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灵出现在我们面前是在高二的下学期的一天。正值春暖花开的日子,从省城大城市飘然而至的木灵,她的清纯与美丽。她的微笑与声音,都令我们这些全县一流的尖子生们黯然失色。

原标题:春游好时光

向上望,熙熙攘攘的天空,偶尔可见有两朵白云从中冒出来;向下看,微微漾漾的湖泊,不时有两三条鱼在里闪现;向中瞧,一个穿着白色上衣灰色短裤的懵懂少年正在那放风筝,他的风筝放的不高,但却很用心。

木灵是因为她父母外出的原因才来我们县城的中学借读半年的。

  山顶风景独好

大大小小的风筝很多,红的、绿的、黄的数不尽的颜色,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景象。风筝很多,有的飞的很高、很高,只能让人仰望;而有的却怎么也飞不起来,明明很努力了也尝试了很多次,可结果总是差强人意,最终只好摇着头走了。看来放风筝里面也有许多学问,可不是一般人能放的。突然,一阵狂风骤雨袭来,放风筝的人都惊慌失措的跑去避雨了,风筝也随之而去了,只留下那个少年在那摆弄他的风筝,他小心翼翼的把风筝收好,然后才去避雨,当他回到避雨的地方,除了风筝还是好,他全身没有一点干的地方。一同放风筝的人看到这个傻小子,便笑道,你小子有病吧,这么大的雨只顾的这个破风筝。他说,我的风筝还是好的,没有破,还能飞。当他说完这句话时,接着迎来的便是一阵讥讽的笑声。而这个少年由于尴尬,脸一下子红了,全身都不自在,就这样赤裸裸的被他们笑着,没有一丝停的意思。幸好,这雨没下多久,天晴了,那群人便跑去继续放风筝,而这时,剩下的只有这个少年和那有点破损的风筝,多么和谐的画面,而他和那风筝在这里却显得格格不入,仿佛少了他和他的风筝这画面看起来才完整。而他被人嘲笑和全身湿透的画面在我记忆中早已模糊不清。很久、很久,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是他眼睛里所闪现出坚毅的目光。

我碰了碰仍在低头做题的同桌莫春,轻声对他说:“请你抬起头来,向你右前方45度的方向看。”莫春不明就里,有些不情愿地抬眼望去–他的表情和其他同学一样:目瞪口呆,眼睛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因为木灵正笑意盈盈地站在全班同学的面前。

记者 魏雅琪 摄

其实,很久以来,我都不能理解那个少年看起来那么普通、稚嫩,我也不敢相信被人嘲笑过后还会留下那么坚毅的目光,那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但这毕竟只是时间的问题。

几乎在同一时间,全班男生都知道了木灵的名字。

  三月惊蛰春分,春日已翩然而至,
一颗颗蠢蠢欲动去春游的心,根本按捺不住,诗人白居易就有“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的诗句。像曾皙一样,换好春天的衣服,叫上三五好友,沂水舞雩;像谢灵运一样,登上谢公屐,组团登山;像陆游、李清照一样,秋千蹴鞠,玩游戏都要在春风里。

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她变化莫测,有时她如高山的瀑布飞流直下,不会有一丝的懈怠;有时她如小溪中的水,蹦蹦跳跳的奔流入海;而有时她又如大海中的水平平静静,看不出丝毫的情绪。而这个少年的谜也随着时间,渐渐地被剥去了那一层层的阴影。冬去秋来,已临近高考了,一方面准备高考冲刺的我,另一方面回忆着高三的点点滴滴。还记得,我们学校坐落在农村,没有城市的交通便利,没有所谓的高楼大厦,更没有琳琅满目的商品。那只是一所不入流的高中,和那些重点高中没什么可比性。我们所能欣赏的只有那一座座的山,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孕育我们的梦想。在这里大多数人的梦想——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当天空微微发亮的时候,简单洗漱一番后,便托着疲惫的身子迈向教室,眼睛朦朦胧胧的拿起书本,扯着喉咙大声背着英语单词、古诗文言文、数学物理公式和化学方程式。明知道这样会把嗓子扯坏,但我们却丝毫不在意。上课铃声一响,老师便走进教室,每个人都用百分百的态度对待每堂课,虽然很累却早已被上课的热情,专注冲淡。晚上自习时,便慌慌忙忙的拿出今天的习题,看着一张又一张密密麻麻的试卷,心里充满了抱怨但我知道也只能抱怨而已,我清楚我不能是旁观者,旁观着是永远无法爬上计分榜的。直到晚上下课,紧张的情绪才松懈一丝。仰望星空,繁星满天,没有一丝的云彩,周围一切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知道此时学弟、学妹们早已进入梦乡,而高三的同学还在挑灯夜读,直到深夜……便看看手表,洗漱过后,进入梦乡。以前的我也常常期待星期六的到来,可对于高三,似乎没有这个概念也不允许有这个概念,望着学弟学妹们背着书包回家,而我也只能托着疲惫的步伐走向那沉沉甸甸的教室,教室里面除了书、习题和试卷再没有其它值得一提的东西。夏天,我不敢保证别人会不会喜欢这个季节,我对它没有一丝好感,我这样说是有我的原因的。酷热的天气,窗外有着烦躁的蝉鸣声。教室里除了几把风扇,再无其它可以乘凉的工具,上课的时候,烦躁的声音和火辣辣的太阳,留下的只有身上流不尽的汗和那又痒又痛的痔疮。即使这样,我很感谢夏天,它带给了我不一样的东西。因为它,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梦想。

