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寂寞我们的爱情有时候在不经意间游离了原本温馨的港湾,因为好奇,我们的行程会在某个十字路口不经意的拐弯!–题记

       
周末一大早,外地的表姐打来电话,要来找我玩,顺便回家看看父母,我觉得诧异,问是自己来还是和姐夫一块来,表姐说自己来,我猜想是两人吵架不愉快了,回家散散心,也没有多想。

楚天金报讯 倾诉人:晓红 女 29岁 公司职员

夏舒云认识林文轩那年,舒云二十五岁,林文轩是舒云初恋。一次在朋友家认识,文轩一米七五的个子,瘦瘦的,是舒云喜欢的那种类型。之后两人开始恋爱。像很多恋人一样,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二零零一年那年他们走入了婚礼殿堂。新婚那天晚上,文轩搂着舒云说:“希望他这辈子都能这样和她在一起,他就满足了”。舒云很感动,舒云以为自己找到女人最想要的东西,那就是–爱情和幸福。

       
年轻时表姐追随爱情远嫁他乡,在一个县城的小镇上当老师,十年前,表姐夫酒后骑摩托车发生车祸当场死亡,孩子刚上小学。
一年后,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表姐夫,二人年龄相当,男人热情十足,很快进入热恋。过年回家小别时都是一天无数个信息电话,人到中年,我都觉得腻歪。

记录人:本报记者田然

婚后的生活是甜蜜而又幸福的。婚后文轩很想要孩子,但是舒云考虑到他们的环境状况不是很好,舒云说等他们经济基础好点再要孩子,文轩说:“可以,但是要是他来了,我们一定就接受呀”,但是舒云一直觉得自己太年轻不想这么早生孩子,偷着文服用避孕药。舒云一向对文轩很温柔也很关心,不管在生活上还是家庭问题上文轩都很满意,文轩逢人都说我老婆是最好的。舒云每当听到这些都觉得自己没有找错人。婚后生活虽然很艰难但是很幸福,每一天对舒云来说都是崭新的一天。

       
对于中年后再单身的女人,能很快找到个和自己同龄的人算是幸运,我周围的同事好几个老公去世多年了,一直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伴侣,还是自己一人带孩子生活,别人总觉得可怜。表姐算是幸运很快又结婚了,有个伴,父母亲戚也都觉得放心了,有个伴,别人就以为日子过得岁月静好。

时间:2013年2月4日

零二年,他们去北方做生意。刚到北方的时候,因为刚起步,他们很艰难。他们是地道的南方人,从小在南方生活。而北方的气候和南方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住在仓库一个十平米的房间里,冬天的时候像冰窖一样的冻的人发抖,夏天的时候里面很热,尽管如此恶劣的环境,但是舒云从来没有觉得难过没有抱怨过,因为文轩总是很关心她爱护她,对她可以说是爱护有佳。冬天因为舒云特别怕冷,每天晚上文轩都先上床,等被窝暖了舒云才上,每天睡觉,文轩都用自己的手挡枕头给舒云睡觉。每一次舒云生气,文轩都会逗她开心。

       
车站接到表姐,一件粉色大衣,灰色围巾,精神状态比以往更好了,表姐自己在练习瑜伽,卓有成效。问她是不是和表姐夫吵架了,表姐说,一年前,他们就离婚了。我诧异无比,怎么家里人都不知道,去年春节两人还一起回父母家,打扫卫生做饭,一点也没有看出端倪来。

地点:武昌某咖啡屋

文轩是标准的南方男人,很大男人主义,在很多方面他是非常狭隘的,他从来不准舒云跟异性接触,夏天从来不喜欢她穿背心之类的衣服,更不喜欢女人化妆,即便是这样,舒云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舒云自结婚后基本上没有了朋友,她的生活世界里只有文轩。

