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从来没有名字,却一直疯长在每个凡俗的心灵,无人能幸免逃脱。

[盛夏风景]

爱情,只是安静地等在那。一路信奉的人儿,满面尘霜,风雪披靡,穿越枯等的轮回,涉过万水千山,依然能准确地一眼把它认出。

从薄凉的春,走进繁盛的夏,清浅的绿,已长成厚重的苍翠,绿荫如盖,清香馥郁,摇曳生姿。

繁盛一夏,清欢流年。绝对而纯粹的爱情,以爱为名,以情为鉴,再多的渲染似乎显得多余。它,来得匆忙而糊涂,却长长久久定居心中,又被现实切割成无数的碎片,漫天纷飞。

夏日艳阳,终于收敛了白日的光芒四射,缓缓西沉。此时,推开窗,以微笑的目光,看天边的艳红划破天际,渐渐由深变浅,最终被夜色吞没。

潇湘妃子的爱情是孤独,梁祝的爱情是比翼双飞,牛郎织女的爱情是俩俩相望,伊丽莎白的爱情是永远,张爱玲的爱情是成全,金岳霖的爱情是守护,那都是爱情的名字。

远山,丛丛绿色中探出的点点苍黄,与这个季节不太搭调,容易被人忽略。也曾披上一季新绿,只是命运让它过早地枯萎。如人的心,谁不曾素心向暖?谁不曾向往花好月圆?而命定的劫难逃?

走过季节的丛林,春之桃红柳绿,夏之莲叶满池,秋之枫红如诗,冬之白雪皑皑,将爱冠名。

稀疏的落叶飘飘洒洒,坠于眼前,贴着脚尖,残留着季节的微温。俯身柔柔地拾起,怜惜你过早地凋零,疼爱你决绝地碾作尘香,只为静候下一个轮回的相逢。

春,乍暖还寒中冰雪消融,深浅不一的绿,簇拥着,扩张着,亮了双眸,也撩拨着心扉。

若这结束,只是下一场开始的铺垫,那么,这等待的过程能否缩短,相聚的日子能否前至,从此依着枝头,与风轻吻,与云靠近。

草长莺飞,柳芽冒尖,大雁南归,大地处处蓬勃着生长的力量,似永远不会枯萎般铺天盖地涌来。你,忘了怎么去呼吸,忘了该如何拥抱,停摆已久的心灵再次鲜活跳动。

头顶上,蓝白相间的云朵,仪态万千,走走停停,袅袅娜娜,悠悠然然,美丽,浪漫,温柔,飘着淡淡喜、浅浅忧。

春风绵柔,柔得你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只在那微微的飘荡里,看到它来过的痕迹,在心中划过优美的弧线。

羡慕云儿,可以随心所欲飘到期许的心空,送上柔情几许,将其凝望,让其温暖。无论飘得多久走得我远,天空会为它固若金汤地守候,接纳它所有的欢喜悲忧。

风之韵,悄然而行,一夜之间吹绿了山岗,吹醒了河岸,吹散了天边的云,吹开了花儿的情怀,亦将爱情的种子依依遍撒。

无名的野花次第盛开,缤纷很长的一路,暗香浮动,怡情,亦舒心,渐渐乱了眼,醉了心,不忍离去。只是,这花事能绚烂多久,这鲜艳明媚的背后是多少风雨的洗礼和岁月的沉淀?而爱情,很多时候等不来一场柳暗花明,难等到苦尽甘来。

www.2138com,清朗的一片天,依稀中,听到生命拔节的声响,亦看到爱情生长的画面。清清新新的绿,只是一眼,便入了心,若挤挤挨挨的藤蔓,绕成今生斩不断的纠缠。

呆呆地望着车窗外,任万千风景于眸中一闪而过,丝毫不留痕迹。喜欢这疾风般掠过的感觉,寒冷或温暖,疼痛或舒适,欢笑或泪流,不曾留下多少深刻的感觉,亦没有太多的表情。

那时的爱情,四目交织中舍了天地万物,唯彼此的满心欢喜,心灵的碰撞在空气中欣然合奏。这情,不知所起,有些矫情,羞答答,胆怯怯。可是,它不知来处,却能清楚地找到通往彼此心灵的路。

也许,身后的,是不该回头的。眼前的,是适合观望的。未来的,才是在心里蔓长的花,画不出轮廓,涂不出颜色,却一定美丽。

春,年之伊始,亦是爱之伊始。那些翩然而降的惊喜与焕然一新的美丽,恰如青涩年华中蠢蠢欲动的情怀,新奇而诱惑,不知情感之河水有多深,却想要平静地涉水而过,期待美丽的开始同样收获完美的结局。