所有的心思大家都明白,所有人的想法只有一个想法:木灵是惟一的,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尽管大家都知道目前惟一的出路是考上大学,跳出龙门,但几乎所有的男生还是不约而同悄悄地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变得整洁和干净起来。

  徒步爬山、放风筝、采草莓、赏花踏青,踏春出游正当时,你的春游时光,要做什么?

上面的点点滴滴,我相信每个高三学子都会经历,很苦很累。但仔细想想,我们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这是一场特殊的洗礼。高三这条路的意义很多,它是高中知识的集合,也是一个人的人生转折,更或者是一个人的磨练……但更多的是代表我们的梦想。

木灵的存在像一面镜子,只要她一出现,阳光和灿烂就会随之而来。

  “最近天气也暖和了,就早起和家人一起散散步、爬爬山。”3月16日,家住西山二巷的许伟青正和家人登西山。“早上空气好,周末就叫上孩子,一起爬个山。说是爬山,西山也不高,很适合日常锻炼身体。”

随之,高考的到来,我如愿的考进了一所医学院校。这所医学院校并不是那么完美,校区没有名牌大学的大,教学质量自然也不能和那些学校比。但我很欣赏这所学校,它的校训“学者恒心,医者仁心”深深的打动着我。就几个字,但又有多少人真正知道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我不敢说我知道多少,但我知道这是神农尝百草的艰辛,白求恩救死扶伤的精神,希波克拉底誓言……

周末,我和莫春去县城的人民广场放风筝。莫春眼睛尖,忽然对我说:“木灵来了。”

  上山的步道有两条,一条是平缓的盘山公路,平时车辆也较少,走上去安全也不费力;一条是木制的山道,顺着山势起伏,爬起来更需要些气力。“孩子精力好,急吼吼地就想上山道,这会儿已经快到山顶了。我们年纪大,沿着盘山公路爬上去也是一样的。”许伟青说道。

经历的这些点点滴滴让我明白生命之灯因热情而点燃,生命之舟因拼搏而前行,生命之塔因梦想而发光。梦想源自生命,一个新生命诞生,随之一个新的梦想诞生。梦想来自人的内心深处,倘若能追随梦想而生活,本着正直自由的精神,勇往直前的毅力,诚实不自欺的思想而行,则定能臻于至美至善的境地。

像春日阳光下一朵亮丽的花,木灵远远地骑着自行车过来。她清脆的嗓音像鸟儿的歌唱一样欢快:“你们好!可以教我放风筝吗?”

  沿着盘山公路而上,也是缓缓走过青海的历史脉络。沿路的浮雕上刻印着青海的历史,从秦汉时的羌人部落到三国时的平西郡城,再迈入东晋十六国,最后到青海解放,从青海的纵坐标走过。浮雕上的历史名人对于多数人来说并不熟悉,一路看过来,也算上了堂简明青海史。

放飞梦想,其实很简单,就如放风筝一样,我们缺少的并不是风筝,而是那个白色上衣灰色短裤的少年坚毅的目光。风筝的高低可能是由于人的技术和环境所造成的。但风筝的起航,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的。不要犹豫了,拿起手中的风筝用力朝天空放飞,你的风筝,因为你的起航,会在属于你的那片天空里一直翱翔。

