,一定要好好吃饭,身体不能掉队,来。”戚南南默默吃饭。
晚上,戚妈妈端着一杯牛奶进了她的房间,“南南,继续努力。妈妈问了你们班主任你这次考试的成绩。老师也说了,只要你一直坚持,还是有很大进步的空间的,保持进步,高考时你就能考得不错呀。”戚南南仿佛突然被打住了七寸,一股火从心底里升起,觉得烦躁无比,口气不善地说:”谁让你去问我班主任了?我什么水平我心里有底,你干嘛老是在人跟前问,丢人现眼的。”戚妈妈也急了,“我是关心你才去问的,人家老师还很欢迎我问呢。我怎么了?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我们什么时候给过你压力,你说说,你从来不和我们主动说,我们想知道还能怎么办?谁敢说我女儿丢人现眼,站出来,看我不骂死他。“说完在那里大喘气。
戚南南低着头,泪就涌了出来。戚妈妈心软了,“南南,只要你好好学就够了,我和你爸爸没有别的要求。”戚南南的眼泪一个劲往下掉,她还是木木地站着,也不去擦。戚妈妈叹了口气出去了。戚南南仍是站着,一切都很安静。她擦了擦脸,那杯牛奶,继续刚才的物理题。这一晚,她做完作业,还把这几天整理的错题集看了一遍,并且和上次的错题比较了一下。临睡前,她出去洗漱,看到父母卧室的灯还亮着,她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进去道歉。
这一夜,她睡得很安稳。
戚南南心里总记挂着那只白色书包,第二天走过了早餐店才记起温嘉榕让自己带煎饼,连忙折回去再买。所以她今天早上是跑到学校的。到了楼下,戚南南竟然看见正在走廊巡逻的班主任,她们班主任,一没事儿就喜欢起早,来教室看他们有没有在背书还是做其他事情。戚南南有两次早上和温嘉榕聊天被班主任发现了,场面很是尴尬。她弓着腰,低着头,想自己这算不算是“把心低到尘埃里。”,上了楼,一路鬼鬼祟祟,看到班主任进了办公室才一阵风似的跑进了教室。温嘉榕大概是出去背书了,不在座位上,戚南南坐下来,看到自己桌兜里放着一杯小米粥和一个鸡蛋,心里一暖,把煎饼放到了她同桌桌子里。
戚南南觉得今天的排课简直就是对自己的处刑,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看看另一桌的学霸,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就算下课还很有精神地在给同学讲题。再看看自己身边,温嘉榕,孟梓义早就在云里梦里了,只有祝小雅还记得拿出下节课要用的卷子和笔记本,不过也是一脸疲色。戚南南在做了一万次思想斗争后,也像祝小雅一样拿出了卷子,顺便用胳膊顶顶旁边的温嘉榕,温嘉榕却把胳膊收收,接着睡。
中午放学戚南南做了公交回家,她今天中午还要做两篇英语完形填空,因为上次英语课打盹儿,老师讲解的时候没听。她在饭桌上突然想起“妈,你帮我把购物车里那个书包给买了吧。”“那你要什么颜色的?”“白色的,我都设置好了,你买就行。”没想到戚妈妈放下碗筷,一脸严肃“白色不行,你快要考试了,怎么能背白书包,要买就买红的。”
戚南南乐了,“妈,你怎么那么迷信哪?我们学校好多人背白书包呢,这和高考不冲突。”
“别人背我管不着,你不能背。”
“妈,你怎么这样啊,我就要那个白的,白的好看。”戚南南的脾气也上来了。
“好看什么,红色的才好看,我只给你买红色的。”戚南南还要反驳,戚爸爸说话了,“先吃饭,不就是个书包嘛,吵什么吵,让孩子高考最重要!”戚妈妈没理戚爸爸,紧接着说道““还有,我给你买了一套红色内衣,还有红袜子,让你高考那几天穿的。比我们讲究的人那可多得多了,在这上面,你得听话。”戚南南震惊了,戚妈妈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对戚南南说:“吃饭!”
戚南南很郁闷,下午在学校把这事儿告诉了温嘉榕,温嘉榕想了想,说:
“红色很好看啊,你现在背的这个就很不错。”
“那我干嘛还要买个新书包啊?”戚南南郁郁发问。
”天哪,戚南南,你竟然问这种话,我们女生买东西还需要问为什么吗?“
温嘉榕不可思议地看着戚南南。戚南南头枕在胳膊上,说:
”可我想要那个白色的。“
”你还不明白呀,阿姨不会给你买白色书包的,你要是一直犟,连红色书包都没有喽。“戚南南觉得温嘉榕说的很有道理,坐直了,对温嘉榕用力地点点头,”你说的对,多谢女侠为我指点迷津。我们去超市吧。”“我刚才也想拉你去超市。”
“英雄所见略同。” 两人异口同声.
超市里真是人挤人,温嘉榕还要在那里挑笔,温嘉榕挑笔的架势,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戚南南放弃了呆在温嘉榕身边,自觉退出了包围圈。去零食区买了一包干脆面,一包辣条,站在门外等温嘉榕。好巧不巧,她看到了林雨。林雨也看到了她,向她走来。她脱口一句:“今天没有水果盒”说完自己很尴尬,林雨却笑笑。“对不起啊,我们家和你们家不是一个方向的。”人家这么说了,戚南南只好说:”没关系。“
”那以后有水果盒我还能来拿吗?“”可以啊。”戚南南回答地很流利。林雨笑了笑,走了。戚南南看不透林雨这个人,不知道现在沈泽宇在做什么呢?她正想着,温嘉榕抓着一把笔,脸上洋溢着幸福与快乐,像个凯旋而归的女战士,走来了。戚南南已经不对这一幕感到吃惊了,她可以保证,温嘉榕买过的笔绝对比她用过的要多!“走吧,吃笔大小姐。”她说。
听取了温嘉榕的建议,晚上吃饭时,戚南南对妈妈说:”妈,给我买那个红色的书包吧。“
”我看你选的那个书包,不怎么样嘛……”戚爸爸咳了一声,戚妈妈才没继续说下去。戚南南就当没听见,继续吃饭。
第四章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了下去,戚南南背上了新的书包,她每天看一遍笔记本里的“厚积薄发”,日复一日地努力学习。温嘉榕也刻苦起来,上课不再高频率睡觉了。孟梓义听说报了个补习班,每天除了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有另外的习题要做,仍然高频率上课补觉。祝小雅有时上课会提醒补觉的三人,让他们抄下重点。