[流年清欢]

只是春天,还有夏天、秋天、冬天,在等你倾洒一路的美丽芬芳。所以,出了错的爱情,还有足够的时间去解释、去挽回、去重新开始,还有更美的风景在生长、在招展、在等你到来。

流年清欢,安静如斯。

所以,春天的爱情,从不忧伤。

时常会想要一个人的角落,静止的空气,冰冷的墙,没有温度,没有声响,甚至感觉不到世界的存在。如若可以,愿意一夜之间老去,乘风乘月乘着忧伤,平淡中断了所有的念想,不为谁等,不为谁伤,习惯那依附千年的孤独。

春天,摇曳生姿,适合奔跑与放飞。天上,是欲与天公试比高的风筝;地面,是拽紧长线微笑奔跑的人群。一个,乘着风试图挣脱;一个,得意地收放自如。要怎样的飞翔,才能锁住依依遥望的目光?又要怎样的力度,才能在掌心形成温暖的对流?

岁月唯一的青睐,只是不曾在脸上刻下太多的痕迹。然而,一张别人看似不老的脸,心已苍老千年。千回百折,凄婉的歌终不成调,舞步凌乱影徘徊,行到山尽水穷处,终无法有那份坐看云起时的悠然

柳条绿了,桃花红了,河水丰了,阳光暖了,心却乱了,情渐淡了。在季节的末梢,听风云追逐的故事,看飞鸟与鱼的俩俩相望,赏山与水的重逢,眼角带笑,眉间的隐忧慢慢散开,纷飞于空中如凄绝的落花。

习惯了,在喧闹的人群中选择远离,在人多嘴杂的环境里不言不语,想要安静,没有说话的欲望。空洞的热闹只是自欺欺人,言语太多容易泄露自己的言不由衷。

青青河边草,柔柔水中影。迎一缕清风,拈一指新绿,掬一捧春水,淡淡的凉意遍布周身,盛大的绿在心中悄然倾绽,于圈圈点点间打捞起岁月斑驳的记忆。才明白,爱,一直都在,不曾远离。

泡一杯清茶,那片片叶儿转瞬变了颜色,以一种舒缓温暖的姿态在眼前慢慢展开,透着浅浅的绿,飘着淡淡的香。而后,兜兜转转沉入杯底,丝丝温热的气息在空气弥散。闭上眼,将茶杯捧在掌心,让这一刻的美丽和温软贴紧胸口,心温暖久久。

谁不渴望,刻意遮掩的爱,都能长出茂盛的枝叶,在光影交错间婆娑地表达,在微风吹拂下深情地舞蹈。只是,负重的心,无法书写轻松的章节,魂牵梦绕的人,在疼痛的目光中渐行渐远。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很爱很爱你,只有让你拥有爱情,我才安心……”那个叫做奶茶的女子,声音清柔温软,透着漫不经心的淡定,好似唱着别人的故事,却有一种暗伤穿透寂寞的心墙,听来让心微微地疼,瞬间跌入记忆的轮回。

春将尽,红颜未老。只是,情已天涯,人已陌路。

很想做那样的女子,面若桃花,浅笔嫣然,目光清柔,心细如丝,敏感深情,有着小小的骄傲,小小的任性,还有小小的不妥协。她,爱得深切,走得决绝,笑得灿烂,哭得伤心,永远只会在自己的世界里撒野张狂,泪中带笑,放下所有,成全所有。转身,谁也不是谁的谁。

夏之灼灼,刺目的盛大,为爱情绚烂布景,任凭怎样漫无边际的想象,都无法想到它最后的黯然落幕。

想像着,在蒲公英飘飞的季节,肆意追逐,尽情欢笑。用微凉的掌心欣喜地迎接,待盈落之时,轻轻吹起,目光随那白色的精灵肆意飞扬,心里那小小温软的角落不再安静。

月季,茉莉,凤仙,睡莲,野菊……百花盛开,万紫千红,夺人眼球。花瓣形态各异,有的饱满丰盈,有的娇艳欲滴,有的正含羞微启,有的暗香浮动。

这片片纷飞的魂,如若有心有情,一定会被爱牵引揣着思念,替我飘向你的窗前,走近,却不打扰。

白的纯洁,粉的温馨,红的热情,紫的浪漫,涂满爱情的斑斓。温柔的凝视,似乎读懂了这些娇美花容的背后私密的心语,喋喋不休道着爱情。想象着,自己是那万花丛中的一抹艳紫,注定独善其身,安于宿命的轮回。