有些意外与不知所措,还有惊喜。莫春紧张地问我:“怎么办?”我心如鹿撞,却仍强作镇静:“不用怕,有我呢!”我把手中风筝的线交给莫春,快步迎了上去。

  当你选择了另一条路,它也有它别样的风景。拾级而上,穿梭在山林间,还没冒芽的树枝有时会刮到人,好像一只小鹿的角轻轻地蹭过来,带着春的亲昵。登山道要比走盘山公路更花气力,但是登高望远的成就感也来得更强烈,每拾一级就离城市的喧嚣愈远,离春愈近。山道攀得太急,不禁放口呼吸,初春的空气,一口吸进肺,还有些清冽,有点呛人。

木灵放飞了三只风筝。好在县城的风筝便宜,每只才两元五角。我心中有些窃喜:原来木灵也可以这么笨。我十分大度地谢绝了木灵一连串的“对不起”,因为对于我和莫春而言,和木灵在一起实在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西山不高,走盘山公路,半个小时就能到山顶;少年们有冲劲儿,爬山道,快一点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山顶。站在山顶,脚下的城市变得远了,云和天空更近了,春日的游赏让你忘尽烦忧。

我平生第一次感到生活竟然可以如此真实与美好。蓝天白云之间,无限春光之中,三个少年高高放飞的风筝和欢笑应该感动多少路人的目光。

  从西山上漫步下来,春的气质就更明显了,素有“西山春早”之景的西宁植物园就坐落在西山脚下。春是想抽绿又缩回去的芽,初春抽芽的树,看起则怯生生的,枝头似茸茸地抽绿,又似秃秃地猫冬。虽然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寒意,四季常青的松柏却依旧苍青有力。“西宁现在还是有点冷,植物园里这些花都还没开,但是就是忍不住想过来看看什么时候开,总归是入春了。”家住附近的瞿阿姨说道。

我们三个人成了好朋友。在我们这个男生女生不怎么说话的县城中学,只有我和莫春可以大声地和木灵说话。这一项特权使许多男生对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也使许多女生对我们另眼相看。

  春的脚步已然近了,既已逢春,怎不赏花踏青。

我和莫春的话题总也离不开木灵,也许我们两人都不愿意点破心中共同的秘密:喜欢木灵。但随着阳光一天比一天明亮,在日甚一日的炎热中我们都清楚一个事实,木灵终究是要回去的,她不可能也永远不会属于我们这个小县城。

  徒步爬山推荐地点:

我将焦急和不安藏在心里,而莫春却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终于有一天,我看见莫春百无聊赖地在一张纸上画来画去,而那张纸上竟满满地写着一个名字:木灵!我心中一震,感觉像是自己心爱至极的东西转瞬就要被别人抢去一样。

  北山:又名土楼山,山上修有北禅寺,其中的“九窟十八洞”数里丹崖,曲径通幽。山顶的宁寿塔是西宁最高的古建筑,在此可眺望西宁全景。

夏季在烦躁的蝉鸣声中不可避免地来临了。木灵走的时侯正是一个四处飞花的春日,她人淡如菊,却只轻轻一笑就掩盖了所有的千言万语:“记住,明年我在省城的大学等你们!”没有更多的说明,我和莫春,她没有突出任何一个人。

  可乘10、11、19、21路公交车到北山市场下车

回去的路上,我和莫春一言不发。一个誓言已在两个小小男子汉的心中生根发芽,并且一定会开花结果。因为这其中有友情、有爱情、有竞争,更有两个男子汉的决心。

  西山:山上修有浦宁之珠,每当天空晴朗,“一览西宁小”的美景净收眼底。西山湾坐落着西宁植物园,园内树木葱茏,其“西山春早”
被誉为西宁市新八景,深受市民喜爱。

整整一年,我只给木灵写过一封信,除了问候以外一无所有。我怕自己受到拒绝的伤害而丧失信心和勇气。木灵的回信同样简短,仍是重复以前的承诺。她说她会在省城等我和莫春。没有暗示,没有等待中的结果,我将信撕得粉碎。同时我也看出了自己的脆弱和伤感。

  可乘2、47、59、72路公交车到西山一巷下车

莫春不同,他只是拼命地学习。我知道他一心想在学习上超过我。而事实上,我们是一直不相上下的佼佼者。

  大通老爷山:位于青海大通县桥头镇东侧的苏木莲河畔。是西宁附近一座山势最为雄伟、风景最优美的山峰,山顶海拔约2900多米,相对高度为480多米。

不知是幸抑或不幸,我和莫春竟然考取了省城的同一所大学,并且是同一个班。而木灵则在这所大学的另一个班。我们三人又必然地相聚在一起。我和莫春都明白,现在我们三个人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真正的竞争刚刚开始。