     
问起离婚的原因,不外乎婚姻内常见的现象,姐夫自己有两张工资卡,只交出了一张,近期表姐在无意中发现,其间又有多次撒谎被揭穿,信任崩塌。男人工作轻松,天天喝酒应酬不上进,家务不分担,还得妻子一日三餐伺候,妻子劳累时得不到关心体贴,表姐心灰意冷,不愿再做免费保姆,二人协商离婚,离婚后男人还经常赖着不走,想要重新追求。别人觉得这些都不应该成为离婚的原因,说的生活不是一地鸡毛呢?究其原因还是妻子经济独立,精神上逐渐强大到没有依赖,不再将就而已。

晓红雪肤乌发红唇,是纯天然的“氧气美女”。因为美丽,她曾被男生们众星捧月般追捧;因为美丽,她坚信自己会嫁一个不平凡的人;也因为美丽,她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在北方那几年,她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每天早上6多起来为文轩准备早餐,接着去店里。中午不管多忙也好,她一定都会为文轩做他喜欢的饭菜,每天晚上回家做家务,舒云想给文轩一个最温暖的家。文轩的生活起居都要舒云为他照顾。虽然那几年生活很艰难,但是舒云觉得很满足很幸福。直到二零零六年。他们的经济开始好转,舒云觉得在那个城市没有自己的家,这个时候打算买房子,但是文轩说要先买车。因为文轩说在大城市没有车跟没有脚一样。舒云觉得男人可能真的需要车,就放弃了买房子的念头,给文轩花了三十多万买了辆车。

       
很多男人总觉得自己很牛,赚钱不多,还把老婆当保姆在家吆五喝六,以为中年女人离不开男人,再不满意也不敢离婚,中年妇女离婚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人。

为他低到尘埃里

自从有了车以后,文轩的生活开始丰富多彩起来,朋友也多起来。经常跟一群朋友出去喝酒吃饭。面对这些舒云理解他的处境。她觉得男人始终是男人,有自己的空间,而身为男人背后的女人,有时候也要给男人适当的空间。虽然舒云有时候不满,但是舒云也从来不表现出来。每次晚上舒云总是在家静静的等文轩回家,舒云经常会发信息,关心的跟文轩说:“喝酒了小心开车注意安全”。晚上文轩只要是开车出去的,不管多晚舒云都要等他回家才能安心。但是文轩玩的越来越多。有时候都是下半夜回家的。早上每天都睡到下午,下午经常跟市场一些人玩牌。

       
时代不同了,有人说中国男人整体上配不上女人,思想上中国女人进步的速度更快一些,男人们如果再用上个世纪的观念来对待女人,日子确实不好过了。女人们宁愿选择单身,过自己的日子,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也不愿意去伺候一个油腻的中年大爷,空有婚姻的名义,享受不到婚姻的愉悦和保障,不如去掉婚姻的枷锁。表姐说,在她们学校里,女人主动离婚的不少,离婚后的女人状态都比以前好了,光彩照人,底气也足了,再不是以前受气的小媳妇。业余时间,表姐在学校领着二十多个老师练习瑜伽,生活丰富多彩,内在丰盛,再也不想将就一个人进入婚姻的围城了。

2012年12月的一个晚上,我独自坐在江边,听黑暗中江水拍打着堤岸。犹豫再三,我还是拨通了前男友文轩的电话。当听到文轩声音的那一刻,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晓红,发生什么事了?你在哪里?”连珠炮似的发问,可见他的担心与焦急。

晚上文轩经常跟他们去酒吧,玩的几乎忘记了生意和家庭。这种状况舒云一直忍受着,直到零六年年底,舒云因为家里有事早十天先回老家。那年年底文轩变得很奇怪,经常有电话不敢接,舒云隐约觉得不对劲。但是舒云还跟往常一样,不动声色。但是舒云的心理一直很压抑,从而对文轩有了隔阂。那年年底,舒云和文轩都在压抑中度过,舒云喜欢把任何事放在心里,而文轩一直不知道舒云为什么总是若即若离。除夕那晚也更因为一个“电话”,而使这对夫妻分房而眠。

       
当一个女人参透爱情本质,不再为感情纠结,就会自我成长内心强大,活出真正的自我,比男人还要洒脱。女人们都自己活成女王了,很多男人们还想找个保姆。

半个小时后,文轩坐在了我的身边,带着一杯热奶茶和我最爱的牛肉干。他总是这样体贴入微。望着这个温暖的男人,我真想扑到他怀里大哭一场,可是,他现在属于别人!我突然有些后悔,见他有什么意义呢?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去毁掉另一个女人的幸福。那晚,我们只是静静地坐了会儿,就各自回家了。