[青色烟雨]

鸟儿,清晨就开始叽叽喳喳吵闹不休。无影的蝉,不知疲倦地长鸣。声声鸟语蝉鸣飘过耳边,似歌唱,似呼唤,又似等待,落在心间竟是千般不解的情愁。

雨,来得悄然。细细的,斜织着,如针芒,无声无息划过玻璃窗,横七竖八,凌乱不堪,如掌心纠结的曲线。

迷迭花一路盛开,寂静地开在路过的地方,平平淡淡清清浅浅的模样,与我一同漫步,感受尘世繁华。你看得出我内心的悸恸,我懂你内心的孤清,却从不靠近,存着默契,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即使一个俯身,我亦害怕会惊扰了你的清梦。

开始的温柔,变为倾空的呐喊,细密的雨丝渐渐集聚成豆大的雨珠,圆圆润润,清清澈澈,在风中颤颤悠悠,终于,还是碎了一地的晶莹。眼,迷蒙一片,心,恍然转凉。

碧绿的荷塘,荷叶田田,与水面零距离,相互依偎和陪伴,尤显亲密无间。亭亭的荷花微微探头,无声无息,不蔓不枝,似不胜凉风的娇羞,那一低头的温柔倾醉了多情的眸光。一朵朵的荷,宛如一个个从唐诗宋词中翩然走出的女子,在一池碧水中打捞起如莲的心事,安静盛放。

目光尽处,一场青色烟雨,一地琉璃碎。用纤冷的指尖,轻触那扇玻璃窗,隔窗的雨,如飘逸的流苏在眼前生动地流淌,柔软而缠绵。想像着那个温暖的人,带着满脸温柔的笑朝我走来。可为何?指尖的温度,一冷再冷。

淡烟流水,琉璃时光,在眼中闪过层层的美丽,却划过心湖打下重重的问。如水的记忆中微笑着频频回顾,却寻不到可以卷土重来的理由。仓惶的张望中依依翘首,却牵扯不住柳暗花明的曙光。

曾经,一场雨,织就多少的柔情蜜意,泼墨多少的风月情浓,甚至天真地以为,那会是今生永远的美丽风景。此时,面对一场雨,只能将尘封的过往遍遍回放,缄默的心不再平静,唯有甜蜜的忧伤泛滥,难以言明。

艳阳漫洒,光芒万丈的包围中,无数漫天的尘埃温柔地碰撞与揉合,才恍然顿悟自己只是这万丈红尘中毫不起眼的微粒。也许,我该做它们中的任何一颗,乘着风,可以随意飞扬,也不害怕跌坠。只待风起时,我依然可以骄傲地,任东西飘荡。

雨后的天,空明,高远,如洁白的素笺。一两只蜻蜓,在雨后湿漉漉的地面,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左,一会右,透明的羽翼在空中无尽舒展,以轻盈曼妙的姿态舞动着仿若千年的爱恋。

夏日湖边,杨柳依依,与跳动的波光翩翩而舞。在水一方,白衣胜雪的人儿,笑着迎接天边的落霞。欣喜的目光中,装满层层叠叠的美丽。低头的瞬间,窥见水中掩映重重苍白无限迷离的脸庞,天边的艳红渐退成心中无法隐去的暗伤。

多想,如这精灵般自由地变换生命的姿态,而我,唯有以45度角仰望,不让泪落下。认识你之前,早已不会流泪,认识你以后,庆幸还能为你哭。你离开以后,拼命将泪吞下。只因,滴滴的泪是你,害怕一旦涌出,就会丢了你,碎了心。

爱,不苦,苦的是离开了却仍在爱着。等待,不苦,苦的是明知等不到还要等。也曾幸福地笑靥如花,也曾天真地编织着梦,也曾以为在掌心画一个永远握紧便不会失去。却原来,荼蘼的灿烂,无力留住那最后的温存。

寂寞的时候望着天,找寻昨日的爱语,探问心的方向,想要觅一方空灵。天虽遥远,却可以遥望,我可以看着它翻云覆雨,看它阴晴不定,看它微笑哭泣。而有的人,却在我一辈子望不到的地方,只能凭空思念。