  做三月里最“拉风”的人

相聚是在一家小饭馆里。木灵依然光彩照人,只是更多了成熟与自信。“来,祝贺你们,干杯!”木灵的提议谁也无法拒绝,我和莫春一饮而尽。兴奋中有些忐忑不安,少年的梦想何时才能实现?一时三人无语,仿佛彼此之间忽然生疏了许多。

  要说踏青赶春,最应景儿的活动莫过于放风筝。各式各样的风筝齐飞,组成了春日天空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些五颜六色的风筝为初春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俗话说,阳春三月柳条青,结伴郊外放风筝。眼下正是三月天,外出踏青放风筝的人也越来越多。

沉默的空气有些凝重,我看了木灵一眼,她低头不语,若有所思。而莫春在自斟自饮,大口大口地吞咽。我知道他在给自己打气。终于他停止了喝酒,脸色通红地说:“木灵,我喜欢你!”我大惊,并且心痛不已。一个最好的朋友向我最爱的女孩说这样的话,是最让人痛心的。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快如此突然,令我措手不及、后悔不迭,为什么我没有勇气先说这句话呢?

  3月14日在新宁广场,不少风筝爱好者就扬起了手中的风筝线,同春风做起了游戏,竞相把风筝送上越来越高远的天空。看着自己亲手放飞的风筝,扶摇直上,隐入云端,这些和春风拉扯的人,眼中流露出的成就感是难以言说的。

木灵抬头看我,目光中充满了期待。我想说“我也喜欢你”,但在最后一刻却丧失了勇气。我低下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听到一声很轻的叹息,仿佛发自心底深处,像微风拂过琴弦,像落花飘过水面,却有回味无穷的忧伤。我听见莫春又说:“是的,他也喜欢你!木灵,请你从我们中间选一个吧!”

  “你刚才风筝没放起来一是风小,二是因为你没控制住高度,你应该往后退一退,这样刚才就能上去了。”周爷爷以一个老手的身份细细和李爷爷分析着刚才风筝落下来的原因。

木灵转身从包中取出一样东西,打开,是一串手工编织的风铃。那些小铃铛被涂成五颜六色,像一个个五彩斑斓的梦。“这是我一年前就编织好的风铃,本来希望今天能交给你们中的一位。但今天我要送给你们两个人!”

  “我自从退休了以后就经常来这里放风筝,已经放了五六年的风筝了。放风筝这事儿越琢磨越有意思。”周爷爷说,刚开始的时候,我的风筝也是放不了特别高,放到一个高度就上不去了,用点力就拽下来了,也是自己琢磨,和放风筝的朋友一起交流才慢慢掌握到诀窍的。

www.2138com,返回的途中,莫春将风铃交给我说:“由你保管!今天我抢占了先机,这样可以体现公平的原则。”他的目光中闪动着真诚。我心一动,大声说:“好!我们公平竞争!”

  “我们放的这种风筝对线的要求比较高,我是买专门的渔线,风筝上去后,不会被风折断。风筝在上面,我们下面感觉没什么风,其实上面风大着呢。”周爷爷说道。“风筝也不适合太花哨,这种简单款式更容易控制左右的厚薄、弧度一样,否则在天空受风不同,容城县,就不容易放得高。”

我们三个人常常一起出去游玩,谁也不愿意抛下谁,以免有不公平之嫌。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我们之间和谐但充满危机的关系,惟恐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我和莫春都怕受到拒绝,而木灵,不想伤害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又想让其中一个悄悄退出。在这场游戏中,我们每个人都在欢乐的外表下埋藏着一颗疲惫的心。

  新宁广场上的风筝被放得悠远自在,南川西路中学里露出的遥遥一角,则显得活力四射。为把风筝升起来,几个小伙伴欢快地跑在操场上。追风的少年,和风筝一同奔跑,显出少年独有的热闹劲儿。虽然风筝不像新宁广场里的老手放得那样高,直逼云端,但是也是意气风发,有种直上青云的气势在。

又是一个春天,草长莺飞,东风拂面。我终于单独约木灵一起去放风筝。敲开门,却发现木然而立的正是莫春。木灵的床头有一大捧鲜花,是红红的玫瑰,鲜艳欲滴。我看向莫春,他凄然一笑,摇头说:“不是我送的!”