当戚南南觉得自己很久没见到沈泽宇时,他就出现了。那天,戚南南坐公交车回家,没想到旁边就是沈泽宇,她打了个招呼,沈泽宇却用一种奇异的神情看着她,最终别过头去。戚南南心想这是怎么了,不妨汽车猛地一刹车,旁边的大叔倒在戚南南身上,自己也倒在沈泽宇身上。沈泽宇厌恶地看了一眼她,一只手用力把她拎到身体另一侧。车上人的目光投来,戚南南更不敢说话,低着头坐到了站。下了车,她追着沈泽宇,“你有病呀,没吃药吧你。”
“我怀疑你得病了呢。” “我怎么你了,你说出来,说出来我再打你。“
‘沈泽宇不吭声,步子迈的很大向前走,戚南南穷追不舍。
“你要是没病,还托别人给我带水果,那两步路,能走死你吗?”戚南南仿佛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明白。“那是她主动要给你送水果的。”
“你是不是傻啊你。”沈泽宇骂道。“你是不是把人家怎么了,你个禽兽,是不是?”沈泽宇的步伐更快,
戚南南只好拉住他的衣服,急切地问道: ”你说,是不是,你说话啊。“
”别拉拉扯扯的啊,我警告你我还是清白之身。“
”放屁吧你,十八年前我就见过你裸体了。“戚南南说完就红了脸。沈泽宇笑了。戚南南又气又急,”你说不说,到底怎么了吗?“
沈泽宇任凭她拉着,走进小区门口,才说:”她说要和我处朋友。“
”你怎么说的?“
我说,“快高考了谁有心思处朋友啊。”“然后呢?”戚南南仍然紧张地问。“然后我说我跟你不熟,请你以后别来给我送水果了。”
戚南南松开沈泽宇的衣服,缓缓说道:“我早就看出来她对你有意思。”
“卧槽,那你还让她来害我啊。” “我那是在检验你,检验你对高考的忠诚。”
“神了,你就坑我吧。” 戚南南感觉有点轻松,说道:
“不错兄弟,挺住了啊。”“那是,你哥哥我什么时候掉过链子。”
“不过,她人还不错,我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送水果啊,还要听你们班那帮混蛋吹口哨,看女生放暗箭的,这段日子我清净了不少。”
“行啊你,十八年的友谊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还见过我裸体呢,送送水果怎么了,果然是女大不中用啊。”沈泽宇捂胸道。
“臭不要脸。”戚南南已经跑远了,沈泽宇在后面追。刚刚准备打开窗户的戚妈妈看到这一幕,笑了笑说:“孩子们都长大了啊。”
第二天,很意外的,戚南南放学时发现林雨在等她。温嘉榕看到了,在戚南南耳边说“她要是敢抢你小竹马,我帮你教训她。”戚南南很无语,可又莫名安心。林雨脸上没有一丝笑,大大的眼睛就像戚南南第一次见到她那样,盛满了可怜。戚南南对自己笑笑,上前和她打招呼。
“明天起,我就不帮你送水果了。” “为什么?’戚南南问。 ”我…反正对不起。“
戚南南笑:“没关系。”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沈泽宇吗?”林雨似乎是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画画班,下课了,别的同学都走了,只有我妈妈没来接我,总是这样。”戚南南从林雨眼里清晰捕捉到一丝痛苦。“他家就在附近,他是走回去的,可他一直陪我等,陪我等。有一次,天都暗了,我妈妈还不来,他把我一直送到家,他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我记得他说他怕黑,可他还是走几步就回头对我笑,夜幕里,他的身影就像个英雄。”林雨的脸上写着幸福,那是戚南南第一次看到林雨真正开心。
”那,他知道吗?“戚南南小心翼翼的问。
林雨却只是淡然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戚南南:“你喜欢他吗?”
这次戚南南笑了,说出了自己心底里最想说的那句话:”不知道啊,不过,我们从出生起就在一起玩了。”
林雨也笑了.
夕阳下,两个女孩的笑脸,都很美好。
第五章
工作后第一年年底,戚南南过年时买到了难得的火车卧铺票回了家。戚爸爸在门口贴着对联,戚妈妈在屋里炸丸子。戚南南既要帮爸爸看对联正不正,还要帮妈妈尝丸子味道好不好。忙活了一下午,晚上戚妈妈让戚南南把丸子拿些给沈家尝尝。戚南南敲着沈家的门,开门的是沈爸爸,“南南又来送东西了啊,快进来,我给你倒饮料。什么时候回来的?”
“戚南南只好进了门,”早上刚回来。叔,你别麻烦,我不喝饮料。“
”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回来,我和你沈阿姨也高兴哪。“戚南南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还是一样的熟悉。和沈爸爸沈妈妈聊得甚欢,到八点多,南南说自己得走了。沈爸爸沈妈妈便招呼着她出门,非说要看着南南进了对面的门才放心,说道:”小宇过两天就回来了,你常来啊,常来。“
戚南南无语。戚爸爸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看见南南进门,嘟囔着:”我生的女儿,一回来都没看几眼,倒是先陪他们去了。“
戚南南更是无语。
晚上,戚南南揭下面膜,准备要睡觉,却想起点什么,打开柜子,翻出那只红书包,里面是她的同学录,毕业照与聚会照,还有高三一年用过的笔芯,她坐在地板上翻看。有一张是她站在梧桐路上一棵梧桐树下,阳光洒下斑驳的影子,她在向对面的沈泽宇打招呼,温嘉榕叫了一声她便回过头来,温嘉榕手里的相机在此刻定格。对面的少年看向她,眼神温柔。马路空旷,她停在半空中的手,像在与过去告别,脸上的笑容,像看到了不远处一辆时光旅车的到来。戚南南看着照片上那个时光深处的少女,她仿佛在说:
“我在这里等你,一直都在这里。”
全文完。