夏花似锦,繁华过尽空余恨。最后的最后,你在彼岸,我在此岸,你的花开,我的叶落。

有的人,是用来怀念的,无法说出的爱恋。有的记忆,是用来感伤的,难言的昨日风景。有些思念,是用来静默的,只能掩藏。人生,不得不珍藏一些烂在心底的秘密,任暗伤潮涌,仍依依守候,待寂静老去。

踏上满地的枫红,犹如踩上通往幸福的红地毯,片片相思,全是深情的包围。

因为害怕触碰,于是选择逃避。不想让你看见,所以绝口不提。

春日漫步,夏日放歌,于颓然的秋日,收拾起所有的欢喜悲忧,把自己站成一道清落寂寥的秋色,在时光的罅隙中孤独成海。也许,真的不快乐。但是,却足够动人。

[荷塘月色]

秋雨绵绵,滴落掌心的凉,淋湿了早已冷落的心事,湿漉漉的眼角泛起心动的温柔,心间的落英缤纷正款款生姿,浅笑嫣然。

眼前,满城芳菲。

风,添了些浅浅的瑟凉,天边的云布满空荡的灰涩,心事就在这懒懒的气场中重重打结,缠绕成心头久久未散的迷雾。无奈的对峙,谁碰了谁温软的脆弱?谁输了谁明媚的坚强?

阳光灿烂,蝶儿翩跹,柳丝轻扬,雁字回时,花正艳红,翠色缭绕,好一场华丽的盛夏光景。唯这颗心,贯然的素色清冷,眺望那迷蒙远方,薄雾轻笼,飘然若梦,莫名地升起说不清道不清的隐痛。

翻飞的晶莹,串起散落尘中的誓言,那些爱的痕迹,依然清晰。只是,再唤不回,那一眼深情的回眸;再等不到,你叩响心扉的跫音;再难寻,那温柔带笑的眉眼。

多年来,习惯在天色将暮之时加快脚步,回归那个叫做家的地方,或立在窗前,或蹲在墙角,或窝在床上,或守着屏幕,虽不大,亦不华丽,甚至空寂,却是安静,安全,安心。

秋,适合怀念与感伤。于是,那些似是而非的快乐,那些无中生有的忙碌,亦无法阻挡忧伤来袭的脚步。每一个街角,每一个晨曦日暮,每一个梦里时分,都能听到光阴劈啪剥落的声音,伴着清脆的心碎。

心重的人,享受不了安逸和轻松。其实,在人生的规划里,有太多的事想做,却不知该如何?时光走得苍白而匆忙,岁月看似悠然平静,其实容不得太多的思考与选择,偶尔想要一点点风生水起,终是太难。

黄叶,无风自落。它清楚自己的归宿,于是,安然奔赴大地温暖的怀抱。

清碧的池塘,接天的荷叶,密密挨挨,挤挤丛丛,亲密无间,如相思的伞撑开帘帘幽梦,诉说着你若不离我便不弃。偶尔有一朵两朵三朵白的粉的荷花,将放欲放,娇俏含羞,亭亭玉立,无忧,亦无惧。风起,如婀娜的女子,款款深情,步步生莲,在心里漾开层层旖旎。

三千青丝,究竟为谁舞?飘于陌上,舞出几许凄凉,几许落寞,想要触摸浮生的温度。下一秒,不知又会嫣然了谁的容颜?

风儿缓缓吹送那一曲《莲的心事》,和着淡淡的荷香,飘着丝丝缕缕的落寞,感叹着如莲洁似冰雪的情怀,浅浅的欢喜,淡淡的清愁,瞬间贴近,又在瞬间消散于千里之外,泪随之纷飞。

梧桐相思雨,怎样的缠绵,悱恻了一世情长?无奈长空下,漫步纷飞细雨中,清清的凉意里,梧桐悄然飘落,于清晰的脉络间看见清清的自己,裸露的忧伤,不再撕心裂肺,不再惊天动地,亦不再具有摧毁的魔力。

怎样的女子?才会守着一池静谧痴痴地望,才会掬一捧莲的心事慢慢地读,才会在一朵莲的盛开与凋零里探那些美丽的秘密,谱一曲山高水长,吟颂着唐诗宋词。就算人难全,事难全,心亦难全,亦守着满心的禅意和空灵。

很多时候,忧伤只是一种习惯,习惯以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与不曾改变。

一剪冷月,不知何时挂上了天空,淡淡清辉洒在盈弱的肩胛,心底抖然升起阵阵冰冷的柔情。月是故乡明,只是难见旧时人。风景别样好,却再难见旧时光。

叶儿,一片片在空中盘旋,兜兜转转后坠于身前。置于掌心,那片枯萎的暗红象极了爱情的颜色,而条条深沉的脉络是爱的铭刻。离开多情的枝头,低进尘埃里,从此天各一方,坐等前世今生的轮回,谁的舍得?又是谁的心疼?轻轻把你握住,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