零七年正月舒云带着妹妹一起去北方,妹妹跟随她去北方旅游。刚到北方家,舒云惊奇的发现,她年底给文轩换的床单被人换了。舒云有个习惯,床单每个星期都要换,因为文轩从来不会家务,换床单这些事不可能做的,因此在年底走之前,舒云特意换上新的床单。舒云马上觉得不对。舒云忍了很久事情终于说出口了,舒云质问文家里是不是有人来过,文轩说一个朋友带着情人来的。舒云知道这个是谎话,舒云跟文轩吵架了,哪也是结婚以来最大的一次吵架吧。文轩也从来没见过舒云这样,文轩可能是一时生气吧,当着妹妹的面打了舒云一个耳光。

        直男们有点危机感吧,好好体贴老婆大人,要不然,你也自己单着吧。

文轩是当初妈妈硬塞给我的男友。那时,我才二十出头。“实诚,会疼人”是妈妈对文轩的评价,我们交往了七八个月,我挑不出文轩任何毛病,可我始终没有太多热情。

妹妹很生气,妹妹哭着说:“她心疼姐姐,不想自己的姐姐过这种委屈的日子”。妹妹拉着舒云说马上离婚,还拿上了舒云的衣服。说让舒云离开这个家。就这样舒云跟妹妹离开了自己的“家”,去了石家庄一个朋友那里。在那期间,文轩的家人几乎是每天一个电话,劝舒云回北京。

就在这时,林枫出现了。他年轻有为,与别人合伙开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他热情浪漫,滔滔不绝的情话几乎将我溺毙;他幽默风趣,时常将我逗得哈哈大笑……我狠心与文轩分手,投入林枫的怀抱。两年后,我和林枫结婚了。

舒云自结婚后跟文轩的家人相处的很好,特别是她的婆婆,婆婆一直对舒云疼爱有加,所以对他的家人也很有顾忌,舒云经不住老人们的哀求,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到北京的家。因为这件事,文轩的母亲也特意赶到北京,老人始终认为她能挽回这段婚姻。舒云回北京的当天晚上文轩没有回家。之后又一个多月文轩都没回家。舒云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白天照样去店里,晚上一样自己回家。

新婚燕尔,我们的日子过得很不错。然而,不到一年,林枫开始不回家,追问他,他就说工作忙,要去外地查账。刚开始,我不以为意,后来,林枫不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开始警觉。我多方打听,又采用了跟踪手段,终于发现他经常去光顾一些所谓的“家庭会所”……

直到4月份,有一天夜里文轩回家了。那是文轩跟舒云吵架后离开第一次回家。文轩回来不久夜里有人给文轩打电话,文轩没有接电话,把手机关了,这一切舒云看在眼里。接着舒云的手机响了。她听到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女人在电话里哭,舒云问她找谁,女人告诉舒云:“问你的老公是我谁”?舒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沉睡中的文轩一手抢走了舒云的电话,把电话关了。

揭穿林枫的行为后,争吵自然不可避免。结果,林枫从偷偷摸摸出去变成了明目张胆地出去!家成了他的旅社,想回来就回来,想出去就出去。看到吵架没有结果,我改变了策略,只要林枫回家,我就哄他开心,做他喜欢的菜,甚至买性感内衣……为了他,我几乎低到了尘埃里。可是,我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舒云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夜里4点,舒云家有人按门铃,舒云开门了,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孩。说要找文轩,舒云很镇定的跟文选说有人找,接着舒云说:“你们有什么事请下楼说,别影响别人”。舒云当时的心理很平静。文轩见到这个女人脸一下子白了。文轩跟她说:“我下楼下马上回来”。