  在空阔的草地、广场尽情奔跑,将风筝放得更高,放飞的不只是风筝,还有一颗追逐春天的心。

费尽千辛万苦,在苦苦寻觅和追寻之际,在互相追逐与逃避之间,却不曾想到还有另外的人的存在。我和莫春,真的就没有一个值得她去选择?

  放风筝推荐地点:

“我决定退出。”木灵不动声色。没有悲伤与喜悦。“我太累了!我想你们也一样。既然大家绕来绕去没有什么结果,不如早些结束这个游戏!他追求了我整整一年,我已想不出更好的理由拒绝他。”木灵看着我,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我希望你能保存好我送给你的风铃,那是我第一次送给别人的礼物。”

  新宁广场:东接省博物馆,南靠省图书馆。北侧大块草坪和樱花林体现出了大自然景观。广场、绿地错落有致,灯饰、喷泉相映成趣,提高了城市的文化品位。

少年的承诺真的就是一个好看但却易碎的玻璃杯吗?但这一切究竟是谁的过失呢?我从床头摘下风铃,准备将它包好珍藏。上面已有了些尘土,我试着去擦拭。一个小铃铛翻转过来,有两个小字跃入眼帘。一瞬间我停止了呼吸,那纤弱的笔迹勾画出来的正是我的名字!我简直难以相信这样的事实,把小铃铛一个个全部翻转过来,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我的名字!原来木灵选择的是我,一直以来就是我。而我却让近在咫尺的爱情与我擦肩而过。青春的风铃被我忽视,始终没有奏响我爱情的乐章。

  中心广场:位于西宁南川河畔,是西宁城市地标之一。以南川河为中心的景观带,实现了公共文化服务空间和功能的延续及拓展。

一时间,我又想起那个春天,想起那三个少年在蓝天白云间放飞的风筝和诺言,在暖暖的春风中,风光无限。只是往事不再,少年的梦想转瞬即逝。我终于明白错过季节的风铃不会再叮咚作响,也许爱情可以重现,而青春的花只开一次。

  人民公园:位于城西湟水与北川河交汇处南岸,是西宁市最大的公共游乐公园。

  红色诱惑是春天的美意

  初春时节,省城的绿还不明显,省城的红却已经透了出来。大街小巷里都是红彤彤、水灵灵的草莓,一颗颗圆润饱满,这红色既鲜艳又招摇。路过小贩身旁忍不住要拿一盒,就是买甜甜的糖葫芦,草莓也更让人心动。

  春日,草莓抢先上市,不少市民也携家带口去郊区踏青采摘,体味草莓的甜,体验采摘的乐趣。在乐都的生态大棚里,一颗颗鲜红的草莓藏在翠绿的草莓叶中,仿佛沐浴在华清池碧水里的美人。草莓饱满欲滴,沉沉垂下的果实,就像在水里泡晕了的美人,低下自己的头颅。游客行走在田垄两侧,草莓长得又大又甜美,不少游客在摘的时候就忍不住“偷吃”了起来,不少游客在采摘时不忘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对于拒绝不了草莓的诱惑提前“偷吃”的行为,工作人员笑着说,“试吃一下是没问题的,基地的农药残留控制严格,但是不要贪吃。”据工作人员介绍,草莓基地不限制进棚人数,不收取门票,是按照采摘草莓重量,称斤收费。草莓的品种不一样,价格也不一样。

  游客王先生说:“我从西宁开车过来要两个小时,价格相对于市场上卖的也是要贵一些,但是我觉得值得。带着孩子摘摘草莓,感受一下大自然,让她知道草莓是从哪里来的,是长在地下,而不是超市柜台上拿的。”手拿篮筐,俯身于田垄间,和着泥土的芬芳,伴着劳作的汗水,感受劳有所得的快乐。

  前来草莓基地采摘的游客络绎不绝,工作人员也会告诉游客一些摘草莓的小技巧:“采摘草莓时要轻捏草莓,然后从果柄处掐断,不要拉扯。清洗草莓的时候先不要去叶,放入水中浸泡15分钟,然后再去叶,放入盐水中泡五分钟,再用清水冲洗,就可以吃了。”

  草莓是春天赠予人们的美意。西宁周边的湟中县、大通县的一些生态农场都有草莓基地可以采摘草莓,市民们可以带着家人一同去感受采摘的乐趣,体验春的动人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