若乘这月色悄然入梦,天马行空地想象,漫无边际地徜徉于缤纷梦境,远比现实要来得飘逸美丽。

云儿,积聚岁月之惑,不再洁白轻盈温婉飘逸,开始缓缓低沉,与往日的自在飘浮迥然不同,好似重压之下的负重前行,在多舛的际遇中渐渐疲惫。终于明白,当你甘愿流浪在未知的天涯,挣脱不了的仍是心灵的桎梏。

只是,这梦从未做得完美,如若完美又害怕醒来。

烟火,璀璨了孤单夜幕,在心中繁华过境,伴爱做一次温柔的潜行。空中断断续续的明明灭灭,闪烁成心中道道幽微的素光。虽是烟花易冷,但终是灿烂过。都说人事易分,但曾经是真的如此靠近。

天青色,等烟雨。可我,在等谁?透过轻薄的天幕,看巫山云雨的传说,那些错乱的情节如麻上演,苍茫的眼神里,分明看到离别的历历心疼。眉间的相思,在心脏的静脉中蜿蜒。

前世今生,情深缘浅,终不过指尖流沙。谁是我沉醉千年的暖?谁又会是我一生盛放的幸福?

漫天的雪花,干干净净的纯白,彻彻骨骨的凉,是一生最爱的爱。

走过春,历过夏,荡过秋,终于盼来了冬。这个季节的爱情,飘逸洁白,我把它叫做童话。

这个季节,适合蛰伏,适合逃避,也许更适合斩钉截铁地告别拂袖而去。可是,偏偏选择了逗留。顾盼间,城市的街灯,孤清的星月,冰冷的空气,一切孤独而冷落,却总有人能读懂它们藏匿的心事。

眼前的风景,象极了穷途末路的爱情。光秃的枝桠,少了沉甸甸的压缀,多了些一览无余的宽阔。稀疏的绿意,不再有簇拥着的温暖,却添了份这个季节特有的薄凉之美。

爱情,残灯枯尽的时分,悲伤已成定局,只是不甘,不舍,不忍。那些念念不忘的曾经,也无法把爱一一言明。曾经,爱情悄然降临,我两手空空却满心欢喜。而今,爱情远走,我茕茕孑立泪流成海。

从此,我的爱情,取名叫伤城。

往日热闹的街头、熙攘的人群,全被这肆虐的寒冷颠覆,冷清而寂寥。且行且悟,这个尘世注定喜好拥挤的包围,而季节的喧宾夺主,将我们沦为成群的过客,繁华也只是过眼烟云。

掌心与指尖的碰触,流年的韵脚折叠起漂泊的孱弱。原来,怎样的出走都走不出心的禁锢,怎样的遗忘都是再一次清醒的铭记。

天涯的远,海角的遥,就此别过,从此陌路。转身,故作优雅的背影在飘荡的西风里瘦成轻飘的朦胧,身后心疼的目光力透坚如铁的心扉。只是,这场离别注定是一场再不相遇的逆行。寂寞的风铃多情摇曳,却再也无法重复那些醉人的缠绵。

太多的爱情,如烟,灿烂过后瞬间归于寂灭;如云,在天空舒卷着美丽却隔着触不到的遥远;如花,绽放过后终沦为尘土;如梦,繁华过后化作一枕寒凉。

总以为,拥有爱情,就拥有了全世界。其实,很多时候,爱情将一切摧毁得彻底。

也许,真正的爱情,只是错过,遗憾,悲伤。

浩荡而凛冽的风,吹醒麻木的魂。孤独的脚步,踏出冗长的故事。徘徊固步自封的城池,看见自己骄傲地吐一地的金丝,却终是作茧自缚,想要咬破,都是不忍。

脚踩洁白的大地,头顶蓝天白云,想要续写着不老的童话。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踏出心中温柔的节拍。我仿佛看到,前世的恋人从红尘深处款款走来,只为这一场遇见,不倾城,却倾心。

掬一捧雪于温热的掌心,不敢握紧,害怕它消失不见。可是,依然能清楚地感觉,那份细细流淌的晶莹与澈凉。温柔的流泻里,收拢我无比专注的目光,陪看细水长流。

当爱情没有名字时,我永远相信,那些美丽的初衷,足够温暖一世的苦旅。