失去后才懂得爱

过了一个多小时文轩上来了。文轩跟舒云说:“以后跟那个女人不会来往了,希望舒云忘记这些事情原谅他”。舒云的心在流血,整整一夜她都没合眼。那一夜对舒云而言特别漫长,一直等待着黎明的到来,因为,她想知道到底事情发展到什么程度。她刚天亮就给那个女人打电话,从那个女人口中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一切。而这一切对舒云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万般无奈,我决定釜底抽薪。我跟踪林枫去了一家他经常光顾的“家庭会所”,然后打电话报警。警察把那家会所端了,还好,林枫在警察来之前逃脱了。没想到,毁了这家,还有那家,网上这种信息太多了,随便百度一下就能查到。

原来文轩跟那个女人在他们一次吵架晚上在酒吧认识,是河南的一个推销酒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来找他,是因为有了他的孩子,他逼那个女孩子把孩子打掉,原来这一个多月他都住在那个女孩家。他回舒云这里那天是女孩子刚打掉孩子,女孩子要他陪他一晚,他说要回家。女孩子不甘心就到家里找,舒云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怀疑一直是没错的。舒云的心冷了,她觉得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舒云觉得文不仅仅在身体上背叛他,在精神上也已经出轨。对于文轩,舒云的心理已经完全没有以前那种爱的感觉了,唯一剩下的就是那种渗入骨髓的痛,一种被人在心口用刀割的痛。

这种情况维持了两年,我心里痛苦不堪,却束手无策。当初选择林枫,妈妈极力反对,我却一意孤行。我不想在妈妈面前认输。我帮林枫圆一个个的谎,努力维持这段婚姻苍白虚假的繁荣。夜深人静时,我常常会想起文轩,那些曾被我轻易忽略的点点滴滴,仿佛水印一般显现出来。那时,他没什么钱,但只要我喜欢,哪怕是我多看一眼的东西,他都会想方设法买来给我。而他自己,连一件衣服也舍不得添置。我不高兴时,他想办法逗我开心,我身体稍不舒服,他就紧张得不行。文轩把我捧在手心里,为了我,他几乎低到尘埃里。我却没有感动,只觉得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想想,我跟林枫又有什么区别呢?我真傻,放弃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去选择如此不堪的生活。我被虚荣的肥皂泡迷住了眼睛,以为物质和情话就是爱情,殊不知那些关心、体贴、照顾、相守才是生活温暖的底子,才是最值得牢牢抓住的。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自从这件事后,舒云和文轩的生活起了很大变化,舒云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的对待文轩,特别在夫妻生活上,舒云经常找借口拒绝文轩,因为舒云觉得文轩恶心,每一次面对他的时候,她想到是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面对这些文轩也觉得很无奈,因为的确是他错了。文轩也许是内疚那段时间很忍让舒云,只要舒云想做的事情,文轩都不敢反对。那段时间文轩几乎晚上都没出门。每晚都在家帮忙做饭,有时候舒云以为他们的生活又能恢复平静了。

后来,我辗转打听文轩的情况。和我分手后,他很痛苦。他辞掉了原来稳定的工作,从销售员做起,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销售公司。前年,他才恋爱结婚,现在日子过得很幸福。对照自己的落魄,我更觉心酸。

但是舒云错了,零六年国庆节那天正值店里休息,舒云因为平时都要早起去店里。很少早上在家,而文轩早上一般都睡到中午十二点后,那天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文轩的手机来了个信息,舒云自从文轩和那女人的事情后,经常会查文轩的手机。舒云看到了那个女孩给文轩的信息,信息说:“老公什么时候出发”?

难以下咽的苦果

舒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一直还有来往,舒云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背叛。舒云像疯了一样叫文轩起来。舒云逼问他说:“你到底是谁的丈夫?我们两个女人你选一个,你要她还是我”?文轩死活不承认跟那个女人还有来往。不管他怎么解释,她始终不信。舒云一气之下把文轩的衣服都理好,舒云和他说:“这个家不是你走就是我走”。文轩这才意识到舒云这次真的想离婚了。文轩说他走,就这样他离开了这个家。

2012年10月,林枫似乎转了性,突然对我很好,按时回家,还带我出去散心。我满心欢喜,又觉得可疑。果然,在我的旁敲侧击下,林枫承认,和他相好的一个“技师”以要与他合开“家庭会所”之名,骗了他20万跑了。他深受打击,这才回头。