                       对话一

班主任脸一黑,除了程雅君以外的同学全部站起来,今天不搞清楚这件事是谁做的,所有人都不能放学。班里安静得只听到雅君委屈的哭声,每个人都在等待那个“肇事者”走出来。这时,班主任走了出去,几分钟后,拿了厚厚的几摞作业本放在讲台上,在那里批改,一副奉陪到底的架势。作业本改到一半时,姜家宁站了出来:“老师,是我做的……我……”

        为什么不要那鞋子?我问

姜家宁被带到了办公室,一五一十通通招了,然后是写检讨、罚站。招什么都无所谓,写什么也无所谓,漫长的罚站也无所谓,姜家宁觉得自己都可以应付,只是程雅君,那么伤心的程雅君,是不是恨极了自己,是不是从此就失去了彼此。

     
 我不喜欢那鞋子,而且那鞋子大的很,我穿不了,都是大孩子穿的!浩浩说

当晚,雅君早早睡了,家宁一见雅君妈妈忙赔不是,雅君妈妈知道东西是从自己手上出去的,也不想多责备家宁。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拉起了家常,把雅君在学校受委屈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聪明的家宁,走的时候给雅君妈妈鞠了满满一躬,错认得彻底极了。

       好吧!改天有合适的再给你买!我说

卫生棉风波后,雅君变得沉默了许多,有事没事家宁还是会去照顾生意,每天早早地在雅君家店里买一盒牛奶,在盒子上写“对不起”,悄悄地放在雅君的抽屉里。家宁知道那天的事情让雅君在班上受了委屈,他不敢去道歉,他害怕雅君说出讨厌他之类的话,这会让他心中的梦一下子碎掉。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悄悄地放在心里是最妥帖的,你若惊动了那个人,也许从此就消失不见了。

                       对话二

就这样,姜家宁每天早早起来,到雅君家的商店买一盒牛奶,然后边走边在牛奶盒上写“对不起”,久了,他也会把空闲时读到的美丽的句子顺带写上去———“思念有时像绵长海岸线,怎么走还是那么长”。小小的牛奶盒,像一方无限思念的天空,把姜家宁的歉意带给他思念的人。雅君倒也不拒绝姜家宁的牛奶,每天收每天喝,这种谨慎如走钢丝的情感,就一直这样来往着。

          我抱着他,浩浩突然说:“妈妈,我把你炸飞,炸到天上去!”