从那天开始他们分居了。不管他家人怎么劝说,舒云始终不愿意原谅他。而这期间文轩经常开车到她的楼下坐在车里过夜。也许从知道有那个女人存在那天舒云的心已经死了。舒云觉得逢场作戏和让别的女人怀孕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舒云说他能接受男人逢场作戏,但是绝对不能接受男人在精神上的背叛,特别是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

原来如此!这样的男人,我还应该要吗?惶惶无助时,我想到了文轩。我厚着脸皮给他打电话,将他约出来。没有奚落和嘲讽,只有真切的理解与担心,“要听我的意见吗?”文轩问。我急切地点点头。“如果你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离婚,那么给他定一个观察期,如果他真能做到,你再原谅他。”沉吟半刻,他缓缓地说,“但是,以我对男人的了解,他很难做到。”

在分居一年多时间里,舒云经受的更多,因为文轩跟那个女人同居期间他们经常会吵架,只要一吵架那个女人就会打电话给舒云,那个女人说一定要他离婚娶她,但是男人始终是男人,不会因为别的女人抛弃自己的家庭。就算舒云跟他分居,她再怎么怨恨他,他还是不愿意离婚。

果然,林枫没正常几天,又出去鬼混了。这样的反复彻底击垮了我的心理防线,我几乎要疯掉。我终于向妈妈坦白了这件事。妈妈的一顿数落在所难免,好在她支持我离婚。

舒云受不了那个女人的辱骂,跟他提出离婚,得到的却是他的拒绝,文轩说永远不离婚。他说就算耗死也不让舒云跟他离婚。文轩更无耻的对她说:“只要她愿意他的一切还是她的,只要不离婚,他可以跟以前一样对待她”。舒云觉得这个男人很无耻,简直是混蛋。文轩的一番话更激发了舒云离婚的念头。她托人找了私家侦探,想拿到他跟那个女人同居的证据想以此来要挟他离婚,但是当舒云拿到他跟那个女人一些吃饭或者在一起的照片的时候,律师告诉她,这些证据属于违法的,也是属于书面证据在法律上根本起不了作用。

前几天,我跟林枫正式提出离婚,他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怀疑,接着他向我忏悔。他反复说自己错了,恳求我原谅,甚至不惜下跪。我的心又软了。“你的青春不多了,耗不起!”妈妈的话犹在耳畔,我却无法狠下心肠面对林枫的眼泪和忏悔。

因为法律上来说,他们没有过多的亲密表现,他们可以说是普通朋友一起吃饭什么的。除非能拿到他们在床上的证据,但是这些证据是不可能拿到的。舒云终于知道离这个婚很难,身边的朋友都不理解,都劝说男人难免会这样,家人的劝说。母亲更以死要挟,舒云在那段日子里真的绝望了。

这枚我自己种的苦果,我却不知如何才能咽下?

有一天那个女人给舒云来了个电话,在电话里那个女人跟舒云吵起来,那个女人说:“你不要脸,老公都睡到我的床上了还不愿意离婚”,舒云从来没跟那个女人正面冲突过,她这次不再软弱了,舒云说:“你才是不要脸的那个,我再不要脸,我也没有破坏别人的家庭,没有侵占别人的婚姻,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受法律保护,我能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而你只不过是她众多外面小姐中的一个,他身边像你这样的女人很多,我见的多了”。那个女人在电话里骂舒云更凶了。舒云告诉那个女人,有本事叫文轩给我打电话说离婚的事,只要他愿意现在就能签字。但是文轩始终不提离婚的事情。

零七年十二月的一天天那个女人又打电话给舒云,那个女人在电话里骂的更凶了,而舒云一直拿着电话任由她骂,那个女人最后却是哭泣了。舒云那会的心理很痛快。但是当舒云放下电话后她自己也哭了。她觉得自己活得太累了这种生活快让她窒息了。和那女人之间的战争,夫妻之间的矛盾,让她觉得透不过起来。更让她难受的是,她竟然沦落到和这样的女人在争这样不负责任的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是她曾经深爱的丈夫。

舒云又一次找文轩谈判离婚的事情。文轩说要离婚可以,北京的一切,老家的房子,都是他的,也就是说舒云这么多年的努力成果都给他。其实文轩认为自己可以吓唬舒云。在他眼里舒云是爱他的,是不会离开他的,他以为舒云不会放弃这一切,但是文轩错了,舒云答应了,她说她可以一无所有,但是一定要自由和尊严。

零八年八月北京正是举办奥运会,舒云8月1号那天就从北京回到了家乡,因为文轩答应离婚了。当舒云回到老家后,文轩又变卦了,说离婚的事情先等下。舒云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这么多年过来的丈夫是这么的混蛋。舒云的父母出面,亲戚出面,国终于答应回来签字。舒云净身出门。很多人说舒云很傻,应该争取该属于自己的那些,而对舒云而言,自由比和尊严才是无价的。她觉得这几年她耗在文轩身上的精神财富是她这辈子用金钱再也买不到的。

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那天对舒云来说是全新的一天,因为那天是她离婚签字的日子,离婚的时候舒云很平静。当文轩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舒云拿着这张“沉甸甸离婚证书”,心理感慨万千:“想到自己跟文轩的相识,相知,相恋,到相守,七年期间的风风雨雨都随着这张证书而画上了句号”。这张证书更结束了她的爱情。这段维持了7年的婚姻,在这张证书下真正的结束了。也结束了舒云那段刻骨铭心的的初恋。给这份爱情最终画上了缘尽的句号。这份离婚书也埋葬了多年的情感和亲情。

自从离婚后舒云一直跟父母弟弟妹妹生活在一起,虽然生活的很简单,但是很快乐。舒云没别的爱好,平时除了上班,就是看看书,上网看看电影,看看别人的文章,听听音乐,但是始终没有再婚。舒云从离婚那天就对自己说:“以后再也不会爱上任何男人,在舒云看来,男人都是易变的动物。发誓自己再也不会让任何男人来靠近自己,来伤害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舒云一直抱着这样的心态。她一直认为女人想活得漂亮,只能最爱自己,而不是男人”。

也许文轩真的爱过舒云吧?文轩对舒云的影响很大,因为文轩,舒云看透了世间的爱情,不再相信爱情,不再相信任何男人。文轩也一直没有再婚,离婚后那两年经常喝酒喝醉的时候会给舒云打电话说“他很想她,很想他们以前的日子,每当舒云听到这些的时候,她都觉得那些话是世间最美的谎言”。因为舒云对他的那份爱已经完全死了。在她心里她曾经爱过的那个男人也彻底死了。而事实上舒云觉得不管是文轩还是舒云现在的需要的是时间,而不是对方,她们彼此都需要时间来忘记这一切。相比之下,舒云的所承受的痛苦远远大于文轩。这段刻骨铭心的爱带给舒云的是永远的伤痕。

舒云失去的不仅仅是爱情和家庭,还有女人更重要的东西,就是青春和尊严。对舒云而言,这段婚姻是结束了,但是她的人生也因此而走向另外一个转折点,要知道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思想,对任何女人而言,离婚带来的杀伤力都是不等深度的。因此舒云对文轩的恨意从来没有减退过。即使文轩有再多的悔意和内疚,也换不回来舒云那颗冰冷的心。舒云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的比以前更好,一定要让文轩看到没有他舒云一样能幸福。

舒云经过这么多她才能真正的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她跟文轩之间的问题不仅仅是那个女人问题。从女人的角度舒云甚至很同情那个女人,她在这场战争中也是受害者,她虽然破坏了舒云的家庭,但是她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怀孕了两次,最终还是被文轩抛弃。由始至终舒云都没有真正的恨过她,而她最恨的却是文轩,恨他的无情和不负责任,恨他践踏了舒云的爱情。几年艰苦的生活,几年的相若以沫的日子,抵不过那个“恨”字。舒云苦苦经营的家,苦苦经营的生活只换来最终的背叛。这就是舒云的悲哀。