姜家宁不敢肯定雅君是不是原谅了自己的,至少也是有些原谅的吧,因为有时去小卖店买东西,还是会偶尔碰到帮妈妈守店的雅君,她不会躲开他,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帮他把买的东西擦得干干净净,找最新最新的零钞给他。但姜家宁不明白,为什么雅君的世界一直都如此安静,她也不主动找自己,也不拒绝自己送去的牛奶,就这样任凭岁月在自己的小心翼翼的试探中前行,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毕业,家宁稳稳当当地过了重本线,而雅君也上了市里的二本。

        我说:“你把我炸飞你就没有妈妈了。”

已经毕业了,可能就是各自天涯。年轻并不知道做什么或不做什么才是所谓的珍惜了,只知道爱一个人,就为她做一些爱她的事,这一刻他鼓起勇气向雅君说了,“对不起,我喜欢你”,雅君看着家宁笑了笑,带着他来到自己的房间。

        浩浩说:“怎么没有妈妈了,我把你炸飞了,我和妈妈一起飞到天上!”

从雅君房间推门出去,阳台的窗户上,大片的白色映入眼帘,那里整整齐齐摆满了一阳台的牛奶盒子。家宁走过去,盒子都是空的,盒子上依稀可见自己的字,字的下面,多了一行字———“没关系”,更下面是用彩色笔注明的日期,姜家宁随意拿起几个盒子,只要写有“对不起”的盒子,下面都有“没关系”的回复。整整一百多个牛奶盒,全部都有雅君写的字。雅君拿过家宁手中的牛奶盒摆到原处说,其实一开始我就没有怪你,但我不能跟你说。你基础好,你家里对你期望很高,让你到这个学校来寄读也是为了让你考上好大学。我每天乖乖地收下牛奶,这样就不会影响到你了。我也学你的,把心里想说的话都写在牛奶盒上。你看这些牛奶盒子多么壮观,它们可是有属于我和你的牛奶盒秘密呢!

                        对话三

那天家宁和同学一起在雅君家玩得很晚才回家,雅君把大家送到巷子口,回头说再见的家宁抬头看了看雅君家的窗台,窗台上堆积的白色牛奶盒,像爱一样往外蔓延,那一盒一盒的,是两个人合写的甜美日记,是用爱的力量堆积起的朴素情感!

       我抱着他问今天吃鸭肉了吗?他说:“吃了,还给你留一个。”

       我说:“那怎么不吃完呢?”

      浩浩说:“给你留的,就给你留的,我吃了,你不就没有了!哎~!”

                         对话四

      回到家里他就打开我包,找东西,看见我包里装了2小盒酸奶!

 
 浩浩说:“妈妈,你怎么装了2盒,一个人一盒,2盒太浪费了,你知不知道!这样以后就不给你买了!要爱惜!”然后把2盒奶上下放。

     浩浩指着上面的盒子问:妈妈,这奶一盒多钱?

   
 我说:“2元”,他又问下面多钱?我同样的答复!似乎他质疑,人家还把上下奶盒调换了一下又问每个盒子多少钱?我同样的答复!

   
 浩浩说:“妈妈可不可以微信支付!”或许受我买东西的影响,知道微信可以付款了!

                      对话五

       
从包里又拿出我的表,发现我的表坏了!问:妈妈,你的表怎么坏了?我说:不小心掉水里了!他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以后小心点!自己的东西要爱惜!”一切的话语都是我们有时说他的!孩子真是复制我们!

                      对话六

       拿了2个长气球放在地上让我看,妈妈:“你看,我在干什么呢?”

            我说:“玩气球呢?”

             他说:“不是,是气球宝宝在吃他妈妈的奶呢?”

       
有时真不知道孩子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们把任何现实中的东西,都会说成他想象中的东西!如同花仙子会魔法一样,丰富自己的小世界!

       
 印证了父母是原件,孩子是复印件,要想复印件好,必须更改原件!看来我们的言行举止还要不断的改变提高!加油!

www.2138com 2

www.2138com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