他们之所以走到这步和他们之间的沟通有很大原因。这几年因为这些问题,舒云的性格有时候很冷,特别是在文轩和这个女人事后,她几乎不和文轩说话,更不让文轩碰过她。他在一次酒后说: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外面的诱惑有时候会经受不起,但是他从精神上从来没有离开过舒云。他对那个女人仅仅是一时的迷茫,但是一切为之已晚。而对舒云而言,从他和那个女人上床的那一刻开始,他们的婚姻就应该结束,舒云的爱也结束了。舒云觉得这辈子遇到文轩是最大的错误。如果有来生,舒云希望别再遇到他,那样至少也没有恨也没有伤痕。

笔者后记:舒云和文轩的婚姻中,不管谁对谁非,事过境迁,舒云和文轩都吸取了教训。夫妻相处之间任何一方有过错,另一方需要的是更多的包容,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当爱情在婚姻中转化为亲情的时候,我们更应该好好的珍惜这份亲情,而不是去寻找新的爱情。爱情是短暂的,只有亲情才能真正的在婚姻中长存。当我们身心疲惫的时候,我们要的是对方的理解和包容,而不是去寻求刺激来舒缓自己的厌倦。随着时间的流逝,舒云心里的伤痕也会慢慢的恢复,也许舒云会遇到真正爱她的人,只有在这种基础上,舒云的伤痕才能真正的平复,舒云深深明白了,只有在宽容下的爱,才能真正的永立不倒,只有在理解基础上的婚姻才能真正的牢固。

家庭:一个和谐幸福的家庭,绝非是偶然存在的,而是夫妻双方努力和精心维系的,在家庭这个领域中,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在为此付出。夫妻双方都有责任和义务维护彼此的家庭。而这种责任和义务中包容和理解是最重要的因素。

婚姻:婚姻无疑是很多人作为爱情的最终目的和归属。这种归属只能是两个人的归属。但是婚姻也让很多的爱情面临着危机。法律可能能保障婚姻,但是保障不了爱情。事实上不是爱情被婚姻抹杀了,而是爱情在婚姻中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就是亲情。有人说婚姻就像两只刺猬过冬,双方为了取暖必须要拔掉自己一边的刺只要这样才能相互取暖。所以说理解和包容是婚姻中最重要的一环。

爱情: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也是世间最美最让人向往的情感。从相爱到相知到刚相守,这个过程可能都是美好的。可是爱情很多时候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又或者经不起婚姻的冲刺,爱情存在时间很短暂。但是她却带给人们最美好的回忆。即使她是短暂的,有时候遗留的味道却是很悠长的。而世间最唯美的爱情,往往都是那种只能相爱,不能相守的爱情。而步入婚姻的很多爱情最后往往变得都很苍白。有人说爱情就像去海边捡贝壳,不要捡最好的最漂亮的,而是捡自己最喜欢的,最漂亮的不一定完美不一定适合你,也许是你最失望的,捡到了就不要再去海边了。其实爱情一直没有走远,也没有远离我们。走远的只是我们彼此的心。因为寂寞因为疲倦,我们彼此的心经常会远离对方的港湾。

爱情是婚姻的基础,婚姻是爱情的目的,爱情更是一份承诺,是两个人的事情,而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婚姻是对爱情的承诺,如果之中有人违背这份承诺,就意味着这份爱情的终结。而在婚姻中两个人如果没有好好的经营,就算你们的爱情有多么的灿烂,到最后也会凋谢,这个是必然的结果,很多女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是婚姻使我们的爱情变得如此的脆弱,还是爱情使我们的婚姻变得如此疲惫?在婚姻和爱情面前我们人性变得如此的薄弱。这不仅仅让婚姻和爱情上面都蒙上了一层灰色,也让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此的疲惫。

随着时间的流逝,舒云心里的伤痕也会慢慢的恢复,也许舒云会遇到真正爱她的人,只有在这种基础上,舒云的伤痕才能真正的平复,舒云深深明白了,只有在宽容和理解下的爱,才能真正的永立不倒,只有在理解基础上的婚姻才能真正的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